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七十六 屠兵之王

    韩信闻言举目向西眺望,只见烟尘滚滚,马蹄隆隆,看规模应该在两三千左右,不管是敌是友都不会对战局造成太大的影响,顿时放下心来。

    在马上泰然自若的吩咐偏将一声:“黄信,你马上率领三千将士前往查看,若是敌军便予以拦截,休要让他形成夹击之势!”

    “得令!”

    被唤作黄信的偏将拱手领命,呼哨一声,引领了三千唐军呐喊着迎了上去,“对面来的何方军队?停下脚步,否则弓箭无情!”

    来的这支队伍没有旗帜,否则韩信也不至于无法判断是敌军还是友军。等黄信率部靠近后才现冲在最前面的是竟然是一群战马,而且马上没有士兵,只有空荡荡的马鞍,犹如潮水般汹涌而来,登时让黄信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唉呀……这是怎么回事?平白无故从哪里跑来了如此多的战马?”

    就在黄信一头雾水之际,千余匹无主战马奔腾而过,三千唐军俱都和主将一样不知所措,一脸懵逼的看着成群结队的战马从眼前呼啸而过。近日无怨往日无仇,总不能平白无故的朝一群战马乱箭齐吧?

    等战马从面前汹涌而过之后,黄信才看清了后面跟着千余骑身穿唐军甲胄的骑兵,为之人身高丈二,胯下千里一盏灯,手提一对擂鼓瓮金锤,不是西府赵王李元霸又是何人?

    黄信前几年曾经在李元霸手下担任过校尉,也算得上旧识,当即催马向前大喊一声:“赵王爷,你来的正好,将士们被汉军打的太惨了,请王爷助我等杀敌啊!”

    李元霸被一千匹战马带着饶了一整夜的圈子,等追上之后才现马上空无一人,气得暴跳如雷,当场就要把缴获的战马全部砸死。

    幸亏副将苦苦劝谏,告诉李元霸缴获了千余匹战马也算是战利品,如果全部砸死了这一晚上的追逐更是毫无价值,李元霸方才平息了怒火,饶了这些无辜的战马一命。

    一晚上兜兜转转,李元霸等人也不知道身处何地,只能驱赶着缴获的千余匹战马向东返程,误打误撞的进入了姑慕县境内,恰好撞见卫青与韩信杀的难解难分,当即驱赶战马进入了战场。

    听了黄信的话,李元霸双目圆睁,怒冲冠:“汉军真是狡诈,竟然使用调虎离山之计把本王骗走然后欺负你们,看我替儿郎们出气!”

    “叮咚……李元霸狂暴属性动,怒气上升两格,武力+6;基础武力112,武器擂鼓瓮金锤+1,坐骑千里一盏灯+1,当前武力上升至12o!”

    李元霸催促胯下千里一盏灯,挥舞一对各重一百八十斤的擂鼓瓮金锤加入战团,马蹄踏处无人能挡。每一锤下去至少会有三到五名汉卒丧命锤下,直杀的汉军纷纷后退,犹如受阻的潮水一般倒卷了回去。

    就在李元霸杀向汉军之时,黄信笑逐颜开的飞报韩信:“启禀都督,来的是赵王殿下!有他助战,胜过五万雄兵,我大唐此战必胜!”

    韩信虽然久闻李元霸大名,但并没有亲眼见过他冲锋陷阵,对于李元霸一人可抵五万雄兵的传言并不相信,认为这只不过是夸张的说法。但无论如何,能够得到名震天下的李元霸助战,定然会让胜利的希望大幅增加!

    “别说赵王能抵得上五万将士,便是抵得上一万将士,何愁此战不胜?我当亲自为赵王及将士们擂鼓助威!”韩信策马上了一处山坡观战,亲自为唐军擂鼓助威。

    今日晴空万里,视野极好,站在高坡上俯视,整个战场尽收眼底,一览无余。

    当亲眼目睹李元霸大开杀戒的时候,韩信才由怀疑变成了震撼,继而整个人都被感染的热血沸腾!

    只见千军万马之中李元霸犹如冲进了羊群中的猛虎,两把大锤挥舞起来,好似砍瓜切菜。马蹄踏处,伏尸成堆,血流成河,一路冲杀过来,杀死的汉军数以百计。

    “看锤!”

    李元霸咆哮一声,铁链猛地抖擞开来,一百八十斤的擂鼓瓮金锤在铁链的控制下飞出数丈,“噼里啪啦”瞬间便砸倒了三匹战马。

    马上的骑兵自相践踏,或者被战马压在身下不能动弹,或者被大锤砸的骨骼寸断,血肉模糊的堆积成一团,连人带马再也一动不动。

    就在右手大锤砸倒三名骑兵的时候,李元霸的左手也没有闲着,单手抡起巨锤向马前的步兵横扫出去。只听风声霍霍,迎面撞上的刀枪尽皆折断,大锤余势未衰,裹挟着万钧之力砸在三名汉卒身上,登时全部震飞了出去,俱都骨骼寸断,脑浆迸裂,落地后变成了三团模糊的血肉。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韩信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是眨眼的瞬间,李元霸便手刃了六名汉卒。自己策马冲上山坡的功夫,死在李元霸锤下的汉军就多达百人,如果给他一天的时间,将会屠杀多少汉军?

    韩信简直有点怀疑人生了,以至于举在空中的鼓槌忘了落下:“这战斗力与司羿、渊盖苏文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啊,我大唐赵王简直是战神降世,纵是项藉重生也绝不是对手!这样的武艺何止抵得上五万人,只怕十万人也不止啊!有这样的天神助战,何愁不能平定天下?”

    在李元霸的鼓舞下,韩信热血沸腾,手中鼓槌加快了频率,敲击出慷慨激昂的旋律,与近百名鼓手为唐军擂鼓助威。

    随着李元霸的加入,战场上的厮杀更加激烈起来,局势很快便向唐军倾斜。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改变数万人鏖战局势的,普天之下除了李元霸之外怕是再也没有第二个人!

    得益于天威强大的破甲能力,以及擂鼓瓮金锤巨大的杀伤力,李元霸对普通士兵的杀伤力远非项羽、李存孝等人可比,每一锤下去少则三四人,多则六七人,寻常士兵在李元霸面前防御能力几乎为零,只要撞上了便是九死一生。

    奉命冲阵的铁雷八宝、安殿宝、兀颜光三员唐将刚刚与汉军短兵相接,就看到李元霸犹如天神下凡一般横冲直撞,纷纷策马跟在李元霸身后欢呼:“赵王万岁,神威盖世,天下无敌,大唐必胜!”

    李元霸一路披靡,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便锤杀了三百左右的汉军,马前无一合之敌,突然感到兴趣索然,一脸无趣的道:“汉军简直都是酒囊饭袋,以前还有冉闵、文成都能够接我三锤,还有姜松能和我周旋一阵,还有罗成能惊出本王一身冷汗;现在怎么连能接本王一锤的人都没了?杀一些虾兵蟹将有什么意思!”

    兀颜光策马紧跟在李元霸身后,朝汉军帅旗方向一指:“赵王你看,那是汉军主将所在,卫卿身边必有猛将拱卫,你只要冲过去定然能够遇上劲敌!”

    “哦……那本王就姑且一试!”

    李元霸答应一声,双腿在胯下战马腹部猛地一夹,抖开铁链舞动双锤,犹如推土机一般势不可挡的冲向卫青。马蹄所到之处,汉军犹如波开浪裂,溃不成军。

    看到主将遇险,正在乱军中厮杀的薛安都奋不顾身,催促胯下战马前来迎敌:“唐将休要猖狂,河东薛安都在此!”

    话音未落,薛安都已经催促胯下青鬃马,挥舞单刃戟拦住了李元霸,一招白蛇出洞,疾刺李元霸的咽喉,疾如闪电,快似奔雷。

    初遇劲敌,李元霸精神为之一阵,双锤一分,大吼一声:“总算来了个像样的家伙,试试你能接本王几锤?”

    大锤呼的一声横扫出去,仿佛万钧雷霆,犹如惊涛裂岸,又似山岳崩颓。

    薛安都自然明白锤棍之将不可力敌的道理,急忙向回收戟躲闪,免得被李元霸一戟磕飞。看对方大锤的重量与力道,若是撞上了轻则脱手飞出,重则虎口震裂。

    但李元霸的双锤不止是力大,而且度极快,招式变化多端。就在薛安都抽戟躲闪之际,另外一只大锤奔着头顶犹如泰山压顶一般砸了下来,登时将薛安都整个人都笼罩在阴影之下。

    “唉呀!”

    薛安都大惊失色,想要策马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双手挺起单刃戟硬扛。

    只听“咔嚓”一声,锤戟相交,一丈七的单刃戟瞬间萎缩了进去。凌空而下的大锤余势未衰,犹如泰山压顶一般落在薛安都的头顶,登时连人带马砸成肉饼。

    “切……一合之敌罢了!”李元霸收了大锤连连摇头,再次朝汉军帅旗起冲锋,“就没有个像样的对手吗?”

    危急关头,北方突然尘土大起,“马”字大旗迎风招展,一员大将飞骤胯下火凤燎原,手持龙骑尖一马当先,率领着七千枪骑兵从东北方向席卷而来。

    “唐军休要猖狂,西凉马孟起奉了李征东之命前来救援,谁来与我马一战?”

    李元霸举目远眺,看到马生的威武雄壮,威风凛凛,当即舍了卫青直取马:“来来来……休要在这里大言不惭,先来接本王三锤再夸口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