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八十六 惊世少年

    沙场上人喊马嘶,遍地都是缴械投降的唐军,密密麻麻的犹如蚁群。

    王不起狠来,不管不顾的纵马踩踏,直撞得唐军人仰马翻,死伤无数,“尔等叛国求生,死有余辜!”

    黄忠却被无数跪地求饶的降卒阻挡,只能将龙鳞刀挂在马鞍上,反手从背上摘下铁胎弓,拉得弓弦如同满月,奔着王不的后背就是一箭,“唐将休走!”

    “叮咚……黄忠‘百步穿杨’属性动,瞬间降低王不7点武力,当前武力下降至9o!”

    王不在策马狂奔之中听到背后响起破空之声,急忙在马背上俯身躲闪,羽箭擦着头盔飞了过去,登时惊出一身冷汗。当下不敢再坐直身子,俯在马鞍上拼命的甩动马鞭,直到将黄忠远远甩开,这才放下心来,跟随着潮水一般溃散的唐军慌不择路的逃命。

    狂奔了三五里之后,忽然迎面杀出一股汉军拦住了王不的去路,为一员年轻的武将,面容看上去有些稚气,胯下骑乘一匹灰色带着云雾图案的马匹,看上去神骏非凡,手中提着一杆三尖两刃戟,身后也没打什么旗帜,让王不猜不透来的何人。

    “啧啧……这小娃儿胯下的战马神骏非凡,正好抢回来骑乘!”王不见对方兵马不多,而自己身后还跟着数千溃败的唐军,决定赌一把运气。

    打定主意,王不手中蛇矛一指,怒吼一声:“呔……小娃儿快快下马把你的坐骑交出来,老夫看在你乳臭未干的份上饶你不死!”

    刘无忌闻言不由得哑然失笑,手中三尖两刃戟挽一个戟花,笑吟吟的道:“老人家,你看起来至少六十岁年纪了吧?不在家中颐养天年,竟然还来沙场上浴血厮杀,莫非是你的儿孙不孝,无奈之下出来挣点军饷养老?你们唐国这风气不行啊,在我们大汉朝以孝治国,谁敢忤逆长辈是要吃官司的!”

    王不勃然大怒:“小娃儿年纪不大,嘴皮子倒是挺溜!老夫今年何止六十,我都八十一岁了!就连我儿子都六十三岁了,长孙四十六岁,重孙二十八岁,曾孙十一岁,五世同堂,一门两百余口!”

    “啧啧……老爷子真是了得,看在你偌大年纪的份上,小王手下留情,你自己下马投降,绝不为难!”刘无忌手中天威戟横握,以示对王不的尊重。

    王不怒气更盛,手中蛇矛一挺直取刘无忌:“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老夫手下调教的子孙少说也有百儿八十个,对付你们这些后生,老夫最有心得!”

    话音未落,蛇矛裹挟着呼啸的风声,闪烁着银灿灿的光辉直刺刘无忌咽喉。

    “叮咚……王不凌幼属性动,过刘无忌六十九岁,因此降低刘无忌7点基础武力,下降至97!”

    “不是小王我不尊老,而是老匹夫你不爱幼啊,自讨苦吃!”刘无忌怒斥一声,催马挺戟,一招推窗望月向外遮挡,轻而易举的把王不的蛇矛荡了出去。

    “叮咚……刘无忌橫勇属性动,武力+2;双绝属性动,面对持轻武器类武将时武力+7,基础武力97,坐骑万里烟云罩+1,武器天威戟+1,屠龙刀+1,当前武力上升至1o9!”

    戟矛相交,王不被震的十指麻,虎口生疼,不由得大吃一惊:“唉呀……小娃儿竟然有如此本事?你是我继赵王之后见到的第二个年纪轻轻便拥有这般武艺的奇才!”

    话音未落,一边厮杀一边自我纠正道:“不对,不对……还有一个少年奇才,年纪和你相仿。”

    刘无忌怜悯王不年老体衰,并没有使出全力进攻,饶有兴致的问道:“哦……老头你把小王和李元霸相提并论,让我倍感荣幸啊,但不知道你说的第三个人是谁?”

    “此人名唤李通,乃是大将军李嗣业之子,绝对是继赵王之后难得一见的习武奇才!”王不一边奋力厮杀,一边和刘无忌搭话,这场景不像搏命沙场,更像一老一少在切磋武艺。

    提起这第三个奇才,王不一脸钦佩之色:“这李通年纪和你相仿,或许比你稍微小个一两岁吧,从三岁便开始习武,多年来拜无数大将为师。曾经先后学习过李嗣业将军的刀法,史敬思将军的戟法,王伯当的射术,而且曾经向赵王以及金弹子学习过锤法。这少年天赋异禀,学一样会一样,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九岁年纪便已经能够将一对各重五十斤的大锤挥舞的轻松自如……”

    听了王不的介绍,刘无忌不由得心驰神往,顿生惺惺相惜之感:“哦……你们唐国竟然有这样的奇才,我倒是很想见识一番!”

    “小娃儿休要吹牛,你不是他的对手!”王不一脸骄傲之色,“我说的这是两年前的事情,这两年以来李通贤侄的个头也长高了,力量也变大了,现在已经能够舞起各重一百斤的大锤了。”

    刘无忌挥戟荡开王不的蛇矛,仅仅使出了一半的武艺:“哦……莫非这李通小将军使用双锤做武器?”

    王不一脸不屑的道:“非也,非也,除了大锤之外,李通贤侄还有一口大刀,一杆方天金戟,一把宝雕弓。这两年以来李通贤侄又走遍大唐各地拜师学艺,曾经向渊盖苏文讨教过飞刀之术,又向其他绿林豪杰讨教过各种武艺,一学就会,天纵奇才,被我们唐国视为赵王的接班人,你若遇上他不过只是一合之敌!”

    刘无忌到底年少气盛,见王不如此小觑自己,心中有些恼火,冷哼一声道:“老匹夫,你说我不是这李通的一合之敌,那么你在他手下能走几个回合?”

    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王不被刘无忌的问题难住了,略作思忖道:“老夫虽然最擅长教诲后生,但这李通贤侄实在是根骨惊奇,天纵奇才,老夫在他手下最多能支撑十个回合左右吧!”

    刘无忌冷哼一声,手中天威戟突然加快度,全力进攻:“老贼,小王若是全力进攻,信不信一个回合便把你剁下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