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二十七 最强技能之三星连珠

    “咦……竟然把我的箭挡开了?”

    后羿一箭落空,不由惊讶的目瞪口呆,自己从七岁开始练箭,到现在已经过二十载,可以说是例无虚,射啥啥死,今天竟然破天荒的被挡开了!

    记忆中,后羿自七岁苦练一年射术,到了八岁便能射杀兔子、麋鹿这种小动物,九岁时能射狼;十二岁时能射死野猪,十五岁能射死天空的飞鹰,十七岁能射死东北的黑瞎子,十八岁能射死长白山的猛虎……

    几乎是例无虚,射什么什么死,更何况是人,没想到今天竟然被这个叫做秦琼的家伙给挡开了一箭,这简直是后羿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驾!”

    就在后羿愣神之际,秦琼已经叱喝胯下战马朝后羿冲了上去,“唐寇休要嚣张,秦琼今日虽死不逃,有本事的放马过来与我一决胜负!”

    倒不是秦琼不怕死,而是通过刚才硬接了后羿一箭,秦琼已经意识到自己要想逃跑,只能是死路一条。

    虽然隔着两百丈的距离,但后羿的这一箭依旧力逾千钧,甚至震的自己十指麻,绝不是不能穿缟素的那种强弩之末。就算往少里说,射程至少还能飞出百十丈,就算秦琼胯下的呼雷豹是日行千里的宝马,又怎能快过飞箭?

    既然逃无可逃,还不如拼死冲上去靠近后羿,或许还有获胜的希望;就算要死,也可以死的轰轰烈烈,而不是在逃命的途中被人一箭射下马来!

    “咴咴……”

    呼雷豹撒开四蹄,犹如腾云驾雾,足下生风,在人海中犹如闪电一般朝后羿冲刺而去,转眼间就向前冲锋了四十丈左右,距离后羿愈来愈近。

    马上的秦琼双腿牢牢地踩住马镫,一双大眼死死地盯住后羿手里的弓箭,双手各自握着一支金锏,随时准备格挡后羿射出的羽箭。对于两边拦截的唐军视而不见,完全靠呼雷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在驰骋中闪转腾挪,躲避唐军的枪刺刀劈。

    “嘶……好胆量!”后羿出一声怪异的笑声,再次挽弓搭箭瞄准了秦琼,“既然你想死的壮烈一些,我便成全你!”

    “咻”的一声,弓弦响起,所有人还没来得及眨眼,羽箭便闪电般飞向秦琼的面门。

    但秦琼却看到了,在后羿羽箭离弦之际,便暴喝一声,将左手中的四棱金锏投掷了出去:“落!”

    “叮咚……秦琼‘杀手锏’技能动,武力瞬间+5,当前武力上升至1o5!”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羽箭与金锏碰撞在一起,火花四溅。

    金锏坚硬无比,但力道远逊飞来的羽箭,因此被撞击的向后倒飞了数丈。

    而羽箭的力道虽大,却终究是普通的羽箭,硬度远远无法和秦琼手中的金锏相比,在把金锏撞飞的同时,自己也因为巨大的撞击力而四分五裂,变成漫天羽毛,纷纷扬扬的落向战场。

    “叮咚……后羿射日属性爆第四次,武力瞬间+2o,但被秦琼再次挡开。”

    “朕的门神啊,你可要撑住!”

    海上的刘辩听到系统的提示,心如刀绞,双拳紧握,手指甲几乎嵌进了肉中。

    但隔着迢迢千里,自己就算把牙齿咬碎,就算把一颗心绞烂,却也无能为力。一切只能听天由命,是生是死,全凭秦琼自己!

    “朕相信叔宝将军一定可以躲过这一劫,他可是被当做门神的男人啊,怎么会这么容易挂掉?他可是朕召唤出来的第一位武力值近百的猛将,当初平定江东,征讨虎牢,就是靠的秦琼压箱底,朕的叔宝将军啊,你绝不能死!”

    这一刻,刘辩眼中浮现的是自己攻打吴郡的战,正是在秦琼的内应之下才轻易剿灭了严白虎,拿下了第一块属于自己的地盘。

    再到后来虎牢关征讨董卓,面对吕布嚣张的挑战,也是秦琼第一个策马出战,才让嚣张跋扈的吕布再也不敢轻视江东,才让天下诸侯对自己这个废帝刮目相看。

    “朕有主角光环啊,朕相信叔宝将军不会死的!”刘辩站在船舱里对着海上的旭日双手合十,默默地为秦琼祈祷。

    “嘶……竟然又被挡开了一箭,看来汉军阵中果然有点人才!那么接下来试试我的三星连珠!”

    被秦琼连挡两箭,后羿彻底暴怒了。

    如果不能做到百百中,自己又拿什么去挑战大汉的箭神薛礼,自己又凭什么争夺天下第一射手?

    铁胎弓拉得犹如满月,瞬间连三箭,一支跟着一支,在空中排成了一条直线,精准的犹如刘辩穿越之前的制导导弹。裹挟着呼啸的风声,以电闪雷鸣之势飞向秦琼。

    “落!”

    秦琼的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后羿的双手,就在弓弦一抖之际,秦琼右手中的四棱金锏再次脱手飞出。

    “铛”的一声巨响,金锏再次与羽箭在空中碰撞,出巨大的声响,直震的周围将士耳膜“嗡嗡”作响。

    由于两人同时向前冲刺,距离此刻已经不足百丈。离弦之箭的力道更足,雕翎箭硬生生将秦琼掷出的金锏撞飞了将近十丈,这才四分五裂的粉碎坠地。

    “开!”

    没想到后羿竟然三箭连,秦琼来不及多想,就摸起马鞍上的金纂提炉枪向外格挡。

    又是“铛”的一声巨响,雕翎箭被秦琼硬生生击落,但手中的金纂提炉枪竟然因为巨大的撞击力扭曲变形,瞬间就震的秦琼虎口迸裂,三十多斤的长枪却是再也拿捏不住,瞬间脱手飞出……

    不等秦琼出声,最后一箭轰然而至,“噗”的一声正中秦琼胸口。

    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洞穿了秦琼的甲胄,连带着雕翎透胸而过,从秦琼的胸部洞穿了一个模糊的血洞,似婴儿手臂一般大小,破裂的心脏竟然清晰可见。

    “叮咚……后羿‘射日’属性再次爆,开启最高境界‘三星连珠’,三箭武力叠加,瞬间武力+6o,当前一箭飙升至武力165!”

    “啊……”刘辩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跪倒在地,“这……这是开启神话模式了么?竟然射出了6o+的武力,难道这就是射日男人的最强实力?165的武力,怕是射谁谁死吧?朕的叔宝将军,难道注定逃不过此劫?”

    “叮咚……系统提示,后羿第五箭成功射杀秦琼,射日属性仅剩最后两箭。秦琼阵亡,宿主获得复活碎片一枚!”

    “司羿,朕此生与你不共戴天!”

    刘辩忽然暴走,一脚飞起把船舱的窗户踹了个稀烂,登时木屑纷飞,满地狼藉,“司羿,李世民,韩信,都给朕等着,朕誓要让你们在青州粉身碎骨!”

    “陛下,怎么了?”

    正在给将士们缝补衣服的张出尘与潘金莲吓了一跳,急忙围上去询问。而六七岁的潘安更是被刘辩暴躁的举动吓得“哇哇”大哭了起来,还以为又有飓风来袭,即将葬身大海呢!

    正在甲板上商议登6后该如何行动的樊梨花、张良、宇文成都等人俱都吓了一跳,连同飞卫、纪昌、燕青等人一窝蜂的涌进了船舱,一脸惊诧的询问,“陛下,生了何事?”

    虽然心中悲痛欲绝,可刘辩却不能把真相告诉任何人,只能一个人承受这巨大的悲伤。

    急忙稳定了下心神,长吁一口气道:“朕刚才一个恍惚,似乎做了一个梦,梦见叔宝将军战死了。情急之下方才破口大骂,尔等不必紧张,虚惊一场。”

    张良等人俱都惊诧不已,大白天的烈日当空,陛下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陛下直管放心,秦叔宝将军骁勇善战,又有李药师运筹帷幄,应该不会有事。也许是陛下近来操劳过度,才产生了幻觉。”张良躬身作揖,给刘辩宽慰了几句。

    樊梨花也上前搀扶精神有些恍惚的刘辩:“或许是陛下在海上颠簸的太久了,以至于精神有些恍惚,还是让臣妾搀扶你去睡一会吧?”

    “也好!”刘辩叹息一声,心在滴血。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余年,南征北战,打下了偌大的江山,东到日本,南到菲律宾,西到整个印度大6甚至将战线推进到了中东的伊朗一带,可还不曾战死过如此重量级的武将。

    在秦琼之前,让刘辩记忆犹新的阵亡武将有林冲、花荣、以及杨再兴、6文龙,其他曾经让刘辩悲伤过得还有陈庆之、蒋钦、凌操等人,但论分量比起秦琼来却远远不及。对刘辩内心造成的震撼同样无法相提并论。

    在樊梨花的搀扶之下,刘辩躺倒在床榻上,在所有人离开之后,两行泪滴顺着眼角潸然滑落,喉头一阵哽咽,几乎哭出声来。

    “朕的秦叔宝将军,你在天瞑目吧,朕誓要用李世民、韩信、后羿的鲜血为你祭奠,血债就要让血来偿!”

    “请你的在天之灵睁大眼睛看着,这次青州之战一定会分出个胜负,当偃旗息鼓之时,就是唐国土崩瓦解之时!李世民、韩信、后羿的头颅都会摆在你的灵位之前!”

    “起风了,起风啦,这下可以顺风行驶了!”

    就在这时,船舱外面响起一片欢呼,船帆被吹得猎猎作响。

    樊梨花再次返回禀报:“启奏陛下,好消息,起了东北风,将会大幅加快我们的航行度,预计傍晚时分就可以靠近琅琊国境内的海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