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零八 屡战屡败

    李元霸登基的数日之前。

    屯兵临济的李绩得知李世民死讯之后,顾不得悲伤,果断的做出向冀州撤退的命令。

    身为主将,李绩知道自己在这种危急时刻绝不能乱了方寸,必须挺身而出稳住局势。

    李绩先命令毛文龙率领两万人马离开屯兵的临济,连夜向北直抵黄河岸边,快速修筑浮桥,接应大军撤退。

    同时又修书给李牧,让李牧自卢县退过黄河,派出一支骑兵顺着黄河北岸向东迅速进军,直抵毛文龙修建的浮桥,在北岸接应大军渡河。

    相比于和李靖正面抗衡的李绩,李牧的压力要小得多,撤退起来也相对容易。因为他的对手是魏延、高昂、孙礼、邓艾等人,而且兵力只有五万,比起李牧的十五万人马还有不小的差距,所以这段时间魏延只是据守历城,一直不与唐军正面交锋。

    魏延虽然近年来战绩有点寒碜,但胜在资历够老,在被刘辩官降一级之后依旧职位显赫,比起李靖手下的其他大将高了好几个级别。

    再加上把卫青分出去之后,李靖的手下也没有几个像样的统率,李存孝、鱼俱罗虽然都武艺了得,但统兵能力却不如魏延。

    罗艺的统兵能力倒是比魏延强一些,但出仕的太晚,加入汉军才只有两年的时间,也没有立下什么战绩,到现在还只是一个牙门将军,让他独掌一军显然难以服众。

    李靖权衡再三,只能矬子里拔大个,选择让魏延担任偏师主将,率领了高昂、邓艾、孙礼三人统兵五万坐镇历城,抵御李牧的进攻。

    李靖对魏延的要求很简单,以历城为阵地,采取防御策略,闭门死守,拖着李牧军团的步伐,让他无法向东进军,从而让李靖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集中力量和李绩军团决战。

    就在李世民、韩信发动了以包围刘辩为诱饵的“高密之战”后,得到命令的李绩、李牧两个兵团也积极响应,主动向汉军阵地发起了进攻。

    魏延在阴谷之战惨遭全军覆没之后性格收敛了许多,一直按照李靖的吩咐据城死守,与高昂、邓艾、孙礼等人督兵死战,凭借着固若金汤的城池射杀了一万五千多唐军,让李牧难越雷池一步。

    得知李牧挥师猛攻历城,驻守在泰山郡的龙且与郭淮率领了一万五千人马前来增援,李牧见状只能无奈的率部后退十五里。

    但在僵持了七八天之后,魏延等人惊讶的发现李牧的唐军开始向北大规模撤退,从隔着历城十五里的距离一下子撤退到了百里之外的卢县。

    傍晚时分,邓艾来向魏延建议:“魏、魏将军……李牧突然大幅度撤退,必……必有原因,若不是李、李绩战败,便是李世民在高密战败,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向北撤兵。请将军下令出城追袭,必有斩获!”

    魏延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直接摇头拒绝:“李牧虽然在城外填上了一万五千兵力,但我军也死伤了三四千,敌军依旧将近三倍于我。万一这是李牧的诱敌之计,我军贸然追袭定然会中了埋伏,还是据城死守,静观其变。”

    看到唐军大幅度撤退,龙且也进城来见魏延:“文长将军,李牧突然率部撤退了百十里,必有变故,你我可率部紧追,见机行事!”

    “龙将军啊,我与你不同,我的职责是镇守历城,而不是击败李牧。倘若我分兵出城追袭,李牧遣将自小路前来偷袭,则历城不保。两害相权取其轻,我魏延不敢再赌了,还是恪守职责为上,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面对着追袭心切的龙且,魏延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龙且见魏延心意已决,只能拱手辞别:“既然文长将军一心求稳,末将也不敢勉强,毕竟谁也不敢保证李牧是否有诈!末将愿与郭伯济率本部将士咬住李牧的尾巴,看看他打的什么算盘。如若我等中了埋伏,还请文长将军出兵救援!”

    魏延拱手送别:“龙将军勇气可嘉,请直管放心,倘若你陷入不利境地,白天便燃起狼烟,夜间点起烽火,魏延在城上看到,必然亲自提兵救援!”

    与魏延约定好了之后龙且连夜出城,与郭淮率领本部一万五千人马向北追袭李牧的大军去了。但鉴于唐军兵力接近十倍于己,也不敢逼得太近,只是派出大量的斥候密切监视刺探唐军的动向。

    天色未亮之时,李靖的使者一路风尘,从邹平抵达了历城门外,大声叫门:“城上的将士请开门,在下奉了李元帅的命令前来送信!”

    城上的守军看到来的只有三骑,旋即放下吊桥打开城门,放使者入城拜见魏延。

    “使者远来,不知李征东有何吩咐?”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魏延急忙穿戴整齐,亲自接见了使者。

    看完使者递来的书信之后魏延方才恍然顿悟,又惊又悔,捶胸顿足懊恼不已:“唉呀……坐失良机了,我说怪不得李牧突然率兵大幅撤退,原来唐军在胶东战败了!”

    闻讯赶来的高昂、邓艾、孙礼等人俱都喜出望外:“哦……李世民与韩信在胶东战败了么?还是陛下厉害,亲自抵达青州后便马上扭转了不利局面。”

    魏延一脸懊恼的道:“唐军何止战败了,而是全军覆没,就连李世民都死在陛下的火油弹之下了!”

    正常情况下三军主将的阵亡都能带来不小的震动,譬如秦琼的死讯就震撼了百万汉军,更何况身为大唐皇帝的李世民战死沙场!

    “啊……连李世民也死了?”高昂、孙礼、邓艾几乎异口同声的长大了嘴巴发问,就连邓结巴也不再结巴了。

    魏延抚须颔首:“何止是李世民死了,其他的包括李善长、司羿、完颜金弹子、渊盖苏文、李嗣源等所有唐将全部战死,史敬思与李密被生擒活捉,十五万唐军全军覆没。”

    “好啊,这一仗打的真痛快!”众将一起拍掌庆贺,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魏延又道:“何止唐军全军覆没,就连从徐州前来救援的魏军也全军覆没,除了贾复侥幸逃脱之外,其他的包括主将陈子云在内也全部死在了胶东。”

    高昂攥拳道:“既然如此,咱们还等什么?请文长将军火速下令全军出城追袭!”

    魏延拔剑出鞘,高声道:“只留下济南国太守率郡兵守城,其他将士全部随我出城,追袭唐军!”

    “且……且慢!”邓艾上前一步拱手阻止,“请、请文长将军听我一言。”

    魏延一脸惭愧的道:“真是遗憾昨夜没听你和龙驹的建议,出城追袭唐军,而现在恐怕也被龙驹立功了!”

    邓艾拱手道:“文长将军稳字当头,也不、不……算有错,毕竟谁都没有先见之明。但、但……末将以为,李牧已经退了百十里,有足……足够的时间在乱上设置伏兵。我军要追袭李牧怕是有危险,不如让唐军离开算了!”

    魏延一脸失望:“我还以为邓士载建议本将快马追袭呢,原来不让我出城!昨夜没出城追袭是我的失误,但倘若现在得知了李牧撤退的真相,依旧畏首畏尾,闭门不出,便是错上加错。既然士载不愿意出城,本将便留给你五千兵马守城,我自与高敖曹、孙礼出城追袭!”

    邓艾拱手道:“我军兵力本、本来就处在劣势,倘……倘若再分兵必然更加吃亏,既、既然文长将军意下已决,艾愿随你出城!”

    当下魏延命高昂与邓艾率骑兵在前,自己与孙礼率步兵在后,总计四万六千人,打开城门,浩浩荡荡的向北追袭。

    得知龙且顺着大路追赶李牧,魏延便下令全军绕道走小路:“将士们,我军自小路包抄,这条路比大道近了三十里,我军一定可以快速追上唐军,有所斩获!”

    在魏延的督促下,四万多汉军顺着小路快速追赶,自清晨时分动身,到傍晚时分已经狂追了七十里,眼见距离黄河已经不远。

    “放箭,杀汉军!”

    忽然一通鼓响,周遭伏兵四起,乱箭齐发。

    斛律光弯弓搭箭,拉得弓弦如满月,奔着帅旗之下的魏延就是一箭:“魏延匹夫,我家都督已经将你的心理猜的一清二楚,特命我在此取你首级!”

    人喊马嘶之中,魏延躲闪不及,被一箭射中肩膀,登时跌下马来。

    纷飞的箭雨让汉军阵脚大乱,死伤无数。高昂、邓艾等人奋力死战,救起中箭落马的魏延向后撤退,斛律光与李嗣业率领了五万唐军穷追猛打,斩杀了七千汉军依旧不肯罢休。

    危急关头,斜刺里杀出一支万余人的兵马,原来是奉命在黄河沿岸游弋的彭越率部杀到,呐喊一声加入战团:“汉军休慌,彭越前来支援!”

    得了彭越增援,高昂、邓艾奋力反击,前后夹攻,方才止住了颓势。看看天色已晚,汉军唯恐还有埋伏,不敢再追。

    已经渡过黄河的李牧亲自在岸边接应斛律光、李嗣业过河,成功的撤离了青州,并派遣冒顿率领一万五千骑兵沿着黄河北岸全力向东进军,接应李绩兵团退过黄河,甩开李靖的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