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四百零三 争权

    既然狄青对于刺杀伊达政宗一口答应了下来,6逊自然不会再阻拦。??命是狄青自己的,既然他不怕死,自己又何必站出来费力不讨好?

    明智光秀已经出来了大半个晚上,唯恐再拖延下去会引起伊达政宗的怀疑,狄青当即挑选了两百名精锐,全部脱掉汉军的甲胄,换上普通的衣衫跟着明智光秀进了包围圈。

    狄青和明智光秀走后帅帐里只剩下6逊和白起,6逊吩咐军厨设置酒筵款待白起,也算是略尽“地主之谊”。盛情难却,白起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听闻押解过去的三万俘虏被公孙将军全部坑杀了?”6逊一副老成稳重的样子,不疾不徐的询问白起。

    白起坑杀三万俘虏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八千将士耗费了一夜又半天的时间才掩埋完毕,各种惨叫哀嚎声响彻云霄,传出二三十里地。拥有数以百计斥候的6逊自然不会不知道这个消息。

    但6逊却敏锐的意识到这对于自己是个机会,一个重新压过白起的机会。白起如此的血腥屠杀,十有八九会遭到金陵朝廷文官的参劾,到那时功过相抵,这场大功就算白立了。

    因此6逊对白起的屠杀行动装作浑然不知,并没有派人阻拦,而是任凭白起命令麾下将士屠杀俘虏,自己好坐享渔翁之利。

    6逊相信,等这场包围战结束之后,岛上的日军基本就丧失了作战能力。肃清日本全境,将岛国彻底的纳入大汉版图,也就是一两个月的时间,想来定然如风卷残云一般容易。

    平定日本之后下一步该如何用兵?自然是全军集结,从日本岛北部的北海道跨过大海,攻打唐国的南部地区,让李世民尾难顾。

    唐国之强盛自然不是倭国可以相提并论,到那时相信朝廷不会再采用三个小军团各自为战的编制,势必会把三支兵团合并成一支,主将也会在6逊、戚继光、白起三人之中产生。

    本来三人之中6逊资历最老,背景最雄厚,人脉最广泛,就连6逊都认为三支军团合并之后主帅非自己莫属,但随着白起的强势表现,6逊才现事情似乎并不是这么绝对。

    白起才来到日本岛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就绽放出了耀眼的光辉,立下了显赫的战功,一路攻城略地,将织田信长诱入死地,策反明智光秀刺杀信长,即将对数十万日军完成围剿。

    可以说,白起在这三个多月的功绩已经过了6逊三年所积累的战功,如果将三支兵团合而为一,并在三人之中挑选一名主将的话,有很大的可能会被白起后来居上。

    而白起屠杀俘虏的行为让6逊喜出望外,意识到这很可能是自己唯一战胜白起成为大军团主将的机会。在这种心理作用下,6逊不但不会阻止白起,甚至巴不得白起把所有俘虏杀光。

    6逊相信倘若白起真的这样做了,几十万人的生命惨死屠刀之下,势必会引起金陵文官的震动,到时候各种弹劾或许会像雪花一样飞到天子的桌案上。自己可以什么都不用做,便能够坐享渔翁之利。

    听了6逊明知故昧的话,白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豪爽的道:“不错,那些俘虏被我全部杀了。没来得及通知伯言,还望勿要见怪!”

    “公孙将军的做法逊倒是也能理解,只是怕会引起朝官的弹劾啊!”6逊端起酒壶给白起斟了一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白起再次举杯一饮而尽:“日寇人多势众,我军远渡重洋,如果不能彻底收服其心,不如斩草除根,以绝后患。若是朝廷怪罪下来,自有我一力承担,与伯言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为了大汉,我公孙齐何惜身背‘屠夫’之名!”

    6逊举杯同饮:“将军好气魄,我6逊心服口服。”

    白起把酒樽拍在桌案上,斩钉截铁的道:“等明智光秀率部投降之后,伯言你与继光都不要过问,直管按兵不动便是。就让我公孙齐来做这个恶人,把俘虏的日寇全部屠杀殆尽,以绝后患!”

    听了白起的话,6逊心中暗自欢喜,你用兵如神又如何,不懂得从政之道,我照样可以稳压你一头。不怕你屠杀,就怕你杀的少,有本事尽管大开杀戒便是!

    6逊认为这次和交州之战的屠杀不一样,交州之战坑杀了二十万左右的贵霜人,可那都是士兵,都是侵略者。数量庞大,为了杜绝隐患,全部坑杀了也是迫不得已。

    吴启后来在攻打贵霜的途中屠杀过多次,人数从两三万到四五万不等,据不完全统计累计屠杀了三十万左右。可这些也全都是贵霜士兵以及强征的精壮,而且是在两年中分多次屠杀完毕的,看起来也就不那么血腥了。

    而现在公孙齐竟然打算把包围圈中的日本人全部屠杀掉,这里面真正算得上军人的不过七八万,其他的三十多万人虽然被冠以“军人”的名义,但大部分都是被强征入伍的,其中不乏老弱妇孺。如过公孙齐全部杀光的话,势必会引起轩然大波,最终引火烧身。

    “公孙将军一心为国,我与戚将军定然唯你马是瞻,将军直管放手大干就是!”6逊举杯敬酒,对公孙齐的决定无条件支持。

    一坛酒喝完,白起起身告辞,在亲兵的护卫下向北返回了自己的阵地,静候明智光秀和狄青的佳音。

    6逊亲自送出营门,返回帅帐后斥退左右,提笔给姐姐武如意写了一封密信,把公孙齐在岛国大开杀戒的作为渲染了一番,甚至就连被逼入伍的老弱病残也不放过。希望武如意能够动朝廷文官弹劾白起,给他制造压力,帮助自己登上日本军团主将的宝座。

    到那时,自己麾下统率十五万大军,再从日本岛招募五六万精壮,渡海进攻唐国,地位就今非昔比咯!不说能够比肩李靖、吴起、岳飞这三大统帅,但至少可以和诸葛亮、薛礼、关羽等人平起平坐了。

    6逊笔走龙蛇,才思泉涌,很快就给武如意写好了书信,用牛皮信笺密封了。然后召来数名出自6氏的亲兵,让他们连夜离开大营快马向西,然后从鹿儿岛扬帆入海返回大6,把书信秘密交给西宫皇后。

    就在6逊与白起“把酒畅谈”之时,明智光秀带着乔装成日本人的狄青返回了包围圈,并派人召唤伊达政宗前来野王町。

    “启禀将军,关白大人与光秀将军已经打通了地道,请你前去共商撤兵之策。”明智光秀的使者见到伊达政宗后作揖施礼,按照吩咐邀请伊达政宗前往野王町。

    伊达政宗对于使者的话半信半疑,决定率领本部一万将士前往野王町查看,留下副将率领大队人马继续原地待命。

    为了避免引起汉军注意,伊达政宗下令所有人不许点燃火把,摸黑进军。花了一个半时辰,直到凌晨三更方才抵达了野王町。

    看到明智光秀手下的将士俱都手持刀枪,一个个如临大敌,伊达政宗吩咐手下的将士小心戒备,站在远处大声喝问:“关白大人与光秀将军何在?”

    得到明智光秀吩咐的副将大声答道:“回政宗将军的话,关白大人已经顺着地道逃出包围圈了,光秀将军正在地道的入口等你商议撤兵之策,请政宗将军进町说话。”

    “呛啷”一声,伊达政宗拔剑在手:“一派胡言,关白大人怎么可能不打声招呼就舍下将士们离开?赶快把关白大人交出来,不然别怪我杀进去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