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四十五 破绽

    被困在诛神岭上的汉军休息了两天两夜,俱都恢复了精神,一个个摩拳擦掌,做好了迎接恶战的准备。

    唐军围而不攻,这让杨延昭起了疑心,大清早就爬到诛神岭的最高处眺望,现唐军正在秘密向北移动,目的不明。

    “怀玉啊,唐军已经连续两天没来攻山了,你说韩信打的什么算盘?”杨六郎手抚佩剑,提高嗓门询问身边的秦怀玉。

    在杨六郎看来,庐江王虽然天赋异禀,小小年纪就已经身怀绝世武艺,但毕竟只是十二三岁的孩童,想来也不懂得用兵之道,因此也没有征求刘无忌的意见。

    秦怀玉试着猜测道:“莫非是李靖将军的大军前来救援,韩信无奈之下才分兵迎战?”

    杨六郎摇头道:“绝非如此,如果李征东果真率大军来援,唐军势必会集结重兵,正面迎战。而通过我仔细观察,却现唐军是分路出兵,因此可以判断唐军绝非被动迎战,而是主动出击。”

    “哦……我明白了,莫非韩信的目的是以我等为诱饵,引诱廉破、尉迟敬德等人前来救援,他好以逸待劳,各个击破?”秦怀玉手捏下巴,恍然顿悟。

    杨六郎面色凝重的点点头:“正是如此,这就是韩信的围点打援之计。看来韩信已经识破了我们以自己为诱饵,企图对唐军进行反包围的计划,因此他不急于来攻山,而是选择了战斗力最弱的青州军。”

    秦怀玉攥拳道:“杨将军的意思是唐军去进攻廉破老将军了?”

    杨六郎拔剑出鞘:“廉破将军手下的青州兵战斗力最弱,而且一路急行,人困马乏。所以唐军才分头合围青州兵,企图各个击破,我们不能在山上作壁上观了,必须下山救援廉老将军!”

    秦怀玉反手从背上摘下一双金锏,高声道:“既然如此,咱们便下山去吧,小侄愿以杨六叔马是瞻!”

    杨六郎朝山下的唐军一指,提醒秦怀玉道:“贤侄你看,前日山下的唐军至少还有三四万,而现在稀稀拉拉,怕是连两万都没有了。咱们一鼓作气杀下山去,定然能够轻松突围,然后向北救援廉老将军去。”

    一直在旁边侧耳聆听的刘无忌突然插话:“杨将军,其实还有个更好的主意,不知道是否愿意一试?”

    杨六郎急忙陪笑道:“呵呵……不知小王爷有何妙计?微臣愿意洗耳恭听!”

    刘无忌朝不远处的唐军大营一指:“你看那唐军大营里面有些怪异,虽然旗帜无数,但人影却十分稀疏。许多马匹来回驰骋,故意踩踏的烟尘大起,我看这分明是唐军的疑兵之计,咱们可以直捣唐军大营,来个围魏救赵。”

    杨六郎朝唐军大营仔细观察了一阵,不由得心悦诚服,拱手作揖:“小王爷果真心细如,倒是微臣疏忽了。我一直盯着出动的唐军观察,却不曾现唐军的这个破绽,唐军大营看起来果真十分空虚。这些平白无故多出来的旗帜,与那些来回驰骋的马匹十有八九是疑兵之计,这更证明了唐营空虚。”

    听了杨六郎和刘无忌的对话,秦怀玉不由得破口大骂:“这韩信真是够狂妄自大啊,简直没把我们放在眼里,竟然给我们摆空营计,若不杀他个落花流水,怕是要被他瞧扁了!”

    杨六郎抚须笑道:“怀玉贤侄莫要动怒,倒不是韩信小瞧我等,而是他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罢了!”

    “此话怎讲?”秦怀玉一脸疑惑。

    杨六郎收剑归鞘,沉声道:“韩信的本意是想利用我等围点打援,可唐军兵力不足,整个胶东半岛的唐军不过十五六万人,而我军加上廉老将军手下的青州兵也有十二三万左右。虽然我军中计被分开了,但唐军却也必须跟着分兵,韩信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能出此下策。”

    刘无忌翻身上马,笑吟吟的道:“管他有米无米,咱们出其不意的杀下山去,猛攻唐军大营,必有斩获!”

    凌统手中三节棍挥舞的虎虎生风,兴奋的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如果韩信在唐军大营中坐镇就好玩了!”

    杨六郎也绰枪上马,吩咐秦怀玉道:“贤侄,你在山上守卫秦都督的棺椁,我与小王爷率领一支兵马杀下山去猛攻唐军大营,围魏救赵。若唐军得知大营被攻,定然调头回来救援,这样就可以给廉老将军解围了。”

    秦怀玉急忙上前拉住杨六郎的缰绳,恳切的央求道:“杨六叔,我叔父战死之后你就是三军主将了,你还是留在山上坐镇接应,让小侄去冲锋陷阵吧?”

    刘无忌在旁边提醒道:“两位将军不必争了,依小王之见,谁也不用留在山上。我们一鼓作气杀下山坡,猛攻唐军大营,杀他个措手不及,等唐军主力返回救援之时咱们调头向北,争取尽早与廉将军会合,这样就不用担心被各个击破了。”

    杨六郎仔细一琢磨,心中暗叫惭愧,小王爷说得对啊,既然能够突破唐军的包围,为何还要呆在山上?卫卿的兵马差不多明后天就能抵达战场,夹攻之势即将形成,没必要再继续呆在山上充当诱饵,尽快选择与廉破的青州兵会师才是上上之策。

    “小王爷虽然年幼,但却心思缜密,慧眼如炬,微臣自叹不如,还是由你来担任主将吧!”杨六郎翻身下马,从怀里掏出调兵虎符,心悦诚服的双手交给刘无忌。

    刘御急忙推辞,笑呵呵的道:“父皇常说当局者迷旁观者,小王能够识破韩信的空营计,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我还年幼,不足以担当大任,还请杨将军继续指挥三军,就让小王给你做个参军好了。”

    见刘无忌坚辞不受,杨六郎只好作罢,再次拱手道:“小王爷聪敏睿智,这一路上还请多多提醒微臣,咱们君臣齐心,定能扭转乾坤,反败为胜!”

    当下刘无忌、凌统、秦怀玉三人挑选了一万精锐在前,杨延昭押运着秦琼的棺椁居中坐镇,吃饱喝足之后,吹响冲锋的号角,山洪一般从诛神岭上掩杀了下去,登时就杀的猝不及防的唐军阵脚大乱。

    “无知唐寇,番邦蛮夷,安敢犯我大汉江山,今日就让尔等尝尝大汉庐江王的厉害!”

    刘无忌催促胯下万里烟云罩,左手屠龙刀,右手倚天剑,在唐军阵中横冲直撞,所到之处纷纷披靡,无人能挡。

    这屠龙刀与倚天剑皆是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每一次砍杀下去,要么砍断了敌人的兵器,要么刺穿了敌人的甲胄,当真是砍瓜切菜,杀起人来易如反掌。不过一顿饭的功夫,刘无忌就阵斩了一百多名唐军,其中包括一名偏将,两名校尉。

    凌统与秦怀玉不甘落后,一个挥舞三节棍,一个手持四棱黄金锏,紧跟着刘御的马蹄左冲右突,在唐军阵中如入无人之境,直杀的唐军伏尸成堆,血流盈野。

    为了围剿廉颇的青州兵,韩信把诛神岭脚下的唐军抽走了一半,只留下了一万八千人虚张声势,企图唬住山上的汉军,等剿灭廉颇的青州兵后再卷土重来。

    在韩信的计划中,四路合围廉颇,一天一夜的时间就可以把四万青州兵吃掉,说不定那时候被困在山上的杨延昭还没有反应过来,包围就会重新形成。

    但人算不如天算,细心的杨六郎并没有在山上等死,而是一直在观察唐军的行动,成功识破了韩信的计策,并当机立断杀下山来。

    一万八千唐军本来就兵力薄弱,分散在偌大山脚下更是稀稀拉拉,在刘御、凌统、秦怀玉三大猛将的领衔冲锋之下,轻而易举就冲破了唐军的包围圈,气势汹汹的杀奔十里之外的唐军大本营。

    就在汉军朝山坡下起冲锋之际,唐军斥候急忙快马飞报坐镇大营的李世民:“启奏陛下,山上的汉军突然冲下来了,请陛下做定夺。”

    李世民闻言双眉蹙起,捏着下巴沉吟:“这杨延昭倒是有些胆色,看来韩信小觑他了,没想到反应竟然如此迅,实在出乎预料啊!”

    在李密的三万唐军还没有抵达之前,整个高密境内的唐军只有十一万,为了快消灭廉颇的青州兵,并且尽量减少伤亡,所以韩信出动了八万唐军。

    毕竟除了廉颇的四万青州兵之外,尉迟恭的三万兵马正在火来援,如果没有绝对的兵力优势,很难战决。

    无奈之下韩信只好兵行险招,除了留下一万八千人在诛神岭下虚张声势,稳住山上的汉军外,只给李世民留下了一万两千人防御大本营。

    直到此时李世民还没明白汉军的意图,急忙召唤金弹子来到面前:“完颜将军,马上集合人马杀出大营,联合山脚下的将士们堵住这支汉军,绝不能被他们逃脱了!”

    斥候气喘吁吁的禀报道:“启……启奏陛下,汉军并没有选择突围逃跑,而是奔着我们的大营冲杀了过来,来势汹汹,不可阻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