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四十八 挑战项王

    外有汉军堵截,内有大夏军夹击,铁木真、忽必烈父子以及仍在负隅顽抗的匈奴骑兵已经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唯有死路一条,因为项羽不允许他们投降!

    看到项羽身上的血渍,以及倒在他戟下的尸体,铁木真父子情知上前也是白白送死,内心的尊严让铁木真决定自刎,朝忽必烈大喊一声:“你我父子身为草原天骄,只是命运不济,方才寄人篱下,岂能任由项羽这个武夫羞辱,今日当以死殉国!”

    铁木真纵横草原多年,已经将近知天命的年龄,经历了大起大落,可以坦然面对死亡,但年轻的忽必烈却还有强烈的求生念头。

    看到铁木真就要横剑自刎,急忙大喝一声:“父亲且慢,让我来与项羽交涉一番。”

    项羽立马横戟,用冰冷的目光望着忽必烈,沉声道:“你有什么话直说无妨,但无论你说什么都改变不了我灭掉你们匈奴的决心!”

    忽必烈突然放声大笑:“项羽啊项羽,你如此武断蛮横,枉为英雄!”

    项羽双目一凛,沉声道:“你说我项羽算不得英雄?”

    “你们大夏与汉军联手设下圈套,引诱我们匈奴人入城,然后内外合围,这足以说明你们大夏已经投降了汉帝国。既然你们大夏人可以投降汉军,为什么不允许我们匈奴人投降,却要赶尽杀绝?”忽必烈双眼圆睁,大声争辩。

    听了忽必烈的争辩,项羽不由得一愕,片刻之后方才冷冷的道:“我们大夏人与你们匈奴人不同,我们大夏人以耕地为生,勤劳忠厚。而你们匈奴人以劫掠为生,骨子里流淌着强盗的血液,所以留你们不得!”

    忽必烈摇头大笑,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表情:“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哪有人天生愿意掠夺,我们匈奴人生活在草原上,除了牧马之外缺衣少食,迫不得已才靠劫掠为生。如果我们有吃的有喝的有穿的,谁又愿意杀人越货?”

    项羽手中长戟一指,面若寒霜的道:“任你巧舌如簧也是无益,反正此番入城的匈奴人必须全部下地狱,包括你们父子!历史的教训告诉我项羽,你们匈奴人骨子里天生热爱劫掠,所以我项羽宁肯背着千载骂名,也要让你们匈奴人灭族!”

    “杀掉匈奴狗,一个不留!这些胡狗是来我们大夏劫掠的,如果我们战败了,少不得男人全部被杀头,女人全部被糟践的命运,和这个败类民族不必讲究仁义!”听了项羽和忽必烈的对话,四周的大夏将士齐声呐喊,震彻云霄,直冲天际。

    “项王,手下留人啊!”

    伴随着一声沙哑的嘶喊,一匹战马从人群中冲了出来,马上之人滚鞍下马跪倒在项羽面前,正是四郎杨延辉。

    铁木真看到“木易”突然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替自己求情,顿时气不打一出来,冷哼一声:“木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汉狗,难道你忘了我当年是怎么对你的么?我把亲妹妹许配给你,让你在草原上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到头来你却把我骗进了绝境,你有何颜面立于天地之间?”

    杨四郎并没有直接回答铁木真的话,而是先对着项羽稽首顿拜:“项王,人无信不立,铁木真大汗待我杨延辉不薄,于情于义我本不应该出卖他。可我杨延辉最终还是选择了大汉,更不愿意让满门忠烈的杨家蒙羞。我杨延辉别无所求,只求项王能够手下留情,留大汗与忽必烈一条性命,让他们了却残生!”

    项羽双眸转动,心中犹豫不决,迟迟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铁木真听得有些云山雾罩,大声叱喝道:“木易,你为何口口声声自称杨延辉?”

    杨四郎缓缓起身,朝铁木真拱手施礼道:“回大汗的话,是时候揭开真相了。我的真实姓名并非木易,而是名唤杨延辉,我的父亲便是大汉名将杨业,杨延昭、杨延嗣等人都是我的兄弟。我今日将大汉骗进木鹿城,并非为了项王而是为了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不敢给满门忠义的杨家蒙羞。”

    “呵呵……好啊,好啊,没想到你木易竟然是汉将之后,你真是一个出色的间谍,倒是我铁木真小瞧你了!”铁木真又惊又怒,恨得咬牙切齿。

    杨四郎躬身道:“大汗请放心,我杨延辉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只是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无奈才辜负大汗。今日我杨延辉誓死保住大汗的性命,若项王执意要杀你,便请他先杀了我!”

    “我呸!”

    铁木真破口大骂,一脸鄙夷之色,“哪个需要你在这里怜悯?我铁木真乃是草原天骄,今日唯死而已,何须你在这里惺惺作态?”

    听了杨延辉和铁木真的对话,项羽依旧面无表情,冷声道:“杨延辉,你可知道沙场无情?今日若是对匈奴人留了情,或许再下去十年百年之后,又有无辜的百姓要遭受匈奴之乱。所以我不能答应你,今日誓要杀尽城里的所有匈奴人,斩草除根!”

    听了项羽无情的回答,杨四郎有些绝望,忽然拔剑在手横在颈前就要自刎:“既然项王执意如此,我杨延辉害了妻子的兄长,也没有颜面再立于世间,便用我的性命为他陪葬!”

    “且慢!”

    远处忽然响起一声雄壮的叱喝,一个身高九尺左右的魁梧汉将催促胯下飒露紫,左手弯月刀,右手龙虎黄金矛,缓缓策马而来,正是汉军大将冉闵。

    项羽上下打量了冉闵一遭,面色微变,旋即又面无表情的道:“虽然我已经决定让大夏的将士与百姓归顺大汉,但在大夏正式归降之前我项羽还是这座城池的主人。我不管这位将军是何人,是何身份,请不要插手我处理匈奴之事!”

    冉闵也不退让,傲然道:“你杀其他匈奴人我不管,但铁木真与忽必烈乃是我们大汉天子指定要抓的俘虏,所以绝不能让你杀了他!”

    项羽的眸子里露出愠怒之色,手中长戟一扬,厉声道:“好啊,你们要保住铁木真的性命可以,那就来与我一决高下。单打独斗是我项羽欺负你们,我饶你们五人一起上,若是能击败我项羽一招半式,我便把城里所有的匈奴人交给你们汉军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