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四十三 亚父遗计

    “水里有毒!”

    当连续十几个宫女、太监相继毙命之后,御膳房内外响起一片惊呼。

    其他数十个宫女、太监的毒性虽然还没有发作,但却也脸色苍白,恹恹不振的或坐或卧,静等生命的陨落。

    郭侃、虞姬及其他的官员顾不上这些宫女、太监,齐刷刷上前搀扶住摇摇欲坠的吕望:“相国大人,你没事吧?来人,快找医匠来救人,大批的医匠,有多少来多少!”

    皓首白发的吕望直感到心如刀绞,如同被毒蛇噬咬着五脏六腑一般,额头渗出细微的汗珠,本来红润的脸庞渐渐变得苍白起来,又慢慢向紫色发展。

    吕望强忍着剧痛,大口的喘着粗气,有气无力的示意众人扶着自己坐下:“老夫怕是大限已至,回天乏术了,快快召项王来,我要在死前在见他一面!”

    就在这时,项羽带着吕玲绮、杨四郎在皇宫里一路打听,寻找到了御膳房,远远听到痛苦呻/吟声此起彼伏,宫女太监的尸体横七竖八,不由得大吃一惊,大步流星的赶了过来。

    “究竟发生了何事?”项羽虬髯倒竖,双目圆睁,歇斯底里质问。

    虞姬一脸悲痛的道:“不知何人在水缸中投毒,就连国相大人也中毒了。”

    没想到就连自己最敬重的亚父也中了招,项羽一个箭步上前,几乎是单膝跪地,痛心疾首的道:“亚父,你没事吧?你要撑住,我马上找大夏最好的医匠来救你!”

    “呵呵……大王不必难过,老朽已经七十有七,当可以含笑九泉了。”吕望盘膝而坐,强颜欢笑,“在我临终之前,有两件事情叮嘱大王,还望你看在老朽即将辞世的情分上,答应老夫吧?”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眼看着季布、钟离昧等死忠相继辞世,而现在就连亚父这个左膀右臂也要撒手人寰,弃自己而去,怎能不让内忧外患的项羽悲痛万分,纵然铁骨铮铮,眼眶却也不由自主的湿润了起来。

    “亚父,你说,只要羽能够做到,定然万死不辞!”项羽语音有些哽咽,回答的斩钉截铁。

    吕望呢喃道:“大王啊,你是西楚霸王的后裔,也是项藉唯一的传人。你若死了,项王便断后了,你有何颜面到九泉之下见列祖列宗?所以老朽临死之前恳求你不要意气用事,放下执念,接受天意,好好的与王妃共度余生吧!”

    听了吕望的肺腑之言,项羽不由得心头大震,良久无语。心中以命相搏,保全自己名声的信念正在慢慢动摇。

    “咳咳……”

    随着脸色逐渐变紫,吕望甚至咳出了大口的鲜血,加快语速道:“第二件事就是,铁木真已经率匈奴骑兵抵达百里之外,大王可派人诈称慕容恪造反得手,引诱匈奴人入城劫掠,然后借汉军之力来个关门打狗,里应外合,全歼这支趁火打劫的胡寇,为大夏的百姓翦除后患……”

    听完吕望所言,项羽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情感,颓然跪倒在地,泪如雨下:“亚父,你从十七的时候就服侍我们项家,六十年如一日。你看着我在襁褓中长大,直到威震西域,雄霸安息,在羽眼中你就是父亲。你到死都在为羽出谋划策,为大夏的子民殚精竭虑,你让我与大夏的百姓该如何报答你的恩情?”

    吕望挤出最后的一丝微笑,字字珠玑的道“大王莫要落泪,请你记住,莫以成败论英雄,你的祖先西楚霸王虽然败了,却也流芳青史。大王只要心系大夏的百姓,光明磊落,将来一样可以……名……垂……青……”

    话音落下,双眼缓缓阖上,双肩垂地,再也没了气息,如同坐化的高僧一般与世长辞。

    “亚父!”项羽跪地叩首,嚎啕大哭。

    周围的太监宫女无不涕泪横流,既为相国的撒手人寰而悲痛,也为其他亲朋友人的辞世哀伤。

    一时之间,大夏皇宫恸哭之声四起,御膳房周围尸横遍地,包括大夏相国吕望在内,至少五十多人遭到毒杀。

    也许寇准是个外人,体会不到项羽、虞姬、郭侃等人的悲伤,面色凝重的规劝道:“大王,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必须查清是何人在皇宫之中投毒?”

    项羽如同醍醐灌顶,急忙抹了抹眼泪,猛然站起来询问正在啜泣的宫女、太监:“何人在水中投毒?你们难道没注意么,来人,把御膳房的厨子全部召来审问!”

    项羽话音刚落,便有太监答道:“回大王的话,就在你召见汉使之时,吕智小姐曾经来御膳房逗留了片刻,说是要给大王熬一碗汤羹。后来不知何故,又匆匆离去,径直出了王宫……”

    吕雉和虞姬撕破脸皮之前情如姊妹,享有自由出入王宫的权力。后来吕雉用计离间项羽、虞姬成功,导致虞姬被送出木鹿城。而后吕雉更是使出浑身解数讨项羽欢心,俨然以王宫女主人自居,更是随心所欲,想去哪里便去哪里,太监、宫女根本不敢过问。

    “一定是她!”

    项羽咬牙切齿,一拳狠狠砸在地上,将地面的铺砌的青石竟然震出一丝长长的裂缝,而五指却也磨破了肉皮见血。

    “一定是这个口蜜腹剑,心如蛇蝎的女人,只有她才会有这个目的和心机。枉我待她如同姊妹,想不到她竟然如此歹毒?先设计离间我与爱妃,又企图投毒鸠杀众人,天下哪有如此心狠的妇人?”

    吕玲绮也是心头大震,想起吕智昨夜劝自己离开大夏去罗马投奔项羽,而今天一大早又不见了踪影,综合来看,此事十有**是吕智所为。

    “项王,我回家把驹娥抓来问问,如果是她做的此事,不劳大王动手,我会亲手杀了她向国相与大夏的百姓谢罪!”吕玲绮单膝跪地请求,痛心疾首。

    被汉人接二连三的背叛,项羽实在不敢再相信吕玲绮,朝郭侃咬牙吩咐一声:“郭侃,马上带人赶往吕宅捉拿这个蛇蝎妇人回来问罪!”

    “诺!”

    郭侃答应一声,拔剑出鞘,回头招呼左右一声,“来人,跟我去捉拿吕智回来审问个清楚!”

    “郭将军,我跟你一块去,若此事果真是驹娥所为,我第一个不会饶她!”吕玲绮叱喝一声,提戟上马,紧随郭侃其后向王宫大门外走去。

    这时候又有大夏武将来报:“启禀大王,我等已把勾结慕容恪造反,内应铁木真的耶律楚材乱刀分尸,特来向大王禀报。”

    项羽重新跪倒在吕望的尸体前,恨恨的道:“忘恩负义之辈,杀的好!”

    寇准再次抱拳建议:“大王,现在还不到悲伤的时候,千万莫要忘了亚父最后的交代,正好趁这个机会把匈奴人引诱进木鹿城,一举全歼,永绝后患!”

    项羽已经逐渐冷静了下来,听了寇准所言,微微颔首:“既然如此,麻烦尊使出城一趟告知门外的汉军将士,让他们暂时躲藏起来,本王自会派人去引诱铁木真入城。”

    “谨遵大王之命!”寇准躬身领命,态度谦恭,对这个铁骨铮铮的一国君主给予了足够的尊重。

    趁着寇准还没走,项羽目光扫向杨四郎:“你的故事我已经听说了,你为了父母选择了故国,而不是匈奴。所以本王希望你能去引诱铁木真入城,就说本王与亚父死在了叛乱之中,也只有你才能打消铁木真的疑虑,让他毫无后顾之忧的入城,还西域一个太平!”

    杨四郎的内心有些矛盾,但却也不敢当面拒绝,只能拱手答应:“既然大王有令,我杨延辉便豁出性命去试试。”

    弄清了杨四郎的身份之后寇准惊讶不已,连连拱手施礼:“原来你是杨老将军家的四子啊,你的经历真是让人惊叹啊!令尊随军而来,此刻正跟随在岳帅左右,灭了铁木真之后你们父子就能相见。他的胡须头发也和吕相国一般无二了,可依旧还在为大汉驰骋沙场,我相信四郎一定不会辱没满门忠烈的杨家。”

    寇准这番话自然别有用意,听说杨四郎竟然是铁木真的妹夫,唯恐他动了恻隐之心,私自做主放铁木真一马,这才把七十岁左右的杨业搬出来给杨四郎施加压力。

    听了寇准之言杨四郎果然泪流满面,向东跪地叩首:“父亲、母亲,孩儿不孝啊,跑到匈奴待了多年没有联络你们,孩儿给杨家抹黑了!”

    寇准继续道:“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前的朝廷也不是现在的朝廷,四郎被匈奴人俘获也不是你的错。若这次你能引诱铁木真入城,里应外合,一举歼灭,则你潜伏的这几年便有价值了,也对的起满门忠烈的杨家。”

    杨四郎霍然起身,目光变得无比坚定,朝项羽与寇准施礼道:“请大王与寇大人放心,我杨延辉此去必然不负所托,誓要诓骗铁木真入城。”

    话音落下,杨四郎绰了长枪,翻身上马,直奔木鹿城西门,出了城池向西寻找铁木真的大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