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九十六 和圣再世

    听了嫦娥的质问,诸葛诞不好意思的笑笑:“对不住了,姬姑娘,在下复姓诸葛单名一个诞字,穆宪只是我被李元霸抓了之后不得已伪造的姓名。”

    诸葛诞顿了一顿,反问道:“只是不知姬姑娘为何会出现在陛下的御帐之中?”

    刘无忌并不认识诸葛诞,一脸警惕的挡在了嫦娥面前:“自今日起,她便是小王的姬妾,你又是何人?”

    “好啊,真是太好了!”诸葛诞喜出望外,击掌叫好,对嫦娥、刘无忌拱手道,“小王爷与姬姑娘郎才女貌,真是天作之合,说起这桩姻缘来你们还得感激小臣把姬姑娘从唐国带到青州来呢!”

    当下诸葛诞便把自己奉命带着李元霸从南皮南下徐州,在琅琊郡境内遇上长孙无垢的事情说了一遍,众目睽睽之下许多暗黑的事情不便公之于众,所以只是稍加提醒,刘辩便心领神会。

    之后诸葛诞又说起自己迫于无奈只能化名“穆宪”,被迫跟着李元霸、长孙无垢前往唐国见机行事。一年多的时间以来从没有忘记天子的恩情,一直在暗中窃取情报,并趁着唐国内乱,赵王府被灭门的机会拐带着嫦娥离开了唐国漂洋过海来的了青州。

    “你坑了长孙无垢,按理说她应该对你恨之入骨,为何反而会对你信任有加?”樊梨花端起面前的茶碗呷了一口,皱眉问道。

    刘辩莞尔一笑,解释道:“长孙无垢不肯安于现状,想要报复李世民,而手中又无人可用,只好笼络诸葛诞,为己所用。”

    诸葛诞露出讨好的笑容,继续禀报道:“我之所以带着嫦娥姑娘渡海来到青州,本想让她说服司羿归汉,没想到这司羿冥顽不灵,而且出尔反尔,最后死在我大汉五大射手的围攻之下也算是死有余辜了!”

    听诸葛诞提起旧日的情郎,嫦娥心中一阵难过,当下低着头默不作声。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任何感情不是说忘就能忘得,只有让时间来慢慢淡忘这段感情。

    诸葛诞继续禀报:“小人跟在司羿身边,趁机在他的铁胎弓上做了手脚,才导致司羿在战场上弓弦断裂,死在姬昌将军的箭下。并非小人邀功,只是想把生的事情禀报于陛下,让陛下知道微臣一直在暗中为大汉效力,从来不敢忘记朝廷的恩德!”

    后羿战死之后铁胎弓被汉军缴获,太史慈、羊侃、纪昌等射手还讨论过弓弦断裂的原因,认为五石铁胎弓的弓弦应该坚若磐石,却无缘无故的在战场上断裂,莫不是天亡司羿?

    之后刘辩也检查过司羿的五石铁胎弓,派人收藏起来送回江东交给欧冶子看看能否修复?对于弓弦断裂的原因也是不得其解,直到诸葛诞站出来一语道破天机,方才恍然顿悟。

    “哈哈……朕与太史子义等人一直对司羿弓弦断裂的原因百思不得其解,没想到原来是你从中做的手脚啊,要问谁是天下间谍之王,非你诸葛诞莫属啊!”刘辩放声大笑,由衷的向年轻的诸葛诞竖起了大拇指。

    诸葛诞陪笑道:“我本想让嫦娥姑娘劝他弃暗投明,但这厮冥顽不灵,又射杀了秦叔宝等许多大汉栋梁,无奈之下,小臣只能使用阴招把他除掉,免得再有大将折损在他的手上。”

    刘辩颔道:“诸葛诞聪明机智,暗中行事,搅的唐国风起云涌,为大汉立下了汗马功劳。朕在这里赏赐你关内侯之爵,还望你日后再接再厉,继续为朝廷立功!”

    “小臣谢主隆恩,愿为陛下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诸葛诞喜出望外,急忙稽顿拜,感激涕零。

    刘辩话锋一转,正色道:“不过,现在还不到你功成名就的时候,李世民既死,唐国必有一番内乱,你可以马上回到唐国拜见长孙无垢,见机行事。虽然你拐了嫦娥不辞而别,但当时波诡云谲,各方势力暗中潜伏,长孙无垢也猜不透你去了哪里,我相信凭你的如簧巧舌一定能够取得长孙无垢的信任,再立功绩。”

    听了天子的勉励,诸葛诞顿生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跪在地上拱手领命:“臣谨遵圣谕,一定不负陛下所托!”

    刘辩抚须道:“今日庐江王的婚礼完成之后,卫青明日将会率大军向东反攻唐国,你可先行一步返回唐国,从中内应。”

    “臣遵旨!”诸葛诞再次叩领命。

    晌午时分,张良终于把婚礼的一切事宜筹备完成,关银屏也在两个哥哥的陪同下穿着大红霓裳,披着凤冠霞帔归来。一身鲜艳的新娘妆自然与披盔挂甲之时不同,看起来娇艳欲滴,惹得三军将士无不羡慕。

    婚礼由萧何主持,在一片喜庆的气氛之中结束,在即将准备送入洞房之际,刘无忌站出来对众人施了一礼,朗声道:“父皇、岳丈大人,小婿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吾儿直说无妨!”刘辩笑容满面,和颜悦色的答应了下来。

    刘无忌躬身道:“如今天下未平,各地依旧烽烟四起,将士们驰骋沙场,浴血奋战,生死未卜。儿臣亦是知道这次婚礼乃是为了庆贺青州大捷,让将士们开怀畅饮沾沾喜庆,所以不忍拂逆了父皇与众将心意。但战死的将士尸骨未寒,譬如秦叔宝、凌公绩、廉老将军等;负伤的卧榻不起,譬如张翼德将军,孩儿又岂能享受洞房花烛之乐?所以请求只完婚暂时不入洞房,待将来机会合适再与夫人行周公之礼!”

    刘无忌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重情重义,惹得满堂文武齐声叫好:“王爷真是重情重义识大体之人,我等佩服的五体投地啊,似王爷这般顾全大局,将来必成大器!”

    关羽也是抚须赞叹,朗声道:“王爷说得有理有据,为臣何怪只有!”

    刘无忌又转身对关银屏道:“军营之中,大战过后,情非得已,还望夫人莫要见怪!”

    关银屏一脸欣慰,笑靥如花的道:“王爷这般顾全大局,既成全了将士们的心意,又给足了银屏面子,妾身岂敢再出他言?愿追随王爷左右,持帚伺候,终身不离不弃!”

    刘辩感慨不已,抚掌称赞:“无忌啊,你真的长大了,你的一言一行真是让朕刮目相看,能够照顾到方方面面,实在是少年老成……比你兄长识大体多了。既然你能够如此高瞻远瞩,关卿父女也善解人意,朕便从了你所请,反正婚礼已经举行,你们何时要入洞房,小两口自己决定去吧!”

    “哈哈……陛下所言极是!”众文武无不哄堂大笑,“面对着关小姐这样国色天香的巾帼英雄,小王爷不为所动,真是柳下惠再世啊!不过小王爷天纵奇才,关小姐女中豪杰,你们应该早日洞房,再为大汉生一个少年英雄才是,可不能拖得太久!”

    刘无忌抱拳施了一圈礼:“众位将军、大人说笑了,无忌只是沾了出身皇室的光,自幼受到了许多名师指点,又得众位将军提携,方才小有建树,岂敢自夸奇才!”

    “我还要跟着王爷驰骋沙场呢,现在可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关银屏羞得俏脸粉红,低着头抿嘴辩解。

    当下婚宴开席,全军四五千名厨子一起忙碌,整个军营之中酒肉飘香,将士们开怀畅饮,推杯换盏,从晌午一直喝到傍晚时分方才意犹未尽的各自回帐休息。

    天黑时分,诸葛诞先来辞别刘辩,单骑出了营帐,提前向东奔唐国而去。刘辩少不了勉励一番,许诺等平定唐国之后再把诸葛诞的关内侯擢升为亭侯,绝不会让他白白付出。

    次日天亮,大营中号角呜咽,鼓声雷鸣。

    放松了一天一夜的将士们披盔挂甲,披坚执锐,各自按部就班的排列好队形,准备跟着各自的主将踏上征程,就此分道扬镳。

    先是卫青带着刘无忌、宇文成都、太史慈、羊侃、飞卫、纪昌等人率先辞别天子,提兵十万浩浩荡荡的向东而去,同时联络郑成功的水师,约定在东莱郡成山角一带会合,共同跨海攻唐。

    “去吧,朕等着你们的捷报!”刘辩大手一挥,送卫青等人踏上征程。

    人喊马嘶之中,卫青带着十万将士拔营向东,踩踏的烟尘滚滚。关银屏、嫦娥二女一起随军出征,跟着刘无忌踏上了反攻唐国的旅途。

    “臣等就此辞别陛下,向南攻掠徐州,誓歼魏军!”

    卫青大军离开之后,关羽则率领着赵云、杨延昭、秦用、关铃、关平、周仓等人向天子辞行,提兵十万挥师向南,准备攻掠徐州,与江东的孟珙、戚继光南北夹击徐州的乐毅、郭子仪军团,争取围而歼之。

    两路大军离开之后,刘辩方才带着樊梨花、张良、萧何、文鸯、秦怀玉,以及负伤的张飞,还有杨婵一家离开了这片还散着血腥味的战场,向北前往剧县屯兵,静观各路局势,再随机应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