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零一 美人出浴

    有长孙无垢出面打招呼,苏妲己兄妹三人畅通无阻的进入了全罗王府,跟着长孙无垢直奔后院而去。

    来到长孙无垢居住的地方,闲聊了片刻,长孙无垢吩咐苏全忠兄弟二人:“我让婢子带着你们兄弟在王府后花园转转,让妲己留下来和我说几句悄悄话。”

    苏全忠与苏帝辛一起抱拳领命:“一切但凭王妃吩咐!”

    等苏全忠兄弟出了门之后,长孙无垢哽咽道:“妲己啊,大唐皇帝战死青州,李隆基谋权篡位,大肆屠杀功臣,姐姐怕是有难了!”

    苏妲己跟着垂泪:“我和兄长昨天等了姐姐一天不来,心中甚是牵挂。半夜里忽然听到兵荒马乱,就知道有大事生,便匆匆跑来王府探望姐姐。在路上听流言说内阁四大臣叛国作乱,幸亏全罗王力挽狂澜,方才镇压住了叛党,没想到原来李隆基才是罪魁祸。只可惜我们兄妹都是平民百姓,却不知该如何帮助姐姐?”

    长孙无垢一脸为难的道:“办法倒是有,只是怕影响了妹妹的清白,姐姐心中好生为难。”

    “哦……姐姐说来听听?”苏妲己起身向长孙无垢肃拜施礼,“若不是姐姐仗义援手,或许妲己此刻已经被父亲卖给了青楼勾栏,抑或是被下里巴人买去作践。妹妹的命是姐姐救的,只要能帮上姐姐,妹妹愿以死相报,更不要说什么清白了。”

    长孙无垢惺惺作态的抱住苏妲己嚎啕大哭,呜咽道:“我的好妹妹,你真是姐姐的亲妹妹!若除掉了李隆基这个奸贼,等赵王回国掌握了大权,姐姐定然与妹妹同享荣华富贵。”

    当下长孙无垢从袖子里掏出药瓶,把自己的计划娓娓道来:“我在金陵的时候遇见了一个道人,他给了我这瓶神奇的药水,把它滴在水里沐浴,再引诱非礼之人用唾液接触皮肤,便可以让对方在短时间内毒身亡。”

    为了打消苏妲己的顾虑,长孙无垢撒谎道:“我在江东被软禁了六七年,期间就曾经有好色之徒打过姐姐的主意,姐姐就是凭着这瓶药水保住了自己的清白。妹妹直管放心,只要不用嘴唇接触到自己的皮肤,便可以安然无恙,你直管放心。”

    苏妲己笑笑:“我的命是姐姐救的,只要能帮姐姐渡过难关,我就算与李隆基这狗贼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长孙无垢叹息道:“若不是姐姐身怀六甲,李隆基对我完全没兴趣,我也不需要妹妹献身了。”

    “姐姐千万别这样说,妹妹死都不怕,还在乎什么清白?我就是担心李隆基看不上我,让姐姐的计划泡了汤!”苏妲己皱着眉头提出了自己的忧虑。

    长孙无垢笑道:“看妹妹这话说得,就连姐姐这个女人见了你的容貌都怦然心动,更不要说李隆基这个好色之徒了。等他回来我把你献给他,只怕这奸贼等不到晚上就要和你圆房。”

    苏妲己颔道:“既然如此,那就趁着李隆基还没回来,姐姐帮我沐浴吧?”

    长孙无垢当即带着苏妲己来到沐浴间,命丫鬟把木盆里倒满热水,然后从里面栓了房门,从袖子里掏出红色的瓷瓶向木盆里滴了两滴,心中暗自沉吟,“那道长说这一瓶可以用四五次,每次一到两滴即可,但愿没有骗我!”

    长孙无垢小心翼翼的帮苏妲己擦洗胴/体,唯恐药水喷溅到自己的身上,仔细闻嗅,果然无色无味。又询问苏妲己是否感到痛痒,回答没有任何感觉,这让长孙无垢的心里七上八下,也不知道这药水是否真如道士所说这般神奇,还是故弄玄虚欺骗自己?

    “罢了,罢了……事到如今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如果这药水果真有用,明年的今天就是李隆基的祭日。如果这道士是个装神弄鬼的神棍,大不了就把苏妲己献给李隆基,至少也能取得他的信任,让他短时间内不会加害于我。”

    一念及此,长孙无垢悬着的一颗心便镇定了下来。

    反正把苏妲己献给李隆基对自己有利无害,到时候直管静观其变就是,李隆基是生是死,就全看这道士到底是有真本事还是信口雌黄的江湖神棍?

    相比于忐忑不安的长孙无垢,苏妲己倒是一脸镇定,用浴巾擦干了身子,若无其事的穿上衣衫,笑着对长孙无垢道:“姐姐,我没有感到任何异常,应该不会出问题吧?”

    长孙无垢硬着头皮道:“妹妹放心,姐姐之前在江东用过两次,全都让好色之徒神不知鬼不觉的气绝身亡,除非……除非是年限长了,药效失去了作用。”

    苏妲己点头道:“不管了,反正只要能帮姐姐渡过难关,妲己便在所不辞。如果能够毒死李隆基最好,若是不能,咱们姊妹再想办法。”

    “你真是我的好妹妹,就算李隆基不死,只要等到赵王回来,咱们就不用怕他了。”长孙无垢小心翼翼的拍了拍苏妲己的肩膀,给她吃下一颗定心丸。

    计议停当,长孙无垢便给苏全忠兄弟在王府中安排了一个房间,让他们暂时住下来,暗中保护自己和苏妲己,没有自己的召唤不要轻易出来走动。

    夜色阑珊,华灯初上,在外面忙碌了一天的李隆基终于意气风的返回了全罗王府。刚一进门就吩咐总管李殊设宴,隆重款待申图、金垒、申谋、秦桧等一帮拥立自己的官员,庆贺自己成功的掌握了唐国大权。

    “哈哈……从此以后这唐国就是我李隆基说了算啦!”李隆基让众文武在宴客厅等待自己,只身一人返回后院更衣,忍不住心中的冲动,边走边放声大笑。

    听到动静的长孙无垢早早来到走廊等候,看到李隆基自言自语的走了过来,当即施施然迎了上去,肃拜施礼:“王叔你回来了么?嫂嫂等候你多时了!”

    李隆基大笑着一把揽住长孙无垢的肩膀,坏笑道:“嫂嫂竟然这般迫不及待,那待会儿洗干净了身子,待酒筵结束之后你我便云雨一场,让小弟试试什么叫做好玩不过嫂子!”

    长孙无垢掩面笑道:“嫂子挺着个大肚子,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嫂子今晚可是给你准备了倾国倾城的尤物,就怕王爷见了舍不得再去赴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