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六十 死马当做活马医

    长孙无垢知道自己虽然侥幸登上了皇后之位,但朝野上下不服自己的大有人在,因此必须栽培自己的嫡系力量,方能彻底掌控朝政。

    这李通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出色的武艺,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而且年龄也和自己差了一代,索性直接认作义子。

    长孙无垢本来以为罗通会推辞一番,或者征求李嗣业的意见,没想到竟然一口应允了下来,当即笑逐颜开的弯腰去搀扶罗通:“好孩子,快快请起!”

    李嗣业自然不想让罗通认长孙无垢为义母,这可不是普通的女人,这是大唐皇后。罗通认了她做义母,就等于认了李元霸这个大唐皇帝做义父,日后少不得卷进皇室争权夺利的角逐之中,作为一个外人只能是一个随时可以被牺牲的棋子。

    但罗通的反应实在太快,不等李嗣业开口就跪下磕头喊娘,木已成舟,李嗣业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脸色阴沉的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苍穹。

    “果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纵然我待他视若己出,却还是没有血浓于水的感情!”

    李嗣业铁青着脸一言不发,默默的看着罗通与长孙无垢亲热的说话,仿佛久别重逢的母子一般,心头颇为不是滋味。

    长孙无垢却丝毫不理会李嗣业的想法,轻抚罗通的肩膀道:“通儿啊,你今日认了本宫做义母,本宫也要送你一个大礼,册封你为大唐护国公。等将来击退汉军之后再册封你为王爵,还望你熟读兵法,勤练武习,保家卫国,莫要辜负了本宫厚望。”

    李绩目前也不过是县侯爵位,李牧、李舜臣只是乡侯,韩信、李嗣业、李光弼更是只有亭侯的爵位,而李通竟然一跃成为了国公,这份厚爱可谓空前绝后。

    罗通高兴地不知如何是好,再次跪地磕头:“多谢母亲厚爱,孩儿一定识视您为亲生母亲,虽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果然有奶就是娘,养不大的白眼狼!”李嗣业背负双手,郁闷不已,忽然感到在这一刻失去了这个儿子。

    长孙无垢也知道自己这样厚爱罗通难逃栽培嫡系之嫌,当堂宣布册封李绩为大唐卫国公,擢升李牧、韩信、李舜臣为县侯,李嗣业、李光弼、李如松、王伯当等人为乡侯,其他的袁崇焕、冒顿、毛文龙、斛律光、黑蛮龙等人尽封亭侯,甚至就连苏全忠、苏帝辛兄弟也册封了关内侯,一时间皇恩浩荡,皆大欢喜。

    册封完毕,由李鸿章起草了诏书,长孙无垢加盖皇帝大印,任命韩信为西路兵马大元帅,统领冀州境内的所有唐军,与魏军联合作战,竭力抵御汉军渡过黄河。

    议事完毕,长孙无垢下令设宴为李绩、韩信、范蠡等人接风洗尘,蔺相如、李鸿章、丘神通等重要文武俱都悉数出席,众人推杯换盏,把酒言欢,苦中作乐。

    酒过三巡,范蠡拱手道:“皇后娘娘,离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长孙无垢今天高兴之下也浅酌了几杯,以至于面色红润,神采奕奕,端起面前的茶碗抿了一口,气派十足的道:“范大人有话但说无妨!”

    “听说皇后娘娘的兄长在金陵担任学部尚书,为何不在这上面做些文章?譬如让长孙大人找个机会放火烧了金陵的粮仓,然后举家前来大唐为娘娘效力。”范蠡身板挺得笔直,毕恭毕敬的说道。

    长孙无垢面色顿时一沉,冷声道:“我离开金陵之时已经与他恩断义绝,再无瓜葛。况且他只是一个学部尚书,官衔虽高,奈何权力有限,手中既无兵马又无良将,又能掀起什么风浪?不过是白白连累他们一家罢了,本宫在这里正告你,以后休要打他的主意!”

    见长孙无垢并不买账,范蠡讨了个没趣,只能讪笑道:“既然如此,请恕范离鲁莽,此事日后再也不提。”

    长孙无垢喝了一觥酒之后脸色稍稍好转,起身召唤范离道:“范大人,你且随我来一趟,本宫有一桩秘密任务交代给你。”

    范蠡心中虽然忐忑不安,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长孙无垢离开筵席,在四个宫女两个太监的陪同下直奔后院而去。

    华灯初上,夜色阑珊。

    长孙无垢带着范蠡来到后院的一座大堂,进了房间坐定后召唤一声:“妲己,出来与范大人相见!”

    “妹妹已经等候多时。”

    伴随着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妖娆娇艳,勾魂摄魄的苏妲己施施然走了出来,朝范蠡盈盈施礼:“小女子苏妲己见过范大人!”

    范蠡惊讶不已,心中暗道此女的美貌竟然不在西施之下,长孙皇后这是什么意思呢?难不成要用美人来贿赂我,还是让我把他献给大魏皇帝?

    长孙无垢莞尔一笑:“范大人不必多想,本宫知道刘辩好色,所以打算让你把妲己带到冀州,学几天冀州的方言,再设法把妲己送到刘辩身边,让她伺机毒杀这个昏君。”

    听了长孙无垢的话范蠡登时面红耳赤,直觉的头顶都绿了,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刚刚把最爱的女人白白给刘辩送去暖了被窝,现在又让自己重蹈旧辙,难不成自己是专门给刘辩拉皮条的么?

    长孙无垢以不容辩驳的语气道:“范大人你放心,妲己对我赤胆忠心,为了刺杀刘辩做了大量的准备。你只负责把她送到金陵就可以,其他的不必顾虑!”

    范蠡转念一想,或许刘辩第一次识破美人计之后得意忘形,说不定这苏妲己就得手了呢,既然别无他法不如死马当做活马医,故技重施,再来一次美人计!

    “既然皇后娘娘心意已决,离定然尽力而为。”范蠡将宽大的双袖遮在脸前,一口答应了下来。

    长孙无垢微微颔首,吩咐苏妲己一声:“妲己啊,你收拾下行囊,明日便跟随范大人南下冀州吧!我已经把汉语教的你差不多了,你只需要努力改变一下口音即可。”

    苏妲己心中喜悦不已,表面上却装作依依不舍:“妹妹谨遵皇后姐姐吩咐,这次去金陵定然不辱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