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二十八 破釜沉舟

    城门告破,近十万汉军蜂拥而入,走投无路的魏军军心崩溃,大部分缴械投降,只有部分曹魏死忠还在负隅顽抗,企图夺门而逃。

    荆嗣手提大刀,浴血死战,从东城墙一直杀到北城门,准备从北门逃命,死在他手上的汉军士卒怕是已经不下百人,直杀的血染征袍,浑身血渍斑驳,让人望而生畏。

    眼看着北门已经在望,荆嗣更是双眼血红,咬牙切齿的挥刀砍杀:“识相的两旁闪开,挡我者死!”

    “何人如此猖狂,大势已去还不缴械投降,真是冥顽不灵!”

    伴随着一声叱咤,一个矫健的人影从斜刺了杀了出来,银枪裹挟着万丈寒芒当胸刺到,来的正是常山赵子龙。

    荆嗣不敢怠慢,急忙反手格挡,拼尽全力将赵云的龙胆枪荡开,倒吸一口冷气:“你就是东汉五虎上将之一的常山赵云?”

    赵云也不废话,长枪抖擞,卷起朵朵枪花,疾刺荆嗣咽喉:“既知我名,何不早降?”

    “叮咚……赵云豪龙胆属性发动,武力+5,基础武力103,龙胆夺魂枪+1,当前武力上升至109!”

    荆嗣面如寒霜,挥刀恶战:“大丈夫死则死矣,何须多费唇舌,我荆嗣今日便是拼死也要挫一挫你的威名!”

    话音未落,荆嗣手中大刀不既不招架赵云的长枪,也不侧身躲闪,而是一招横扫千军,挥刀砍向赵云的脖颈,赫然是同归于尽的招式。

    要论速度,赵云的长枪自然远胜荆嗣的大刀,完全可以在荆嗣砍中自己之前一枪搠穿他的颈部。

    但即便刺死了荆嗣,他手中这口横扫出来的大刀余势未衰,赵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躲开;无奈之下只能抽了长枪,一招“推窗望月”,硬生生把荆嗣的大刀挑开。

    荆嗣一招得手,气势更盛,举起大刀一个力劈华山,奔着赵云的头顶当头劈下。又是只攻不守,完全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只是为了在临死之前给对手重重一击。

    “一夫拼命,万夫莫敌,这家伙豁出性命来果然难缠,我当小心应付!”

    赵云不敢大意,闪转腾挪,枪出如龙,耐心的与荆嗣周旋,恶战了七八个回合竟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当下更是不敢懈怠,一条长枪挥舞的银光闪烁,见招拆招遇式化式。

    没有了坐骑的支撑,重武器的劣势便凸显了出来,再加上荆嗣每一刀都是全力以赴,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手里举着七十五斤的大刀在厮杀了十四五个回合之后逐渐感到四肢乏力,动作越来越缓慢,喘息声越来越粗重。

    反观赵云却是脚步轻盈,闪转腾挪,应付自如,看似闲庭信步,其实暗藏杀机,只要有机可乘,便会爆发出雷霆之势。

    “吃我一刀!”

    看到赵云露出了破绽,荆嗣不知是计,爆发出一声怒吼,全力劈出一刀。

    赵云敏捷的侧身一闪,荆嗣的大刀便落了个空,“咣当”一声砍在城墙垛上,火星四溅,尘土飞扬。因为力气过大,一下子砍进了墙砖的缝隙之中,竟然被卡在里面。

    “枪下受死!”

    赵云怎么会放过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一声叱咤,长枪如电,瞬间刺穿了荆嗣的背部。自后背入前胸出,一枪透心,殷红的鲜血瞬间喷涌而出。

    荆嗣双手死死的握住刀柄,不让自己的身体倒下,声嘶力竭的挣扎道:“大魏……只有……战死……的将军,没有……屈膝……求饶……之辈!”

    只是随着瞳孔的扩散,荆嗣的双手再也没了力气,“噗通”一声仰面跌倒在地,就此气绝身亡。

    就连荆嗣都无法突围,郭子仪更是有心无力,返回自己的军事府邸放起一把大火将重要的书卷付之一炬,并引燃了整个书房,最后变成熊熊大火。

    “陛下,微臣以死殉国,先走一步了!”

    望着书房冲天的火光,郭子仪发出一声无奈的嘶吼,一头钻进了火海之中,随即被冲天的火光所吞噬。

    随着郭子仪与荆嗣的战死,下邳城里的魏军群龙无首,零星的抵抗也逐渐消弭,到晌午时分战役彻底结束。

    汉军以战死七千人的代价攻破下邳,毙敌一万余人,俘虏九千,包括主将郭子仪、荆嗣在内无一走脱,全军覆没。

    关羽一面收编降卒,一面命杨六郎出榜安民,修葺城墙,整饬治安,严厉打击趁乱打劫,作奸犯科之徒,争取让战火过后的下邳尽快恢复秩序。

    让关羽疑惑的是城里的守军竟然只有两万人,这比斥候刺探到的七八万人马少了三倍左右,急忙提审俘虏的曹魏降将,方才得知乐毅已经于数日之前率部离开下邳,自海西县乘船南下,准备偷袭金陵。

    关羽闻言大吃一惊,急忙召唤赵云来到跟前,吩咐道:“乐义已经于数日之前离开下邳,自海上偷袭金陵,劳烦子龙速速带着关平、关铃前往江东助战。”

    赵云安抚关羽道:“君侯勿忧,海上行驶缓慢,更何况乐义征用的大部分都是民船。估计乐义最快也要五日左右才能登陆扬州,我与两位贤侄快马加鞭,明日清晨便可抵达金陵。”

    赵云与关铃、关平辞别关羽,只带了百十骑精锐,全部轻骑快马,离开血渍未干的下邳朝金陵疾驰而去。

    傍晚时分,孟珙、戚继光率部抵达下相县,正要吩咐埋锅造饭,全军吃饱喝足之后连夜赶路,争取在明日晌午之前抵达下邳城外助战,就看到赵云带着百十骑抵达。

    寒暄过后孟珙方才知道关羽已经击破下邳,将城里的两万守军一网打尽,不由得摇头苦笑一声,对戚继光道:“君侯用兵真是大刀阔斧啊,竟然半天的时间就拿下了下邳,你我还盘算着迫降守军呢!”

    “若是我用兵,必然不会强攻,我不会在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让自己麾下的将士白白牺牲。”戚继光手抚佩剑,对关羽的用兵之道并不赞成。

    赵云懒得和戚继光争辩,拱手道:“下邳城里只有两万守军,据降将交代,乐毅已经于三日之前自海西乘船南下,准备偷袭金陵。我奉了君侯之命,带了关平、关铃两位贤侄快马返回金陵报信,早作提防!”

    孟珙笑道:“子龙将军不必担忧,令公子已经于两日之前自淩县动身返回金陵报信,掐指算算,今日凌晨差不多就应该到了。金陵城里除了禁军、御林军之外还有锦衣卫各衙门差役,以及城外的僧兵、道兵,乐义此去不过是自投罗网罢了!”

    戚继光郁闷的道:“早知道关将军不用我们也能击破下邳,还不如当初从淩县撤退,此刻早就过了广陵,也可以与守卫京城的将士们前后夹击,痛击魏军!”

    白来了一趟徐州,孟珙也是有点小郁闷。

    当初在淩县的时候之所以不退兵,一来因为不能百分之百断定乐毅会从海上南下偷袭金陵;这只是自己和戚继光的判断而已,如果仅凭猜测退兵,让将士们来回奔波,难免招致怨言。

    其二,孟珙相信即便金陵遭到偷袭,凭借江东的防御力量不仅能够守得住,完全可以战而胜之,所以才继续北上协助关羽攻打下邳。

    只是没想到兵马还没走到下邳,关羽就一鼓作气击破了城池,将城里的守军全部歼灭。而乐毅果然兵行险招,率部自海上南下,破釜沉舟,偷袭金陵去了。

    “下邳已经被击破,孟将军再北上也是无益,不如率部南下驰援金陵吧?”赵云手抚佩剑,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孟珙苦笑一声:“只能如此了,总不能大老远带着将士们来下邳看风景吧?他们大多数都在等着杀敌报国,建功立业呢!”

    当下孟珙从队伍里拨出五千骑兵交给戚继光,命他提前南下驰援金陵,自己率主力尾随其后。而赵云担忧京城的安危,也不与戚继光一道,只带了关平、关铃等随从,轻骑快马,提前南下报信。

    海面上千帆竞渡,五万魏军顺着徐州的海岸线南下,在霞光漫天的傍晚抵达了长江入海口的毗陵县。

    “抛锚,登陆!”乐毅拔剑在手,大声传令。

    达奚长儒一脸愕然:“从此处距离金陵尚有近两百里路程,将军为何下令抛锚登陆,而不是溯江而上,直抵金陵?”

    乐毅沉声道:“溯江而上,船行缓慢,比不得在海上顺风而行。其次,我军都是小船,长江上必有东汉水师防御,我军以小搏大,毫无优势。而从此处登陆全力行军,明日半夜便可以兵临金陵城下,正好杀金陵朝廷一个措手不及。”

    随着乐毅一声令下,近千艘大小船只陆续靠岸,在船上休息了三天三夜的魏军各个精神抖擞,在乐毅、达奚长儒、鲁智深三人的指挥下向西全力进军,目标直指金陵。

    临行之前乐毅吩咐点燃大火,把海岸边的近千艘船只全部点燃,要像项藉一样破釜沉舟,击破东汉的京城,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