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二十二 大将投魏

    邺城,曹魏皇宫。天籁.⒉

    接到吕虔快马加鞭从剧县给自己捎回来的绿帽子,曹操不怒反笑,伸手接过来戴在头上,扫视了满朝文武一眼:“众位爱卿,这绿帽好看么?”

    “绿帽子”之说兴起于哪个时期已经不可考,春秋时期,有卖妻女求食者,都要头裹绿巾,以别贵贱。可见从这个时期,绿色就有羞辱的含义了。

    到了西汉时期,汉武帝的姑姑馆陶公主大搞婚外恋,于是武帝命馆陶公主的情夫董偃头戴绿帽,以示惩戒。从这个时期开始,绿色的头饰便与偷情、出轨等字眼扯上了关系。

    但这个时期的绿帽还没有形成统一的认知,否则戴绿帽的就应该是馆陶公主的丈夫陈午而不是与公主偷情的董偃。这点从三国时期关羽身穿绿袍头戴绿帽上也可以看的出来,这时候的“绿帽”还不算深入人心。

    但由于刘辩穿越带来的蝴蝶效应,于是绿帽的含义很快就在这个世界上形成了共识,凡是自家妻妾出轨、偷情,被他人霸占等等,丈夫皆被称作“戴绿帽”。

    鉴于流言蜚语太多,就连一身傲气的关云长也捱不住背后的指指点点,说三道四,于是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绿袍绿帽换成了灰色,以免别人在背后中伤诋毁。

    没想到曹操面对刘辩的羞辱,主动戴上绿帽不说,竟然当众询问好看不好看,满堂文武不由得无言以对,纷纷低下了头颅默不作声。

    在这个主辱臣死的年代,主公被戴了绿帽,这些做臣子的脸上也不光彩,所以大伙儿干脆缄口不语算了。

    见群臣默不作声,曹操抚须大笑,朝范蠡一指:“范卿,这里还有刘辩送给你的一顶绿帽,戴上他吧!”

    范蠡又羞又愧,没想到自以为是的锦囊妙计把心爱的女人白送给了刘辩不说,还换来了无尽的屈辱,日后必将沦为千古笑柄。

    “臣愚钝无能,赔了夫人又丢脸,还连累陛下受到羞辱,臣罪该万死!”

    范蠡的肚量倒也非一般人所能相比,虽然心中羞愧不已,但还是坦然上前从曹操手里接过绿帽戴在了自己的头上,若无其事的转身回到队列之中。

    曹操的目光缓缓扫向其他文武,朗声道:“不仅仅是朕和范蠡要戴绿帽,明日早朝你们所有文武也都要戴绿帽,以激励将士们保家卫国。如果邺城一旦沦陷,大魏一旦灭亡,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曹孟德被五马分尸固然在所难免,朕的嫔妃被汉将瓜分霸占,你们所有人的妻儿老小怕是也将不保!”

    满朝文武尽皆一凛,齐刷刷的躬身道:“臣等谨记陛下教诲,誓死庶竭驽钝,保家卫国!”

    就在这时,守卫宫门的羽林郎来报:“启奏陛下,宫门外来了一个道士,手持虎头腰牌,自称唐国大将韩信,要求面见陛下。”

    站在左面的贾复急忙站出来拱手道:“启奏陛下,这腰牌乃是微臣所有,在青州战场交给了韩信,后来被追赶的汉军冲散。宫门外求见的人定然是韩信,陛下召见宫中一问便知。”

    “哦……竟然是韩信?”

    听了贾复的话,曹操眉头微皱,抚须沉吟道:“青州之战唐军最终虽然大败,但韩信利用刘辩大做文章的策略却是非常高明,并且射杀了汉军顶级大将秦琼。若非各路汉军持续增援,刘辩又亲自坐镇,说不定就是另一番局面。此人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帅才,若能收为己用胜过十万人马,迎接他入宫见朕!”

    曹操当即命程昱与贾复一文一武代表自己出宫迎接,以示对韩信的尊重。

    程昱与贾复领了圣旨,当下不敢怠慢,一起并肩走出正德殿,穿过神武门,前来皇宫门外迎接韩信。

    一身道袍,跋山涉水穿过了汉军封锁的韩信见到贾复与一个皓白的文官并肩迎了出来,急忙上前一步施礼:“贾将军别来无恙,韩信这里有礼了!”

    贾复急忙笑着还礼:“呵呵……我就相信凭韩将军的聪明才智一定能够逢凶化吉,我们果然又见面了。我身边的这位是冀州刺史程昱,程仲德大人!”

    韩信急忙与程昱相互施礼,最后喟然道:“汉军追赶甚急,韩信走投无路之下只能舍了将士们孤身逃遁,幸亏遇上了一位道号‘一清’的道人相助,赠我一身道家行头,方才逃出了汉军的层层关卡,来到冀州。”

    当下贾复与程昱并肩引路,将韩信簇拥在中间,一起穿过神武门,直奔中央的正德殿而去。

    “微臣唐国左武卫将军韩信拜见大魏皇帝!”韩信来到大殿中央,鞠躬施礼,不卑不亢。

    曹操寒暄了几句客套话之后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道:“韩将军,虽然青州之战以唐魏联盟惨败而告终,但朕以为绝非将军之错,实乃汉军实力过于强大造成。因此朕对将军的才能非常欣赏,若是将军肯为我大魏效力,朕定然授以大将之衔,让你统率十万兵马与汉军再决雌雄。”

    韩信拱手道:“多谢陛下器重,韩信感激涕零,没齿难忘。但韩信深受大唐皇帝浩荡皇恩,不敢朝唐暮魏;更何况今日汉军已经全面占据上风,以百万雄师压境,即便陛下给臣十万兵马,只怕也是无力抗衡。”

    听了韩信的话,曹操怫然不悦:“哦……听你话语的意思,莫非魏唐的失败已经在所难免了?”

    韩信慨然道:“非也,非也,韩信虽然是败军之将,但却咽不下这口气,在心里誓要卷土重来与汉将再决胜负!微臣只是说陛下给我十万人太少,并不能让韩信施展毕生所学。”

    听了韩信的话,满堂文武一片哗然,众人纷纷交头接耳的指责韩信实在太骄傲自大了。身为一个全军覆没的元帅,来到另一个国家,皇帝能交给你十万人马统率,已经是莫大的信任,难不成还想一步登天,统率整个大魏的兵马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