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七十八 实力碾压

    胶东的旷野中烟尘滚滚,杀声震天,方圆百里的土地上数十万大军厮杀的血肉横飞,尸横遍野。

    随着各方援军的相继抵达,胜利的天平在汉唐之间不断变化,时而对汉军有利,时而向唐军倾斜。

    就在李元霸大展神威,杀的汉军像砍瓜切菜,取上将级如探囊取物之时,东汉的五虎上将相继抵达战场,并由西凉马孟起肩负起了正面硬扛李元霸的重任。

    望着从西方潮水一般汹涌而来的汉军,韩信的心仿佛在滴血,自己苦心竭虑的谋划最终抵不过汉军的人海战术。就算你处处占尽先机,可人家就是兵多将广,各路援军源源不断,前赴后继,就算你占据再有利的先机,到最后都会变得荡然无存。

    面对着东汉五虎率领的援兵,韩信只能颓然无力的传令收兵:“收兵,收兵啊,鸣金收兵!让铁雷八宝三人挡住西面来的关羽,让赵王与渊盖苏文、史敬思挡住卫卿,大军调头向南撤退!”

    凄厉的号角响彻云霄,如同落入虎口的野牛呜咽之声,六七万唐军犹如落潮的海水一般向南撤退,漫山遍野的好似蚁群迁徙。

    绝大部分唐军开始撤退,但有些人必须肩负起阻挡汉军的重任,譬如铁雷八宝、安殿宝、兀颜光三人。在接到韩信的命令之后便各自率领三千人向前冲锋,很快就与汉军前锋部队展开了血肉横飞的肉搏战。

    铁雷八宝仗着马快,拖着一柄黑黝黝重达九十五斤的开山斧冲在最前面,一边驰骋一边嚣张的大喊:“长胡子红脸大汉的人头是我的,谁也不许和我抢!”

    安殿宝则倒拖着金背大砍刀直取赵云:“这个白脸将军交给我,一人一颗头颅,各取所需!”

    相比于好勇斗狠的铁雷八宝与安殿宝,兀颜光的性格更加沉稳,被张飞一嗓子吼的有些害怕,急忙勒马带缰停下了冲锋的脚步:“我为两位将军掠阵!”

    说时迟那时快,眨眼之间铁雷八宝已经冲到了关羽面前,手中开山大斧高高举起:“红脸大汉下马受死!”

    关羽冷哼一声,三尺美髯迎风飘扬,丹凤眼突然圆睁,瞬间杀气四射:“插标卖之辈,安敢如此嚣张?”

    话音未落,手中青龙偃月刀猛地劈了出去,裹挟着一道青幽幽的光芒,犹如青龙俯冲大地。竟然后先至,在铁开山斧距离自己还有半丈的时候当头一刀劈中了铁雷八宝的眉心。

    “这不可能!”

    铁雷八宝骇然变色,满心以为先下手为强,趁关羽不备,一斧头把他劈下马来;没想到青锋一闪,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冷森森的大刀就已经到了额头上。

    “砰……”的一声巨响,铁雷八宝头顶的青铜战盔被偃月刀从中间一分二,犹如爆炸一般向两边震裂开来。伴随着的是殷红的鲜血以及乳白色的脑浆,迸裂在周围唐军的身上,许多人忍受不住血腥的场面,登时弯腰呕吐起来。

    这一刀力逾千钧,在劈开了铁雷八宝头颅之后余势未衰,又向下分开了铁雷八宝的颈部以及尸身,连带着将胯下坐骑的头颅从中间一分为二,鲜血在空中喷溅,妖娆而血腥。

    连人带马,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出,便轰然倒地,变成了两截模糊的血肉,横尸胭脂血马前。

    相隔不远的安殿宝距离赵云还有十余丈,突然瞥到铁雷八宝被关羽一刀分尸,登时吓得骇然变色,猛地勒马带缰大叫一声:“唉呀……这汉将竟然如此了得?”

    “常山赵子龙也不弱!”

    赵云怎会错过大好机会,双腿猛地一催胯下战马,照夜玉麒麟风驰电掣,眨眼间便掠到了安殿宝面前。手中龙胆枪一招白蛇吐信,闪电般疾刺安殿宝咽喉。

    “唉呀!”

    安殿宝大吃一惊,没想到汉将来的如此之快,犹如懂得瞬移之术一般,仓促之下慌忙挥刀招架。

    只是大刀还未举起,便觉得喉咙一凉,冷风嗖嗖灌进腔子里,一杆长枪早已刺穿了他的颈部。

    “我……要……死了……么?”

    安殿宝直感到天旋地转,四肢无力,大刀脱手跌落在地,整个人向后缓缓倒栽了过去。

    赵云双臂一抖,猛地将银枪抽了回来:“如果这样都不死,我可以放你一马!”

    鲜血瞬间喷涌而出,安殿宝轰然跌落马下,嘴里含糊不清的念叨着:“我还……没……立功,怎能……就这样……死了?”

    韩信在山坡上望见铁雷八宝与安殿宝不过一个回合便横尸马前,不由得心如刀绞,欲哭无泪:“汉军哪来的如此之多的猛将,我欲成大功,奈何苍天不助我!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啊!”

    这一刻,韩信算是彻底明白了什么叫做实力为王,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徒劳无功,最终将会被碾压的灰飞烟灭!

    “退兵,退兵!”韩信扯着喉咙大喊,拨马狂奔,“我实在不明白陛下哪里来的勇气主动进攻东汉?我要向陛下提议退兵,火退兵!不要说攻汉了,只要能保住疆域便是上天的眷顾了!”

    随着韩信帅旗的移动,唐军开始加快了撤退的步伐,阵型开始变得散乱,秩序开始动荡,甚至出现了自相践踏的局面。

    有先见之明的兀颜光目睹铁雷八宝与安殿宝瞬间横尸马前,登时吓得魂飞魄散,瞅着距离张飞还有百十丈,急忙拨马就走:“汉将凶猛,不可与之争锋,我当退!”

    张飞哪里肯舍,环眼圆睁,虬髯倒竖,出一声霹雳般的怒吼:“贼将休走,吃俺张翼德一矛!”

    “这家伙竟然如此凶恶,我当退!”兀颜光几乎吓得掉下马来,倒拖着铁脊蛇矛抱头鼠窜。

    “叮咚……张飞怒喝属性爆,再次降低兀颜光3点武力,下降至91;张飞威势属性动,武力累计+5,当前武力上升至112!”

    “唐将下马受死!”

    就在兀颜光望风而逃之际,提前从两边包抄上来的关平兄妹杀了出来,齐刷刷的立马横刀拦住了兀颜光的退路。

    (ps:今天回家比较晚,先更一章短的,23点半左右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