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一十六 摸金校尉

    范蠡前脚刚走,夏侯霸与夏侯威兄弟就奉命来御书房拜见。

    “小臣夏侯霸(夏侯威)拜见陛下!”年轻的夏侯兄弟一起施礼参拜。

    曹操并没有直接招呼这兄弟二人起身,而是用冷峻的目光扫了一眼身旁怀抱拂尘的两个小太监:“你们去门外候着吧,没有朕的召唤,任何人不准靠近。”

    “诺!”

    两个小太监答应一声,整齐划一的退出了御书房。

    “仲权,你去看看房门掩上了没有?”曹操显得特别谨慎,再次叮嘱夏侯霸一声。

    夏侯霸答应一声,转身走到门前查看一番,又转身回来向曹操复命:“启奏陛下,房门已经掩上了,请陛下教诲。”

    曹操并没有直接道明自己的意思,而是呷了一口茶,挑眉问道:“仲权、季权,你们兄弟现在已经弱冠了吧?”

    “回陛下的话,小臣今年十七。”夏侯霸拱手答道。

    夏侯威稍微慢了半拍,跟着二哥拱手道:“回陛下的话,小臣今年正好十五!”

    “唉……”

    曹操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手捧茶碗站了起来,在书房中来回踱步:“掐指算算,妙才阵亡还不到百天的时间,按理来说应该让你们兄弟在家中守孝三年,不应该这么快让你们入伍。”

    顿了一顿,话锋一转:“但国难当头,汉军压境,我大魏正是用人之时,荀公达、程仲德在冀并两州颁布募兵令,一户一丁。夏侯兄弟身为将门之后,理应为天下人之表率,而你们兄弟七人之中尤以你们二人最为出色,弓马娴熟,故此朕才征召你们出仕。”

    原来夏侯渊有七子,长子夏侯衡;今年十八岁,次子夏侯霸,今年十六岁。三子夏侯称,今年十六岁,四子夏侯威今年十五岁;向下还有三个儿子,分别叫做夏侯荣、夏侯惠、夏侯和,但都还没有弱冠。

    这七人之中夏侯衡是个儒士,自幼与曹丕交好,一直研习治国之道,平日里舞文弄墨,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而在夏侯渊死后,追谥的侯爵之位也由夏侯衡来继承。

    老二夏侯霸自幼习武,以前经常和曹彰切磋,虽然武艺与膂力及不上曹彰,但也算得上弓马娴熟,因此深得夏侯渊喜爱,认为这个儿子继承了自己的武将基因。

    三子夏侯称同样生的孔武有力,就在去年冬天,还曾经有射杀老虎的事迹传世,只是头脑有点不太活泛,说好听的叫不太灵光,说不好听的就是愣头青。

    四子夏侯威,论武艺比起夏侯霸、夏侯称来逊色不少,但胜在聪明睿智,自幼便饱读诗书,过目不忘,算得上能文能武。因此曹操经过权衡,便指令夏侯霸、夏侯威兄弟出仕。

    听了曹操的话,夏侯兄弟一起抱拳,由夏侯威答复:“我们夏侯氏深受皇恩,理应为大魏赴汤蹈火,更何况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在这全民皆兵之时,即便陛下不召唤,我们兄弟也会主动请缨出战。”

    夏侯霸附和道:“季权说得极是,家中有兄长与三位兄弟为父亲大人守灵即可,这几天叔权也一直嚷嚷着要求从军出仕,请陛下准许。我们兄弟誓杀薛仁贵,为父亲大人报仇!”

    曹操抚掌道:“说得好,你们兄弟虽然年幼,但志气可嘉,朕相信妙才在九泉之下一定会感到欣慰。”

    说着话转身回到书案后面坐定,放下手里的茶碗道:“但薛仁贵纵横沙场十余年,威震天下,死在他手下的名将不可胜数,要想凭武力复仇难如登天啊!所以要想替你们的父亲报仇,只有凭借着大魏的国力打败汉朝,才能让薛仁贵血债血偿。”

    夏侯霸兄弟不知道曹操这话什么意思,但却知道一定会有下文,因此便一起洗耳恭听。

    曹操果然继续道:“如今随着李世民战死青州,唐军全线撤退,我军压力大增,不得已只好从全国大规模征兵。然则随着中原的丢失,我大魏人口丧失将近一半,赋税锐减,国库已经捉襟见肘……”

    说到这里,曹操端起茶碗呷了一口,压低声音,一字一顿的道:“所以朕准备组建一支‘摸金校尉’交给你们兄弟统率,给国库增加收入,维持国家开支。”

    夏侯兄弟一脸不解,愕然道:“摸金校尉?可我们兄弟现在已经被陛下任命为偏将了啊,难不成陛下要把我们兄弟贬职吗?”

    “呵呵……两位贤侄理解错了!”曹操放下茶碗大微笑一声,故作神秘的解释道,“所谓摸金,就是指到一些帝王的陵墓之中寻找陪葬的珠宝,懂了吗?”

    夏侯兄弟大吃一惊:“啊……陛下是让我们兄弟盗墓?”

    曹操收了笑容,肃声道:“正是!兵不厌诈,为了维持我大魏的国力,我们必须不择手段。而黄河两岸遍地的帝王陵墓,朕相信里面一定有无数奇珍异宝,只要能把这些东西挖掘出来,就可以充实国库,继续招兵买马,抗衡汉军的北侵,你们明白了么?”

    夏侯威抢着答道:“小臣明白了,如果让我选择,我一定会带人悄悄去洛阳挖刘辩的祖坟,把大汉的帝王陵全部挖了,也算是为父亲报仇。”

    曹操抚掌赞许:“说得好,孺子可教也!长安、洛阳一带有的是帝王陵,尽管去挖掘便是,把刘邦、刘秀的坟墓统统挖掘了,说不定能挖断大汉的龙脉,破坏大汉的风水,让刘辩由盛转衰。”

    顿了一顿,曹操继续道:“此事事关重大,而且只能秘密进行,以免授人以柄,因此朕才选择让你们兄弟负责此事。”

    “多谢陛下的信任,我们兄弟一定竭尽全力,不负陛下所托。”夏侯霸与夏侯威一起拱手施礼。

    曹操交给夏侯霸一块金牌:“朕封你们兄弟为‘丘中郎将’,秘密从军中挑选五百精锐,组成一支‘摸金校尉’。率领他们乔装打扮,在黄河两岸寻找帝王陵墓,设法挖掘,将采掘出来的金银珠宝上交国库,以充军需!”

    “小臣遵旨!”

    夏侯兄弟郑重的点点头,一起拱手告辞,出门筹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