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一十四 与虎谋皮

    逢蒙乐极生悲,在柳青山尚未断气之际调戏嫦娥,将后背巨大的破绽完全暴露。

    奄奄一息的柳青山抓住机会,拼尽最后的力气,将双刀插进了逢蒙的后背,透胸而出。两个人几乎在同一瞬间倒地,蜷曲着身体挣扎了片刻,6续气绝身亡。

    与此同时,正在牛角岛上躲避风雨的刘辩收到了系统的提示:“叮咚……系统检测到被后羿携带出世的人物逢蒙死亡,逢蒙统率68,武力89,智力61,政治42。”

    “系统还检测到逢蒙在死亡之前射杀了唐国游侠柳青山统率74,武力96,智力7o,政治49.”

    刘辩微微一怔:“逢蒙?这不是传说中把后羿射死的徒弟么,竟然也跟着后羿出世了?会不会嫦娥也跟着出世了?如果能够一睹嫦娥的容貌,看看她是不是如传说中一样美丽,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

    虽然通过系统提示获得了逢蒙出世的重要讯息,但刘辩此刻正被困在孤岛之上,与外界暂时失去了联系,也只能等登6青州之后再派出斥候潜入唐国,刺探逢蒙的死因。当务之急是继续在牛角岛上一边修辑船只,一边等候天气好转。

    就在逢蒙与柳青山同归于尽之际,柳青山带来的七名杀手也正与逢蒙带领的十五名门客展开了殊死搏斗。

    一方人多,一方凶悍,直杀的刀光剑影,火星四溅,七名杀手倒下了五人,而十五名门客也有十人横尸赵王府,最后变成了五打二的局面。

    “咦……有强援到来,莫非官兵来了?”诸葛诞在井里听到外面传来剧烈的刀剑撞击声,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躲在井里太丢面子,我还是出去看看为妙。”

    一念及此,诸葛诞双脚踩着井壁,抓着井绳缓缓攀爬了上去,顾不得拧干衣服,顺手先从地上捡了一把长剑防身。

    柳青山与逢蒙同时死亡,双方没了主心骨,再加上同伴几乎死亡殆尽,剩下正在对峙的两拨人心理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

    忽然看到从井里爬出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家伙,也不知道是人是鬼,在场众人无不胆寒,再也无心恋战,同时出一声惊叫,各自提了兵器转身就逃。飞也似的消失在赵王府,只剩下满地狼藉的尸体。

    “小穆,你还活着?”

    长孙无垢与嫦娥劫后余生,惊魂未定,忽然看到诸葛诞手提长剑出现在了院子里,顿时喜出望外,如同在九死一生后见到了亲人。

    诸葛诞当然不会把自己的真实身份暴露给长孙无垢,一口咬定自己就是穆桂英的堂弟,只是被李元霸抓住后别无他法,才向李元霸谎称长孙无垢就是穆桂英。长孙无垢也知道诸葛诞信口胡诌,只是自己急需帮手,所以也懒得深究,私下里便以“小穆”称呼诸葛诞。

    诸葛诞拧了把身上湿漉漉的井水,豪情万丈的道:“姐姐放心,小弟岂会这么容易死去?这些刺客虽然厉害,但小弟也不是省油的灯,被我亲手斩杀了十余人,只是在闪避的时候不小心踏空,坠进了井里。”

    长孙无垢一脸欣慰:“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快去把衣服换了,免得感染了风寒。”

    “穆公子,你在这里保护长孙姐姐,我去帮你拿衣服。”嫦娥朝诸葛诞点点头,转身朝他的卧室跑去。

    在柳青山纵火之后,赵王府已经有多处房屋燃烧起来,出“噼里啪啦”的爆裂声,火势越烧越旺,用不了半个时辰就会吞噬整个赵王府。

    “动静闹得这么大,竟然不见一名官兵来救火,看来李世民是铁了心要除掉长孙姐姐啊。”诸葛诞一边烤火,一边忿忿不平的吐槽。

    本以为是官兵前来增援,没想到却是逢蒙奉了李隆基的命令前来坐收渔翁之利,想要把嫦娥掳回去的用心已是昭然若揭。

    长孙无垢面色如霜,看不出喜怒哀乐,更没有眼泪流下,只是站在火光中蹙眉沉思。

    经过这些波折之后,长孙无垢已经明白一个道理,眼泪一文不值,没有任何作用。对于一个把自己遗忘了男人,只有做出让他痛苦的事情,才会让他刻骨铭心,才会让他追悔莫及。

    诸葛诞从嫦娥手里接过衣衫,躲到屏风后面连靴子更换了之后,迅走了出来,拱手道:“长孙姐姐,嫦娥姑娘,想必你们现在也看清局势了。李世民必欲除长孙姐姐而后快,李隆基以及京城的官差衙役都是他的爪牙,京城现在已经待不下去了……”

    “待不下去又能去哪里?”长孙无垢望着熊熊大火,眸子里燃烧着仇恨的火焰,似是询问诸葛诞,又像是自言自语。

    嫦娥一脸担忧:“大唐皇帝难道真这么恶毒,连身怀六甲的兄弟媳妇也不肯放过?”

    “无情最是帝王家,你以为呢?”诸葛诞一边烤火,一边黑李世民,“他爹他娘他儿子都被关在金陵,可李世民从来就没想过把人赎回,压根就没派使者与大汉皇帝谈判过。这样一个无父无母,自私自利的家伙,做出再歹毒的事情都不让人觉得奇怪。”

    “若大唐皇帝真是这样的人,羿哥哥在他手下效力会不会有危险?”嫦娥一脸担忧的呢喃,心里为情郎捏了一把汗。

    “如果有机会,就劝你的羿哥哥离开唐营吧,李世民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昏君!”诸葛诞抓住机会往死里黑李世民,同时蛊惑嫦娥劝司羿离开唐营。

    看到长孙无垢正在出神,诸葛诞提高嗓门道:“除了唐国去哪里都可以,你哥哥是大汉的工部尚书,当朝一品大员。金陵还有你抚育了多年的李承乾,我可以带你和嫦娥姐姐回江东啊……”

    “哥哥?”

    听诸葛诞提起兄长的名字,长孙无垢的心不由得微微一颤,瞬间犹如针刺,强行控制着泪珠不让它夺眶而出。

    这一刻,长孙无垢想起了自己在金陵的岁月,五年的时间,竟然是自己生命中最安逸的时光。无忧无虑,衣食无忧,每天哄着李承乾,看看玄武湖的风光,眺望钟山的美色,浏览秦淮河的美景,品味夫子庙的繁华……

    那时候,刘辩每隔半年就会来看自己,以礼相待,谈笑风生。可自己心里只有李世民。并最终婉拒了刘辩的爱慕,无怨无悔的踏上了返回唐国的路程。

    本以为从此以后就会夫唱妇随,举案齐眉,没想到却坠入了做梦也想不到的万丈深渊之中。唯一让长孙无垢感到安慰的是,李元霸虽傻,对自己却是百般呵护,言听计从。

    一念铸成千古恨,如果自己当初没有选择李世民,而是听哥哥长孙无忌的话,嫁入乾阳宫为嫔的话,也许会比今天过得好一些吧?

    “我不允许自己后悔,在我的生命中没有后悔,我只会让辜负我的男人后悔!”长孙无垢面色如霜,牙关紧咬,清秀的五官在大火照耀下几乎扭曲变形,在心里出声嘶力竭的呐喊。

    “我不会离开,哪怕死也要留下来,让李世民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长孙无垢站在满地尸体的院子里,用铿锵的话语回答诸葛诞。

    “咴咴……”

    伴随着一声雄壮的骏马嘶鸣,李元霸骑乘千里一盏灯出现在了赵王府门口,手中擂鼓瓮金锤砸开大门,径直闯了进来,心里火燎的大喊道:“娘子,娘子你没事吧?”

    “赵王,是赵王回来了!”嫦娥一声欢呼,忍不住喜极而泣。

    相比之下,长孙无垢倒是冷静的多,伸出双手召唤道:“夫君,我没事,不要担心。”

    李元霸翻身下马,咆哮道:“是谁?究竟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杀我的人,烧我的府邸?娘子你告诉我,我要把他碎尸万断。”

    “是李……”

    诸葛诞正要说是李世民,却被长孙无垢打断:“夫君,你带我去见见全罗王吧,我有几句话要亲口告诉他。”

    “是李隆基干的?”李元霸双目圆睁,指眦裂,“娘子,你在家等着,我现在就去李隆基家中杀他个鸡犬不留。我说他为何无缘无故的请我赴筵,原来是要调我离山,真是太恶毒了……本王若是不阉了小基基,生个儿子就没*******长孙无垢急忙阻止李元霸:“王爷息怒,不……不是他,这件事你不要管,听我的可好?”

    看着长孙无垢哀求的眼神,李元霸登时心软了下来:“好吧,一切都听你的。”

    诸葛诞急忙询问:“姐姐明知道李隆基也是凶手之一,为何还要去他的府上与虎谋皮?”

    长孙无垢道:“李隆基犯下大案,我便趁这个机会威胁他帮助我对付李世民,要不然我就让元霸把他的王府夷为平地,杀他个鸡犬不留。而且,就算元霸不杀他,如果我咬定这桩大案是他指示的,李隆基在朝中还有立足之地么?他现在别无选择,要么和我合作,要么身败名裂,死在元霸的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