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五十九 二郎真君下凡

    “啧啧……看来不是猛龙不过江啊,就让本将亲自来会会你!”

    看到刘无忌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自己手下的十几个士兵斩于马下,李通勃然大怒,纵马挺枪直取刘无忌。

    刘无忌手中天威戟一指,厉声喝问:“来者何人,报上命来,我手下不死无名之鬼!”

    李通冷哼一声,满脸不屑:“嘴上无毛,口气却是不小,我还没问你是来自哪里的孤魂野鬼,我有数万之众,你有何把握杀我?”

    刘无忌存心拖延时间,把手里的天威戟挥舞的寒光闪烁,故弄玄虚的道:“你问我是谁,那就竖起耳朵听好了,我乃是西周开国名将杨戬,因助武王姬讨伐商纣有功,被天庭封为二郎显圣真君。今夜下界巡视,尔等竟敢冲撞于我?”

    “小小年纪,牛皮吹得却是不小,看我一枪把你刺于马下!”

    李通勃然大怒,催促胯下战马,手中长枪一招白蛇吐信直刺刘无忌面门。

    在刘御眼中,李通这一枪刺的又缓又慢,破绽百出,自己完全可以一戟把他劈下马来。但刘御知道若是自己如此做了,其他的曹兵势必会一拥而上,凭一己之力自然无法挡住数万曹军,还不如装模作样的和李通厮杀一番,拖延一些时间让杨家庄的百姓逃命。

    “唉呀……好快的枪法!”

    刘无忌惊呼一声,慌忙挥戟招架,有惊无险的荡开了李通的迎面一枪。表面上看似手忙脚乱,心中却感觉仿佛猫戏老鼠一般轻松。

    “哼……果然只是大言不惭的吹牛小儿,再吃我一枪!”李通一脸得意,抖擞长枪,奔着刘御连刺三枪。

    刘御一脸狼狈的慌忙招架,每次都看似惊险万分,最后却总能安然无恙,让李通犹如宝剑劈水,无处力。

    “啧啧……看不出来你这个臭未干的小子倒是有点本事!”

    厮杀了五六个回合,李通虽然占尽了上风,但却没有伤害到刘御丝毫,不由得又怒又恼,当下连声怒吼,使出浑身解数对刘御穷追猛打,恨不能一枪把这来历不明的少年刺于马下。

    刘无忌耐着性子周旋,处处让着李通,就算眼中李通破绽百出,也不屑取他性命,尽量拖延时间给凌统和杨家庄的百姓创造逃跑的时间。

    因为刘无忌和李通的厮杀,三千曹军骑兵停下了前进的脚步,继而挡住了后面的步兵,数万曹军纷纷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弄不清大军为何裹足不前?

    紧随李通之后的统兵大将贾复勃然大怒,催促胯下鳌头登山雪,手提银月盘龙戟,大声喝问:“先锋部队因何裹足不前,挡住了大军前进的道路?”

    前往探视情况归来的亲兵在马上禀报道:“启禀贾将军,有个少年自称是天上的二郎真君下凡,挡住了我军前进的道路,正在桥头与李通将军厮杀。”

    “前头带路,领我去看看!”贾复叱喝胯下战马,引领了数十骑越众而出,直奔大军前方而去。

    夜色茫茫,星垂野阔,旷野上随处可见火把晃动,遍地人喊马嘶之声。

    就在刘无忌挡住曹兵之时,凌统率领一千汉军护卫着八百杨家庄的村民舍弃了村落,只携带了细软衣物,举着火把,打着灯笼,扶老携幼,深一脚浅一脚的奔东北方向逃命。并派了十余名骑兵,骑着从杨家庄借来的马匹,分头寻找杨六郎统率的兵马,寻求庇护。

    村民多以老弱妇孺为主,年轻精壮要么从军了,要么早就死在了乱世。因此行走起来极为缓慢,一个时辰也不过才走了七八里路程,登上山坡向南眺望,依然能够看到曹军漫山遍野的火把。

    凌统急的额头见汗:“这都一个时辰了,才走了七八里路程,如何才能从曹军的铁骑之下逃生?将士们,把老人孩子背起来,加快行军度!”

    杨家庄仅有数十匹马,在借给汉军十余匹之后所剩已经寥寥无几,除了庄主杨祐以及女儿杨婵以及妻妾儿女骑乘之外,其他村民有骡子的骑骡子,有毛驴的骑毛驴,什么的都没有的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徒步行走。

    虽然有火把照明,但道路崎岖,老弱妇孺们深一脚浅一脚的摸黑赶路,不时的踉踉跄跄,失足跌倒的大有人在,导致队伍行走缓慢。

    随着凌统一声令下,将士们纷纷寻找身体孱弱的老人与孩子,将他们背在肩上加快行军度,争取尽早摆脱曹军。

    凌统翻身下马,把身边一个白苍苍的老翁扶上了自己的铅顶干草黄,又把她的孙子与孙女送上了马匹:“来……老大娘,你骑着我的坐骑赶路,我步行给你牵马。”

    老妪高兴的笑逐颜开,露着残缺不全的牙齿夸奖道:“小伙子,你真是古道热肠啊!我听邻居们说你是员外给婵儿小姐定的未婚夫,能觅得你这样的如意郎君,真是她三生修来的福气啊!”

    正在前面策马赶路的杨婵听到了,扭过头来嗔怪:“七伯母,你可别这样夸奖他,我还没有答应这门婚事呢!”

    老妪板起脸来训斥道:“小婵啊,我们是邻居,伯母打小看着你长大,我也算是你的长辈了。听我一句劝,能够找到这样的如意郎君简直是你三生修来的福气,就不要再挑三拣四了……”

    老妪话未说完,凌统忽然变色,蹙眉惊呼:“不好!”

    杨婵与嫦娥一脸诧异,异口同声的问道:“生了何事?惹得你这么惊慌!”

    凌统如临大敌一般竖着耳朵聆听,片刻之后惊呼道:“有骑兵从西面杀了过来,十有是曹军的骑兵。”

    嫦娥也跟着变色,紧张的问道:“啊……曹军追了上来,小王爷却没有赶上来,莫非出了意外?”

    凌统厉声叱责道:“休要胡说八道,小王爷乃是天纵奇才,就连李元霸都奈何他不得,区区几万曹兵又怎能伤害得了小王爷一根汗毛?”

    “我……我也是担忧小王爷的安危!”嫦娥尽管很想装出事不关己的样子,但脸上悲伤的表情却是掩饰不住,“毕竟对我有救命之恩……”

    凌统摇摇头示意刚刚上马的老妪下马,自己准备上马厮杀了,然后对杨祐道:“岳丈,我猜这批曹军骑兵应该是分兵而来,听声音大概与我们只剩下五六里的路程,只怕一炷香的功夫就会赶上来。”

    “啊……这曹军真是狡猾,竟然分兵追赶,这该如何是好?”杨祐大惊失色,额头见。

    凌统拱手施礼道:“事已至此,我带领将士们去挡住曹兵,请老丈率领桑梓继续逃命。如果我们全部战死了,曹军就应该不会为难你们了!”

    杨祐连连摇头:“这怎么能行,我们都是手无寸铁的百姓,也许曹军不会为难我们。你带着将士们撇下我们逃命去吧!你们都是大汉的精英,岂可为了我们这些老弱病残白白牺牲!”

    凌统用铿锵有力的话语拒绝了杨祐的提议:“不行,杨家庄的大祸是我们带来的,岂可不顾百姓而逃命?我等唯有以死相博,护卫桑梓们的安全!”

    凌统话音落下,手中三节鞭一抖,高声道:“将士们,曹军骑兵从侧翼包抄过来了,我等迎上去奋力死战,护卫百姓们的安全。”

    听那马蹄声,至少有两三千的规模,汉军将士都明白步兵以寡敌众迎战骑兵,几乎是白送人头。但曹军铁骑已经近在咫尺,就算抛下百姓逃亡,也逃不过敌军的追袭,与其像懦夫一般舍下百姓逃命,还不如慷慨赴死来的壮烈一些!

    “吾等愿随将军死战,护卫百姓们的安全!”近千名将士各自放下肩上的百姓,纷纷举起刀枪,用悲壮的誓言响应凌统。

    “杀啊!”

    凌统叱喝一声,策马挥鞭,一骑当先。

    千余名汉军纷纷呐喊着,挥舞起刀枪踩踏的烟尘滚滚,紧跟在凌统马后,准备抢占一块有利地形,尽量削弱骑兵的威力。

    看着凌统远去,杨婵不由得露出钦佩之色:“看来这凌公绩果然是个有血有肉的汉子!”

    凌统率领着千余汉军刚刚离开杨家庄的百姓,东面忽然又马蹄声大作,两千骑兵飞驰而来,为大将身后飘扬着董字旗号。马上大将生的面如冠玉,仪表堂堂,胯下骑乘一匹青骢马,手持一对金枪,飞马当先。

    “哈哈……陈子云将军果然料事如神,汉军果然向东逃窜,若不是分兵包抄,只怕还真让他们逃脱了!”董平一边纵马驰骋,一边在马上放声大笑。

    从左右包抄而来的这两支骑兵不是别人,正是王彦章与董平奉了陈子云的命令分头前来堵截汉军的后路。从西面来的是铁枪王彦章,从东面来的则是曹操的女婿董平。

    百姓们大惊失色,惊呼哭泣声此起彼伏,一时间人喊驴叫乱作一团。

    转眼间董平就率领着两千骑兵围拢了上来,纷纷举起手里的刀枪大喝:“全部抱头蹲下,否则格杀勿论!”

    嫦娥心中不忿,越众而出,叱喝道:“你们都是全副武装的将士,而他们是手无寸铁的百姓,为何难为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