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一十一 李隆基的毒计

    日本忍者第一次潜入赵王府厨房,意图在莲子中下毒谋杀长孙无垢,因为被诸葛诞撞见,被迫服毒自尽。

    这是赵王府第一次向衙门报案,因为忍者尚未出手,刺杀目标不明,所以很多人误以为忍者的目标是天下无敌的李元霸,因此并没有联想到李世民身上。

    而这次风魔小太郎再次潜入赵王府,爬上李元霸卧室的房顶,揭开瓦片的角度正对长孙无垢,所以暴露了其目标是长孙无垢而非李元霸。

    如此一来,幕后真凶几乎已经呼之欲出,作为京城防御主将的申图,以及唐国专门稽办大案的总捕头金垒,稍微动动脑筋就能够猜到此案背后的元凶十有**就是大唐皇帝李世民。

    真相如此骇人,申图与金垒自然不敢深究,但李元霸脑袋里缺根弦,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如果不给一个交代,天知道会遭到什么惩罚?

    无奈之下,申图与金垒二人只好来求助全罗王李隆基,作为两人仕途上的贵人,申、金二人相信李隆基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听申、金二人把案子叙述了一遍,李隆基抚摸着英俊的下巴暗自沉吟:“听你们这么一分析,此案的幕后主使定是陛下无疑了。”

    “陛下要杀长孙无垢,赵王要保护长孙无垢,却害得我们在中间左右为难。赵王下话来,如果不能查清此案,就把我们的府邸夷为平地,而我二人又岂敢破坏陛下的计划?请王爷为我们指点一条明径。”申图与金垒一起跪倒在地,叩求援。

    李隆基背负双手,在客厅中来回踱步:“要解决此事还不简单,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把系铃人解决了,就可以一劳永逸。”

    申图与金垒面面相觑,一脸不解的道:“谁是系铃人,还请王爷明示。”

    李隆基微微一笑:“自然是长孙无垢,只要让刺客把她除掉,矛盾不就解决了么。”

    “如果真的让刺客杀掉了长孙无垢,赵王还不得用大锤把我们二人砸成肉饼么?”申图与金垒噤若寒蝉的嗫嚅道。

    李隆基大笑一声:“这还不好办?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赵王天生脑袋不灵光,只要长孙无垢一死,他就没了主心骨。到时候还不是随你们信口开河,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你们甚至可以栽赃嫁祸到刘辩头上,就说汉朝的皇帝勾结倭国忍者刺杀了长孙无垢,定然会惹得赵王对刘辩恨之入骨,势必会重返青州战场。到那时,陛下一定会重赏你们二人,让你们因祸得福。”

    听了李隆基指点的明径,申图与金垒俱都喜出望外,一起叩拜谢:“还是王爷真知灼见,我二人今日受教了。”

    李隆基弯腰扶起二人:“你二人都是我一手提拔的亲信,我自然不会看你们在中间左右为难。除掉长孙无垢让赵王重返战场,为我大唐开疆拓土,也算是为国除贼,所以这件事本王责无旁贷。”

    申图与金垒俱都一愣:“难道王爷的意思是打算掺和这趟浑水?”

    “此乃国事,何谓浑水?”李隆基一本正经的反驳二人,“倭国忍者肯定是受陛下邀请而来,你们马上去查清是何人与忍者接头,先把这个执行任务的头目找出来。”

    “谨遵王爷之命!”申图与金垒别无他法,只能领命而去。

    金垒身为唐国第一捕头,手下的爪牙自然遍布京城大街小巷,很快就刺探到了与忍者接触的头目很可能是大唐皇帝身边的亲信柳青山。并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向李隆基做了禀报。

    李隆基微微颔:“柳青山乃是江湖游侠,来无影去无踪,我早就料到是他了。马上派人把柳青山约到我府上来,我给他指点一条刺杀长孙无垢的妙计。只要长孙无垢一死,你们就把罪行推到刘辩头上,到时候赵王自然会重返青州战场,再也不会找你们的麻烦。”

    金垒再次作揖拜谢:“多谢王爷援手,微臣没齿不忘,此生必以你马是瞻。”

    金垒前脚刚刚出门,李隆基就拍掌轻唤一声:“逢蒙出来吧!”

    李隆基话音刚落,就从屏风后面转出一人,正是司羿的师弟逢蒙。

    此人前世的身份是后羿的弟子,跟随后羿学了一身射箭的本领,同样是个百步穿杨的神箭手。后来找机会射杀了后羿,自己成了全天下头号射手。

    这一世后羿因爆表乱入,逢蒙也与嫦娥一起跟随出世,植入身份变成了师兄弟,都是嫦娥师父教导的弟子。

    在海边为后羿送行之时,李隆基被嫦娥的美貌折服,惊为天人。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嫦娥眼里只有后羿,对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全罗王根本不屑一顾,这让李隆基失落不已。

    凭自己风度翩翩的外表,以及出色的撩妹本领,怎么就得不到美人的垂青呢?后羿只是一个打打杀杀的武夫,丢下美人跑到青州战场跟人拼命,根本不解风情,嫦娥女神跟了他岂不是暴殄天珍,好白菜让猪拱了吗?

    李隆基找借口去了几次赵王府,试探了嫦娥几次,撩妹不成,便把目标锁定在了逢蒙的身上,加以笼络,很快就一拍即合。

    李隆基之所以拉拢逢蒙,第一是这家伙的确有过人之处,射术虽然略逊司羿,但却也是百步穿杨,冠绝京城,算是个难得的人才。

    第二就是逢蒙是嫦娥的师弟,可以利用它追求嫦娥,近水楼台先得月,或许能够一亲芳泽,圆了李隆基的美梦。

    正是因为这两个原因,所以李隆基对逢蒙有求必应,金银财宝,一应俱全,三日一大宴,五日一小筵,直把逢蒙哄得肝脑涂地,恨不能以死相报。

    而逢蒙之所以与李隆基沆瀣一气,一拍即合,更多的是为了追逐功名利禄,荣华富贵,甚至是取代师兄司羿成为唐国第一射手。对于嫦娥本身,逢蒙的兴趣倒不是太大,更何况李隆基对嫦娥势在必得,也容不得逢蒙觊觎。

    毕竟鱼与熊掌不可兼得,逢蒙享受了李隆基给予的荣华富贵,就不能再打嫦娥的主意。自那之后,逢蒙便在李隆基的府邸上住了下来,成了李隆基的门客,每日大快朵颐,飞鹰走狗,好不快活。

    此刻听到李隆基一声召唤,身高七尺五寸,獐头鼠目,留着两撇小胡子的逢蒙就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拱手施礼道:“小人在,请王爷直管吩咐!”

    李隆基笑眯眯的道:“逢蒙啊,这半年以来,本王对你还算不错吧?”

    逢蒙露出讨好的笑容,眯着眼道:“何止不错,简直是再生父母,逢蒙虽死不能相报。我知道王爷你对我师姐梦寐以求,辗转难眠,只可惜这个婊……这个女人不识抬举,竟然痴恋司羿这个武夫,对王爷的一片爱慕视而不见,实在是愚蠢之极。只是她躲在赵王府,有李元霸与长孙无垢庇护,小人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帮助王爷一偿夙愿。”

    “呵呵……现在机会来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李隆基正紧端坐,举起茶碗呷了一口。

    逢蒙精神一振:“哦……王爷的意思莫非是打算借助柳青山?小人在屏风后面听到了你与金捕头的对话,只是具体计划却不得而知。”

    李隆基微微一笑:“你继续躲到屏风后面偷听,等柳青山走了,你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小人遵命。”逢蒙答应一声,再次躲到了屏风后面,等候柳青山到来。

    半个时辰之后,柳青山受金捕头邀请来到了全罗王府,向李隆基施礼道:“不知王爷召唤下官所为何来?”

    李隆基清了清嗓子,直接开门见山:“咱们都是大唐的臣子,也不必拐弯抹角,我知道刺杀长孙无垢的忍者是受你指示。我也知道你这么做乃是受了陛下所托,打算除掉长孙无垢这个妖女,让二哥重返战场。”

    柳青山拱手道:“王爷慧眼如炬,下官也不隐瞒。这次死在赵王府的人就是织田信长派来的号称日本百年来最强忍者的风魔小太郎,只是没想到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李隆基笑吟吟的道:“赵王从青州返回,我唐军如折一臂,战斗力至少减弱三成。从这个角度来看,长孙无垢就是国贼,人人得而诛之。我有个计划帮你除掉长孙无垢,不知柳大人敢不敢做?”

    “哦……只要能够杀掉长孙无垢,我柳青山万死不辞!”柳青山单膝跪地,施礼道,“请王爷指点一条明径。”

    李隆基压低声音道:“我找个借口把赵王邀约到府上饮酒,你率领部下潜入赵王府,趁机杀掉长孙无垢,然后栽赃嫁祸到刘辩身上。”

    柳青山闻言喜出望外,拱手致谢:“若此计能够成功,王爷便为青州大战立下了大功,下官在这里拜谢了。”

    李隆基颔道:“明日傍晚,我便亲自登门邀约赵王,天黑之后,你便悄悄摸进赵王府,抓住机会杀掉长孙无垢。”

    柳青山前脚刚走,李隆基又把逢蒙召唤出来,吩咐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柳青山刺杀长孙无垢成功之后,你便再暗处把他射死,趁机把嫦娥掳回来,再放一把大火把赵王府烧的瓦片无存,毁尸灭迹。孤要金屋藏娇,既然得不到嫦娥的心,能够得到她的人也不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