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二十七 诸君向北,我自向南!

    望着乐羊的无头尸体,满堂武将唏嘘不已,感慨之余颇有兔死狐悲的感觉。

    今天被砍下的是乐羊的脑袋,可能过不了几天在座的所有人也会被同样砍下头颅,要么就是向东汉屈膝求饶,变成乐毅嘴里说的贪生怕死之辈。

    但如果那样的话,大家又有什么资格嘲笑乐羊的行为?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是人!

    所以在座的文武并没有人耻笑乐羊,只是替他惋惜,既然投降东汉朝廷了,像韩擒虎那样安安稳稳的了却残生便是了,又何必回来做出头鸟,平白无故的死在了乐毅的剑下。

    鲁智深摸了摸光头,叹息一声:“唉……洒家最看不得骨肉相残的局面,乐将军把他撵走便是,何必自相残杀?”

    乐毅面色如霜,肃声道:“我等深受大魏皇恩,当戮力死战,报效陛下。乐扬自己贪生怕死做了叛徒也就罢了,竟然恬不知耻的回来动摇军心,我不杀他,又怎么对得住陛下的信任?又怎么对得起在牢狱中宁死不降的兄长?”

    荆嗣啐了一口吐沫,恶狠狠的道:“既然插翅难飞,咱们便据守下邳,强迫城里的百姓登城死守,就算要死也要让下邳城的百姓陪葬,让城外的汉军付出惨重的代价。这样既可以报答陛下的知遇之恩,也可以为大魏减轻压力!”

    “若迫害无辜百姓,我等将来必然遗臭万年,此计断不可行!”郭子仪手抚下颌,连声否决。

    鲁智深一脸郁闷的道:“走又走不得,守又守不得,降又不能降,那到底该怎样做嘛?难不成领着将士们集体自刎,以死殉国?”

    乐毅突然拍掌:“诸位同僚稍安勿躁,其实我在半年之前已经预料到会有今日的局面,所以提前做了准备。”

    众将尽皆愕然,鲁智深、达奚长儒、荆嗣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道:“哦……乐将军早就料到唐魏联军会在青州惨败了?”

    “任何战争无非就是——胜、负、和三个字,我既做好了唐魏联军获胜的准备,也想好了战败的方案,并非算准了唐魏联军会惨败。”乐毅在巨幅地图面前背负双手,耐心解释道。

    曹刿抱拳道:“莫非乐将军能够带领将士们突围?愿闻其详!”

    乐毅朝地图上位于下邳东方的一个县城一指:“此县名唤海西,距离下邳三百五十里左右。我于去年初秋便派了偏将石韬率领三千人在沿海一带搜集船只,无论官船还是民船,尽皆收缴。”

    曹刿恍然顿悟,击掌道:“好啊,太好了……原来乐将军打算自海上返回冀州,真是未雨绸缪啊,此计可行!刘辩及他麾下的大将千算万算,布下了天罗地网,怕是做梦也没有料到我们会从海上撤退。”

    郭子仪不由得露出了笑容,竖起大拇指称赞道:“我记得十几年前袁绍猛攻青州,在剧县包围了魏延军团,刘辩就是从海上跨海来援,并击败袁绍占据了青州。没想到十年之后我们可以效仿刘辩逃出生天,或许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

    乐毅面露微笑,颔首道:“不错,我正是打算从海上进军,但不是朝冀州撤退,而是准备效仿李世民南下江东,直捣金陵。”

    乐毅话音刚落,满堂尽皆愕然,一个个大出意料之外:“这、这能行么?我们从海上直接退回冀州去就行了,为何还要孤军深入,直捣金陵?”

    乐毅转身回到帅案后面坐定,泰然自若的道:“据斥候刺探,孟珙、戚继光已经率五万人马自金陵渡过长江,目前已经抵达了广陵郡,我推测金陵城中的守军也就是还有两三万人吧?”

    曹刿头摇的像拨浪鼓:“此事万万不可行,自海上朝冀州撤退是正确的选择,南下金陵绝对是个愚蠢的决定。金陵城高墙厚,就算城里只有两万人马,我们一时半会也拿不下来啊!”

    乐毅面色如霜,沉声道:“曹将军所言我比谁都清楚,此事我在心中反复衡量了半年,在无数个夜晚问自己,如果真有这么一天,到底应该是率部撤回冀州呢还是孤注一掷的南下金陵?”

    众将俱都屏住了呼吸,凝神静气听乐毅把他的战略道来。

    乐毅霍然起身,语气愈发悲壮:“我也知道北上冀州会平安无事,至少还可以多活个一年半载,与大魏共存亡!我也知道南下偷袭金陵机会渺茫,但我们撤回冀州又有什么作用,冀州多我们这七万人马不多,少我们这七万不少,根本改变不了任何局势……”

    乐毅在大堂中来回踱步,慷慨激昂的道:“所以我才决定孤注一掷的偷袭金陵,哪怕机会再渺茫,也要试一试!万一偷袭金陵成功,俘虏了刘辩的嫔妃与满朝文武,就可以逼迫刘辩停战,给大魏喘息的机会。而对于百万大军压境,风雨飘摇的大魏来说,这是唯一的机会……”

    乐毅说着拔剑出鞘,朗声道:“陛下待我恩重如山,我乐毅当誓死相报,此去金陵不成功便成仁。若诸君不愿南下,请自海上向北,我自向南!”

    “说得好,洒家跟你赌一把!”鲁智深朝自己的光头上砸了一拳,第一个站出来响应。

    荆嗣被乐毅感染的热血澎湃,抱拳道:“算我一个,我荆嗣愿追随乐将军南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是生是死听天由命!”

    达奚长儒也抱拳道:“我虽是胡人,但也懂得感恩图报,曹公待我不薄,愿以死相报!”

    既然众将纷纷支持乐毅的计划,郭子仪与曹刿也无法退缩,一起抱拳道:“既然如此,那就按照乐将军的计划行事吧,是成是败,在此一举了。”

    乐毅大喜过望,向众将抱拳致谢:“多谢诸位将军的支持,只要我们戮力齐心,说不定真的能够偷袭金陵成功,为大魏力挽狂澜。”

    曹刿建议道:“孟珙的军队目前抵达了广陵附近,若是得到了消息,只需三天便可以急行军返回金陵驰援。所以下邳城里的将士不能全部撤走,必须留下一支人马多竖旗帜,虚张声势,以做疑兵之计,引诱汉军继续来攻打下邳。”

    “下邳就交给我荆嗣了,誓与城池共存亡!”荆嗣第一个站出来拍着胸膛请缨。

    郭子仪略作沉吟,跟着拱手请求:“我留下来与荆将军共同守卫下邳吧,反正南下也是九死一生,还不如在下邳战个痛快。”

    乐毅微微颔首:“那就这样吧,反正此次一别,大伙儿凶多吉少,不知何日还能相见?抑或是结伴共赴黄泉吧!总之,我等尽人事听天命,也算不负陛下的器重之恩。”

    当下众将拥抱作别,约定天黑之后分兵行动。

    等到夜深人静之时,乐毅带着曹刿、鲁智深、达奚长儒点起五万人马趁着夜色的掩护悄悄出了下邳城,只留下郭子仪、荆嗣率领两万人马继续坚守城池。并多竖旗帜,虚张声势,吸引汉军继续来攻打下邳,同时紧闭四门,不许任何人出入,以免走漏了风声。

    乐毅率部离开下邳之后召唤曹刿来到面前,吩咐道:“曹将军不必南下金陵了,你带几个随从乔装打扮,偷渡回河北向陛下禀报我等的计划吧!若是战败,我等便以死殉国,请陛下另谋良策。”

    人皆有贪生之念,既然乐毅这样说,曹刿也不推辞,当下带了数骑随从与大军分道扬镳,乔装打扮成商人向北而去。

    乐毅与鲁智深、达奚长儒率领五万魏军昼夜急行,花了两天三夜的时间抵达了海西县城,在偏将石韬的接应下乘坐大大小小近千艘船只扬帆向南,顺着徐州的海岸向南航行,目标直指金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