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二十五 难以控制的局势

    (本章的正确序号是1425,特此更正。?起点的技术部不弄个自动排列序号的软件也就罢了,竟然也不让作者自己改标题,无奈。)

    后羿一箭射翻留赞,赢得一片喝彩,周围的唐军无不折服,齐声高喊:“司将军真天下第一神射手啊!”

    就连站在高处的韩信也忍不住击掌称赞:“厉害了,我的司将军!隔着两百丈的距离,一箭狙杀汉军主将,这射术足以挑战薛礼了!”

    断舌山下刀光剑影,杀声大作,失去了主将的汉军依旧奋勇突击,挥舞着刀枪与山脚下的唐军厮杀。留赞虽死,但山顶上还有皇帝在,皇帝就是他们的主将,怕什么?

    “杀啊,冲上去保护陛下突围!”

    “陛下休慌,我等前来救援!”

    四千多汉军呐喊着咆哮着,挥舞着刀枪浴血厮杀,竭尽所能的向前冲锋。

    韩信挥舞手中的旗帜,命令正面阻挡的唐军向两边退开,放汉军攀爬到半山腰再上下夹攻,如此定然能够加消灭汉军。

    唐军得了命令,佯装不敌,迅让开一条道路。

    在副将庞勋的引领下,近千名汉军死士高举着刀枪冲上了山坡,齐声呼喊:“陛下下山,郑都督的援兵随后就到,吾等誓死护卫陛下周全!”

    韩信嘴角微翘,露出一抹得意又同情的笑容:“可惜了这些对皇帝忠心耿耿的汉兵。”

    话音未落,手中绿色旗帜挥舞,命令山上乔装成汉军的唐军弓弩齐,滚石乱砸,杀这支死到临头还浑然未觉的汉军一个措手不及。

    “嗖嗖嗖……”

    随着韩信令旗一挥,山上的唐军乱箭齐,同时将磨盘般的石头从山上滚了下来,瞬间就杀的汉军阵脚大乱,惨叫声此起彼伏。

    “怎么回事,山上的御林军怎么向我们起了攻击?”

    “喂,不要射啦,自己人!”

    “坏了,我们中计了,这山上根本不是陛下銮驾,而是唐军乔装的。”

    看到身边冲锋的将士不断的有人倒下,庞勋方才如梦初醒,急忙挥舞着佩剑下令撤退:“撤退,撤退啊,火撤退!赶快飞鸽传书给郑将军,就说我们中计……”

    话音未落,一支利箭破空而来,同样正中眉心,一箭洞穿头盔,瞬间毙命。

    后羿一边面无表情的放箭,嘴里一边数着人头:“九十三,九十四……全都是一些虾兵蟹将,真是没劲!”

    庞勋虽死,但醒悟过来的汉军在抛下了一千五百多具尸体后终于退下山坡,情急之下急忙寻找鲜血未干的尸体,用手指蘸着血渍写了血书,向郑成功禀报遭到埋伏的消息,然后绑在信鸽的腿上,扔向空中。

    “就这十几只么?”

    后羿连声冷笑,连三矢,弓弦响起,皆无虚。甚至还在信鸽刚刚飞上空中之时,上演了一箭射双鸽的绝技,再次赢得一片喝彩。

    飞鹰组的唐军同时放出数十只猎鹰,扑棱着翅膀在空中展翅翱翔,很快就将汉军放飞的信鸽捕捉殆尽,不曾逃脱一只。

    埋伏多时的黄氏兄弟各自率领三千唐军从左右杀出,穷凶极恶的堵住了汉军撤退的后路,与从山脚下围拢上来的唐军把这些群龙无,军心崩溃的汉军堵在中央,进行着血腥的绞杀。

    看到包围圈中的汉军逐渐没了抵抗之力,一直跟在韩信左右观战的李善长拱手求情道:“这些汉军已经无力再战,可派人下山招降,定然招之既降。”

    韩信举手阻拦道:“不可,汉军势大,青州境内有将近四十万汉军,岂能动了恻隐之心?我们现在不过略占优势而已,稍有不慎便会满盘皆输,现在准许这些汉卒投降。等其他各路汉军蜂拥而至,这些汉卒先降后叛,该如何收场?”

    听了韩信的分析,李善长不由得无言以对,叹息一声:“唉……看来慈不掌兵这句话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啊,为将者就得学会冷血无情!”

    “不错,所以我们必须学习汉将吴启,从交州一路屠杀到贵霜,方才为大汉开拓了万里江山。我们的屠杀还没开始,怎能就心慈手软了呢?”

    韩信手抚佩剑,任凭寒风吹得衣袂猎猎作响,面无表情的挥手下令:“给我杀,一个活口不留!”

    一个多时辰之后,战役结束,五千汉军全部战死在断舌山下。残破的旌旗插满了旷野,横七竖八的尸体比比皆是,包括主将留赞在内全部战死,不曾走脱一人。

    面对小试牛刀的第一场胜利,韩信并没有高兴,反而大雷霆,叱喝身边的众将校道:“在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伏击五千从水中登6的汉军水师,竟然战死了一千将士?诸位训练的士卒比我想象中差的太多了,日后若不能严加操练,在兵力相当的情况下,我军岂能占到上风?”

    韩信最近的表现格外抢眼,又得到李世民的绝对信任,在军中的威信几乎是扶摇直上。遭到训斥的唐军将校俱都弯腰垂,连声允诺,“我等谨遵韩将军吩咐,日后定当好生操练兵马,提高将士们的战力!”

    韩信手抚佩剑,高声道:“我猜测这支队伍是戚继光派来刺探情况的先锋队伍,遭到歼灭之后戚继光定然如惊弓之鸟,不会再轻易上钩了。”

    “那该如何是好,要不然让末将带领两万人马去把他击溃?”李嗣源抱拳请缨。

    韩信拱手道:“不用了,暂时不必理会郑成功了,做好伏击秦琼的准备。只要秦琼进了包围圈,其他各路汉军就不能见死不救,包括廉破、郑成功等人一定前来救援。我们只要在李靖或者卫卿来援之前先歼灭这支汉军,就可以获得足够的兵力优势,再掉头与李、卫一决死战,大事可定!”

    李善长又建议道:“郑成功联络不到留赞的先锋队伍,一定会心生疑虑,十有八九会给秦琼修书提醒。应当在山野中加派巡逻哨兵,捉拿汉军奸细。”

    韩信微微一笑道:“无妨,秦琼率领的队伍已经在山野中进军,天地苍茫。郑成功的斥候一时间又去哪里寻找,等到明日晌午,秦琼就进包围圈了,就算他如梦初醒,也是插翅难逃。”

    “太好了!”李嗣源兴奋的攥拳嘶吼,“如果能射杀秦琼,将是汉军阵亡的最好武将,对于汉军的士气定然是最大的打击!”

    韩信捏着下巴沉吟:“是啊,秦琼巅峰之时官拜征北将军,与李靖、吴启、岳飞并驾齐驱,这一战如果真能留下秦琼的性命,定然是一场振奋人心的大捷。”

    “在此之前,汉军阵亡的最高武将是何人?”后羿摸着手里的铁胎弓,杀气毕露的问道,“但不管是何人,秦琼的性命我要定了!”

    “好像是杨再兴?”

    “是6文龙吧?”

    “我觉得是陈庆之!”

    “拉倒吧,汉军压根就没有阵亡过大将,最多就是杂号将军的级别。”

    “真是难以理解啊,这些汉将是怎么做到的?攻城略地,持续鏖战十载,打下了数万里江山,到现在竟然没有大将阵亡,实在不可思议!”

    韩信拍掌示意众将校安静:“不必争论了,这一战结束之后,汉军阵亡的最高武将定然就是秦叔宝了。玄武湖边的凌云阁定然会新添一员领衔的大将,无可争议的大将,此人就是秦琼!”

    就在唐军众将校各自厉兵秣马,准备伏击秦琼之际,又有斥候快马来报:“报告将军,秦琼率领三万左右的兵马已经逼近夷安,而汉将廉颇也率兵出城,从侧翼呼应秦琼,正快朝高密县境内逼近。”

    “哦……廉破出兵竟然如此之快,带了多少人马?”韩信眉头微蹙,“我还以为这个老家伙能够沉得住气,在秦琼被围之后才来救援,没想到竟然主动出兵了。”

    斥候拱手答道:“回韩将军的话,廉破倾城而出,四万青州郡兵倾巢出动。”

    “啧啧……老家伙倒是有魄力啊!”韩信这下感觉到棘手了,“秦琼三万人,廉破四万人,还有从海边来的郑成功水师,兵力反而过了我军。看来必须向陛下求援了!”

    韩信的使者刚走一个时辰,就有李世民的使者快马赶来,禀报道:“得知廉颇放弃益都,倾巢来援,陛下留下李密率领三万人镇守北海,自己带了金弹子将军提兵五万前来增援。”

    韩信长舒一口气:“太好了,陛下果然是个善于用兵的君主!上马能横槊,下马能划策,有陛下这样的君主,吾等定然可以事半功倍。”

    到了半夜时分,又有李世民的斥候快马赶到:“启禀韩将军,镇守剧县的尉迟恭得知我军大部队离开了北海城,同样也率领三万人马出城朝高密急行军。”

    “哦……尉迟恭出城了?那剧县城中何人坐镇,还剩下多少人马?”韩信一脸郁闷的问道,看起来战事似乎没有按照自己预料的局势展。

    斥候拱手答道:“听说守城的是王猛的侄子王莽。”(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