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四十九

    “生子当如刘无忌啊!”

    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李世民只能选择策马逃命,马鞭疯狂抽在胯下坐骑的,疯一般纵马狂奔。而内心却被深深震撼,出一声刻骨铭心的呐喊。

    “李世民休走,犯我大汉疆土者,虽远必诛,刘无忌在此,还不快快下马受缚!”

    刘无忌看到唐国龙旗之下一阵嘈杂,人喊马嘶,更是猛催胯下坐骑,擎着屠龙刀与倚天剑,全力追赶。

    刘无忌胯下的万里烟云罩乃是宝马中的宝马,良驹中的良驹,撒开四蹄来,足不沾尘,犹如离弦之箭一般朝李世民龙旗所在之处飞掠而来,势不可挡。

    李善长大惊失色,急忙吩咐一名御林军校尉:“马上扛起龙旗向北移动,吸引刘无忌追赶,掩护陛下逃命!”

    但刘御并不上当,在马上大笑一声:“哈哈……我就不相信李世民逃命还带着旗帜,此必是声东击西之计,我看那个骑白马的家伙才是李世民!”

    刘御眼尖,一眼就盯上了乱军中身穿金盔金甲,身披黄色披风,胯下骑乘白马之人,因此丝毫不受李善长的干扰,并没有追逐龙旗,而是一路冲开阻挡,紧紧咬住李世民的背影。

    见刘御丝毫不上当,李善长大惊失色,急忙指挥御林军拼死阻挡:“将士们护驾,拼死挡住这个少年!”

    “杀啊!”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些御林军追随李世民多年,其中自然不乏死士,当即歇斯底里呐喊一声,挺起刀枪,朝刘无忌蜂拥而来。

    刘无忌嘴角微翘,露出得意的笑容,这下更加笃定那穿金甲骑白马的人就是李世民,面对着蜂拥而来的御林军并没有强行突围,而是拨转马头向北而去。

    “咦……这少年怎么调头走了,难道是被我们吓怕了么?”

    数百名唐国御林军一脸纳闷,各自收了刀枪,望着绝尘而去的刘无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却不料刘无忌策马向北驰骋了数百丈,突然一抖缰绳拨转马头,绕过御林军重新向东追赶李世民而去,身后留下一串长长的笑声:“哈哈……父皇说得好啊,条条大道通罗马,绕个圈还不是照样追赶李世民?”

    刘无忌马快,等这数百名唐国御林军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就越过了他们。一路策马扬鞭,很快就把这些咆哮追逐的唐兵甩在马后,重新咬住了李世民。

    路上偶尔跳出几个唐兵来阻挡刘无忌,不过是螳臂当车,白送人头。刘无忌只需一抬手,寒光一闪,便让唐军尸两处,直骇的其他唐兵心惊胆战,再也没人敢上前送命。

    刘无忌将倚天剑归鞘,左手擎着屠龙刀,右手挽了马缰,拼命追赶李世民。只要能够生擒活捉这个唐国皇帝,便能毕其功于一役,在这样的念头之下,更是让刘无忌不顾一切的追赶。

    万里烟云罩撒开四蹄,好似腾云驾雾,足不沾尘,穿越唐军大营,紧紧咬住李世民的背影,愈追愈近。

    李世民胯下的白马虽然也是万里挑一的良驹,但脚力比起刘无忌的万里烟云罩却是逊色不少。纵然刘无忌一路厮杀,甚至还兜了个圈子,李世民却还是难以摆脱他的追逐。

    “难道上天要我李世民死在这臭未干的黄口小儿手里吗?我不甘心!”

    李世民逃出唐军大营后慌不择路的策马狂奔,只看到道路两旁的树木不停倒退,只是几乎把马鞭抽断了却也甩不开刘无忌,不由得出一声愤怒而又不甘的嘶吼。

    刘无忌隔着百十丈回应道:“哈哈……李世民,你被一个臭未干的黄口小儿追的屁滚尿流,你配做什么皇帝?有本事停下马蹄与小王一决胜负,也让自己输得有点尊严!”

    眼看着刘无忌越追越近,李世民自知逃不掉,只能握紧了手中金灿灿的蟠龙枪,拨转马头准备以死相博:“罢了,罢了,大丈夫死则死矣,朕今日便会会你这个传说中的武学奇才!”

    刘无忌放缓马,嬉笑道:“这样才有皇帝的尊严嘛,看在你这么勇敢的份上,小王不伤害你。自己下马投降,我拿你回去交给父皇处置!”

    李世民手中蟠龙枪一抖,金光闪烁,咬牙切齿的道:“小杂碎,休要猖狂!若是我二弟李元霸在此,只需一锤便能将你们父子砸成肉泥!”

    “嘻嘻……你说的是那个傻子吗?”刘无忌缓缓拔剑,隔着百十丈与李世民对峙,“我听说他天生神力,纵项王再世也不及,但远水解不了近渴啊,隔着茫茫大海谁能救你?”

    “大哥……元霸来啦,告诉我,桂英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忽然东方响起一声霹雳般的怒吼,一匹身高过一丈四,体长过一丈二,重达一千五百斤,魁梧的像一头猛兽。浑身雪白,头顶一簇红色鬃毛,犹如一盏灯笼高悬在雪地之中的战马。驮着一个身高丈二,手提一对擂鼓瓮金锤的大将自东方疾驰而来,卷起一溜烟尘,犹如一条奔腾的黄龙。

    面对着人高马大的李元霸,刘无忌面色微变,忍不住沉吟一声:“嘶……来者果然是李元霸?”

    李世民急忙扭头看去,不由得热泪盈眶,来者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傻弟弟又是何人?这天下除了他西府赵王李元霸之外,又有何人能够骑乘的了这匹千里一盏灯,又有谁能够舞的动这对擂鼓翁金锤?

    “元霸救我!”李世民急忙再次拨马逃命,马鞭狠狠抽在坐骑,同时出歇斯底里的呐喊,“元霸救我,这个小贼要杀兄长,将他毙于锤下!”

    相隔百十丈,刘无忌追赶不及,又畏惧李元霸的威名,因此也不敢向前追赶,只能握紧了刀剑,静观其变:“李世民,你这傻弟弟长得和你不一样啊,你们是不是一个爹?”

    李世民哪有闲心和刘无忌磨嘴皮子,一直策马逃到李元霸面前,这才长舒一口气:“呜呼……我的二弟啊,你总算来了!你再来迟一步,为兄就要尸两处了,你再也见不到疼爱你的兄长了。”

    李元霸却并无喜色,把一对擂鼓瓮金锤扔在地上,只是用两条长长的铁锁挂在后背,突然一把抓住李世民的衣襟,痛苦的怒吼道:“大哥……你知不知道我为何突然又回到了青州?”

    李世民险些被李元霸从马鞍上提了下来,急忙摆出慈爱的面容:“元霸……你这是怎么了?谁又欺负你了,谁又骗你了?你跟兄长道来,我来替你出气!”

    李元霸气呼呼的道:“李隆基告诉我,说桂英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是你把她睡了,始乱终弃,然后把她许配给了我?你是故意给我戴绿帽子,是也不是?”

    李世民心中几乎气炸,破口大骂:“这李隆基果真是个恩将仇报的白眼狼,枉我这么器重他,在御驾亲征后让他担任内阁大臣。竟然趁我不在兴风作浪,等我回家誓要将他五马分尸!”

    李元霸却懒得和李世民讨论李隆基,瞪着大眼怒吼:“大哥,你回答我,李隆基说得是不是真的?桂英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对面的刘无忌却恼羞成怒,破口大骂:“我呸……你个傻子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我母妃的名字岂是你能叫的?信不信小王把你们兄弟的舌头割了!”

    李元霸猛地扭头怒视刘无忌,同时询问李世民:“这娃儿是何人,他为何这样说话?”

    “你先把兄长的衣襟放开!”

    李世民做了个深呼吸,先平静一下自己杂乱的心情,想想该如何稳住李元霸,让他替自己卖命。当前的局势对于唐军不利,自己必须利用李元霸冲锋陷阵,才有把握获得最后的胜率。

    李元霸这才忿忿的放开李世民的衣襟:“你说,你老实告诉我?李隆基说得是不是真的?”

    李世民手中马鞭一指刘无忌:“你先把这少年一锤砸死,回头兄长再把此事与你详细道来。此事说来话长,怕是要说上三天两夜!”

    李元霸这才把目光转向刘无忌,上下打量了一眼,怒吼一声:“你这小娃儿究竟是何人?竟敢追杀我大哥?”

    刘无忌刀剑一分,似笑非笑道:“我啊,打抱不平之人,听说李世民霸占弟媳,所以我才替你讨回公道。”

    李世民大怒,歇斯底里怒吼一声:“元霸杀了他,不要听这小儿信口雌黄!”

    “吃我一锤!”

    李元霸怒吼一声,忽然策马向前,双手猛地提起拖在地上的擂鼓瓮金锤直取刘御。一对金光闪闪的大锤,裹挟着呼啸的风声,犹如泰山压顶一般朝刘无忌当头砸下。

    “叮咚……李元霸狂暴属性动,怒气上升四格,瞬间武力+12,基础武力112,坐骑千里一盏灯+1,武器擂鼓瓮金锤+1,当前武力上升至16!”

    正在朝高密急行军的刘辩猛地听到系统提起李元霸的名字,心中不由得吃了一惊:“不好……莫非李元霸重返青州战场了?这下怕是要让唐军如虎添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