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二十六 双神之战

    夜色苍茫,一支三万人的队伍举着火把星夜进军,远远望去好似一条蜿蜒的火龙。??

    得知天子被困于高密县境内的断舌山,秦琼第一时间率部增援,留下尉迟恭守卫剧县城池,自己带着秦怀玉、杨延昭挑选了三万精锐,星夜出城,全力急行军。

    救人如救火,更何况这次要救的是天子的圣驾,因此秦琼拼了命的催促将士们赶路,恨不得所有马匹都能像自己胯下的呼雷豹一样足下生风。

    在秦琼的催促下,三万将士饶过北海城池,花了三天两夜的时间,狂奔了四百里路程,在这个傍晚进入了高密县境内,距离刘辩被困的断舌山已经只剩下四十里左右的路程。

    赶了这么远的路程,秦琼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在催军急行的同时,不断的派遣斥候联络廉颇,约定进军路线,东西呼应。

    得知廉颇已经放弃益都县城,倾巢出动,秦琼更加放心。胶东半岛的唐军不过十五万左右,还要留下六七万人守卫北海,就算有埋伏也不过七八万人左右,双方兵力相当,纵有埋伏又有何惧?

    秦琼催促胯下呼雷豹,手提金纂提炉枪,背挂四棱金装锏,在众将校的簇拥下策马向前,不断的高声鼓舞士气:“将士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只要能救援陛下突围,何愁没有荣华富贵,何愁不能加官进爵?”

    就在这时,担任先锋的全琮亲自来报:“启禀秦将军,前面的路途越来越艰险,道路两侧山峦林立,不知是继续进军还是等天亮之后再赶路?”

    在离开剧县之前全琮还只是个军司马,因为站出来证明朱赞的身份,引起了秦琼的注意。见他生的魁梧雄壮,膂力过人,便直接擢升为偏将,并拨给他五千人担任先锋。

    受到秦琼的大力提拔,全琮感激涕零,恨不能以死相报,因此一路上身先士卒,但凡有重要军情,都会亲自来向秦琼请示。

    秦琼勒马带缰,朝山坡上仰望,只听送松涛阵阵,时而有鸟鸣猿啼之声,也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遂大喝一声:“区区山坡有什么值得畏惧?我等已经狂奔了四百里路程,眼见断舌山近在咫尺,岂能畏缩不前?全力行军,不得延误!”

    “诺!”

    全琮答应一声,拔转马头,直奔全军而去。

    秦琼与秦怀玉一边督促中军疾行,一边派了数十名斥候打着火把摸黑攀爬山崖,搜索一番,看看两旁可有伏兵?

    不等斥候上山搜索,忽然一通鼓响,山峦两侧伏兵尽出,箭如雨下,滚石如雹,直杀的汉军人仰马翻,一团大乱。

    好在道路宽数十丈,不至于让汉军拥挤堵塞,在秦琼父子的指挥下一边朝山上还射,一边快穿过这片山峦,摆脱被居高临下遭到吊打的局面。

    坐镇后部的杨六郎见前方杀声大作,伏兵四起,急忙催马扬鞭,冒着箭雨石雹赶上秦琼,大声提醒道:“将军,唐军在此埋伏多时,显然是经过精心策划。只怕断舌山之围多半有诈,不如火退兵!”

    “前方距离断舌山只剩下四五十里路程,近在咫尺,不上山一探究竟,我心中实在不甘啊!”秦琼挥舞双锏拨打雕翎,心中犹豫不决。

    虽然遇上了埋伏,但依然不能据此判断刘辩被围的消息是假。就算唐军围住了刘辩,也不妨碍他们在周围设伏阻击援兵,这两者并不矛盾。更何况距离断舌山只剩下最后一段路途,就此撤兵的话,将士们付出的血汗便等于前功尽弃了。

    就在秦琼犹豫不决之际,后方号角呜咽,杀声大起,史敬思手提白玉戟,一马当先,率领两万唐军从隐蔽处掩杀出来,朝汉军猛攻,“唐国大将史敬思在此,秦琼还不快快下马受死?”

    史敬思一杆画戟上下纷飞,挡者披靡,无人能敌。唐军将士受到鼓舞,各个奋力向前,直杀的汉军阵脚大乱,在几名偏将的率领下勉强阻挡,且战且退,一边飞马向秦琼和杨延昭求援。

    与此同时,山峦前方也杀出了两万伏兵,后羿跨马提槊,带着黄甲、黄乙兄弟漫山遍野的冲杀上来,与史敬思对汉军展开了前后夹攻。

    “都督,前后皆有伏兵,看样子至少不下四五万,断舌山之围绝对是唐军的诡计。请都督火下令撤兵!”杨延昭双手抱枪,痛心疾的请求秦琼撤兵。

    战事展到这个地步,真相已经昭然若揭,倘若刘辩率领的两千御林军果真被围困在断舌山上,唐军早就集结重兵猛攻了。

    就算断舌山再高大艰险,唐军以五六万之众,过汉军三十倍,也绝对早就把刘辩生擒活捉了,哪里还会等到秦琼来救援?

    “退兵,火退兵!”

    秦琼挥舞双锏击落两支迎面而来的弩箭,大喝一声,“前部变后部,火撤退。杨延昭、秦怀玉在前面开路,本将亲自断后!”

    “诺!”

    杨延昭与秦怀玉答应一声,双双策马提枪,率领着万余名汉军调转矛头,朝从背后掩杀上来的唐军迎了上去。直杀的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咆哮叱喝声,惨叫哀嚎声此起彼伏,响彻山谷。

    “唐寇休要猖狂,可识得小爷秦怀玉?”

    秦怀玉飞纵胯下青骓马,挥舞镔铁皂缨枪直奔大展威风的史敬思,“来来来,与小爷大战三百回合,欺负小卒算什么本事?”

    “哼……不自量力之辈,换你父亲来受死?”

    秦怀玉从军不过半年时间,史敬思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没听过,光听秦怀玉的名字还以为是秦琼的儿子,言语间根本没有把秦怀玉放在眼里。

    一声金铁交鸣之音响彻山谷,两把兵器碰撞在一起,火星四溅。

    两员大将各自使出浑身解数,枪来戟往,马走龙蛇,踩踏的尘土飞扬,直杀的难解难分。

    有秦怀玉缠住了史敬思,另一边的杨延昭无人可挡,一杆银枪上下翻飞,连挑数十名唐卒,率领着汉军展开了反攻。

    奈何汉军人少,遭到了前后夹攻不说,头顶上还不断的有弩箭射下,滚石擂木砸下,一时间也难以突出包围,只能浴血厮杀,拼死突围。一时间战事呈胶着状态,谁也无法占据上风,震天动地的杀声中,不断的有人倒在血泊之中。

    “唐寇休要欺人太甚,吃我一刀!”

    得到秦琼撤退的命令之后,全琮马上下令全军调头,并且提刀断后,阻挡唐军的追袭。

    唐将黄甲手提蛇矛,奋勇当先,紧紧咬住全琮不放,“尔等已经钻进了天罗地网,还想走么?留下人头!”

    全琮被黄甲追逐的心头火起,拨转马头,挥舞着五十斤的大砍刀朝黄甲猛砍猛劈,战有十余回合,卖个破绽,一刀将黄甲砍落马下。

    忽听“倏”的一声,一支羽箭破空而来,疾如流星。

    全琮猝不及防,被一箭射中胸口,登时刺穿胸膛,自前胸入后背出,惨叫一声跌下马来。

    “叮咚……后羿‘射日’属性爆第二次,瞬间武力+2o,武力飙升至125,成功射中全琮!”

    “全琮统率81,武力82,智力66,政治53。”

    后羿一箭射落全琮,将铁胎弓挂在背上,叱喝左右:“给我上前砍了这汉将的级,这是本将射杀的第二名汉军武将。”

    得了后羿一声吩咐,百余名唐寇挥舞着刀枪,如狼似虎一般朝全琮扑了上来。

    忽然一声雄壮的战马嘶鸣由远及近,却是秦琼飞纵胯下呼雷豹,挥舞手中黄金锏掩杀了上来:“全子璜撑住,本将前来援你!”

    一双黄金锏上下纷飞,直扫的唐军人仰马翻,俱都后退不迭,稍微躲得慢了便被双锏扫中,脑浆迸裂,当场毙命。

    跌下马来的全琮奄奄一息,趴在地上高呼道:“都督……快走,这唐将弓箭厉害!”

    “就算李元霸在此,本将也绝不能丢下兄弟逃命?”秦琼嘶吼一声,双锏挥舞的虎虎生风,连毙两名唐军校尉。

    “秦琼,来得好,终于等到你了!”

    看到秦琼竟然策马冲杀了过来,彼此相距不过两百丈左右,后羿精神一振,一双眸子杀气四射。

    迅的弯弓搭箭,瞄准了秦琼的眉心,嘴里叱喝一声“中!”

    离弦之箭裹挟着呼啸的风声破空而去,快过流星,胜过闪电。

    “开!”

    秦琼早有准备,出一声暴喝,手中双锏一个横扫千军挥出,硬生生的将后羿射来的羽箭荡开。

    但大出秦琼意料的是后羿这一箭力道竟然如此之足,说是力逾千钧也不为过。遮挡这一箭所承受的力量几乎与格挡兵器一般无二,震的秦琼双手十指麻,耳膜嗡嗡作响。如果要找个武将来相提并论的话,秦琼认为司羿这一箭的力道不在吕布的方天画戟之下,其威力远一般的弓箭。

    “叮咚……后羿射日属性爆第三次,瞬间武力+2o,但被秦琼挡开,第三箭落空!”

    “坏了,恐怕秦叔宝有难了!”距离徐州海岸越来越近的刘辩猛然听到系统的提示,一颗心登时悬了起来。(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