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四十七 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看到凌统中锤落马,金弹子手提双锤疯一般扑了上来,秦怀玉急忙叱喝一声,抖手将另外一只金锏掷了出去:“吃我一锏!”

    重二十余斤的四棱黄金锏在旭日的照耀下出金灿灿的光芒,带着呼啸的风声,迎面飞向金弹子,疾如闪电,快似流星。

    金弹子手中双锤沉重,想要举锤格挡已经来不及,急忙侧身躲闪,却是擦着肩膀飞过,金锏与甲胄摩擦在一起,火星四溅,直让金弹子感到肩头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凌统趁机一骨碌爬起来,抬手擦拭了下满脸尘土,就要挥舞三节棍与金弹子以死相博:“小爷不但敢杀你的坐骑,还要宰了你这个番将!”

    忽听一阵雄壮的战马嘶鸣声由远及近,血染征袍的刘无忌催促胯下万里烟云罩,左手屠龙刀,右手倚天剑,转眼间便来到三人面前:“凌公绩退到一旁,让小王我来教训这个唐将!”

    金弹子上下打量了刘无忌一眼,露出不屑的眼神:“我当是来的什么厉害人物,原来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儿,难道刘汉无人可用了吗?”

    金弹子说着话目光落在刘无忌胯下的万里烟云罩上,只见这匹战马四肢粗壮,身材修长,鬃毛飘逸,端的是神骏非凡,一看就是日行千里的良驹宝马,直让金弹子两眼放光,垂涎三尺。

    “啧啧……小娃儿骑的这匹坐骑真是一匹宝马,若是乖乖的给老子献上,饶你不死!”金弹子手中双锤猛地一震,火花四溅,声色俱厉的威胁道。

    刘无忌仰天大笑:“哈哈……你个番将还算有点眼力,小王的坐骑就在胯下,有本事你来抢啊!”

    金弹子一愕:“小王?什么王,哪来的小王?”

    凌统手中三节棍一抖,护在刘无忌马前:“小王爷,这个番将膂力过人,不容小觑,咱们并肩作战才有必胜的把握!”

    金弹子这才恍然大悟:“哦……莫非你就是从司羿箭下抢回秦琼尸体的那个庐江王刘御?”

    刘御提刀舞剑,策马直取金弹子:“小王正是大汉皇帝膝下三子庐江王刘无忌,番将刀下受死!”

    金弹子一脸狂喜状,双锤一分,叱喝一声向前迎战:“老子正愁没有建功立业的机会,今日便拿你这小儿的头颅换取荣华富贵!”

    “叮咚……刘无忌屠龙属性动,对阵基础武力值过99的武将之时武力+2,基础武力1o3,坐骑万里烟云罩+1,当前武力变化为1o6!”

    “叮咚……刘无忌橫勇属性动,当面对武力值介于1oo-1o5之间的武将时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为1o9!”

    “叮咚……刘无忌双绝属性动,屠龙刀、倚天剑各自+1武力,对阵使用重武器对手时武力+1o,当前瞬间武力飙升至121!”

    “叮咚……受金弹子锤霸属性压制,刘无忌武力下降3点变化为118!”

    万里烟云罩撒开四蹄,犹如离弦之箭般电射而出,金弹子还没反应过来,刘无忌已经杀到面前,“吃我一刀!”

    伴随着一声叱喝,金光一闪,三十斤左右的屠龙刀绽放出金灿灿的光芒,犹如一条金龙俯冲大地,奔着金弹子的脑门砍了下来,又快又疾,好似白驹过隙。

    “好快的刀法!”

    看到刘无忌一刀劈来,金弹子心中的轻视之意登时荡然无存,脸色微变,左手急忙挥锤格挡。

    刘无忌嘴角微翘,在刀锤即将相撞之际忽然变招,半空划出一道弧线,猛地拐弯奔着金弹子的颈部削了过来,迅疾如风,快似奔雷。

    金弹子忍不住露出惊骇之色,没想到这少年的刀剑竟然如此之快,变化如此之巧妙,来不及多想,右手大锤仓促招架,“倒是小瞧……”

    刘无忌冷哼一声,在电光火石之间,右手的倚天剑出手了。

    所有人都未看清刘无忌这一剑是怎么刺出来的,只是金弹子一句话还没说完,便被寒芒四射的倚天剑刺穿了胸膛,锋利的剑尖透背而出,带着殷红的鲜血,瞬间就染红了金弹子的战袍。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刘无忌的刀剑几乎将快字扬到了极限,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招数变化。而金弹子的一双大锤沉重笨拙,在刘无忌轻灵的刀剑面前更是将劣势放大,被抓住破绽,一剑透心。

    “砰、砰……”两声闷响,金弹子手中双锤落地,将地面砸出了两个大坑,尘土飞扬。

    当刘无忌抽剑的时候,鲜血从金弹子胸前的血洞中喷射而出,被风倒卷了回来,喷洒的金弹子满脸满身全是鲜血,斑驳血腥,其状恐怖。

    失去了力气的金弹子颓然无力的跪倒在地,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企图挣扎着爬起来:“我……完颜……金弹子,竟然……死在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手下,这……怎么……可能?”

    “这颗大好头颅本王收下了!”

    就在奄奄一息的金弹子向后栽倒之际,刘无忌催促战马冲了上来,左手屠龙刀一闪,瞬间便把金弹子的头颅斩了下来,飞在空中。

    失去了头颅的尸体鲜血喷溅,直上空中,好似喷泉一般,然后“噗通”一声歪倒在地,双腿蹬了几下,再也不动一动。

    不等头颅落地,刘无忌右手倚天剑刺出,四平八稳的用剑身接住了血淋淋的头颅,挑在倚天剑上一动不动。

    “秦将军收了这颗头颅,回头拿来祭奠秦都督!”刘无忌长啸一声,倚天剑一抖,便把金弹子的头颅抛给了秦怀玉。

    秦怀玉伸手接了,扔掉头盔,把头挽了挂在马前,拱手致谢:“多谢小王爷,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功夫竟然如此了得,真是天纵奇才!”

    刘无忌不以为然的笑笑:“虽然这唐将也用大锤,但比起李元霸来差的太远,若是有朝一日能够击败李元霸,才值得吹嘘炫耀。杀了区区一个无名之辈,不足挂齿!”

    忽听得唐军阵中颦鼓动地,凌统举目望去,只见唐营中黄色的龙旗随风飘荡,号角悠扬,不由得喜出望外:“小王爷快看,唐营中竟然飘荡着龙旗,莫非李世民在此坐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