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一十九 美人送你,你要么?

    听了张良的话,刘辩微微一笑:“呵呵……曹操这是病急乱投医啊,怎么会使用这种低劣的计策?竟然派个女人来蛊惑朕,还真把朕当成夫差了,该不会是个女刺客吧?”

    张良叹息一声:“看来曹操真是黔驴技穷了,在我军占据优势,百万大军压境的情况下,怎么会接受曹操的求和?既然曹操明知道陛下不会答应他的求和,却依然派使者来求和,而且还献上美人,这不是欲盖弥彰又是什么,此女身上必有蹊跷?”

    “哈哈……这叫此地无银三百两,赔了夫人又折兵!”

    刘辩笑的几乎合不拢嘴巴,悄悄附在张良耳边道,“樊氏与张氏这几天被医匠查出有了身孕,朕正苦于春宵寂寞,阿瞒就上杆子送美女来了,朕是不是应该夸他几句?”

    张良摇头苦笑:“这么说起来,曹孟德倒是比我们这些臣子更会揣摩圣意咯?”

    “你还别说,如果是陈平在这里,知道两位娘娘有了身孕,一定会设法给朕弄几个女人回来解闷。”刘辩压低声音和张良开着玩笑,看起来不像君臣,倒像两个挚友在谈论风月之事。

    张良一脸尴尬:“呃……这一点微臣真的没法和陈平比,微臣是个本分人,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能和陈平这种整日泡在风月场里的老手相提并论?不瞒陛下说,微臣到现在除了正妻之外,还没纳过二房呢!”

    刘辩笑吟吟的拍了拍张良的肩膀:“要不朕把曹操送的这个女人转赠给你,你看如何?”

    张良吓了一跳,急忙摆手拒绝:“陛下休要折煞微臣,此女乃是曹操所赠,就算心怀不轨,也是曹操送给陛下的,微臣岂能逾礼?”

    “真不要?”

    “不敢要!”

    “好,那么你退下吧,你在这里影响朕的思绪。”

    “……”

    张良一脸尴尬,拱手告辞:“好吧,既然陛下心知肚明,微臣就不在这里唠叨了,我去军中转转,臣相信陛下一定会妥善处置。”

    张良前脚刚走,文鸯就带着吕虔与西施走进了房间,向刘辩复命道:“启奏陛下,曹操献的美人带到。”

    正坐在书案后面装模作样审批奏折的刘辩缓缓放下手里的折子,抬头朝吕虔身后的女子看去,只是一眼,顿时觉得眼前一亮,满堂生辉。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几年的刘辩早已今非昔比,被他收入后宫的女人几乎包括了各个时期的顶级美人,杨玉环、貂蝉、赵飞燕、陈圆圆哪个不是色艺双全,武如意、上官婉儿、卫子夫都是智慧与美貌并存,穆桂英、樊梨花、孙尚香都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

    刘辩的后宫虽然没有三千佳丽,但却都是历朝历代的拔尖美人,梅兰竹菊各擅胜场,现在的刘辩可以说到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阶段,寻常的女子根本不会引起他的兴趣!

    但面前的这个女人随随便便的一站,竟然就有万种风情,说不出来的妩媚妖娆,娴静中带着一股风骚,端庄中透出一丝妖冶,看姿色竟然完全不输貂蝉、杨玉环这样的绝色美女!

    “啧啧……倒是出乎朕的预料啊,本来还以为曹操会弄个邹氏一般的货色来敷衍朕,没想到竟然送来了一个绝色尤物!”刘辩双目熠熠,心中惊叹不已。

    西施的目光和刘辩的目光相对之时,报以动人心魄的微笑,肃拜施礼:“小女子邺县石伊,拜见大汉天子。”

    “石伊?”刘辩眉头微微一皱,“这名字怎么感觉有些奇怪呢?”

    西施吃了一惊,急忙解释:“小女姓石,石头的石,不是施舍的施,也不是时光的时。”

    西施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反而引起了刘辩的警惕,蹙眉道:“这女子的名字必有蹊跷,朕用系统一测便知。”

    就在和西施目光交织之时,刘辩悄悄用意念吩咐脑海中的系统:“给朕检测一下面前的这个女子,看看她的真正身份,智力与武力又有多少,是不是曹操派来刺杀朕的刺客?”

    系统应声启动:“叮咚……系统测的此女子本名施夷光,为中国四大美女之一,春秋时期越国人。施夷光——统率32,武力38,智力81,政治65。”

    刘辩不检测也就罢了,这一检测不由得又惊又喜:“唉呀……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朕本来还在纠结何时能够凑齐四大美人,没想到曹操竟然给送上门来了,估计十有八九是被范蠡携带出世的。怪不得这女子的姿色让朕眼前一亮,原来是与貂蝉、杨贵妃、王昭君齐名的西施啊,这下子都凑齐了,又可以向系统领奖了!”

    刘辩当了十余年的皇帝,早已一身城府,虽然心里惊喜不已,表面上却是一副古井不波的样子,微微颔首道:“看样子你也就是十六七岁吧,你可知道一入皇宫深似海,朕的后宫可是有许多嫔妃,你就不怕深宫寂寞,蹉跎青春年华么?”

    西施莞尔一笑,对答如流:“陛下一表人才,风流倜傥,文治武功,冠绝天下。铲除逆贼董卓,挽狂澜于既倒;募雄师百万,投鞭可断长江之流,能入宫伺候陛下这样的圣明君主,实在是小女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怎么会害怕蹉跎年华?”

    吕虔也在旁边跟着附和:“石姑娘说的对,更何况她献身陛下,还能让汉魏化干戈为玉帛,自然更是义无反顾。”

    刘辩冷冷一笑:“伺候朕倒是可以,化干戈为玉帛我看就免了吧!石姑娘的美貌的确倾城倾国,但朕岂会因为一个女子便宽恕了曹阿瞒这个僭越称帝的逆贼?美人我留下了,仗该怎么打还是怎么打!”

    刘辩说着话把曹操的书信扯得粉碎,一下子洒在吕虔的头顶:“本想砍下你的首级,不过朕忽然改变了主意,让你明天给曹操捎一件礼物回邺城,所以就暂且寄下你的狗头。”

    话音落下,转身吩咐文鸯一声:“次骞,把吕虔带下去扣押在驿馆,待明日朕自有处置。”

    文鸯答应一声,上前抓住吕虔的肩膀,拖着就出了房间,屋子里只剩下刘辩和西施独处,孤男寡女,气氛却是有些微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