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零三 算无遗策

    “王爷,妾身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你总算回来了!”

    苏妲己“嘤咛”一声投进了李隆基的怀中,樱桃小嘴凑了上去,犹如干柴遇见了烈火。

    一阵激吻之后,李隆基将苏妲己拦腰抱起,轻轻放到床上,优雅的为美人儿轻解罗裳:“来……除去衣衫,让本王好好欣赏一番。”

    苏妲己却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用楚楚可怜的语气道:“王爷,妲己有几句话憋在心里不吐不快,但又怕说出来惹大王生气,心中不知该如何是好?”

    李隆基霸道的推开了苏妲己护着衣衫的双手,将衣衫层层解开:“我的美人儿,你有话直说无妨,孤对你宠爱还来不及,怎么会生气呢?”

    “好吧,那我就从实招来了!”苏妲己在床上玉体横陈,任由李隆基为所欲为,“其实我不是嫦娥的妹妹,我是京城西郊人士,本姓苏。”

    李隆基一脸意外,抬起头来问道:“哦……那你为何自称是姬嫦娥的妹妹?”

    苏妲己垂泪道:“是赵王妃叮嘱我这样说的,唯恐王爷嫌弃我的出身,故此出此下策。其实妲己一直仰慕王爷你的大名,听说王爷生的风流倜傥,儒雅多情,因此对你朝思暮想。只是小女子出身卑微,无缘与王爷识荆,只好借赵王妃的力量引起王爷的赏识。”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苏妲己知道倘若时间久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肯定会暴露,与其到那时引起李隆基的猜疑,还不如坦白相告。自己没有说长孙无垢的坏话,也算对得起她仗义疏财之恩了。

    “更何况,长孙也只是把我当做一枚棋子而已!”平躺在床上的苏妲己心中暗自沉吟一声,“我不比任何女人差,为什么要被别人利用?我命由我不由天,凭我苏妲己的姿色也应该谱写一部属于自己的传奇!”

    “呵呵……原来如此啊,美人儿倒是有心。”李隆基干笑一声,连头也没有抬起来,便陶醉在了苏妲己的身体上,“不过长孙无垢这个女人一直不安分,日后你可要离她远一点。”

    “妾身知道了!”

    苏妲己娇嗔一声,便扭动着水蛇腰缠住了李隆基,“我还以为王爷会生气呢,没想到王爷这么大度。不过母亲时常说我脾气太倔,就像带刺的玫瑰一样容易伤到人,日后妲己倘若有失礼之处,还望王爷多多包涵!”

    李隆基大笑,把脸颊埋在苏妲己的峰峦之间,无限陶醉的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的美人儿,用你的刺扎死本王吧……”

    “王爷……你好坏,好不容易遇上你这样的如意郎君,妲己怎么舍得?”苏妲己嘤咛一身,像水蛇一般扭动身躯,用半推半就的风情诱惑着李隆基。

    忽然,苏妲己觉得情形有点不太对劲,刚一进门就急不可耐扑上来的全罗王怎么慢慢趴在自己身上没了动静,难不成是喝醉了么?

    这下倒把欲拒还迎的苏妲己难住了,为了表现的清纯一点,总不能太主动了吧?只好就这样僵持着不动,心想或许是李隆基在试探自己吧?

    又过了片刻,李隆基还是一动也不动,甚至连话也不吭一声,苏妲己的胳膊都被压得麻了,终于忍不住推了几下:“王爷,王爷,你喝醉了么?”

    房间里寂静一片,只有红烛滋滋燃烧的声音。

    “不对呀,若是喝醉睡着了,应该会有鼾声啊,为何王爷的气息越来越微弱,而且体温越来越凉呢?”

    得不到李隆基的回应,苏妲己终于害怕了,急忙使出浑身力气把趴在自己身上的李隆基推了下去。

    伸手在鼻尖一探,哪里还有半点气息?

    借着烛光一看,只见李隆基虽然脸色青,但却没有半点痛苦,似乎在陶醉中睡去了一般。

    “啊……怎么会这样,难道这就是他说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苏妲己吓得目瞪口呆,没想到李隆基一语成谶,“莫非他坏事做多了,随便说了句咒语就应验了?”

    苏妲己欲哭无泪,百思不得其解,做梦也想不到李隆基的死与长孙无垢给自己洗的澡有关,还以为有人在酒筵上向李隆基下毒。

    “李隆基今天杀了不少大臣,说不定是哪位大臣的死党在李隆基的饮食中投了毒,才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气绝身亡。只是死在了我的身上,却又怎么脱得了干系?”

    苏妲己一阵惊慌之后迅冷静了下来,急忙穿起衣服准备出门,“我得先去把李隆基的死讯告诉赵王妃,让她帮我想个法子脱罪。”

    不曾想狐狸没打到反而惹了一身骚,苏妲己心中忍不住感叹红颜薄命,当下匆匆穿戴好了衣衫,也顾不得梳头,就匆匆撇下李隆基的尸体出了房门直奔长孙无垢的房间而去。

    自从把苏妲己送进李隆基的房间之后,长孙无垢就如坐针毡,一个人躺在床上苦思下一步对策。

    如果这道士果真没有欺骗自己,李隆基死在了苏妲己的身上,自己便去拿了李隆基的令牌出门去大牢把丘神通、李鸿章、蔺相如等人提出来,在这种危急时刻,自己必须依靠他们的力量才能和李隆基的嫡系抗衡。

    而且长孙无垢相信,如果自己的计划成功,将会起到挽狂澜于既倒的作用,让自己在文武大臣们的心目中威信大增,将会给自己将来的从政铺平道路。

    当然,如果李元霸能够及时归来,那就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了!

    如果这道士是个装神弄鬼的神棍,那么就让苏妲己暂时缠着李隆基,至少让这个色鬼暂时不会再打自己的主意,能熬一天算一天,等到李元霸回来之后再做打算。

    就在长孙无垢辗转反侧之际,房门被猛地一下子推开,失魂落魄的苏妲己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姐姐,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听到苏妲己的惊呼,长孙无垢一骨碌爬了起来,差点失声欢呼:“看起来成了!”

    “妲己妹妹,生什么事了?”长孙无垢努力克制着心头的喜悦,装作浑然不知的样子问道。

    苏妲己哭着把李隆基死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略带威胁的哽咽道:“姐姐,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回事,王爷趴在我的身上突然就没了动静,妹妹闯下大祸不要紧,就怕连累了姐姐啊!”

    长孙无垢一脸镇定的道:“估计十有*如你所言,有人不满李隆基谋权篡国在饮食中下了毒。但既然李隆基死在你的身上,咱们姐妹怕是脱不了干系啊,李隆基的妻妾与嫡系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呜呜……姐姐你快想个法子吧,这官场上的勾心斗角真是吓人。”苏妲己哭得楚楚可怜。

    长孙无垢压低声音附在苏妲己耳边叮咛一阵,最后道:“事到如今只能放手一搏了,你重新回李隆基的房间里拖住王府的下人,我拿了令牌带着全忠、帝辛出门,去大牢里把李鸿章、丘神通、蔺相如等人捞出来,再把李隆基的党羽一网打尽!”

    苏妲己别无他法,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好吧,事已至此,只能生死由天了!不过,我最多也只能拖到天亮,姐姐可要快回来救我。”

    当下长孙无垢挺着大肚子跟着苏妲己重新来到李隆基的房间,自他腰间解下了令牌,然后姊妹二人齐心合力把李隆基的尸体摆好,在用枕头垫在脖颈下面,上面用被子盖了,伪装出熟睡的样子,留下苏妲己一个人在房间里守候。

    长孙无垢来到苏全忠兄弟的卧室门前伸手拍门:“全忠、帝辛,跟着姐姐出一趟门!”

    苏全忠与苏帝辛到底年轻,这会儿都睡的迷迷糊糊,对外面生的事情浑然不知。被叫醒之后急忙搓了搓眼睛,跟着长孙无垢朝王府大门走去。

    此刻已是深夜亥时,守门的侍卫长看到长孙无垢半夜要出门,急忙阻拦道:“王妃娘娘,深更半夜的你这是要去哪里?”

    长孙无垢一脸镇定的道:“天黑之前王叔叮嘱过我,半夜子时赵王很可能会返回京城,怕他闯了祸端,所以让我去城门上接应。”

    长孙无垢说着话把李隆基的腰牌一亮:“王爷的腰牌在此,给我准备马车!”

    侍卫长见了令牌不敢阻拦,只能挥手吩咐打开朱漆大门,把长孙无垢与两名随从放出大门,并唤来一名心腹带领了十名侍卫随行,名义上是保护长孙无垢的安全,实则为了监视。

    离开王府之后走了三五里路,瞅瞅四下里无人,长孙无垢一挑车帘朝苏全忠兄弟吩咐一声:“全忠、帝辛,把这些叛党全部杀掉!”

    苏全忠兄弟出手如风,拳打脚踢,出手如风,轻而易举的便将十一名侍卫全部掀翻在地,俱都骨骼寸断,当场毙命。

    吓得车夫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王妃娘娘饶命,小人只是个跑腿的车夫!”

    长孙无垢朝北面一指,叱喝道:“休要啰嗦,若不想死的话,马上带我们去大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