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一十一 欺师灭祖

    想通了罗通的来历,刘辩随即就淡定下来。

    上帝是公平的,凭什么自己的儿子刘无忌就可以开挂,同样是本土出生的罗通就不能开挂呢?

    或许由于各朝英雄的乱入,导致了大环境出现变异,所以罗成和公孙瓒的女儿才生出了罗通这么一个根骨惊奇的武学奇才,才让他小小年纪就拥有破百的基础武力。

    “也许朕平定天下的路程就像唐三藏取经一样吧,一路上需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打败不同的妖魔鬼怪,最终才能取得真经。而朕的统一之路也是如此,需要打败前朝的后世的本土的各种猛将名帅,最终才能一统天下!”

    刘辩端坐在书案后面,仰望房顶,似有所悟。

    “而且,据从公孙瓒麾下投诚过来的罗贯中所讲,许多人曾经亲眼目睹罗成死在李元霸的锤下,也就是说罗通和凌统一样与李元霸有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

    “另外,罗艺尚且在世,虽然他的身份被植入成了罗成的叔父,但依旧与罗通有着割不断的关系,他日让罗艺来一出‘王佐断臂说文龙’的故事,我军岂不是又平添一员大将?”

    就在刘辩闭目沉思之际,数百里之外的战场上剑拔弩张。

    看到罗通把兵器换来换去,李存孝冷哼一声:“少年,你当沙场搏命是杂耍表演么?还把武器换来换去,若非本将爱惜你小小年纪便有此等造诣,早把你一槊劈下马来了!”

    罗通手持方天金戟,一脸不以为然:“你我相隔数丈,你扑上来的时候我早已换完,又岂会让你轻易得手?不过,小……小子还是感谢你的提醒,等我将来再遇上高手之时,直接把手里的兵器当暗器抛过去,趁着对方格挡之际再换兵器,不给对方可趁之机。”

    李存孝听到罗通话语之中悄悄把“小爷”二字改成了“小子”,看来也不是冥顽不灵之徒,说明被自己打怕了,不知是否有希望劝降,加以栽培,将来必成大器!

    “少年,李世民已死,大唐已是日薄西山,再支撑下去也不过是困兽之斗。你小小年纪便有这般本事,何必明珠暗投,浪费了自己的天赋为唐国卖命?”

    李存孝催马后退数丈,循循善诱的劝谏罗通,“若你识时务,与你父亲李嗣业一同归顺大汉,本将可以保你们父子有用武之地。本将也非常欣赏你的天赋,若是有机缘,愿意栽培你一番,不知你意下如何?”

    只是交手一个回合,罗通便知道现在的自己还远远不是这个大汉第一猛将的对手,再继续厮杀下去要么阵亡要么失手被擒,还不如暂时虚与委蛇,假装答应李存孝的条件,暂时全身而退,待将来长大之时再与他决战不迟!

    但罗通又想与李存孝较量一番,毕竟这样的顶级猛将可遇而不可求,与他切磋一番所带来的心得怕是比自己埋头苦练半年还要管用。

    想到这里,罗通旋即改变了语气:“好,承蒙李将军垂青,小子荣幸之至。但你我交手不过才一个回合,我怎知你有多大本事,是否比我师父还厉害?你我便厮杀一番,若将军能让小子心服口服,我便劝父亲降汉,拜李将军为师!”

    听了罗通的话,李存孝目光中露出欣慰之色:“不错,小小年纪便知道识时务为俊杰,孺子可教也!既然如此,你便放马过来,让你领教一番本将的武艺。”

    “既然如此,小子得罪了!”

    见李存孝上当,罗通叱喝一声,催马挺戟直取李存孝咽喉,又快又疾,势挟风雷。

    李存孝存心栽培,因此并未使出全力,一招“推窗望月”,右手禹王槊向外遮挡,轻而易举的将罗通的方天戟荡开,同时右手毕燕挝挥出,“小心本将的双手兵刃!”

    李通急忙挥戟格挡,一招“苍龙摆尾”,反手用戟柄挡住了李存孝的毕燕挝。

    千军万马之中,两人槊来戟往,马踏连环,厮杀的烟尘滚滚,寒光闪烁。

    李存孝存心谦让,因此只使出了七成的本事,以免伤害到了这个武学奇才。一直鏖战到二十个会合,方才全面占据上风,让罗通只有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功。

    “幸亏小爷我随机应变,否则今日怕是要死在这飞虎将军手中了!”

    罗通心中暗自庆幸,虚晃一招催马就走:“多谢李将军指教,今日就厮杀到这里吧!容我回去说服父亲,一道归汉。”

    李存孝勒马带缰,放任罗通远去:“我今日姑且放你一马,还望你言而有信。若是胆敢欺骗于我,便是追到天涯海角,本将也要取你人头!”

    “我若是胆敢欺骗将军,就让我的父兄姐妹全部死在我的手上,让我李通做个不忠不孝,天打五雷轰的小人!”

    罗通唯恐李存孝变卦,一边用誓言稳住李存孝,一边策马飞奔,心中却暗自沉吟:“若誓言有用,这天底下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被雷劈呢!立个誓怕什么,又不会少一两肉流一滴血,这样的誓言我一天能发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

    两军已经鏖战了大半天,鱼俱罗与罗艺率领着五万步卒尾随而至,一声呐喊加入战团,使得汉军迅速占据上风。唐军则在李嗣业、王伯当的指挥下且战且走,朝黄河上的浮桥撤退。

    鱼俱罗催马提刀赶了上来,在乱军之中看见李存孝手下留情,放走了一个少年唐将,满脸不解的问道:“存孝将军为何手下留情?”

    李存孝淡然一笑道:“这少年不过才十一二岁年龄,竟然能够使用两百斤的大锤,而且精通多种兵器,实在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让我想起了庐江王。本将念他人才难得,便劝他弃暗投明,这少年也答应了,我便给他一个机会。”

    “存孝将军一片好心,只怕这少年未必遵守诺言。”鱼俱罗摇头叹息一声,催马舞刀,追杀唐军去了。

    李存孝却对罗通充满期待:“这少年既然天赋异禀,想来不是言而无信的小人,我便信他一次,说不定能为大汉栽培一名勇冠三军的猛将。”

    想到这里,李存孝更加坚定了放罗通离开的决心,催马舞槊,追杀其他的唐军去了,任由罗通渐行渐远,逐渐不见了踪影。

    “唐将哪里走,下马受死!”

    罗通催马正走得急,忽然一声呐喊,自斜刺里杀出一员四十多岁的汉将,生的浓眉大眼,虎背熊腰,手提长枪拦住了去路。

    罗通勃然大怒,手中双锤一抖,大声喝问:“来将何人?胆敢阻挡小爷去路,莫非活的不耐烦了?”

    汉将手中长枪一抖,沉声道:“我乃北平枪王罗艺,小娃儿小小年纪就上战场厮杀,若是速速下马投降,本将饶你一命!”

    罗通冷笑一声:“切,我当来的是什么人,完全是个无名之辈嘛!汉人之中我只听说过赵云、马超、高宠三大枪将,其他的都是酒囊饭袋,你若识相闪开去路,休怪小爷锤下无情!”

    “呵呵……小小年纪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罗艺勃然大怒,催马挺枪,直刺罗通面门。

    罗通一边挥锤格挡,一边吹牛:“我刚刚把李存孝杀退,要杀你个无名之辈,还不是易如反掌?”

    “叮咚……罗通克短属性发动,武器超过罗艺长枪一丈三,武力+4,基础武力102,坐骑乌龙靠雪山+1,武器流星狼牙锤+1,当前武力上升至108!”

    只听“叮当”一声脆响,兵器相交,罗艺瞬间虎口迸裂,长枪脱手飞出。

    只把罗艺骇的目瞪口呆:“唉呀……我还以为这小孩和齐国远一样拿着纸糊的大锤唬人,没想到竟然天生神力,我当速退!”

    罗艺慌忙在马上俯身,躲过罗通的第二锤,催马就走。

    “汉将休走,吃我一刀!”

    罗通一声叱咤,手中飞刀出手,划出一道寒光,如同天际的流星。

    “叮咚……罗通师承自渊盖苏文‘刀绝’属性发动,变化为弱双绝。前八刀与‘刀绝’属性效果相同,但前后不叠加,第九刀瞬间武力+6!”

    罗艺遮挡不及,被飞刀射中坐骑右目,剧痛之下人立而起,将罗艺掀落马下。

    “让你自寻死路!”

    罗通毫不客气,手中铁链一抖,一百斤的狼牙锤脱手飞出,登时毫不留情的击中坠马的罗艺背部。

    一百多斤的大锤力逾千钧,瞬间便把罗艺砸的血肉模糊,双腿一蹬,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气绝身亡。

    罗通拨转马头,挥戟取了罗艺首级,然后悬挂在马前,这才兴高采烈的转身而去:“哈哈……我罗通首次出战便立下功劳,摘下汉将首级一颗,他日必然是大唐头号战神!”

    “叮咚……系统提示,罗通阵斩罗艺,宿主获得复活碎片一枚!”

    “啊?”刘辩听了系统的提示不由得目瞪口呆,“真是出乎预料啊,本以为罗通会是陆文龙,怎么变成了欺师灭祖的杨康,竟然手刃了自己的祖父?真是造化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