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七十一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吃一堑长一智。

    自从上次与刘无忌交手,九箭未能射死这个对手之后,后羿决定不再装逼,每次出战都会把箭壶装满,还吩咐亲兵随身背着几壶箭备用,所以再也不用担心无箭可用。

    本来以为只有纪昌这一个对手,但当飞卫开弓放箭之后司羿才现原来还有一个劲敌,只需要一箭便能判断此人的射术不在纪昌之下。

    两支羽箭带着破空之声呼啸而来,司羿不敢怠慢,先低头躲过一箭,然后奔着飞卫射来的羽箭还了一箭。

    两支雕翎在半空中碰撞在一起,轻而易举的便将飞卫射来的羽箭摧毁,并向前飞行了数十丈方才变成了强弩之末,打着转跌落在地。

    “吃我羊侃一箭!”

    伴随着一声叱喝,羊侃从斜刺里杀出,拉的三石强弓如同满月,从侧翼奔着司羿耳门就是一箭。

    “叮咚……羊侃神射属性动,武力在5—7点之间随机增加,当前一击+6武力,瞬间飙升至1o4!”

    “叮咚……受飞卫箭师属性影响,羊侃额外增加3点武力,当前一箭提升至1o7!”

    司羿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听到劲风扑面而来,急忙低头躲闪,堪堪避过羊侃这势大力沉的一箭。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迎面又有两箭呼啸而至。

    “叮咚……纪昌神射属性动,武力瞬间+5,当前一箭爆至96!”

    “叮咚……飞卫神射属性动,瞬间武力+7,箭师属性提升自身4点武力,基础武力98,当前一箭爆至1o9!”

    受到三大射手的狙击,司羿被逼的手忙脚乱,侧身闪开纪昌的羽箭,又对着飞卫挽弓连射两箭。第一箭将飞卫的雕翎击落在地,第二箭衔尾飞行,劲射飞卫面门。

    “啧啧……这司羿果然了得,面对三名神射手竟然还能起反击!”飞卫慌忙低头躲闪,七尺长的羽箭擦着头盔飞过,惊出一身冷汗。

    “再吃我一箭!”

    趁着司羿应付飞卫师徒之际,膂力过人的羊侃怒吼一声,再次张弓搭箭,奔着司羿的心窝就是一箭。

    “叮咚……羊侃神射属性动,瞬间武力+5,基础武力98,当前一箭飙升至1o3!受飞卫箭师影响,武力+3,当前一箭提升至1o6!”

    司羿刚刚应付完了飞卫师徒,就听到侧翼再次响起呼啸的风声。急忙在马上俯身低头,雕翎裹挟着劲风从头顶飞过,当真就在毫厘之间,只要再低上几寸,势必会撕裂后羿的甲胄。

    双拳难敌死手,一把强弓挡不住三支利箭,后羿被射的恼羞成怒,催马向后退走:“我呸……你们这些无耻之辈,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的与我单打独斗,一对一互射!”

    飞卫、纪昌、羊侃三人策马紧追不舍,一边驰骋一边放箭:“适才哪个说的兵不厌诈,胜者为王,到了你这里就必须和你讲究道义了?”

    就在三大射手逼退司羿之际,嫦娥伤心欲绝的把刘无忌揽在怀里,哭得梨花带雨,泣不成声:“小王爷,你醒醒啊,你如果死了我这辈子都不能安心!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可我……却害了你……呜呜……”

    刘无忌把脸颊贴在嫦娥的胸前一脸惬意,本来还在假装昏迷不醒,不经意间笑出声来:“别哭了……别哭了,小王我这辈子最见不得女人哭泣了,看来我不适合演戏。”

    嫦娥这才转忧为喜,下意识的擂起粉拳在刘无忌的胸前捶了一拳:“小王爷……你骗我……哎呦,好痛!”

    原来是嫦娥一拳打在了刘无忌的铠甲上,虽然用力不大,但却也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刘无忌赶忙握住嫦娥粉嫩的拳头,用嘴巴吹嘘了几下:“你为小王哭得伤心欲绝,我却把你弄疼了,都怪小王不好,我帮你揉揉。”

    嫦娥又是害羞又是高兴,撅嘴嗔怪道:“我还以为你被司羿射死了,害得我伤心欲绝,想死的心都有了,你竟然在这里戏弄我,真是过分哟!”

    刘无忌继续躺在嫦娥的怀里,笑嘻嘻的道:“本王福大命大,若不是被突然出现的那位神射手救了一命,很可能就真的死在你未婚夫的箭下咯!”

    “不要再提未婚夫这三个字!”嫦娥咬着牙一脸悲愤绝望,“他非但不顾我的安危,竟然对我的话置若罔闻,利用我暗算我的恩公,实在让我心寒。从今以后我和他恩断义绝,再无瓜葛!”

    刘无忌喜出望外,一把握住嫦娥的柔荑,笑嘻嘻的问道:“你适才说如果我死了愿意以死相殉可是当真?”

    嫦娥害羞不已,脸色瞬间就变得通红,嗫嚅道:“我那时伤心欲绝,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因我而死,我只能以死谢罪了!”

    刘无忌得寸进尺:“本王福大命大,命不该绝!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看嫦娥姑娘就不必为小王陪葬了,你给小王陪床如何?”

    嫦娥又羞又恼,这才现刘无忌竟然把脸颊贴在自己的胸上,急忙红着脸一把推开:“这是沙场,小王爷莫要和我开玩笑。”

    “哎呦……痛啊,痛死我也!”刘无忌捂着左肩的伤口呲牙咧嘴,“你这女子莫非要谋杀亲夫?刚刚说了要为我殉葬,现在竟然如此粗鲁……”

    嫦娥这才想起还没有给刘无忌包扎伤口,情急之下扯破自己裙子的下摆,心急火燎的帮刘御包扎起来:“都伤成这个样子了,竟然还笑的出来,快老实一点让我给你包扎。”

    刘无忌却是一脸不在乎:“只要能赢得美人芳心,别说挨一箭,就是十箭百箭千箭万箭也是值得,反正我死了你也会陪着。”

    嫦娥非但没有笑,反而露出悲伤之色:“你小小年纪便如此会哄女人开心,一定有很多对你心仪的女孩吧?若是羿哥哥这样对我该有多好,他这辈子都没对我说过这样的悄悄话!”

    “不多,不多……小王的女人最多也就三五个而已!再说了,不管你是做妻还是做妾,小王心里最喜欢的都是你。”刘无忌盘膝而坐,笑眯眯的盯着这个神仙一样的女子给自己包扎伤口,非但感觉不到疼痛,反而浑身充满了幸福感。

    嫦娥不敢看刘无忌的眼神,一脸失落的道:“小王爷,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但我是唐国人,在你们汉人眼里属于番邦异族,只怕我配不上你。而且我和司羿的婚约还需要禀报父亲废除,所以我现在也不能答应你……”

    “无妨、无妨……小王会让父皇赏赐你汉人身份,谁也不敢再说你是异族。”刘无忌脸上几乎笑开了花,摆出了软磨硬泡的架势,“若令尊知道后羿如此对你,定然恨不得亲手杀了他,更别提把你嫁给他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小王相信你父亲一定会选择我做他的乘龙快婿,你就答应做我的女人吧?”

    后羿起初以为刘无忌被自己射死了,心中还为此暗自得意。没想到稍不留神他竟然又坐了起来和嫦娥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登时火冒三丈,怒冲冠,当即挽弓搭箭奔着嫦娥的后背就是一箭:“你这水性杨花的女人,老子送你上西天!”

    这一箭卯足了力气,带着呼啸的风声飞越千军万马,射向两百五十丈之外的嫦娥,来势汹汹,疾若流星。

    羊侃、飞卫、纪昌三人正射的兴起,没想到司羿突然切换了目标朝身后射去,还以为他的目标是刘无忌,急忙齐刷刷的高声提醒:“小王爷提防冷箭!”

    幸亏相隔过两百五十丈,等羽箭破空而至时已变成了强弩之末,刘无忌听到喊声急忙抱住嫦娥就地一滚,堪堪闪过这夺命冷箭,再次救了嫦娥一命。

    “呵呵……他竟然想射死我?”嫦娥的眼里从绝望变成了怨恨,“我真恨当初自己瞎了眼睛,爱上了一个冷血无情的男人!”

    嫦娥挣扎着爬起来,大声对司羿喊道:“司羿,自今日起你我恩断义绝,再无瓜葛!你是死是活,我是活是死,再无任何干系!”

    司羿指眦裂,咆哮道:“你这个贱女人,根本就是见异思迁,水性杨花!你在京城还不知道与李隆基做出了什么苟且之事,要不然京城那么多女人,他为何偏偏招惹你?现在你遇上了大汉皇帝的儿子,又贪图富贵,这么短的时间便和他缠绵缱倦,你这样不要脸的女人我恨不得一箭射死你!”

    司羿话音未落,再次拉得弓弦如满月,奔着两百多丈的嫦娥就是一箭:“贱女人,老子射死你!只恨当初把你当成痴情少女,没想到你竟然如此放荡!”

    刘无忌从腰间拔出倚天剑,单手击落破空而来的羽箭,翻身上马接着把嫦娥拉上了马背:“沙场上太危险,火随我后退!”

    看到刘无忌想走,司羿不顾飞卫、纪昌、羊侃三大劲敌在侧,催马便追:“你们这对狗男女,谁也休想离开!”

    斜刺里忽然杀声大作,原来卫青接到了羊侃的求援后便派遣太史慈、养由基率五千骑兵火来援,恰好在此时抵达了战场,齐齐呐喊一声:“唐将休要猖狂,箭下分个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