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五十六

    听了老丈所言,刘无忌喜出望外,急忙躬身施礼:“承蒙老丈厚爱,小王愿开开眼界。”

    对于庐江王的彬彬有礼,杨祐非常满意,伸手示意:“小王爷请随我来!”

    当下杨祐亲手打着灯笼在前引路,刘无忌与嫦娥以及闻讯赶来的凌统紧随其后,一起出了客厅奔杨宅后花园而去。

    一行刚刚出门,那条浑身黝黑亮的细犬就摇晃着尾巴凑了上来,寸步不离的跟在刘无忌身后,一副温驯乖巧的样子,与拍门时候的凶神恶煞宛如两犬。

    杨祐一脸惊奇:“啧啧……真是奇了怪啊,这条劣狗自从我儿去世之后便冥顽不灵,在家中肆意妄为,除了老朽之外任何人训它不得,没想到今日与小王爷初次相见,竟然如此温驯?”

    “哦……老丈的儿子辞世了啊,真是件不幸的事情!”刘辩摇头叹息,对杨老汉表示同情。

    杨祐一手打着灯笼,一手拄着拐杖,朗声笑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五六年,老朽心中的伤痛已经逐渐淡化,小王爷不必介意。”

    “愿闻其详。”刘无忌顺着杨祐的话问道。

    杨祐一边前面带路,一边娓娓道来:“我儿杨啸乃是高密数一数二的猎户,死在他箭下的猎物不计其数,而这条黑狗就是他的猎犬,因为时常对天长啸,便被我儿取名啸天犬。”

    听杨祐提起往事,跟在刘无忌身后的啸天犬忍不住出几声悲咽,似乎在缅怀昔日的主人,让人望之耸然动容。

    刘无忌莞尔一笑,伸手抚摸了一下黑狗的脑袋:“啸天犬?这名字倒是威风!”

    杨祐继续说道:“五年前,我儿在山间射猎时与啸天犬走散,不幸与一头野猪狭路相逢。那野猪体格庞大,山间罕见,我儿射空箭壶,依然未能杀死这野猪,反而被撞下山崖死于非命。”

    “将军难免阵前亡,猎人有时山上丧,此乃冥冥之中不可抗拒的天意,请老丈节哀顺变。”刘无忌一脸老成持重的样子,朗声安抚杨老汉。

    嫦娥跟在后面不时动容,心中暗自嘀咕:“这小王爷虽然年幼,说话办事竟然气度非凡,实在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

    杨祐沧桑的声音已经听不出悲伤,继续道:“我儿射杀了数以万计的飞禽走兽,遭此劫难或许是命中注定。只是让附近百姓惊奇的是,啸天犬得知我儿死讯之后,竟然漫山遍野的寻找,并咬死了这支重达七百斤的野猪。”

    寻常的野猪也就是二三百斤的体重,稍微大点的能够达到四五百斤,而重达七百斤的野猪的确算得上罕见了。虽然这只野猪可能遭受了杨啸的重创,但啸天犬能够凭一犬之力替主人报仇,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拍案称奇。

    听了杨祐的话,刘无忌不禁对这条其貌不扬的黑狗刮目相看:“此狗真是忠犬也,值得世人学习。不忘旧主之恩,以身犯险,为主报仇,纵是人类,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杨祐又道:“啸天犬替主报仇,咬死野猪之后名声大噪。附近许多富商巨贾,官宦名流登门求购此犬,以各种狗粮诱惑,此犬不为所动,俱都呲牙咧嘴,狂吠不止。各路慕名而来的求购者只能无功而返,望犬兴叹,没想到这劣犬竟然与小王爷一见如故,看来此乃天意也!若是小王爷不嫌弃,老朽便把这条狗赠送给你吧?”

    啸天犬似乎能够听懂杨祐所言,立即伸出脑袋摇着尾巴在刘无忌的身上蹭来蹭去,一副讨好的模样,让刘无忌不忍拒绝,当即一口答应了下来:“多谢老丈慷慨相赠,小王随身不曾携带银两,改日必当遣人登门送来,绝不会亏待了老丈。”

    “哈哈……小王爷这话见外了,老朽虽然家徒四壁,但也不愁吃喝。此犬乃是长子遗物,能够为他觅得良主,老朽深感宽慰,若是索要报酬,九泉之下哪有颜面与吾儿相见!”杨祐朗声微笑,婉言谢绝了刘御的好意。

    刘无忌高兴的弯腰抚摸着啸天犬的脑袋,笑道:“从今往后,你便跟着我驰骋沙场吧,但愿你能够像对待杨啸那样忠心护主,本王绝不亏待你!”

    “汪汪汪……”啸天犬立刻欢快的摇晃着尾巴,用一串狂吠回应新主人。

    众人说话间便来到杨家庄的后花园,只见中央有一座外形酷似庙宇的小院子,院子里有一座不大不小的殿宇,推门而入,便能看到殿宇中央矗立着一座栩栩如生的雕塑。

    只见他头戴三山飞凤帽,身穿亮银龙鳞甲,外罩黄色战袍,足踏金缕靴,手持银光闪烁的三尖两刃戟,身高九尺有余,仪容清俊,相貌堂堂,两耳垂肩,神采奕奕,竟似活人一般活灵活现。

    刘无忌与嫦娥、凌统俱都惊讶不已,毕恭毕敬的问道:“敢问老丈,此雕塑何人也?”

    杨祐把灯笼交给家丁,抚须笑道:“这是我的祖先,西周开国大将杨戬是也。”

    “原来是千年前的盖世名将,我当敬献一炷香,以示敬意。”

    刘无忌向老丈讨了香火,毕恭毕敬的点燃,与凌统、嫦娥一起跪在雕塑前磕了头,这才起身。

    杨祐对刘御的谦逊有礼非常满意,当即吩咐家丁:“马上去厢房召唤小姐把咱们杨家的祖传宝物拿来。”

    不消片刻功夫,只见一个年约十六七岁,生的钟灵毓秀,双瞳剪水的小家碧玉捧着一个盒子姗姗而来,直到杨祐面前驻足,把一个木匣子敬献:“父亲,我们杨家的宝物在此。”

    不得不说,此女算得上上乘之色,当得上万里挑一这个词语,但在嫦娥的面前还是有些相形见绌,黯然失色,不由得在心里嘀咕一声:“这位公子生的好清秀,竟然比女儿家还漂亮!”

    杨祐接过盒子,朗声道:“小王爷,这盒子里面是我们杨家祖传的《真君戟法》,是我们祖宗杨戬倾毕生心血所著,若能练熟此戟法,定能让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只可惜我们杨家后人世代愚钝,有负祖先,今日与小王爷有缘,我便把此书与这把三尖两刃戟相赠。”

    刘无忌又惊又喜,半推半就道:“唉呀……如此厚礼,小王若是收了该以何为报?”

    杨祐大笑道:“只要小王爷能够与陛下驱逐唐寇,让大汉重归太平,便是对老朽最好的报答。”

    刘无忌大喜,当即长揖到地拜谢:“承蒙老丈厚爱,小王誓死驱逐唐寇,让四海澄清,国泰民安!”

    刘无忌拜谢完了杨祐,对着杨戬的雕塑一礼:“杨将军,承蒙你的馈赠,小王只好恭敬不如从命,收下你的神兵奋勇杀敌,护国安民。”

    施礼完毕,刘无忌小心翼翼的上前从杨戬雕塑中取了这支银光闪闪的三尖两刃戟,走到殿宇外面舞动起来,当真是得心应手,长一尺嫌长,短一尺嫌短,重一斤嫌重,轻一斤嫌轻,简直是为自己量身打造。

    “哈哈……小王我这次在李元霸的手上险些吃了亏,正愁没有得心应手的长兵器,这三尖两刃戟简直是上天所赐,有了它,足以与李元霸掰掰手腕。”刘无忌手持天威戟笑逐颜开。

    杨祐亦是大笑:“哈哈……此戟既可以叫做三尖两刃戟,也可以叫做三尖两刃刀,还可以叫做三尖两刃枪,这都不重要,因为它有个霸气的名字天威!”

    “叮咚……系统提示,刘无忌成功获得天威戟与《真君戟法》,巅峰基础武力永久上升一点,提升至1o7,当前基础武力上升至1o4。假以时日,若是使用娴熟,参透戟法,基础武力有几率再提升2点。”

    刘无忌再三拜谢:“今日获得老丈厚礼,小王无以为谢,等见了父皇,必然为你讨个赏赐。”

    杨祐抚须大笑道:“老朽绝非贪慕富贵之人,此女乃是小女杨婵,年方十六,至今未曾许配人家……”

    刘无忌双目微转,心中暗道:“莫非这老丈要以天威戟与兵书还有灵犬做嫁妆,把他女儿许配给我?可是我已经有了关银屏与辛宪英,该如何应对这老丈呢?”

    不等刘无忌说话,杨婵忽然抢着道:“阿爹,咱们穷乡僻壤,女儿只是寒门百姓,决然配不上小王爷,所以咱们还是不必高攀了吧?我倒是觉得小王爷身边的这位公子不错……”

    面对着杨婵热情似火的目光,嫦娥一脸尴尬,朱唇轻启,不知该如何回答:“我……我……”

    杨祐不由得抚须大笑:“哈哈……老朽知道你没有做王妃的命,我也没想把你许配给王爷。但老朽也不是打算把你许配给这位姑娘,而是那位少年将军……”

    杨祐说着话指了指刘无忌身边的凌统:“老朽觉得这位将军不错,而且和你很般配。希望小王爷做个媒,给小女托付终身吧?”

    杨婵一脸惊讶,目瞪口呆的望着嫦娥:“你……你是女扮男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