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零三 女皇之梦

    听了长孙无垢的质问,诸葛诞急忙单膝跪地辩解:“王妃姐姐不要误会啊,小弟承蒙你的关照,岂会不辞而别,实在另有隐情!”

    长孙无垢冷哼一声:“还敢在这里狡辩,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隐情?”

    “王妃姐姐可否借一步说话?”诸葛诞抬头扫了一眼还带着枷锁、脚镣的丘神通,一副不方便的样子。

    苏全忠一脸警惕的道:“王妃不要轻信他的话,小心有诈!”

    长孙无垢微微一笑:“全忠,你带着丘大人进门打开枷锁,让帝辛陪着我。”

    苏全忠当即上前敲门,好大一会功夫如临大敌的王府侍卫才来开门,当看见来的是丘神通之后急忙七手八脚的搀扶了进去:“听说将军你被李隆基抓了,小人等正惶恐不安,没想到大人你竟然回来了。”

    趁着丘神通进了王府打开枷锁之际,长孙无垢沉声问道:“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帝辛双手叉腰,一脸警惕的注视着诸葛诞,告诫道:“你要是敢对姐姐无礼,别怪我手下无情,我可是能够徒手搏野猪。”

    “恭喜王妃姐姐又收了两个精干的小弟,一看就都是膂力过人的少年英雄!”诸葛诞也跟着喊姐姐套近乎,不忘恭维苏帝辛几句,“那天小弟并非拐着嫦娥逃命,而是你前脚与赵王刚走,后面就又来了一队杀手。”

    长孙无垢耸然动容:“哦……何人派来的?”

    诸葛诞依旧单膝跪地,一脸愤慨的道:“除了李世民还能有谁?我见他们人多势众,唯恐对姐姐不利,急中生智便指认嫦娥就是你。这些杀手不认识姐姐,便把我和嫦娥全部抓了起来,从京城带到了青州交给李世民处置。”

    长孙无垢闻言露出幽怨的表情,喃喃自语道:“看来李世民是欲把我除之而后快啊,看到他的嫔妃儿女惨死,我本来还有些同情,现在看来完全是自作多情!”

    诸葛诞挑拨离间道:“李世民恨姐姐缠住了赵王,导致唐军战力大损,恨不得把姐姐千刀万剐。我见了李世民后便装疯卖傻,嫦娥则因为是司羿的未婚妻,从而逃过一劫!”

    “那你是怎么逃回来的?”长孙无垢一脸半信半疑,“凭李世民杀伐果断的性格,岂会留着你的性命?”

    诸葛诞双手一摊:“是小弟命不该绝,李世民的侍卫刚刚把我押出帅帐就遭到了刘辩的空袭,乘坐着孔明灯从天上朝帅帐狂投火油弹,把李世民炸的尸骨无存。”

    “没想到他竟然死的这么惨!”长孙无垢闻言忽然悲从中来,放声大哭起来,“李世民你在天在天之灵看好了,我会让刘辩死无葬身之地,替你报仇雪恨!”

    “这娘们是不是疯了?一会儿恨不得把李世民千刀万剐,一会儿又哭着叫着替李世民报仇,莫非受了李隆基的刺激?”

    诸葛诞的心里暗自狐疑,表面上却安慰道:“姐姐不是恨死了李世民么,为何现在反而难过起来?”

    长孙无垢抬起袖子抹泪道:“我是恨死了李世民,但只能我来杀他,别人谁都不行!”

    诸葛诞从怀里掏出唐国皇帝的玉玺,双手捧过头顶:“小弟在乱军之中捡到了玉玺,便乘乱逃离了战场重返大唐,回来为姐姐效力。”

    原来唐国玉玺是被汉军在混乱中缴获的,刘辩清点了战利品之后便把玉玺交给了诸葛诞,让他拿着当投名状重返唐国,以便取得长孙无垢的信任。

    长孙无垢之前见过唐国玉玺,一脸欣喜的从诸葛诞手里接过玉玺端详了片刻无疑,确认千真万确,不由得激动万分:“太好了,没想到竟然是真的玉玺,这下元霸当皇帝水到渠成了,穆宪你立下大功了!”

    诸葛诞一脸意外:“呃……姐姐想让姐夫当皇帝,他那脑瓜能行吗?”

    长孙无垢将玉玺重新包裹起来,小心翼翼的塞进了袖子里,肃声道:“李世民的妻儿已经全部死在李隆基的刀下,后继无人,大唐的继任者现在只有元霸、建成、元吉三人。论功绩谁比得上元霸?有了这玉玺便可以名正言顺的拥立元霸为帝!”

    顿了一顿继续道:“元霸脑筋不好使,不是有本宫辅佐他么?待将来我肚子里的孩儿长大了,便让元霸退位做太上皇!”

    诸葛诞一脸钦佩的表情:“姐姐谋略过人,干脆取代元霸自己做皇帝算了,那你就是历史上第一个女皇啊!”

    “嘘……此事不要在外面乱讲!”长孙无垢伸出手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要想做女皇也得看有没有这个机会,难得你心里还想着姐姐,从青州又跑回来找我。而我现在正值用人之际,你便留在我身边吧!”

    诸葛诞大喜,稽首顿拜:“多谢姐姐原谅,小弟日后还需王妃姐姐提拔,愿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当下长孙无垢带着诸葛诞与苏帝辛进了“秦王府”,只见丘神通的枷锁已经被打开,此刻正在和李建成、李元吉商量对策。

    长孙无垢建议道:“我听李隆基说过,申图、申谋掌握的禁军有一万五千余人,再加上金垒掌管的差役,就算丘将军出城调兵只怕一时半会的攻不进来。”

    丘神通手抚胡须,一脸为难的道:“陛下举国远征,如今国内空虚,我满打满算,也就是能够从附近调集七八千人,如果申氏兄弟与金垒闭门死守,还真不容易攻进京城。”

    长孙无垢将袖子里的令牌拿了出来:“适才我想了个计策,舅父大人就在城里纠集心腹埋伏在秦王府,再派人用李隆基的令牌诱使申图、金垒等人陆续来秦王府抓建成、元吉兄弟,趁机将之一一铲除。若这些叛党头目死了,叛军必然大乱,大事可定!”

    “好,外甥媳妇机智冷静,不让须眉,我们这些内阁大臣真是汗颜无地啊!”丘神通听了长孙无垢的计划,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

    丘神通当即派人去把左武卫将军卢嵩、牙门将军独孤甲等人纠集到秦王府共商平叛之策。命诸葛诞手持李隆基的令牌先把卢嵩送出京城,拿着丘神通的虎符去附近的几个郡县集结兵马,准备勤王平叛;然后再拿着令牌去找申图、金垒等人,以李隆基的名义命令他们来秦王府抓人。

    又命独孤甲纠集了李鸿章、蔺相如以及自己的党羽,总共召集了三千余人,精心挑选了五百精锐在秦王府周围埋伏,只等申氏兄弟与金垒前来自投罗网,其他人则随时待命。

    长孙无垢留下苏全忠协助丘神通,自己则带着苏帝辛返回了全罗王府见机行事,此刻已是四更时分,在街上巡逻游弋的叛军已经露出懈怠之意。

    诸葛诞带着令牌来到申图的府邸,传令道:“王爷有令,趁着天色未亮,命申将军带人去秦王府把李建成与李元吉除掉。王爷说了,秦王府只有百余侍卫,命你尽量少带兵马,以免惹人注目!”

    “王爷这是要把李渊的儿孙斩草除根啊,好一个无毒不丈夫!”

    申图不复多疑,火速披挂上马,点起了三百禁军连夜杀奔秦王府。

    来到门前,只见静悄悄一片,申图下令撞开大门,一声呐喊,三百禁军挥舞着刀枪冲了进去,“李建成、李元吉谋反,格杀勿论!”

    躲在暗处的丘神通手提大刀堵住了大门,叱喝一声:“伏兵何在,把跟随李隆基叛国作乱的申图就地正法!”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了丘神通,申图大吃一惊,情知中计,急忙率部突围。

    只见周围杀声四起,羽箭从四面八方射来,身后的禁军纷纷中箭倒地。

    乱军之中苏全忠手提一杆长枪身先士卒,战无三合,一枪戳中申图咽喉,登时气绝身亡。剩下的禁军群龙无首,纷纷投降,被丘神通下令屠杀殆尽。

    诸葛诞骗过申图,又来诱骗金垒,手持令牌命他前往秦王府除掉李建成、李元吉。

    相比于申图,金垒更加心细,虽然确认是李隆基的令牌无误,但觉得诛杀李渊的儿子事关重大,还是连夜来到全罗王府亲自求见李隆基。

    管家李殊也不敢自作主张,便带着金垒直奔李隆基的卧房,在门外请示道:“王爷,适才微臣收到你连夜除掉秦王与齐王的命令,可是当真?”

    苏妲己按照长孙无垢的叮嘱推开门,留了一道缝隙:“王爷因为操劳过度,适才沉沉睡去。王爷临睡前说了必须斩草除根,永绝后患,你直管执行去便是!”

    金垒与李殊透过缝隙朝卧房里看去,只见李隆基正躺在帷幔中酣睡,当即放下心来,一起施礼告辞。

    金垒离开全罗王府后马上点起五百差役连夜赶往秦王府,刚一进门就遭到了埋伏,被四面八方的羽箭射死了一大片,丘神通手提大刀亲自砍下了金垒的脑袋。

    看看天色行将大亮,丘神通旋即与苏全忠、独孤甲、诸葛诞等人率领三千多人杀奔天牢,一举打开牢门,将关押在里面的李鸿章、蔺相如以及其他部分文武全部释放了出来,眼见平叛之势随着天色渐亮越来越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