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九十九 为国除贼

    “好痛!”

    卑弥呼躺在烟尘滚滚的战场上,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曾经高高在上的女王何曾受过这样的伤害与屈辱?

    利箭射穿了自己的甲胄,刺穿了自己的香肩,殷红的鲜血汩汩流出,顺着肌肤向雪白的玉臂上流淌。

    飞扬的尘土落在卑弥呼的秀上,落在卑弥呼的脸颊上,落在卑弥呼的战袍上,看起来蓬头垢面,满身尘土,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曾经高高在上的女王此刻落在了凡尘,随时都有可能被人践踏而过。

    “救我……”

    卑弥呼在地上挣扎着移动,向策马逃窜的亲兵伸出求援的手掌,眼神中充满了期望。

    “女王,我来救你……”

    一名逃命的倭兵勒马带缰,准备翻身下马救护卑弥呼。

    “嗖”的一声,羽箭破空而来,不偏不倚正中这名倭兵的颈部,自后脖颈射入下颌透出。

    这名亲兵握着箭羽,痛苦的挣扎了几下,一个倒栽葱跌下马来,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出。

    策马冲锋的狄青冷哼一声,再次弯弓搭箭,连续射倒了三名企图下马救援卑弥呼的倭兵,目光中全都是轻蔑之色,“我看到底有多少不怕死的敢下马救人?”

    在狄青例无虚的震慑之下,卑弥呼的亲兵终于胆寒,再也没有人敢停下马蹄救人,一个个对卑弥呼的求救视若不见,纷纷策马逃命。

    马蹄声隆隆,狄青率领着千余骑疾驰而来,转瞬间就来到卑弥呼面前,只剩下十余丈的距离。

    卑弥呼彻底绝望了,趴在地上向戴着青铜面具的狄青伸出手掌,用沙哑的嗓子求饶:“我投降,痛死我了,快找医匠救我……”

    活捉卑弥呼或许是一桩大功,但天知道这个反复无常,狠毒无情的倭国女王会不会再次反叛?

    一日夫妻百日恩,这女人终究为大汉皇帝生下了一个儿子,刘辩会不会顾及旧情,法外开恩,饶恕她一命?

    倘若逃过一劫的卑弥呼凭借自己的影响力召集旧部,笼络人心,东山再起,势必会导致烽火再起,生灵涂炭。

    “今日我狄青为国除贼,斩草除根!”

    一念及此,狄青非但没有减缓马,反而叱喝战马,加快了度,瞄准了趴在地上的卑弥呼径直冲刺了过去,“将士们,随我冲锋!”

    “咴咴……”狄青胯下的青鬃战马出一声雄浑的嘶鸣,四只矫健粗壮的马腿有节奏的落在地面,出铿锵有力的旋律。

    紧随在狄青马蹄后面的则是近千铁骑,数不清的马蹄驰骋在旷野中,大地轰鸣,万马奔腾,尘土蔽日;犹如狂涛怒浪,又似天崩地裂。

    “啊……”卑弥呼吓得面色惨白,露出不可思议的恐惧,“我是个女人,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卑弥呼的呢喃尚未落下,狄青胯下的坐骑已经飞驰而至,腾空而起的马蹄结结实实的落在卑弥呼的脊背上,出让人毛骨悚然的骨骼断裂声,以及卑弥呼撕心裂肺的惨叫……

    “驾!”狄青毫不留情的策马踏过卑弥呼,没有任何怜悯,没有任何顾虑,目光中只有坚定,以及心底的宣言,“我为天下除此贼,何惧他日功与罪!”

    千军万马紧随着狄青的步伐从卑弥呼的躯体上踏过,继续向前驰骋,追杀慌不择路的琊马台叛军,身后只留下了一滩模糊的血渍。

    在狄青、丁奉、施琅、前田庆次等汉将的身先士卒之下,6逊兵团势不可挡,直杀的琊马台军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卑弥呼的旧部本来就是七拼八凑的乌合之众,战斗力比起织田信长的部队尚且不如,面对着经验丰富,装备精良的汉军更是不堪一击。

    大半天的厮杀下来,三万琊马台旧部战死了两万余人,包括女王卑弥呼在内全部战死沙场,新招募的四万多新军更是毫无战力,大部分人直接跪在地上缴械投降。

    倒是奉命殿后的安倍下流跑的够快,见势不妙,立即撇下卑弥呼率领的主力,带领着三千多将士向山梨县方向逃窜,沿途又收拢了四千多旧部,以及一万多相对精壮的新兵,因为剩下的老弱病残已经全部做了汉军的俘虏。

    就在这时,又有斥候来报:“禀报安倍大人,汉将潘美率领了六千新军从丰桥方向杀到,已经攻克了甲府,而且正在堵截我军的归路。”

    别说甲府已经丢了,就算甲府不丢,安倍下流也不敢回去了。一座小小的县城而已,怕是连汉军一个时辰的进攻都扛不住,回甲府简直就是自寻死路,摆在安倍下流面前的道路只剩下一条,那就是去投靠织田信长。

    身后依然人喊马嘶,五万汉军席卷而来,甲府县又有潘美的新军阻截。安倍下流只能翻身上马,率部继续向东北方向逃窜,企图与织田信长率领的三十万大军会合。

    安倍下流一路逃窜,在山梨县与神奈川县又相继裹挟了新招募的六万多新军,重新扩大到八万多人,浩浩荡荡的朝歧阜县境内逃窜,并派人联络织田信长,请求投降。

    6逊率领着麾下的将士尾随追袭,从琦玉县境内一路向西,沿途不断的剿灭叛军,迅的抵达既定区域,与戚继光、白起两个兵团彻底形成合围之势,把织田信长率领的三十万乌合之众,以及明智光秀率领的十万兵马,还有安倍下流率领的七八万人全部包围在了山梨县与歧阜县交界的方圆百里之内。

    至此,织田信长方才如梦初醒,一跤跌倒在地:“什么……被三支汉军包围了?中了汉人的诡计也,只恨当初未听政宗的话及早撤兵,现在包围圈已经合拢,悔之晚矣!”

    得知卑弥呼死在6逊兵团的铁骑蹄下,织田信长不由得兔死狐悲,叹息不已:“唉……可怜女王一代巾帼豪杰,却也香消玉殒,或许用不了几天,我便要步他的后尘咯,我大日本岛终究要被汉寇奴役了!”

    比起织田信长的消沉,伊达政宗的斗志依旧旺盛,拱手提议道:“事已至此,关白大人再怨天尤人也无济于事。江户回不去了,南方已经悉数被汉寇占领,唯今之计只有迅集结所有兵力从白鹿坡突围,放弃关东平原,北上进入北海道与汉寇进行游击战。”

    “唉……也只有如此了!”织田信长叹息一声,脸色看上去苍老了许多,“但愿三军用命,拼死突围,否则大和民族怕是要灭族了!”

    织田信长立即下达命令,全军向山梨县境内撤退,同时命令明智光秀、安倍下流率部向白鹿坡靠拢,准备从白鹿坡方向突围向北,跳出汉军的包围圈。

    “将士们,调头冲杀啊,包围圈已经形成,休要放走了织田信长!”

    得知戚继光与6逊已经堵死了信长的退路,包围圈彻底完成,白起再次下达了强攻倭寇的命令,同时催促戚继光与6逊率部向前,尽量把包围圈缩小,将日寇的活动空间压缩到极限。

    “杀啊!”

    在白起的指挥下,近五万汉军再次朝日军起了猛攻,邓羌催促胯下战马,手持从本多忠胜手里缴获的“蜻蜓切”身先士卒,率领着汉军冲锋陷阵,在旷野中追杀败退的日军。

    邓羌手中的蜻蜓切是在击杀了日本头号猛将本多忠胜之后获得的,但因为使用起来感觉不如自己的青铜槊顺手,因此大多数时候都是束之高阁。

    为了打击倭寇的士气,所以邓羌再次手持“蜻蜓切”上阵,让日军看看他们倭国最厉害的武将尚且死在了自己的手下,更何况他们这些虾兵蟹将。今天自己就要用倭国第一猛将的武器,砍下他们这些残兵败卒的头颅。

    至于从本多忠胜手中缴获的宝马“松原”,因为身材并不高大,甚至比普通的大宛马还要矮小;而邓羌的身高又接近九尺,因此也不为邓羌所喜,一直在马厩里闲置。

    看到白起率部卷土重来,朝本方起了凶猛的攻势,织田信长遂命柴田胜家率本部断后,全力阻挡大军朝白鹿坡方向撤退,掩护主力大军突围。

    柴田胜家手持十字枪,率部与汉军激战了半日,因为队伍中多是老弱病残,很快就被汉军击溃,阵脚大乱,自相践踏之下死伤无数。任凭柴田胜家使出浑身解数约束败兵,也是无济于事,只能提枪断后,且战且走。

    邓羌在乱军中瞄准了柴田胜家紧追不舍,趁其不备从斜刺里掩杀出来拦住了退路:“倭将休走,邓羌在此,还不快快下马束手就擒?”

    柴田胜家一眼就认出了邓羌手中的“蜻蜓切”,号称日本岛上最强的兵器,原本属于日本最强的猛将本多忠胜,其地位与三国时期的“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相似。

    而如今这把象征着“神勇”的兵器已经落到汉人手中,本多忠胜这名日本第一猛将也已经战死沙场,遇上了阵斩本多忠升的邓羌,自己又有多少逃生的希望?

    或许,只有死亡一条路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