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零六 元霸登基

    随着李隆基与申图、金垒的相继死亡,叛军群龙无首,犹如炸了窝的马蜂般乱作一团。

    丘神通带着苏全忠、独孤甲攻破天牢将李鸿章、蔺相如救了出来,并发动忠于李世民的文武率领族人与门客向叛军发起进攻,刚刚安静下来的王俭城再次陷入了混乱之中。

    为了避免李隆基的死忠伤害到长孙无垢与苏妲己,苏全忠与诸葛诞带了五百人杀奔全罗王府,与苏帝辛里应外合,一举控制了全罗王府。

    “我等深受王爷大恩,当誓死为王爷报仇,诛杀妖女!”

    得知李隆基身死之后,申谋、李当等李隆基的嫡系率领数千死党朝全罗王府发起了围攻,企图趁乱劫掠一批金银财宝离开京城,逃到荒山野岭之中落草为寇。

    面对着五六倍的敌人,尽管苏全忠、苏帝辛兄弟二人奋力死战,依旧寡不敌众,眼见全罗王府已经岌岌可危,而丘神通、独孤甲率领的其他人由于并非军队出身,所以秩序混乱,各自为战,一时间无法赶来增援。

    一时间,王俭城内火光冲天,杀声四起,许多叛军趁机劫掠百姓,到处都是哭爹喊娘之声。

    “开城门!”

    就在城内人喊马嘶之际,从青州逃回来的李元霸出现在了王俭城北门外,手提一双擂鼓瓮金锤大声叫门。

    原来李元霸单骑突围之后一路向东,在东莱郡找到了李世民任命的唐国太守,并在城里包扎了伤口与黑蛮龙会合,休息了一夜之后从黄县乘船入海,花了两天两夜返回了唐国。

    王俭城里的叛军知道大势已去,大部分已经做了鸟兽散,各自出城逃命,此刻城墙上只剩下寥寥无几的死党拉起吊桥,重新关上了城门,企图做困兽之斗。

    当看到李元霸出现在城下的时候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这些叛军各自丢下武器顺着城墙逃命,“不好了,大事不好了,赵王回来了!”

    见守军不落下吊桥,反而大叫着逃命,李元霸勃然大怒,飞纵胯下千里一盏灯越过护城河,来到城门底下挥锤一通猛砸,里面的城门闩被震断,城门轰然敞开。

    “到底发生了何事?”李元霸匹马当先,风驰电掣一般进了城。

    黑蛮龙也是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带着东莱郡太守安全道以及百十名随从蜂拥而入,但见城内到处火光冲天,大街小巷遍地都是狼奔豕突的禁军。

    李元霸催马直奔全罗王府,远远看见杀声震天,尸横遍街,血流遍地,不由得虎吼一声:“到底发生了何事,尔等为何自己厮杀起来了?”

    正在叫苦连天,琢磨着如何逃命的诸葛诞大喜过望,挥刀砍倒一名叛军,大喊一声:“赵王姐夫,你可回来了,这些叛军造反了!不仅杀了陛下的嫔妃儿女,现在准备攻进王府,杀害姐姐呢!”

    “逆贼讨死!”

    李元霸闻言勃然大怒,将手中一双大锤挥舞起来,所到之处尽皆披靡,几乎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围着全罗王府转了一圈,至少锤杀了将近三百名禁军。

    被李元霸的神威所震慑,叛军军心崩溃,纷纷丢下武器狼狈逃窜,申谋与李当逃跑不及,被李元霸催马追上,一锤一个,尽皆砸成肉饼。

    随着李元霸和黑蛮龙的到来,叛军彻底失去了斗志,要么缴械投降,要么从四门做了鸟兽散,或者落草为寇或者逃亡沿海准备逃奔汉军去了。

    晌午时分,卢嵩从附近的郡县聚集了五千援兵返回,里应外合,彻底平定了李隆基之乱。

    不等京城内的文武喘一口气,就有留在青州的斥候渡海来报:“启禀赵王与诸位大人,汉将卫卿率领十万汉军已经扫平了胶东各郡县,目前与郑成功的水师在青州成山角会合,筹集船只,准备跨海反攻我国。”

    李元霸在青州吃了大亏,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目空一切,一脸无辜的望着长孙无垢、蔺相如、李鸿章等人,双手一摊:“汉人猛将实在太多了,光靠本王一个人也挡不住啊!”

    就在满朝文武群龙无首之际,大唐水师元帅李舜臣率领一万名水军登陆返回,哭倒在皇宫大殿之前:“臣先闻陛下战死青州,全军覆没,无奈之下只能率部班师回国。刚刚抵达海边就接到了京城爆发内乱的噩耗,急忙率两万人马回来安定局势,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陛下一死,我大唐如今简直是群龙无首,满目疮痍啊!”

    长孙无垢用目光扫向丘神通,丘神通心领神会,清了清嗓子,高声道:“国不可一日无君,陛下驾崩,太子与两位王子俱都惨遭李隆基戕害,我等只好拥立赵王登基,安定军心,再收拾残局了!”

    “赵王打仗勇冠三军,可是治理天下能行么?”李舜臣擦干泪痕,一脸担忧的提出了质疑。

    丘神通高声道:“这天下除了赵王之外还有何人有资格继承帝位?这次能够力挽狂澜,平定李隆基之乱,全靠了赵王妃运筹帷幄。先用毒鸠杀了李隆基这个逆贼,又用令牌把我从天牢中提了出来,并设计诱杀了申图、金垒等李隆基死党,实乃平叛首功。赵王妃有勇有谋,有他做元霸的皇后,一定能够让大唐浴火重生,恢复昔日的辉煌。”

    李鸿章、蔺相如等人也别无它策,再加上这次平定李隆基的叛乱长孙无垢的确立了大功,俱都纷纷附和:“事到如今,只能拥立赵王登基了,我等尽心竭力辅佐,方能稳定这将要崩溃的局势。”

    李舜臣也叹息一声:“只能如此了!”

    汉军重兵压境,唐国危在旦夕,于是李鸿章、蔺相如、丘神通、李舜臣等人决定即日拥立李元霸登基称帝,安定国内局势。

    皇宫里的尸体虽然已经被清理干净,但血渍犹未干涸,不过满朝文武也顾不上太多繁文缛节,匆匆制造了一袭又宽又大的龙袍,穿在了李元霸的身上。而长孙无垢则戴上了已故高皇后的凤冠,穿上了皇后服与李元霸一起接受满朝文武的朝拜。

    李元霸身穿龙袍与头戴凤冠的长孙无垢在龙椅上并肩而坐,一起接受满朝文武的参拜。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在李舜臣、丘神通的带领下,劫后余生的百十名文武官员一起跪倒在地,稽首顿拜,山呼万岁。

    “嘿嘿……嘿嘿……”李元霸咧嘴傻笑,望向身边的长孙无垢,“娘子,该怎么回答,还是你来说吧?”

    长孙无垢微笑着颔首,目光中英气勃发,充满了骄傲之色。

    自己凭借着一介弱质女流之身,能够混到现在的地位,接受唐国满朝文武的跪拜,足以为自己感到自豪!

    “众卿家平身!”长孙无垢霍然起身,替李元霸招呼满朝文武。

    “谢陛下,谢皇后娘娘!”

    众人一起叩首谢恩,方才站了起来,分立两旁。

    长孙无垢朗声道:“国家正值危难之际,本宫便越俎代庖,替陛下做几点决定。本宫决定任命丘神通、李鸿章、蔺相如、李舜臣四位大人为内阁大臣,协助本宫与陛下执掌朝政,抵御汉军的入侵!”

    “陛下,你没意见吧?”长孙无垢任命完了,这才微笑着询问身边的李元霸。

    李元霸呲牙憨笑:“嘿嘿……嘿嘿……本王……不,朕没意见,皇后你说了算!”

    四位内阁大臣齐刷刷的出列谢恩:“吾等拜谢陛下与皇后器重之恩,誓死辅佐陛下,保卫大唐,抵御汉军的入侵!”

    长孙无垢继续道:“李绩与李牧统率大军多年,为大唐开疆拓土,劳苦功高,本宫与陛下决定擢升二人以及李舜臣将军为公爵,继续统率兵马,保家卫国!”

    李舜臣出列谢恩道:“臣深受先帝器重之恩,升不升官职无关重要。这次青州之战韩信表现出了非凡的军事才能,若不是汉军实力过于强大,说不定能够取得青州之战的胜利。听说汉军并没有俘虏到韩信将军,请陛下与皇后昭告天下,封韩信为兵马大元帅,若他得知必然回国,有了他的辅佐,足可拱卫大唐!”

    李鸿章、蔺相如等人纷纷附和:“若不是陛下阵亡,青州之战的前半阶段我军的确打出了不错的开局,并射杀了秦琼等人,韩信的确有大将之才。”

    长孙无垢颔首道:“既然如此,那就准诸位爱卿所奏,传诏天下,封韩信为兵马大元帅,望他早日归国赴任。同时擢升李绩、李牧、李舜臣三位爱卿为公爵!”

    “臣多谢陛下与皇后之恩!”李舜臣跪地叩首,感到欣慰。

    既然李元霸不开口,长孙无垢干脆大权独揽,一口气册封了苏全忠、苏帝辛、黑蛮龙、“穆宪”、独孤甲、卢嵩等人全部为将军,又下令赦免秦桧等屈服在李隆基权势之下的文武无罪,毕竟扑朔迷离,他们也是不得已而屈服。

    等长孙无垢任命完了,李舜臣再次出列道:“启奏陛下、皇后,臣还有一事启奏,请容微臣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