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六十四 原来你还活着

    吕智一阵狼吞虎咽后打起了饱嗝,毫无大家闺秀的风范,“项羽没那个脑子,而且也没这个必要了。天籁小说.⒉”

    “此话怎讲?”,刘秀蹙眉追问,心头掠过一丝不妙的预感。

    吕智并没有急着回答刘秀,反问道:“你可知道虞姬和东汉什么关系?”

    刘秀摇头:“我只听说虞姬是汉人,自东方仰慕项羽之名而来,他与东汉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是刘辩派到项羽身边的间谍?”

    “我保证你做梦都想不到,原来虞姬是刘辩的大姨子!”吕智故弄玄虚的说道,“去年我在虞姬的卧室中搜出一封密信,原来虞姬与刘辩的姬妾虞芷若是姊妹,也就是说项羽与刘辩是连襟。”

    刘秀还以为吕智在跟自己扯犊子,不由得露出愠怒之色:“什么乱七八糟的,军营之中还望吕姑娘莫要开玩笑,贻误了军机大事也不是闹着玩的!”

    吕智双手一摊:“刘帅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么?要不是因为这封书信,项羽是绝对不肯送出虞姬做人质的。而且因为这封书信,项羽迁怒于苏擒大人,挥剑斩断了他一条臂膀。”

    刘秀对这个结果有些意外,脸色骤然阴沉了下来:“项羽这是什么意思,没把我们罗马放在眼里,言而无信,背信弃义?”

    吕智在帅帐中来回踱步,消化一下有些吃撑了的肚子:“正是因为这封书信,项羽方才同意送出虞姬做人质,谁知道在路上遭遇了汉军的埋伏,苏丞相与虞姬双双被汉军擒获……”

    吕智说到这里悠悠叹息一声:“唉……倒霉的苏丞相啊,听说又被汉人砍去了一条臂膀,变成了没有胳膊的人棍。”

    “这……”刘秀的目光中露出歉疚之色,看来事情远比自己想象的复杂,“吕姑娘是如何知道的?”

    吕智咂吧咂吧嘴,决定再吃几块西瓜,这一路几乎被骄阳烤的嗓子冒烟了,如果不是肚子承受不了,估计自己能吞下一整个大西瓜,“就在前几天虞姬又被汉人释放回了木鹿城,我听护送虞姬的侍卫所说,在此之前我还以为苏丞相带着虞姬早就到了罗马。”

    说到这里吕智郁闷不已,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不是虞姬突然归来,自己迟早能够得到项羽的垂青,说服他率部向西撤退继续与汉军作战。但随着虞姬的去而复返,并与项羽捐弃前嫌,自己所有的计划都变成了泡影,这让吕智感到愤怒和抓狂,方才在水中下毒企图把项羽与虞姬全部毒杀。

    刘秀脸上阴云密布,肃声道:“吴启放虞姬回来游说项羽?”

    吕智点头:“正是,而且岳飞大军压境,兵临木鹿城下,项羽已经决定举国归汉。”

    听完吕智所言,刘秀的脸颊微微抽搐了几下,心中苦涩不已。

    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生了,这意味着罗马帝国之前的付出前功尽弃,这意味着罗马将士之前的牺牲毫无意义,项羽归汉之后势必会调转矛头向罗马起进攻,由盟友变成敌人。

    听到项羽归汉的消息,吴汉、高卢士等人顿时骚动了起来,纷纷破口大骂:“安息人果然都是言而无信的小人,只怕亚历山大也是如此,事已至此,火退兵吧!”

    面对这样的局面,马援、耿弇也无话可说,他们之前的战略是建立在与项羽以及其他安息诸侯并肩作战的基础上。而现在随着项羽的归汉已经无法成立,只剩下撤回罗马一条去路,否则随着项羽归汉,双方的实力此消彼长,罗马军团很可能面临全军覆没的局面。

    刘秀倒也干脆,一拳砸在桌案上就做了决定:“传我命令,全军火向西撤退,闲杂物品全部丢弃,尽量加快行军度,以免遭到汉军围堵!”

    “遵命!”

    众将一起拱手领命,各自出营集结本部兵马,准备放弃阵地向罗马帝国的疆域撤退。

    一时间罗马大营中人声鼎沸,人喊马嘶,乱糟糟一团,将近二十万罗马士兵慌慌张张的收拾辎重物品,在大营中列队集结,只等刘秀一声令下,便拔营退走。

    就在罗马大营乱糟糟一团的时候,吕智可怜兮兮的央求刘秀:“刘帅,我背叛了汉帝国,现在又背叛了大夏,已经无立足之地,还望元帅收留,容我跟随你们去罗马吧?”

    刘秀点头应允了下来:“吕姑娘当初跟随苏丞相没少来回奔波,对我们罗马帝国也算有功,你便跟着本帅回罗马吧!锦衣玉食自然不会少,而且我军中还有你的故人哟!”

    “哪个故人?”吕智又惊又喜,现在倍感势单力孤,要是能与故人重逢,自然再好不过。

    刘秀领着吕智来到帅帐门口,朝外面一个正在忙碌的谋士指了指:“吕姑娘是否认得此人?”

    这谋士此刻正在指挥一些士卒清点粮食,然后一袋袋装到马车上,不时的来来回回,忙的焦头烂额。依稀能够看清他的相貌,浓眉掀鼻,黑面短髯,颧骨高耸,五官丑陋,不是庞统又是何人?

    “呵呵……原来是庞士元啊,我还以为刘帅说得何人?”吕智不由得笑出声来,虽然庞统其貌不扬,但谋略却不在苏擒之下,这让吕智很是钦佩。

    而且在项羽手下效力之时两人相处的也算融洽,自蓝马关之后庞统销声匿迹,不知所踪,众人还以为遭到了汉军俘虏,原来跑来投奔了刘秀,真是不知道该鄙视他的朝秦慕楚,还是佩服他的良禽择木而栖?

    “去找故人叙叙旧吧,本帅也要收拾行囊了!”刘秀示意吕智可以自由活活动,然后转身回到帅帐收拾自己的虎符、印绶、文书等重要物品去了。

    一个多时辰之后号角呜咽,旌旗招展,将近二十万罗马将士拔营向西,押解着粮草、辎重,顶着头顶炎炎赤日,行走在茫茫旷野上,准备朝五千里之外的罗马帝国撤退。

    大半年之前他们长途跋涉,怀揣着开疆拓土的梦想而来;而现在他们一无所获,犹如惊弓之鸟一般仓惶撤退,唯恐被汉军断了退路,再也回不到故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