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零七 召唤神箭手

    海面上狂风大作,掀起高达数丈的惊涛骇浪,愤怒的拍打着牛角岛的礁石。

    天空阴沉的犹如夜幕降临,仿佛伸手就能触碰到天际;暴雨好似从天上垂下的珠帘,无穷无尽,不见停歇,铺天盖地一般倾洒在海面上。

    刘辩及船上的将士们运气不错,花了四个时辰,在飓风来临之前有惊无险的寻找到了牛角岛,收起船帆,抛锚登6。

    牛角岛北宽南窄,南北长十余里,最宽之处两千丈,在茫茫大海上也算一个面积不小的岛屿,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岛上有百十丈高的山坡,山坡底部有山洞,这让刘辩及麾下的将士不至于被滂沱大雨淋成落汤鸡。

    否则在这乍暖还寒的初春,毫无遮掩的淋着滂沱大雨,即便能够躲过飓风的威胁,只怕也捱不住暴雨的浇灌。就算没有性命之忧,恐怕大病一场也是在所难免。

    刘辩选择了一个避风的角落,下令把大船抛锚靠岸,并将马匹驱赶到岛上,免得受到惊涛骇浪的惊吓,留下文鸯、孙崇率领三百人坚守大船,其他人全部下船登岛,钻进山洞避雨。

    躲在山洞之中,望着外面倾盆般的大雨,望着在风雨中摇摆的战舰,将士们一个个心有余悸,齐齐拱手道:“能够寻找到牛角岛,有惊无险的避过这场飓风,定然是天佑陛下,天佑大汉!”

    常在河边走早晚会湿鞋,在大海上航行的次数多了遇见恶劣天气也是正常的事情,刘辩倒也没有太在意。总不能因为走海路有风险就不走了吧,谁能保证走6路不会遇见唐军的埋伏?

    唯一让刘辩担心的是飓风太大,会不会对大船造成损伤,影响了航行的度?

    果然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刘辩一念及此,就听到狂风暴雨中出一声巨大的“咔嚓”声,似乎是桅杆被飓风吹断了一根。

    “来人,马上到岸边查看生了什么情况?”刘辩手抚佩剑,站在洞口吩咐一声。

    “让微臣去海边看看!”

    宇文成都牵出自己的一字板肋癞麒麟,身披蓑衣,冒着倾盆大雨,顶着呼啸的飓风向岸边行走。

    风力实在太大,吹得宇文成都举步维艰,一字板肋癞麒麟顶着飓风艰难的前行,不时的摇晃踉跄,宇文成都只好靠手里一百一十斤重的凤翅镏金镋来维持平衡。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宇文成都方才抵达岸边,只见大船的主帆已经折断,高达九丈的桅杆横亘在岸上,正被飓风继续摧残。

    为了保证船上将士的安全,文鸯与孙崇约束将士们躲在船舱里不敢出来,对大自然的威力束手无策。

    这艘大船共有三根桅杆,除了被吹断的主帆之外,还有另外两根副帆。虽然主帆断了不至于无法航行,但度肯定会大受影响,至少降低一倍左右的航。

    “我文成都身经百战,枪林箭雨都不怕,难道会怕飓风暴雨?”

    宇文成都咬牙咒骂一声,猛地催促胯下战马,纵身一跃上了大船的甲板,大吼一声:“文鸯,给我从船舱中出来保护桅杆,不能再让剩下的这两根被吹折了!”

    宇文成都翻身下马,走到副帆的桅杆之下,伸出双手,犹如铜筋铁骨一般牢牢的抱住了桅杆,避免再被飓风吹断。

    看到兄长如此奋不顾身,文鸯惭愧不已,当即披上蓑衣钻出船舱,伸出双手牢牢护住了另外一根桅杆。

    “我们来帮两位将军!”

    躲在船舱里的其他将士纷纷钻了出来,举起手里的长枪做支撑,密密麻麻的护住了桅杆的底部。这样将会大大降低桅杆所遭受的风力,避免再次被吹断。

    刘辩在山洞中左等右等,不见宇文成都归来,只好另外派遣了一员武将冒着风雨到岸边查看,方才知道主帆果然已经被飓风吹断,宇文成都正带领鞋将士们保护剩下的两根副帆。

    听到这个噩耗,刘辩郁闷不已,对张良道:“如果不是遇上这场飓风,我们应该再有十日左右便可以登6青州。而现在主帆断了,恐怕得多走十日。”

    “事已至此,也只能顺应天意。只要能安然无恙的登6,早一天晚一天倒也无妨。”张良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安慰刘辩几句。

    刘辩面色凝重的道:“朕启程之前已经通过飞鸽传书告知李靖、秦琼、郑森等人,预估将隔二十日左右抵达青州,现在突然耽误了十天的行程,只怕会引起众将的忧虑,被李世民、韩信抓住机会加以利用。”

    大海茫茫,信鸽根本找不到路途,所以刘辩现在正处在失联状态,纵然张良高达1o5的全史第一智力,在这种情况下也是束手无策,只能安慰刘辩几句:“李药师、秦叔宝等人都身经百战,应该不会轻易中了唐寇的诡计。陛下请勿要过度忧虑,保重龙体,咱们君臣随机应变就是。”

    刘辩叹息一声:“也只能如此了。”

    山洞外面的狂风暴雨肆虐了一个下午,到傍晚时分飓风终于衰退,倾盆大雨也变成了细雨。筋疲力尽的宇文成都和所有冒着风雨保护桅杆的将士终于可以松口气,钻进船舱中喝几碗滚烫的烈酒暖暖身子。

    刘辩也跟着松了口气,在樊梨花、张出尘、潘金莲,以及张良的陪同下忧心忡忡的用过晚膳,重新冒雨返回大船入寝。

    听窗外海风呼啸,雨点拍打着船舷,躺在床上的刘辩辗转难眠,在心中暗自沉吟:“既然织田信长、卑弥呼、伊达政宗等人都已经6续死亡,攻克江户,平定日本想来也就是两三个月的事情。终于可以把日本岛的所有军队集结,渡过对马海峡向唐国本土起进攻了……”

    “白起果然不负朕所望,在屠杀了四十万日寇之后将统率强化到了1o8,成功的越韩信,成为当世第一。只可惜他手下的武将太少了,在杀掉司马昭后只剩下邓羌和贺齐,甚至不如6逊和戚继光手下的人才多,看来朕必须通过召唤系统送他两个人才了。”

    想到这里,刘辩立即凝神静气,双目微闭,用意念向系统下达了指示:“给朕查询一下目前拥有多少复活碎片与点数,朕准备召唤两名武将。”

    系统应声启动:“叮咚……宿主目前拥有复活碎片15枚,复活点269o个,愉悦点55个,仇恨点88个。”

    “先使用复活特权给朕召唤一名武将,再用仇恨点兑换45个愉悦点,进行一次满百的愉悦值召唤。”刘辩略作思忖,飞快的向系统下达了命令。

    “本次可以进行一次三星级复活,将会消耗五枚复活碎片,以及对应最高属性的复活点。系统正在执行复活程序,宿主请稍等!”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东汉外交军事家班统率95,武力89,智力95,政治93。当前植入身份姓班名绰,为白起走马上任后新提拔的心腹,目前正担任偏将之职。”

    刘辩登时喜出望外,在心中暗自沉吟:“朕本想给白起召唤一名猛将,没想到却获得了班这个全才,在人才库几乎枯竭的今天,应该算是非常不错的人选。而且班的植入身份就在白起麾下,来之能战,看来今晚的运气不错!”

    系统继续执行自己的使命:“叮咚……宿主本次召唤共消耗复活碎片5枚,复活点九百五十个,当前拥有的复活碎片下降至1o枚,复活点下降至174o个。”

    刘辩有些意外:“哦……没想到剩下的复活点与碎片还能进行一次二星级召唤,马上再来一次。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此时不召唤更待何时?”

    “叮咚……系统提示,宿主已经进行完一轮从一星级到三星级的复活,本次召唤将计入下一轮复活程序。宿主选择进行二星级复活,将会获得一名最高属性在96—1oo之间的人才,并消耗1o枚复活碎片,以及对应的复活点。”

    “朕知道了,马上进行复活吧!”

    “系统正在执行复活程序,宿主请稍等!”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春秋时期赵国神射手飞卫统率75,武力96,智力77,政治51。当前植入身份为御林军校尉,姓费名卫,目前正随宿主出征青州。”

    “哦……竟然复活了春秋时期的神箭手飞卫?而且目前正随朕出征,真是太好了,正好让他来与后羿一较高下。”刘辩听完召唤结果后不由得喜出望外,龙颜大悦,被困于小岛上的郁闷一扫而空。

    系统继续道:“系统检测到飞卫随机携带徒弟纪昌统率68,武力91,智力63,政治44。当前植入身份为姬昌,依然是飞卫的徒弟,目前正担任御林军军候,同样正随宿主出征青州。”

    (ps:今天出差,下午返程时遇上了这辈子从没见过的大雾,能见度估计连两米都没有,开车直接看不见路面,一个小时的路程走了三个半小时,累的筋疲力尽,今天只能一更了。

    大家猜猜空气污染指数,pm2.5有多少?最高峰时436,我去,还让人活吗?哪个城市我就不说了,估计北方都瘫痪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