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九十九 做个土皇帝

    申图是唐国京畿中郎将,肩负京城的防御重任,手里掌握着一万五千禁军。

    而金垒则官拜巡察司总捕头,职位大体相当于刘辩穿越之前的公安/部长,整个京城负责治安的三千差役全部归他管辖。

    这两人都是李隆基一手提拔的亲信,直接关系着唐都王俭城的安危,李鸿章、蔺相如都曾经为此悄悄给李世民上书谏言,认为李隆基任用嫡系,只恐将会严重威胁京城的局势,滋生野心。

    李世民也察觉到了李隆基的小动作,但因为一来手中无人可用,而这李隆基不仅是自己的堂弟,而且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二来因为自己远征在外,后方尚且需要李隆基坐镇,调度粮草供给辎重,如果贸然撤换李隆基提拔的心腹,势必会引起他的不满,导致国内局势出现动荡。

    所以李世民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打算等自己班师回朝之后再解决此事,不能让“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的局面出现,必须让各方势力互相制衡,即便自己远征在外也要确保能够完全掌握京城。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李世民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战死青州,给了李隆基动兵变的机会,让唐国彻底走向波诡云谲的局面。

    李隆基把青州战场的局势叙述了一遍,当听到李世民被火油弹炸死的时候,申图与金垒同时失声惊呼:“什么……陛下战死了?完了,完了,大唐怕是要完了!”

    李隆基在上面正襟端坐,举起茶碗悠然自得的呷了一口:“如果李世民凯旋归来,班师回朝,你们俩谁的官职也保不住。”

    申图与金垒俱都一愕,急忙齐刷刷的鞠躬施礼:“我们也知道升迁度太快,招来了不少流言蜚语。一朝天子一朝臣,将来换了皇帝,我二人尚需要王爷庇护栽培啊!”

    “你们以为谁会继承大唐皇帝之位?”李隆基转动着手里的茶碗,别有用心的问道。

    申图沉吟道:“陛下的长子李承乾被俘将近十年,目前一直与太上皇关押在金陵。皇宫中的其他三位王子尚且年幼,最大的李泰今年不过六岁,次子李祐今年四岁,幼子李贞今年三岁。看起来只能拥立太子李泰继承帝位了。”

    李隆基放下茶碗,清了清嗓子道:“李泰年幼,他最信任的师傅丘遂良是丘神通的儿子,他的舅父高康官拜靖南道刺史,也是丘神通的死党;若扶李泰上位,朝廷大权必被丘神通与李泰的外戚高氏一党把持。丘神通素来与我不和,到那时别说我庇护你们,只怕我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咯!”

    “王爷所言极是!”金垒急忙开口附和,“而且高皇后一直非常强势,在后宫之中一言九鼎,陛下不在的时候几乎可以只手遮天,若是扶太子李泰上位,只怕势必会剪出异己!”

    申图跟着颔:“王爷与金大人说得极是,倒是我目光短浅了,这么一分析拥立李泰继位对我等那是有弊无利啊!要不咱们拥立韩王李祐登基,他年龄尚幼,母亲赵氏性格和善懦弱,出身寒门,不怕被外戚作大。”

    李隆基忽然狞笑一声,伸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哼哼……你们都错了,我们非但不能拥立李世民的儿子登基,还得斩草除根,永绝后患,把朝廷大权牢牢的掌握在手中,才能高枕无忧!”

    申图与金垒对视一眼,眸子里顿时燃烧起熊熊火焰,齐刷刷的跪倒在地表忠心:“大王是准备取李世民而代之么?我二人愿以大王马是瞻,万死不辞!”

    李隆基笑容满面的把二人扶了起来:“李世民战死的消息还没传开,李鸿章、丘神通等人尚且被蒙在鼓里,这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大好机会,绝不能让它从指间溜走!”

    “我二人愿拥立大王登基,执掌唐国,谁敢不从,格杀勿论!”申图与金垒信誓旦旦的誓。

    李隆基摇头道:“不不不……你们错了,现在还不到朕……还不到孤登基的时候,李绩、李牧、李舜臣等人手里尚且掌握着三十多万兵马,孤贸然登基的话,势必会遭到他们班师讨伐。”

    “所以孤打算派你们武装包围皇宫,将李世民的妻儿屠杀殆尽,再把丘神通、李鸿章、蔺相如等其他内阁大臣下狱;栽赃丘神通阴谋兵变,继而拥立李元霸这个傻子登基,循序渐进的控制朝堂。然后再另择将领取代李绩、李牧、李舜臣的职位,慢慢掌控兵权,到时候进可以登基称帝退可以摄政辅国!”

    申图与金垒一起道:“王爷深谋远虑,算无遗策,只是李绩、李牧、李舜臣等人都是我大唐百年难得一见的帅才,若是把他们罢免了,我军怕是再也没有大将能够抗衡汉军吧?”

    李隆基忽然放声大笑:“哈哈……我这人啊有自知之明,我没有李世民那么大的野心,我只想割据一方,在唐国做我的土皇帝,从没想过蚍蜉撼树,螳臂当车的和大汉争霸天下!只要等我彻底掌权之后便会向刘辩投降,让他封我做藩王,所以我李隆基麾下的大将不需要抗衡刘辩,只要能够镇压住国内各方反对势力即可!”

    顿了一顿,李隆基压低声音道:“李元霸这个傻子只是我用来掌控朝廷的一个工具,是我登上帝位的桥梁,不至于一步登基让全国上下无法接受,待我掌控了一切之后一杯毒酒便可以送傻子和长孙荡妇上西天。你们两人马上封锁城门,先重兵攻打皇宫,并同时把李鸿章、丘神通、孙尚武、蔺相如等四位内阁大臣下狱!”

    申图与金垒一起抱拳领命:“我二人谨遵王爷口谕,马上动兵变!”

    “好好干,等孤将来登基之时你们便是从龙之臣,开国功勋,朕定以公爵相授。”李隆基笑吟吟的拍了拍两个干将的肩膀,给他们许下高官厚禄。

    申图与金垒辞别了李隆基,各自回去召集麾下心腹,密谋兵变。在高官厚禄的刺激下,一万多禁军与三千差役俱都摩拳擦掌,静待夜色来临。

    亥时时分,喧嚣繁华的唐都逐渐安静了下来。

    “出兵!”

    申图佩剑出鞘,率领着一万禁军兵分四路,分头攻打皇宫四门。

    而申图的兄弟申谋则与金垒率领其他的禁军以及差役控制四门以及城墙,严防有人乘乱逃脱,并分头包围李鸿章、蔺相如、孙尚武、丘神通等内阁大臣的府邸,将他们下在狱中,等待李隆基处置。

    随着申图一声令下,王俭城内一时间人喊马嘶,火把攒动,整齐划一的脚步声震耳欲聋。百姓们不知道生了何事,吓得各自掩门关窗,连狗也不敢多叫几声。

    李鸿章的府邸最先遭到包围,并被乱军破门而入,数百人蜂拥而入,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李府大院一时间惨叫声连天,哭声彻地。

    还没有入睡的李鸿章急忙组织家中侍卫、仆役奋起抵抗,只是全府上下只有两百左右,寡不敌众,很快被叛军屠杀殆尽,将李鸿章与家眷包围在中央。

    “申谋,你深夜带兵攻打我的相府,屠杀我的侍卫、家丁,莫非想造反不成?”李鸿章怒不可遏,手持佩剑怒斥叛军。

    申谋放声大笑,挥手下令抓人:“我的李大人,你现在才看出我们造反了么?来人,把李鸿章抓起来关进大狱,交给全罗王处置!”

    李鸿章寡不敌众,厮杀了几个回合便被击翻在地,遭到五花大绑,不由得破口大骂:“尔等果然是受了李隆基这个狼子野心的家伙指使,他竟敢如此的胡作非为,待陛下班师回朝之时定然将他满门抄斩!你们这些为虎作伥的家伙,谁也别想逃脱诛灭三族之罪!”

    “哈哈……李世民早就下地狱了,大唐将来的皇帝会是全罗王殿下!”申谋放声大笑,喝令手下把李鸿章押下去。

    李鸿章闻言大惊失色,这才明白李隆基为何孤注一掷的造反,看来李世民死在青州十有八九是真了,登时嚎啕大哭起来:“完了,完了……陛下驾崩,权臣谋反,大唐要完啊!”

    就在申谋把李鸿章抓进大狱之时,金垒也率部把蔺相如、丘神通相继下在大狱,并在混乱之中杀死了孙尚武。继而按照李隆基的部署捉拿这四位内阁大臣的死党,弄得王俭城一时间腥风血雨,鸡飞狗跳,不知有多少死在了这场政变之中。

    “给我攻打皇宫,女人留下,男人全部杀掉!”

    子时时分,申图率领一万禁军包围了大唐皇宫,一声令下,从四门同时起了猛攻。

    负责守卫皇宫的御林军大概有两千余人,被突的情况吓得有些懵逼,与禁军激战了两个时辰,双方死伤无数。到黎明时分御林军终于寡不敌众,被申图率禁军攻破城门,蚁群一般蜂拥进了大唐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