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一十五 防人之心不可无

    听了长孙无垢铿锵有力的话语,诸葛诞不由得有些毛骨悚然,在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外表之下,埋藏着一颗敢爱敢恨的心。

    对于自己喜欢的男人,她可以不顾一切的去爱,而对于她恨的男人,也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去报复。看长孙无垢的表现,似乎是要和李世民死磕到底,不死不休了。

    “好吧,既然姐姐复仇之心如此坚决,小弟就不劝你了。有赵王陪在身边,李隆基应该不敢伤害你。”诸葛诞拱手送行,满脸“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

    长孙无垢点点头,意味深长的望了诸葛诞一眼:“既然夫君回来了,我相信官差很快就会来救火,表面文章他们还是需要做的。否则李世民大可不必偷偷摸摸的杀我,只需要一纸诏书就可以处死我。”

    “姐姐说的是,既然赵王察觉了李隆基的阴谋,官兵应该很快就会来救火。”诸葛诞点点头,对长孙无垢的话表示赞成。

    李元霸一脸痛苦的替李世民辩解:“这件事绝对不是大哥干的,大哥最宠我了,我相信他一定不会这样做!一定是李隆基这个杂碎干的,我……这就去让他变成没基基。”

    长孙无垢在心中叹息一声,想要和一个傻子讲通道理太难,要不怎么说是傻子呢?

    尽管这半年来自己很努力,但还是不能把李世民在李元霸心中的影响力彻底抹去,要想让李元霸彻底遗忘李世民,还需要一段漫长的过程。在这之前自己必须耐着性子等待,操之过急反而会形成反作用,让李元霸认为自己蓄意破坏他们兄弟的关系。

    “好了,夫君,这件事不是陛下干的,也不一定是李隆基干的,不要太冲动,一切你都听我的如何?”长孙无垢握着李元霸巨大的手掌,柔声安慰。

    暴躁的李元霸这才镇定下来:“只要不是大哥,谁敢伤害娘子和我的孩儿,我就一锤把他砸成肉饼!”

    长孙无垢回到房间换了一件带帽子的棉衣,将整个人包裹的严严实实,拿着几件饰交给诸葛诞:“找个婢女的尸体,把我的金银饰全部佩戴在她的身上,用大火烧的面目全非。等官兵来了,就说我被烧死了。”

    诸葛诞先是一愣,旋即领悟这是长孙无垢的“李代桃僵”之计,当即竖起大拇指道:“姐姐这招真是高明,让李世民误以为你死了,以后就不会再有刺客来骚扰你。”

    “事情做完之后你带着嫦娥妹妹躲起来,等我去试探一下李隆基什么反应,回来再做计较。”长孙无垢拍了拍诸葛诞的肩膀,一脸信任,“我的好弟弟,姐姐只有你一个帮手,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

    诸葛诞一脸绝不辜负的表情:“姐姐尽管放心,有小弟在,绝不会让嫦娥姑娘有任何意外。”

    交代完了诸葛诞,长孙无垢让李元霸先上马,又让诸葛诞把自己扶上身材高大的千里一盏灯,叮嘱李元霸道:“用你的身体挡住我,尽量不要让人看到我。”

    马蹄声得得,李元霸策马出了赵王府,用自己巨大的披风把长孙无垢罩在底下,在黑夜的掩盖下,果然不易觉察。

    远处响起嘈杂的人喊马嘶声,以及整齐划一的脚步,看来果然不出长孙无垢所料,应该是有官差出现了。动静闹得这么大,如果京城的守军与官差一直视而不见,的确也说不过去。

    长孙无垢与李元霸刚刚出门,诸葛诞就按照吩咐把头钗、簪子、手镯等饰佩戴在一名与长孙无垢身材相仿的婢女尸体上,然后纵火引燃房间里的被褥以及桌椅,将尸体烧的面目全非,出焦糊的味道,让人闻之欲呕。

    嘈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诸葛诞从书房里摸了一块令牌以及许多贵重物品,牵了嫦娥的手就走:“嫦娥姑娘,跟我走!”

    “我……你要带我去哪里?”嫦娥一脸困惑,左右为难。

    诸葛诞沉声道:“李世民现在必欲除长孙无垢而后快,留在京城随时都有危险,我现在要带你去青州找司羿将军。”

    “穆公子此话当真?”嫦娥先是喜出望外,随即一脸犹豫的道,“就算要走,可也不能舍下长孙姐姐不管吧?”

    诸葛诞跺脚道:“我的嫦娥妹妹啊,你已经是大难临头,现在竟然还浑然不觉,你若此时不走,将会就悔之晚矣!”

    “穆公子此话从何说起?”嫦娥一脸迷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诸葛诞耐着性子道:“姬姑娘啊,有句话我想告诉你,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的长孙姐姐并没有你想象中那样善良,你必须防着一点。”

    嫦娥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你说长孙姐姐,她对我很好啊!”

    诸葛诞正色道:“我来问你,是不是长孙无垢时常露出想要撮合你与李隆基的意思,今天傍晚表现的尤其明显。”

    “确实有点……”嫦娥仔细回忆,嗫嚅着点点头。

    诸葛诞继续道:“你的长孙姐姐为了向李世民复仇,现在已经无所不用其极,可她只有一个李元霸,远远无法和李世民抗衡。所以她需要寻找盟友,而李隆基就附和她的条件……”

    “可是李隆基现在派了逢蒙来杀我和长孙姐姐,怎么会与她合作呢?”嫦娥还是不相信诸葛诞的长篇大论。

    诸葛诞道:“此一时彼一时,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李隆基这种人会随时与你合作,仇敌也能变成盟友。更何况长孙无垢抓住了李隆基的把柄,又有李元霸这个武力逆天的傻子,要砸死李隆基只是一句话的事情,李隆基别无选择。”

    “可赵王府已经被烧,赵王的脑筋不好使,长孙姐姐一个人怎么能斗得过大唐皇帝,她有能带给李隆基什么利益?”嫦娥的思维终于被诸葛诞激活,开始切入正题。

    诸葛诞耸耸肩,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长孙无垢的筹码就是嫦娥姑娘你!”

    “我?”嫦娥吃了一惊,花容失色。

    诸葛诞双臂抱在胸前,认真的道:“整个唐都都知道李隆基对嫦娥姑娘垂涎三尺,梦寐以求。如果长孙无垢用李元霸威胁李隆基,再用你色诱,你说李隆基会不会和她合作?”

    嫦娥如遭重击,喃喃自语:“长孙姐姐,她……她会这样做吗?”

    诸葛诞点头:“会的,仇恨可以改变一个人!长孙无垢的内心现在已经被仇恨完全占据,所以任何事情她都能做得出来。或许,从她一开始接近你,就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嫦娥一脸难过的表情:“如果你说的是真,我该怎么办?我不能辜负了羿哥哥,要我嫁给李隆基,除非让我死!”

    诸葛诞伸开双手表示理解:“所以我才说带你离开唐国,前往青州寻找司羿将军。找到他后既可以劝他弃暗投明,也可以与他归隐山林,双栖双宿。”

    诸葛诞之所以选择这样做,自然是经过了深思熟虑。诸葛诞相信,即便长孙无垢能够与李隆基达成联盟,也无法动摇李世民对唐国的统治,到最后怕是死路一条。与其陪着长孙无垢送死,不如抓住这个机会离开唐国返回汉土。

    如果真能利用嫦娥策反司羿,自然是大功一桩,就算不能策反司羿,把嫦娥这样的绝世美人献给大汉皇帝,也少不了加官进爵。只要能把嫦娥拐走,自己是稳赚不赔。

    嫦娥略作沉吟,旋即答应了诸葛诞的提议:“好吧,穆公子,我跟你走!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一定要带我去青州找羿哥哥。只是我们就这样走了,会不会对不住长孙姐姐?”

    “大难临头各自飞,生死之际,谁又能顾得了谁?”诸葛诞牵着嫦娥的手就向外走,“我已经按照她的吩咐伪装了尸体,也把她交给了李元霸,算得上仁至义尽。接下来是扳倒李世民,还是被李世民除掉,就看她的运气了!”

    嫦娥叹息一声:“我听说长孙姐姐本来与李世民是对恋人,为何现在又反目成仇,互相伤害呢?”

    诸葛诞笑笑:“所以女人的感情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像我就从来不会招惹。”

    说话之间,嫦娥已经跟着诸葛诞从赵王府后门离开了愈烧愈旺的宅院,一边走一边问道:“穆公子,我们能够离开唐国抵达青州吗?”

    诸葛诞拍了拍腰间的令牌和金银饰:“有赵王府的令牌,唐国大地还不是随意行走?这些金银饰,足够雇一艘商船离开唐国前往青州了。东西相隔不过两三百里,扬帆入海,两天左右即可抵达。”

    听说两天之后就能抵达青州,嫦娥不由得喜出望外,双掌合十祈祷道:“这么说,我很快就会见到羿哥哥了?还望上苍保佑,羿哥哥一定不要有任何意外,否则我也活不下去了。”

    此刻的唐都一片嘈杂,赵王府弥漫的大火直冲云霄,照亮了王俭城的夜空,百姓们走上街头议论纷纷。

    总捕头金垒率领的官差再也捂不住消息,便与申图率领五百禁军装模作样的前来救火,“弟兄们不好了,快点救火,快点查看王妃是否无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