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三十 家有贤妻

    刘齐刚刚从乾阳宫回到太子府,刘泽就赶来求见。

    因为和太子是亲兄弟,所以刘泽拥有不必通报直接入内的权力,刚刚进入院子就咋呼了起来:“王兄,王兄,大事不好了!”

    刘齐正在王蔷的伺候下更衣,听到刘泽的喊声不由得蹙眉沉吟:“似乎是五弟的声音,他平日里贪玩的紧,今日为何突然登门拜访,莫不是宫中出了什么大事?”

    王蔷热情的迎出门去,招呼道:“原来是王叔大驾光临,真是稀客啊,不知发生了何事?”

    刘泽慌慌张张的道:“我从宣武门出来,准备到大街上闲逛一番,呃……去买几本书籍回来看看。”

    刘齐脱下朝服,莞尔笑道:“呵呵……五弟知道学习了,真是可喜可贺。但皇宫里什么样的书籍没有啊,五弟不是出去买春/宫图了吧?你年纪还小,本性善良,可别像你二哥那样放纵自己。”

    刘泽面红耳赤的把话岔开:“王兄听我把话说完,你猜猜我遇见谁了?”

    “每天进出太极宫的人如过江之鲫一般,为兄怎知你遇见谁了?若有大事速速报来,休要在这里卖关子!”刘齐面露不悦之色,拉下脸呵斥一声。

    刘泽咂吧咂吧嘴,老老老实的按照刘恪交代的道来:“回王兄的话,我在宣武门前遇见赵文卓和杨继周了……”

    “哦……他们不是奉了父皇的旨意,跟随孟珙将军北上徐州了么?”刘齐一脸不解的反问。

    刘泽一脸焦急的道:“他们说是奉了孟将军的命令回来送信,乐义派遣五千人马从海上南下扬州,前来偷袭金陵。”

    “呃……竟有此事?”刘齐先是一惊,接着半信半疑的道,“五千人马只怕连金陵下面的一个县都攻不下来,这乐义难道是个傻子,白白前来送死?”

    刘泽被刘齐问的目瞪口呆,这些话刘恪也没交代他怎么答复,一脸无辜的道:“这、这……这我怎么知道?反正杨继周和赵文卓就是这样说的,而且有孟将军的书信为证。”

    “呈上来看看!”

    刘齐从刘泽手里接过书信来仔仔细细的浏览了一遍,虽然书信表面上有些脏兮兮,但可以认得出来是孟珙的字迹,更重要的是还有印在上面的孟珙将印,应该不是伪造的。

    “乐义为何会派遣五千人南下江东,岂不是前来白白送死?”刘齐背负双手,在客厅里踱步沉吟。

    刘泽按照刘恪的说辞道:“或许是战败的一支流寇吧,看到走投无路,所以来江东碰碰运气,洗劫百姓。”

    刘齐颔首道:“嗯……五弟说得这点倒是有些道理,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刘泽继续道:“这可是上天赐给王兄的大好机会,小弟看了书信之后都没给两位丞相送去,而是直接先来拜见兄长。”

    “此话怎讲?”

    刘泽压低声音道:“难道王兄心中没数么?刘无忌这两年可是风光无限,呼风唤雨,赢得了许多武将的支持,对王兄的太子之位造成了巨大威胁。”

    刘齐正色道:“五弟,这话是谁教你的?无忌为国立功,愚兄高兴还来不及呢,岂会妒贤嫉能?太子之位由父皇决定,父皇若要无忌做储君,愚兄甘愿双手奉上。”

    刘泽有些词穷,跺脚道:“反正我就把话说到这里了,听不听全凭王兄自己拿主意!五千敌人送上门来,数目又不多,若是王兄瞒着满朝文武一举歼灭了这支流寇,定然会让满朝文武刮目相看。”

    “赵文卓、杨继周何在?”刘齐被刘恪说得有些心动,蹙眉问道。

    刘泽拱手告辞:“他俩马不停蹄回去向孟珙将军复命去了,小弟言尽于此,告辞!”

    刘泽走后,刘齐在客厅里来回踱步,如坐针毡。

    人皆有自私之心,纵然是圣人也不见得没有私心,刘齐在监国几年之后尝到了权力的甜头,虽然方才这番话说得冠冕堂皇,但内心却惧怕丢了太子之位。

    尤其在母亲唐婉辞世的情况下,刘齐这个太子更是如履薄冰,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坠入万丈深渊。在他看来,风头正劲的刘御将是自己日后最大的竞争对手,每当听到刘御又立下大功的消息之后,心头颇为不是滋味,唯恐有朝一日父皇会废了自己册立刘无忌为太子。

    毕竟这几年刘无忌的风头太强劲了,武艺绝伦,天赋异禀,胆色超群,足智多谋,骁勇善战……在群臣的眼里庐江王几乎完美无瑕,声望早就压过了太子刘齐。更何况在刘无忌身后还有可以进入朝堂的穆桂英做后盾,这不能不让逐渐长大成人的刘齐感到战战兢兢,诚惶诚恐。

    “莫非果真像五弟所说,这次是上天给我的机会?让我全歼这五千流寇,证明给满朝文武看看,我刘齐一样也能上阵杀敌,一样能够调兵遣将!”刘齐喃喃自语,一双眸子的光彩越来越强烈。

    太平盛世,太子是没有权力调动兵马的,但现在正值乱世,刘齐又被委以监国重任,所以调兵的虎符一直由他掌管。所以刘恪才会动了挖坑让刘齐跳进去的心思,而刘齐正因为有了兵权,所以才在刘泽的游说下内心蠢蠢欲动。

    王蔷一直侍奉在左右听刘齐兄弟的对话,虽然没有插话,但却把刘齐的心思猜透了十之八九,奉上一杯茶水问道:“殿下莫非动了心,打算出兵围剿这支流寇?”

    刘齐颔首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不能给文武百官留下中庸的印象,让他们以为我只是个守成之君。贼寇只有区区五千人,我调廖化将军率一万禁军随我出征,定能一举歼灭这支流寇,让满堂文武刮目相待。”

    王蔷劝谏道:“殿下莫要心急,你听我给你分析,此中疑点有三。”

    “愿听夫人道来。”刘齐接过茶碗呷了一口,按捺着躁动的内心,沉声问道。

    王蔷道:“其一,孟珙将军在书信中说是乐义有可能分兵而来,并没有说肯定会来,这和杨赵二人的说辞有所出入。

    其二,乐义曾经全歼过魏延将军的数万人马,又一举攻占下邳,足见绝非庸碌之辈。以他这样的帅才如果要偷袭金陵,至少会有三成的把握才会出兵,派五千人来金陵岂不是白白送死?”

    听了妻子的话,刘齐沸腾的心逐渐冷静下来:“夫人说得似乎有些道理,再继续说下去。”

    王蔷端起茶壶给刘齐斟满,继续道:“其三,如果这支兵马是流寇,他们应该跑到荒山野岭占山为王,跑到大汉的国都岂不是前来送死?所以流寇之说也站不住脚!”

    “可这书信像是孟珙将军的字迹,印章也是孟珙将军的中郎将大印,这又该如何解释?”刘辩把书信从怀里掏出来交给王蔷道。

    王蔷看了一遍之后:“这书信上面沾了尘土,有些地方字迹模糊,或许被人做了手脚吧?夫君你可不能轻举妄动,以免中了别人的诡计!”

    刘齐惊出一身冷汗:“唉呀……多谢夫人提醒,倒是我当局者迷了,本以为这是上天给了我压过刘无忌的机会,却忽略了有可能是歹人给我下套。”

    “把我父亲召来商议对策吧?只要对殿下有利的事情,父亲一定会支持你!如果父亲相信书信所说是真,能让殿下立下丰功伟绩,赢得满堂文武的支持,自然会为夫君策划周全。”王蔷握着刘齐的手掌,满眼温柔的劝谏。

    刘齐微微颔首:“这个时候只能仰仗岳父大人了,我马上派人请他来太子府商议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