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九十一 天无绝人之路

    太史慈虽然忠厚,但到手的功绩也不会让它飞走,看到王彦章负伤败走,旋即将长戟插在地上,反手摘了强弓拉得弓弦如同圆月,抖手就是一箭。

    “叮咚……太史慈神射属性动,武力瞬间+6,受飞卫箭师影响,武力+3,基础武力97,当前一箭爆至1o6!”

    “咴……”

    只听一声战马的惨嘶,王彦章胯下的坐骑人立而起,将猝不及防的王彦章掀落马下。原来太史慈并没有射人,而是一箭命中了王彦章坐骑的右目,成功的将王彦章掀落马下。

    飞卫与羊侃毫不留情,再次同时挽弓怒射,离弦之箭裹挟着呼啸的风声,劲射王彦章要害部位。

    坠马的王彦章已经失去了平衡,面对着两大射手的劲射根本无力躲避,只听“咄咄”两道破甲之声响起,一箭射中了王彦章胸口,一箭射中了肋下,瞬间血染战袍,摇摇欲坠。

    太史慈索性扔了弓箭,从地上拔了单刃戟直取王彦章:“逆贼还不下马受缚?”

    “我王彦章乃是大魏四灵大将之一,岂会让你们活着摘了级!”

    王彦章放声大笑,反转枪头奔着自己的咽喉就是一枪,“噗嗤”一声,搠了一个鸡蛋般大小的窟窿,登时鲜血喷涌,整个人抽搐了几下,一头栽倒在地。

    “未能把王彦章生擒活捉了,真是可惜啊!”太史慈一脸遗憾的阻止了准备割下王彦章级的飞卫,“宁死不降,这王彦章也是一条汉子,还是留他一个全尸吧,功劳就算在费将军身上好了!”

    刚刚加入汉军急于立功的飞卫喜出望外,在马上拱手道谢:“既然如此,在下便笑纳了,待受赏之日一定好好宴请两位。”

    王彦章既死,魏军群龙无,本来就萎靡不振的军心瞬间涣散,逃的逃降的降,被太史慈、羊侃一阵冲杀,几乎全军覆没,只逃脱了不足千人,犹如鸟兽散一般四散溃逃。

    再追赶已经无益,太史慈鸣金收兵,用马车运载着王彦章的尸体朝姑慕战场返程。在半路上恰好撞见追袭陈子云归来的杨延昭与秦怀玉,遂合兵一处向北。

    就在陈子云、王彦章相继授之时,带领着两万多残兵败卒逃窜的贾复和韩信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很快便遭到了关羽、赵云、宇文成/都(由于起点不允许出现真实地名,所以这段时间成/都的名字悲催的变成了成都)三人率领的铁骑追袭,很快就越追越近。

    魏军将无斗志,兵无战意,汉军铁骑来势汹汹,犹如猛虎下山,眼见全军覆没之势已经不可避免。

    无奈之下,贾复只好从腰间摸出令牌交给韩信:“韩都督,汉军来势汹汹,那关羽、赵云胯下战马皆是日行千里的宝马,再拖着将士们逃命怕是将会死无葬身之地,贾复只好先行一步。我这里有块令牌交给韩都督,若是你能渡过黄河,便能凭此令牌畅通无阻的前往邺城拜见我大魏皇帝,贾复无能,只好先走一步!”

    把令牌交到韩信手中后,贾复飞纵胯下鳌头登山雪,手提银月盘龙戟,单戟匹马逃命而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自己不死,早晚有复仇的一天,倘若舍不得丢下这些残兵败卒,最终只能成为汉军的阶下之囚或者横尸沙场。

    望着贾复绝尘而去,韩信摇头叹息一声:“唉……我今日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兵败如山倒,什么叫做大难临头各自飞!这一战让十五万唐军和五万魏军伤亡殆尽,我有何面目与兵仙韩信同名同姓?”

    但强烈的求胜心让韩信不肯认输,索性在马上卸了铠甲,扔掉佩剑,只穿着一身皂白色的战袍,舍弃了身后的将士孤身落荒而逃。

    战马嘶鸣,马蹄声席卷而来,犹如汹涌的潮水,震彻的大地轰鸣,很快就对漫山遍野的败军形成了包围之势。

    赵云长枪如电,关羽大刀飞舞,宇文成都镏金镗纵横捭阖,率领着汉军直杀的唐魏残军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负隅顽抗之徒很快被斩杀殆尽,剩下的残兵败卒魂飞魄散,纷纷缴械投降。

    “韩信、贾复何在?”关羽横刀立马,大声喝问。

    有贪生怕死之辈打算将功赎罪,主动站出来告密,朝不同的方向一指:“贾复单戟匹马向西逃命去了,韩信化妆成普通人落荒而逃,进了附近的村庄。”

    关羽立即吩咐赵云、宇文成都:“劳烦两位将军一个去追韩信,一个在此收编降卒,关某轻骑去追贾复。”

    赵云与宇文成都一起拱手道:“君侯乃是一军主将,还请留下来坐镇,追逐贾、韩二人之事还是交给我二人吧!”

    当下赵云与宇文成都一起辞别关羽,宇文成都带了数百骑向西穷追贾复,赵云则率领了千余骑进入附近的村庄搜捕韩信,而关羽则统率大军在此收编降卒,等候二人的消息。

    韩信落荒而逃,纵马狂奔了数十里,胯下的战马已经精疲力尽,嘴里狂吐白沫。看到驿道边溪水叮淙,不顾一切的飞驰了过去饮水,再也不肯向前赶路。

    耳听得马蹄声就在不远之处,韩信知道汉军骑兵追了上来,只能恨恨的舍弃了战马逃命:“畜生误我啊!”

    韩信徒步逃了四五里,耳听得马蹄声愈来愈近,心中大急,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看到一个年约四旬的道士正在山坡上召唤自己:“将军请随我来!”

    韩信走投无路,只好死马当做活马医,飞奔上前施礼道:“请道长救我一命!”

    道士微微一笑:“贫道道号一清,俗家姓名公孙胜,云游四海,居无定所。近日前来青州访友,无意间遇见将军逃命,你我便是有缘,且让我助你逃过此劫!”

    韩信喜出望外,再三施礼拜谢:“多谢道长仗义援手,若某将来有东山再起之日,定报今日援救之恩!”

    当下公孙胜前面带路,带着韩信左绕右转,很快拐进了深山老林,钻进了一座陈旧的道观之中。

    公孙胜取了一身道袍给韩信换上,并亲手为他戴上道冠,赠送了些许盘缠,施礼道:“将军直管放心,莫说汉军找不到这座道观,就算找到了也认不出你。将军直管在道观里躲避些许时日,等汉军退走之后便可以凭借着道人的身份安然离开青州。”

    “多谢道长救援,大恩不言谢,容某他日再报!”

    韩信再三鞠躬拜谢,忐忑不安的在道观中等待,直到日薄西山也不见汉军寻来,一颗心方才落地。

    天黑之后,赵云与宇文成都6续返回拜见关羽,俱都一脸遗憾的道:“我等率部追了上百里路程,人海茫茫,不见踪影,只能收兵返回。”

    关羽虽然难掩失望之色,也只能叹息一声:“虽然被贾复、韩信逃走了,好在全歼了逃窜的唐魏残军,总算能够给陛下一个交代!”

    当下三员大将一起押解着将近两万俘虏星夜返程,直奔姑慕主战场而去。

    次日清晨,各路大军6续返回。

    在卫青的指挥下,七八万俘虏跟着汉军一起清扫战场,经过昼夜奋战,已经把方圆数百里的战场清扫完毕,将尸体全部掩埋,以免瘟疫横行,涂炭生灵。

    经过清点统计,这场历时将近一个月的青州大战累计歼灭唐军七万,俘虏八万;歼灭魏军两万,俘虏三万,除了被韩信、贾复、李元霸、黑蛮龙逃脱之外,其他的包括唐国皇帝李世民在内,所有人无一逃脱。

    刘辩坐在帅帐中看着长长的阵亡名单,心中感慨不已:“李世民、司羿、渊盖苏文、完颜金弹子、李嗣源、苏宝同、铁雷八宝、安殿宝、王不、公孙述、兀颜光、李善长、陈子云、王彦章、董平、李通,再加上被俘虏的史敬思、李密,这一战堪称空前惨烈啊!”

    当然,汉军同样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阵亡的大将除了秦琼之外,其他的还有廉颇、凌统、武松、燕青、徐盛、养由基等人,战死的将士也过了五万人。但相对于惨遭重创的唐军来说,这损失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尤其是在被韩信占据先手的情况下逆转大捷,更是难能可贵。

    刘辩放下名单,抬头扫视了一下分立左右的文武,朗声道:“在诸位将士的戮力死战之下,我军终获大捷,可喜可贺,朕回头定然论功行赏。但战死的将士更不应该忘记,朕决定让名单上的杂号将军及以上全部进入凌云阁,建立雕塑,供世人瞻仰祭奠。其他将士一律从重抚恤其家眷,绝不会让他们白白牺牲!”

    “陛下英明,吾皇万岁!”在关羽、卫青的引领下,满帐武将齐刷刷的拱手谢恩,山呼万岁。

    刘辩伸手示意众将平身,继续道:“青州大战已经落下帷幕,唐军国力丧失殆尽,接下来我们要趁胜追击,分路用兵。争取在一年之内灭唐吞魏,让神州大地海晏河清,四海升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