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二十四 大水冲了龙王庙

    墓并不难挖,在火把的照耀下数百人一起动手,大锤抡起来,铁锹挥起来,沙石飞扬,很快就露出了墓门。天籁Ww

    墓门由一块完整的青石雕砌而成,大约一人高三尺宽的样子,几个力卒挥舞着数十斤的大铁锤“吭哧、吭哧”的敲了一通,虽然震颤的灰尘扑簌簌落地,但却依旧完好无损。

    这些力卒不由得头痛不已,纷纷扶着锤柄喘粗气:“这墓穴看起来少说也有千把年了,没想到墓门竟然如此坚固,倒是该如何打开?”

    “老三,去把墓门砸开!”夏侯霸双手叉腰,朝力气大得惊人的老三夏侯称吩咐一声。

    “好嘞,看我的!”

    老三夏侯称答应一声,提起八十斤的大铁锤来到墓穴门前挽起袖子,在双手掌心唾了几口唾液,抡起大锤来一阵猛砸。

    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墓穴大门慢慢出现了裂痕,最终土崩瓦解碎成一片,坍塌了一地,露出了墓道里面黑漆漆的墓穴。

    “太好了,终于打开了!”数百身穿黑衣劲装的摸金校尉齐声欢呼,这是他们组建以来第一次盗墓,算是开了个好头。

    几十个魏卒挥舞着铁锹一阵忙碌,将砸碎的青石全部清理干净,彻底打开了通往墓穴中央的道路。

    “随我来!”夏侯霸手持火把,就要第一个入内。

    管辂急忙上前一步阻止:“且慢!”

    夏侯霸蹙眉问道:“墓门已经打开,公明先生为何又阻止我等入内?”

    管辂道:“我看墓碑上的文字,至少已经距今千余年左右,墓穴之中常年与世隔绝,怕是会滋生各种沼气毒雾,贸然入内必受其害。还是先让墓穴晾上一夜,明日日上三竿之时再入内也不迟!”

    这个墓穴建造于太行山的一座支脉上,周围人迹罕至,所以也不怕被百姓现“摸金校尉”的行踪。夏侯霸略作思忖,觉得管辂说得有理,便下令所有人就地休息,等天亮之后再入内一探究竟。

    得了夏侯霸一声吩咐,所有人席地而坐,或躺或卧,开始休息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许多人都在窃窃私语,有人说管公明先生可能担心墓穴里面有“大粽子”,所以不敢深更半夜入内,要等到天亮阳气旺盛的时候再入内。

    不过话又说回来,大伙儿四五百口子人,刀枪弓箭一应俱全,即便里面有大粽子诈了尸从棺材里爬了出来,也没什么可怕的。于是议论声很快就消弭殆尽,所有人都慢慢进入了梦想,一时间鼾声四起。

    “夏侯将军……夏侯将军?”

    不知过了多久,夏侯霸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到有人推自己的肩膀,急忙睁眼看去,却现原来是管辂正在笑吟吟的呼唤自己。

    “哦……管先生有何吩咐?”夏侯霸揉了一下惺忪的睡眼,迷迷瞪瞪的问道。

    管辂肃声道:“墓穴晾了一夜,应该可以入内了,将军何不趁着将士们还没睡醒之际,随我悄悄入内搜索一番,说不定能有什么收获。”

    夏侯霸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透,明白管辂的意思是人多了干什么也不方便,要是有看上的东西也不方便中饱私囊,毕竟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那天传到曹操的耳朵里就不好了。

    当即一骨碌爬了起来,悄声朝管辂抱拳拜谢:“多谢公明先生提醒。”

    此刻正是天将拂晓之际,天色将亮未亮,东方泛着鱼肚白,劳累了半夜的摸金校尉睡的正乏,鼾声此起彼伏。偶尔有几个人看到夏侯霸起身,也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装睡。

    夏侯霸轻轻唤醒夏侯威,兄弟二人跟在管辂身后,一起走向墓穴门口。

    来到门前,夏侯霸吩咐夏侯威在门前把风,自己与管辂先提前进去一探究竟。

    夏侯威会意,点头答应了下来:“兄长进去后务必小心行事,小弟守在门外,有事便喊一声。”

    夏侯霸与管辂各自手持火把,另外一提着佩剑,一前一后小心翼翼的进了墓道。

    由黑砖砌筑的墓道并不算长,大约十几丈的样子,墙壁四周都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青苔,看起来阴森骇人。夏侯霸屏住呼吸跟在管辂身后,缓缓来到了墓穴中央。

    让夏侯霸失望的是,这座墓穴并不算太大,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除了一些落满灰尘的泥人雕塑,还有一些生了锈的青铜刀剑之外,再无其他东西。什么金银珠宝,什么奇珍异宝,连一个铜币都没有。

    “唉……原来是个穷鬼的墓穴,白白浪费了一夜的时间!”夏侯霸难掩脸上的失望,转身就要离开,“麻烦公明先生日后堪舆用点心,大魏若不是急缺军饷,也不会做出此等行径来!”

    管辂并没有正面回答夏侯霸的话,而是围着墓穴中央的一口千年棺椁来回转悠,嘴里喃喃自语道:“奇怪了,根据我多年的堪舆经验来看,此地山势崔巍,松柏环绕,依山带水,属于上乘的风水宝地。若非道行了得的相师不能现,而只有地位尊崇的王侯将相才能请的动这样的风水师,为何这墓穴中一贫如洗,似是寒门墓穴?”

    不等夏侯霸搭话,管辂便把火把插在墓壁的缝隙之中,用手里的铁剑撬动棺椁,出“吱呀呀”的声音。

    夏侯霸抱着“贼不走空”的心理,一手举着火把照明,一手挥舞着佩剑前来帮忙。

    两个人一阵忙碌,连劈带撬,终于把棺椁的顶盖打开,移动开一道缝隙之后便散出一阵腐烂的恶臭味。

    两人一起远远躲开,待腐烂气味稍稍散去之后这才凑上前去观察,只见棺材里面躺着一具枯骨,由于年代久远已经有些暗褐色。在骷髅的周围散放着一堆竹简,依稀能够看到密密麻麻的字迹,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唉……真是扫兴,这墓穴主人真是太穷了,把墓穴里所有东西全部变卖了,只怕也不够给摸金校尉们军饷。”夏侯霸收剑归鞘,摇头叹息。

    管辂用铁剑挑起一卷竹简,小心翼翼的观看起来,才看了一眼便骇然变色:“唉呀……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原来是这个奇人的墓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