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七十九 人头盛宴

    关平居中,关铃在左,关银屏在右。

    三个人,三匹马,三把刀,一字排开,整整齐齐的拦住了兀颜光的退路。

    相比有勇无谋的铁雷八宝与安殿宝,兀颜光的脑筋要好使许多,喘着粗气讲道理:“汉人以儒道治国,礼尚往来,你们仗着人多欺负本将,岂是为将之道?”

    不等关平、关铃兄弟搭话,关银屏已经催促胯下白马,挥舞手中娥眉柳叶刀直取兀颜光:“既然你这样说,小女子关银屏前来取你狗头!”

    兀颜光喜出望外,心中暗自盘算生擒了这员女将,然后以她做人质逃命。当即叱咤一声,挺起蛇矛迎面疾刺关银屏胸部,准备虚晃一招,趁关银屏躲避之际轻舒猿臂把他拽下马来。

    “贼将讨死!”

    十六岁的关银屏冷哼一声,手中柳叶刀自下向上斜劈,闪电般砍向兀颜光的肋部。这样既可以招架对方的蛇矛,又能威胁到对方的要害部位。

    “叮咚……关银屏隐藏属性‘虎女’动,面对基础武力不过自己15点的武将时,有几率随机降低对手1-3点,与夫君同一战场作战时,双方武力+1。”

    “叮咚……受关银屏虎女属性影响,兀颜光武力-2,当前武力下降至89!”

    只听“叮当”一声巨响,刀矛在半空中相交,兀颜光也没有刺中关银屏胸部,关银屏也没有砍中兀颜光肋部,杀了个旗鼓相当,不分轩轾。

    “唉呀……这是谁家的女儿,生的这般甜美迷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兀颜光没有占到便宜,心中不由得五味杂陈,又惊又恼。

    黄忠在两百丈之外反手摘下三石铁胎强弓,从箭壶里抽了羽箭,拉得弓弦如同满月,奔着兀颜光后背就是一箭:“我来助贤侄女一臂之力!”

    “叮咚……黄忠百步穿杨属性动,瞬间降低兀颜光7点武力,下降至82;同时自身武力+1,基础武力99,八卦龙鳞刀+1,受五虎破军影响+5,当前武力上升至1o6!”

    离弦之箭裹挟着风声破空飞行,正与关银屏厮杀的兀颜光猝不及防,被一箭射中肩膀,险些跌下马来。

    “贼将受死!”

    关银屏凤眼圆睁,柳眉倒竖,娇叱一声,四十九斤的娥眉柳叶刀高高举起,斜斜劈下。

    寒光一闪,兀颜光尸两处,头颅滚落在地,尸体一个倒栽葱跌下马来。

    周围的唐军吓得魂飞魄散,纷纷缴械投降:“汉人就连女子都如此了得,我等还打个什么劲啊,我等愿降,但求饶命!”

    面对着兵败如山倒的局势,渊盖苏文、史敬思纷纷拨马而退,掩护着唐军向南撤退。

    尉迟恭与秦用紧追不舍,各自举着兵器大喊:“唐将休走,可敢驻马一战?”

    渊盖苏文扭头看见二将紧追不舍,勒马带缰转身扬手虚晃一刀:“吃我一刀!”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尉迟恭吓得急忙勒马,手中双鞭挥舞的风雨不透:“有本事的别用暗器!”

    秦用见识过渊盖苏文暗器的厉害,急忙攥住双锤如临大敌:“暗器伤人算什么好汉?”

    趁着二人躲闪之际,渊盖苏文却已经拨马远去,顷刻间便甩开尉迟恭与秦用数十丈,踩踏的烟尘滚滚,绝尘而去。

    关羽在千军万马之中倒拖着青龙偃月刀,飞纵胯下血红的“胭脂血”,专门寻找偏将校尉,遇上迎面便是一刀,尽皆斩于马下,根本不用再补第二刀。

    渊盖苏文倒拖着金龟驼龙抓,驱驰胯下金眼玉花虬,一边撤退一边扭头扫视,唯恐被尉迟恭和秦用追了上来,却没注意到一员大将悄悄横刀立马拦住了去路。

    北风卷来,吹得关羽美髯飘飘,衣袂猎猎,杀气腾腾。

    渊盖苏文似乎感受到了关羽的杀气,急忙扭头,相距已经不过十丈,急忙抖手就是一记飞刀:“拦我者死!”

    “大言不惭,且看谁死!”

    关羽双腿在胯下胭脂血腹部猛地一夹,坐骑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向前蹿出。同时手中青龙偃月刀向前挥出,犹如青龙直冲云霄一般自下向上劈出,寒光森森,冷气逼人。

    “叮咚……渊盖苏文刀绝属性动……”

    “叮咚……关羽武圣属性动,渊盖苏文刀绝属性失效,关羽武力未受影响!”

    “叮咚……关羽暴击属性动,武力瞬间+1o,基础武力1o6,五虎破军+5,断金+3,青龙偃月刀+1,胭脂血+1,当前一击飙升至126!”

    只听“叮当”一声脆响,青龙偃月刀在半空中与渊盖苏文的飞刀狭路相逢,巨大的力道瞬间将飞刀震的碎成数截,向四周倒飞了出去。

    渊盖苏文猝不及防,被倒撞回来的半截飞刀刺中眼睛,眼前登时一团漆黑,痛彻心扉,鲜血瞬间便夺眶而出,不由得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痛杀我也!”

    话音未落,青龙偃月刀挟带着劲风呼啸而至,瞬间就切中渊盖苏文腹部,由下向上游走,瞬间便撕破了渊盖苏文的甲胄,划破了肌肤,刹那便开肠破肚,五脏六腑一股脑涌了出来。

    “我不……甘心,我……还有飞刀……没用完!”

    渊盖孙文仰天长啸,撕心裂肺,缓缓向后倒栽了过去,噗通一声跌落在地。瞪着双眼怒视关羽,再也一动不动。

    失去了主人的金眼玉花虬茫然的原地打转,低着头去嗅主人的尸体,出无助的嘶鸣,让人闻之耸然动容。

    关平兄妹这时候赶了上来,关铃看到渊盖苏文的坐骑不由得笑逐颜开,策马上前就要抢夺:“真是一匹好马,归我了!”

    关羽大刀一横,拦住了关铃的去路,朝地上的金龟驼龙抓一指:“那兵器虽然难看,但材料却是上乘,你把他捡回去让欧椰子神匠帮你锻造一把兵器,这马匹就送给黄汉升将军吧!”

    关平一脸不解:“这是为何?”

    关羽沉声道:“黄汉升将军南征北战,为朝廷屡立大功,与为父以及翼德、子龙、孟起并列五虎,却没有一匹像样的坐骑,这匹马就送给黄老将军吧!而且你据为己有,难免有贪污公物之嫌,毕竟战场上的任何物资都是战利品,给你一把武器已经便宜你了。”

    关铃虽然心中不甘,但也知道父亲说一不二的性格,只能乖乖的捡了金龟驼龙抓,向关银屏抱怨道:“父亲都不知道向着自家的儿女,好不容易获得了一匹良驹,竟然送给外人了。”

    关银屏抿嘴笑道:“李元霸胯下不是还有一匹马宝马么,哥哥何不去抢回来?”

    “我可不敢!”关铃吓得急忙摇头,“二哥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让我杀几个虾兵蟹将还可以,要杀李元霸,在梦中还差不多!”

    就在兄妹二人窃窃私语之时,关羽已经把黄忠召唤到了面前,用偃月刀挑着金眼玉花虬的缰绳,免得被它在乱军中跑掉,“适才斩杀唐将一员,获得良驹一匹,正好把它送给黄老将军。”

    黄忠搭眼一瞧,就知道这是一匹万里挑一的宝马,急忙推辞道:“此马乃是君侯所获,黄忠岂能横刀夺爱?君侯还是把它留给贤侄女或者贤侄吧!”

    关羽却用不容抗拒的语气道:“黄汉升休要推辞,我儿武艺平平,配不上此马。你乃是大汉上将,至今未有一匹好马,却是说不过去,请无论如何收下此马!”

    就在此时,黄忠的战马突然马失前蹄,却是因为一路疾驰磨穿了脚趾甲,吃痛之下再也坚持不住,以至于一双前腿软,失足跪倒在地。

    关羽抚须大笑道:“哈哈……此乃天意,请汉升将军勿要再推辞,笑纳了吧!”

    黄忠用大刀支撑在地,翻身下了马鞍,朝关羽施礼道:“君侯厚爱,黄忠心领了。我暂时先骑乘一阵,待战事结束了,再转赠给银屏贤侄女。我一把年纪了,这马跟了我却是可惜!”

    施礼完毕,黄忠上前从关羽手里接了马缰绳,翻身上马,直觉的此马非同寻常,整个人如虎添翼一般。

    黄忠戎马一生,鏖战沙场数十载,自然懂得驭马之道,况且也不是每匹坐骑都像呼雷豹那样忠心耿耿。不过片刻功夫,这匹金眼玉花虬便被黄忠驯的服服帖帖,任凭驱驰。

    “叮咚……黄忠获得宝马金眼玉花虬,武力+1,已经造成系统爆表,将会再次随机出世三人,系统即将提供爆表名单。”

    正在御空飞行的刘辩狂收一波复活碎片,几乎笑的合不拢嘴,冷不丁就听到了黄忠爆表的提示音,当下不以为然的道:“不会再次爆给李世民三名武将吧?如果是铁雷八宝这种水平,白送人头而已!”

    系统出机械的声音:“系统即将提供爆表名单,宿主请仔细聆听!”

    “叮咚……爆表第一人:东汉猛将立地金刀公孙述统率83,武力99,智力63,政治49,当前植入身份为李世民从辽东招募的武将,目前正随韩信作战。”

    刘辩双臂一摊,无奈的道:“你看,又来送人头的了,拦都拦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