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零四 一刀封喉

    “哈哈……伊达兄请稍安勿躁,关白大人的确已经顺着地道离开此地了。”就在剑拔弩张之际,一身甲胄的明智光秀带领着数十名亲信将校从街道远处走了过来。

    伊达政宗对于明智光秀的笑声并没有多少好感,依然手握佩剑,大声质问道:“明智光秀,你到底把关白大人弄到哪里去了,我不相信关白大人会舍下将士们不辞而别。”

    明智光秀双手一摊,一脸无辜的道:“关白大人的确已经离开此处,你若不信,我这里有关白大人给你留下的手谕,让你率部跟着我从地道连夜撤离。”

    “手谕何在?”伊达政宗手握佩剑,依然一脸警惕,“关白大人的字迹我一眼便能认出,你若与我使诈,休怪我翻脸无情。”

    为了放松伊达政宗的戒备之心,明智光秀又把调兵虎符拿了出来,大声道:“这是关白大人托我转交给伊达兄的调兵虎符,将军权悉数托付于兄长,请伊达兄查收。”

    明智光秀说着话把虎符交给乔扮成亲兵的狄青:“把虎符与关白大人的手谕一并交给伊达将军。”

    “嗨!”

    狄青用标准的日语答应一声,举起双手从明智光秀手里接过虎符,连同装着“手谕”的牛皮信封捧在掌心,毕恭毕敬的转身走向伊达政宗。

    见明智光秀要把虎符交给自己,伊达政宗的疑心稍稍散去,收剑归鞘道:“关白大人果真先走了一步?临行之前可曾留下交代?”

    “关白大人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让我叮嘱伊达兄只要把我们的旧部带出包围圈即可,不必管那些老弱病残的死活。”明智光秀故意提高嗓门分散伊达政宗的注意力。

    说时迟那时快,趁着伊达政宗分神之际,狄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了藏在牛皮信封的刀片,其薄如纸,却能削铁如泥。

    寒光一闪,伊达政宗还没反应过来,便觉得喉咙传来一阵剧痛,凉风嗖嗖的灌进腔子,鲜血滋滋的喷射出去。

    一刀封喉,根本不给伊达政宗反击的机会。

    “你……”

    伊达政宗痛苦的一手捂着咽喉,另外一只手想要拔剑出鞘,却现四肢绵软无力,不要说无法拔剑,甚至就连身体都无法支撑。

    事出突然,伊达政宗的亲信愣了片刻方才如梦初醒,有人上前搀扶伊达政宗,有人举起刀剑大声喝问:“明智光秀你竟敢伤害自己人,莫非想要造反不成?”

    狄青一击得手,飘然后退,早有随从递上来熟铜棍,挥舞的虎虎生风,将追杀上来的几名倭寇击倒在地,俱都脑浆崩裂,当场毙命。

    伊达政宗已经无法正常说话,双手死死的掐住喉咙,想要阻止鲜血喷溅。

    只是狄青这一刀又快又狠,瞬间就把伊达政宗的喉咙完全撕裂,又长又深,任凭伊达政宗百般挣扎却也是无济于事,瞳孔在迅扩散,眼看就要命丧当场。

    “明……智……光……秀!”伊达政宗使出最后的力气,用仿佛幽灵一般沙哑的声音质问明智光秀,“关……白……大人……何在?”

    “呛啷”一声,明智光秀拔剑在手,大笑一声:“哈哈……刚才不是已经告诉你了么?关白大人已经上了路,只是走的不是地道而是黄泉路!”

    “叛……徒,我……杀……”伊达政宗使出最后的力气嘶吼一声,双手从鲜血喷溅的喉咙拿开,拔剑出鞘就要扑上去拼命。

    只是向前冲了不过三五步,整个人便缓缓的瘫软在地,仰面朝天,四肢再也不能动弹,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与此同时,正在大海上向青州航行的刘辩再次收到了系统的提示:“叮咚……倭将伊达政宗阵亡,恭喜宿主再次获得复活碎片一枚。”

    “叮咚……系统测得伊达政宗四维如下:伊达政宗统率93,武力9o,智力91,政治89。”

    听完系统对伊达政宗的检测,刘辩在心底夸赞一声:“这家伙竟然有三项属性过了9o,政治也距离9o仅仅差了一点,倒是一个全面的人才,可惜生错了国度。”

    抬头望望,满天乌云,阴沉的吓人,似乎随时都会有倾盆大雨洒下。海风呼啸,越吹越大,逐渐有肆虐之势。

    也亏着这艘仿制的郑和宝船足够大,长三十三丈,宽十二丈,远一般的楼船,因此依旧还能够劈波斩浪,逆风行驶。

    但刘辩却凭借着多次出海经验,隐约觉得将会有狂风暴雨抵达,蹙眉道:“这天气恶劣的狠啊,怕是四五个时辰之内将会有飓风降临,必须尽快靠岸。”

    担任船长的偏将孙崇愁眉苦脸的道:“陛下,为了避免被唐军哨船现踪迹,我们的宝船过于靠近深海,要想抵达岸边怕是至少需要十二三个时辰才行。”

    听了刘辩和孙崇的对话,不少初次登船的御林军不由得露出惊慌之色,窃窃私语声此起彼伏。就连张出尘、潘金莲也是一脸焦急之色,倒是樊梨花与张良还能泰然自若,一脸镇定。

    “这样啊?”

    刘辩双手抱在胸前,从船舱的窗户里向外眺望乌云压城一般的天空,听呼啸的海风吹得旌旗“啪啪”作响,就连巨大的桅杆都出呼啦啦的声音,似乎随时都会被飓风吹断一般。

    前世的知识在刘辩的脑海中飞旋转,如果在海面上画一条直线,刘辩觉得自己所在的方位应该与徐州的下邳处在同一纬度。

    确定好了目前所处的坐标之后,刘辩猛然想起距此大约七八十里的西北方有一座面积不小的岛屿,因为北宽南窄,外形酷似一支牛角,因此被刘辩在上次航行中命名为“牛角岛”。

    想到这里,刘辩朝西北方向一指,冷静的吩咐孙崇道:“孙卿还记得牛角岛么?似乎就在这片海域的西北方七八十里的地方。可以调转船舵,加航行,三四个时辰之内一定能够找到这座岛屿,暂时躲避风浪。”

    听了刘辩的话,孙崇喜出望外,一拍大腿道:“哎呀……还是陛下记得清楚,慌乱之下我竟然把这个岛屿忘的无影无踪。现在想起来,似乎就在附近,臣马上指挥船只寻找这座岛屿。”

    天地苍茫,乌云漠漠,海风呼啸,仿造的郑和宝船劈波斩浪,迎着海风寻找刘辩所说的牛角岛,躲避即将到来的飓风。

    而就在刘辩遇险的同时,明智光秀已经率部与伊达政宗的部曲厮杀成一团。

    “杀啊,替伊达将军报仇!”

    看到伊达政宗横尸当场,在他身后的心腹将校无不悲痛欲绝,纷纷举起兵器朝明智光秀和狄青扑了上去。

    明智光秀冷哼一声,挥剑叱喝:“织田信长与伊达政宗已死,尔等若是识时务,放下兵器投降,可饶你们不死,否则格杀勿论!”

    “先杀几个为之人再说。”

    狄青虎吼一声,手中熟铜棍挥舞的风声霍霍,奔着为的几个倭寇将校横劈竖砍,大开大阖。

    只听“噼里啪啦”声响个不停,铜棍所到之处无人能挡,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瞬间就有数人丧生在狄青棍下。

    明智光秀收剑归鞘,提了一把长柄大刀与狄青并肩作战,毫不留情的砍杀昔日的同胞,“谁敢抵抗,死路一条,将士们给我杀!”

    在明智光秀与狄青的带领下,两支队伍爆了大规模的冲突,一时间杀声四起,刀光剑影,血肉横飞,数不清的倭寇死在自相残杀之下。

    就在双方激战正酣之际,汉将贺齐奉了白起的命令率领一万精兵杀到,与明智光秀内外夹攻,很快就杀的伊达政宗的嫡系阵脚大乱,溃不成军。

    人皆有贪生之念,在织田信长、伊达政宗相继死亡之后,为的骨干又悉数死在了狄青与明智光秀的手下,剩下的倭寇再也无心恋战,纷纷缴械投降,齐声大喊:“不打了,不打了,我等愿降。”

    贺齐与狄青、明智光秀施礼相见,传达了白起的命令:“公孙将军命你们二人继续率领本部人马招降其他倭寇,抓获的俘虏交给我来处理便是。”

    明智光秀一直处在包围圈之中,并不知道白起屠杀战俘之事。此刻得了白起的指示,立刻把俘虏全部移交给贺齐,马上与狄青率领自己的部曲离开野王町,前往三十里的白鹿坡招降群龙无的主力日军。

    等明智光秀率部远去之后,贺齐下令在野王町东面的田地中挖掘无数大坑,把捕获的俘虏全部坑杀,一个不留。

    在贺齐的指挥下,万余名汉军一起动手,挖坑的挖坑,杀人的杀人,大刀高高举起,长枪齐齐刺出,如同收割麦田一般,直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渠。

    半天的时间下来,近万名俘虏全部死在了汉军的屠刀下,斑驳6离的血渍染红了山坡,在阳光照耀下格外血腥。

    堆积如山的尸体全部被抛进一个又一个深坑之中,被汉军用黄土掩埋起来,从世界上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来不曾来到这个世界一般。而屠杀仍未结束……(未完待续。)

    一千四百零四一刀封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