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八十八 平推唐国

    沙场上人喊马嘶,各种叫嚣呐喊声震彻云霄,随着韩信和李元霸的逃亡,唐军已经没了压阵的大将,绝大部分缴械投降,战争已经进入了尾声。

    看到刘无忌悲伤欲绝的样子,刘辩真想答应爱子的请求,拍着胸脯应诺下来,告诉刘无忌,“你放心,爹有办法让凌统死而复生!”

    但理智告诉刘辩绝对不能答应爱子的请求,第一,这世上能够爆表的人物已经是凤毛麟角,“重生标记”弥足珍贵,充其量自己最多还能收集四五个,也就是相当于只有一到两个的重生名额,究竟把他用在谁身上,刘辩必须慎之又慎。

    其二,人物重生之后对前世一无所知,而刘辩又不能把真相告诉刘无忌,那么重生凌统安慰刘无忌也就失去了意义。

    想到这里刘辩把心一横,霍然起身,拍了拍刘无忌的肩膀,肃声教诲道:“无忌,站起来,哭哭啼啼成何体统?猎犬终须山上丧,将军难免阵前亡,凌统马革裹尸,死得其所!你看这沙场上遍地尸体,哪个又不是爹生娘养的,哪个又没有挚友小,他们横尸沙场,又有谁来可怜他们?”

    听了父亲半是训斥半是教诲的话,刘无忌强忍眼泪起身,哽咽道:“父皇,不管你派那位元帅伐唐,孩儿都请求担任先锋,誓杀李元霸为公绩报仇雪恨!”

    “吾儿有志气,朕答应你,一定会派精兵强将,横扫残唐!”刘辩伸手拍了拍刘无忌的肩膀,掷地有声的答应了他的请求。

    就在这时,关羽、赵云、马以及宇文cd等人方才追赶了上来,看到李元霸已经绝尘远去,而凌统又战死沙场,俱都一脸黯然,齐刷刷的翻身下马,跪地请罪:“臣等围剿李元霸不力,导致他连伤我军无数将士,心中惶恐不安,还请陛下恕罪!”

    刘辩急忙将四人一一扶起,朗声安慰:“诸位爱卿不必自责,沙场马革裹尸地,古来征战几人还?李元霸身负逆天武力,如果这次阵亡的不是凌公绩,也会是其他人。你们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杀的李元霸狼狈逃窜,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何罪之有?”

    四将一起施礼谢恩:“多谢陛下体谅,李元霸不仅力大锤沉,胯下战马也快的匪夷所思。若非他仗着绝世宝马,我等这次或许能让李元霸横尸青州!”

    刘辩安慰众将道:“哪有世事皆如人意?这次能够炸死李世民,阵斩司羿、渊盖苏文等绝大部分唐将,已经让唐国国力丧失了三分之二,翦灭唐国已经只是朝夕的事情。对了,韩信呢,可曾有人见到韩信是死是活?”

    有跟随秦用作战的校尉禀报道:“回陛下的话,韩信走投无路之下跟着魏将贾复向西逃命去了!”

    刘辩眉头微蹙:“哦……让韩信跑了怕是会放虎归山,关云长、赵子龙、文cd听令!朕命你三人火率骑兵追赶,哪怕追到黄河边上,也要斩韩信、贾复级而还!”

    “臣等遵旨!”

    关羽、赵云、宇文cd三人一起抱拳领命,从千军万马之中挑选了一万五千骑兵,越过乱糟糟的沙场,踩踏的烟尘滚滚,循着魏军逃走的步伐穷追不舍。

    刘辩之所以派人追韩信而不是李元霸,只因李元霸是单骑逃窜,目标太小,胯下千里一盏灯又是宝马中的翘楚,距离一旦被甩开再想追上几无可能。

    而韩信、贾复则带领着两万多唐、魏残卒逃亡,行动迟缓,以轻骑追袭,有很大的希望追上生擒活捉,除非韩信、贾复狗急跳墙,撇下将士轻骑逃命。

    马一脸不解的拱手请示:“陛下让关将军三人追袭韩信、贾复去了,为何不给臣安排任务?”

    刘辩肃声道:“李世民已死,胶东的唐军几乎全军覆没,李牧、李绩势必会向黄河以北撤退。李药师麾下的将士有些不足,朕命你马上率领骑兵先行,尉迟恭、黄忠率步兵随后,星夜向济南国进军,全力追袭两股唐军,扩大战果!”

    “臣谨遵圣谕!”

    马一脸凝重,拱手辞别天子,引领了本部枪骑兵率先离开战场,星夜返程向北方的济南国而去。

    马刚走,卫青便快马来到刘辩面前施礼参拜:“臣见驾来迟,请陛下恕罪!”

    “卫卿不必多礼!”

    刘辩将卫青扶起,吩咐他带着纪昌以及秦用清扫战场,收编唐军俘虏,等杨延昭、太史慈等人追赶魏军归来之后,率领剩下的大军一路向东,收复之前被唐军攻克的东莱郡、北海国治下各县,并寻找合适地点集结兵马,打造船只,尽快跨海反攻唐国本土。

    卫青胸有成竹的道:“陛下请放心,李世民这次进攻青州几乎是倾巢而出,国内的兵马已经不足五万,臣三月之内定会把旗帜插在王俭城的城头!”

    刘辩抚须大笑:“何须三个月?掐指算算,公孙齐现在差不多已经灭了倭国,从岛上足可集结二十万左右的兵马跨海进攻唐国本土。你们东西夹攻,一月左右足可横扫唐国,剑指辽东!”

    “呃……这公孙将军用兵竟然如此神?”卫青一脸惊讶之色,“看来我与李药师必须加把劲了!既然公孙齐、6伯言、戚继光已经横扫倭国,臣必须星夜进军,争取一月之内攻破唐都吧!”

    刘辩颔赞许:“从东莱郡跨海去往唐国,只需要两日左右的功夫即可,只要卫卿用兵得当,王俭城肯定会被你先收入囊中。朕在青州静候你的佳音!”

    “臣定然不辱使命!”

    卫青躬身领命,旋即率领了部将去收编俘虏,清扫战场,围剿负隅顽抗的顽固之徒。

    刘辩又命纪昌带人去寻找一口棺椁回来把凌统的尸体收殓了,然后亲自去探视负伤的张飞:“翼德将军感觉如何?”

    在医匠的救治下张飞已经悠悠醒转,经过检查现肋骨断了三根,五脏六腑尽皆被震伤,看上去整个人很虚弱,但意识却很清醒。

    看到天子来探视自己,躺在马车上的张飞想要坐起来,可又怎么动弹的了:“陛下请放心,俺皮糙肉厚,负伤的次数多了,已经有经验了,这次也死不了!”

    刘辩欣慰不已,感慨道:“也亏着翼德将军力气大,才能用蛇矛卸去李元霸大锤绝大部分力量,若是换了子龙或者孟起挨这么一锤,只怕神仙难救咯!”

    张飞的武艺或许略逊赵云,与马在伯仲之间,但只论力气,张飞的力气在三国却是最顶级的存在,或许这就是他能够从李元霸锤下逃生,而罗成、凌统等技巧型武将却扛不住的原因吧!

    就在刘辩调兵遣将之时,唐将李嗣源还在负隅顽抗,凭借着手中大刀与尉迟恭酣战五十回合,不分胜负,周围的汉军围成一团,齐声大喊:“下马投降,饶你不死!”

    除了尉迟恭之外,在周围掠阵的汉将还有秦用、关铃等人,李嗣源自知突围无望,虚晃一刀引得尉迟恭挥鞭格挡,突然拔剑自刎。

    鲜血瞬间喷涌而出,李嗣源的身体颓然无力的跌下战马,嘶声惨叫:“陛下慢走一步,为臣随你……一起上路!”

    随着李嗣源、王不相继战死,史敬思被生擒活捉,李元霸单骑遁逃,唐军已经再无大将,剩下的七八万人马再无恋战之心,纷纷缴械投降。

    刘辩一边命卫青清扫战场,一边派出斥候打探杨延昭、太史慈的动静,也不知道这两支人马追击陈子云、王彦章结果如何?能否把来援的五万魏军也一网打尽,来一场彻彻底底的青州大捷?

    ps:今天出差来回奔波了三四百公里,比较劳累,就这一更了。

    另外再说一下凌统和李元霸之间的仇恨,有人说凌统的任务是替父报仇,回头翻了一下,当时确实这样写的。

    但这个时候比较早,还没有出现不死不休的设定,在我后来统计不死不休的时候一共记录了四对,把凌统和李元霸也默认了进去。

    至于为什么再次加强李元霸,一个原因是很多读者在说,五虎现在竟然可以挑战李元霸了,李元霸太弱了,五虎强的有些变/态啊。但加强李元霸后又有人跳出来说,我靠,李元霸要逆天啊!

    所以,加来加去,永远都会有人不满足!每个人眼里都会有不同的武将排名,换谁来写也无法满足所有人的胃口。

    当然,加强李元霸最重要的原因是情节需要,等汉军反攻唐国的时候让李元霸至少能坚持一章吧,不至于一小段就被秒了,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现在已经无人可爆了,野史、演义、正史找不出几个有知名度的猛将了,这次三虎围攻李元霸就负了伤,等到下次决战,再配上李存孝、宇文cd刘无忌的合围,或许一句话就可以让李元霸杀青了。

    所以,让李元霸再强一些最终是为了剧情服务,作为本书的第一武力boss,总不能一小段文字就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