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九十六 大汉法宝

    陆逊与戚继光之所以提兵前来,一来对卑弥呼心存戒备,二来接到了白起诈死诱敌的书信,大战将起,不能不加倍小心。

    半个时辰之后,琊马台大营外人喊马嘶,戚继光与陆逊各自率部抵达,得到消息的卑弥呼急忙率领麾下的文武出门恭候,殷切迎接。

    “伯言将军,你来了啊?”见陆逊一马当先,卑弥呼一脸悲切的迎了上去,以倭国的礼节相见。

    出征日本多年的陆逊已经年过二十,比起少年时期的稚嫩自有一股威严,白袍白马,俊朗儒雅,言行举止间透着一股儒帅的风度。

    见卑弥呼亲自出门迎接,陆逊翻身下马,面色凝重的拱手还礼:“听闻小王子病危,逊特来探视,不知可否无恙?”

    虽然私下里都知道明治睦仁是刘辩的私生子,可刘辩自始至终也没把卑弥呼当成自己的女人,所以这种事情各自心知肚明就好,并不适宜公开身份。

    卑弥呼叹息一声,一脸担忧之色:“睦仁病的厉害,浑身滚烫,昏昏沉沉,已经五六天了,军中医匠判断十有**是感染了瘟疫。”

    “我军中有一医匠,乃是神医华佗的高徒,医术精湛,救死扶伤无数。女王若是信得过,可否让我带着睦仁王子返回大营救治?”陆逊与卑弥呼并肩而立,一边等候戚继光,一边提出了请求。

    “只怕你有命走出大营,没命活到明天!”

    卑弥呼心中冷哼一声,面上却是一脸感激的致谢:“若能医好睦仁,我宁愿放弃王位,将倭国的大好河山彻底交于大汉统治!”

    陆逊莞尔笑道:“我军自登陆岛国以来,承蒙女王大力襄助,如今睦仁公子有难,自当尽力而为。”

    正说话间,戚继光也率部抵达大营门外,三千甲胄鲜明的将士列队待命,军纪森然。

    相比仅仅略通剑术的儒将陆逊,戚继光骁勇善战,在军中屈指可数,因此除了三千士卒之外,并没有带领俞大猷、周泰等大将前来。此刻来到营寨门前勒马带缰,翻身下马,上前与卑弥呼、陆逊各自施礼相见。

    谈论完了明治睦仁的病情之后,话题自然就落在了刚刚遇刺的白起身上。

    卑弥呼一脸悲痛的询问陆逊与戚继光:“两位将军,公孙将军遇刺之事可是当真?”

    “唉……这风魔小太郎不愧是日本近百年来最强的杀手,也是公孙将军倒霉,刚来岛国三个月的时间便遇刺了,实在让人遗憾呢!”陆逊摇头叹息,一脸惋惜。

    戚继光手抚佩刀,肃声道:“公孙将军遇刺殉国固然让人心痛,更可恨那司马昭与邓羌不以大局为重,竟然起了冲突相互火拼,导致各自负伤。以至于军心不稳,只能暂时向西退却,影响了翦灭织田信长的计划。”

    “两位将军为何不暂时接掌这支兵马?”卑弥呼试探着问道。

    陆逊笑笑:“陛下从一开始就打算在岛上设置三个兵团,各自用兵,最多互相配合,没有上下之分。若没有圣旨下达,只怕这支兵马也不肯听我二人调遣啊!”

    卑弥呼露出恍然顿悟的表情:“原来如此,难得两位将军来探视睦仁,我已在军中设宴为两位将军接风,请随我入营。”

    卑弥呼在前引路,戚继光与陆逊并肩随后,前田庆次腰悬弯刀,率领汉军将士鱼贯而入。卑弥呼及手下的文武没有正当理由阻拦,也只好任由八千汉军跟随主将进营。

    来到卑弥呼起居的后帐,只见床榻上的明治睦仁脸色苍白,额头滚烫,正迷迷糊糊的蜷缩在被窝里说胡话。戚继光与陆逊倒也没有多疑,安慰了卑弥呼一番,一起返回帅帐叙话。

    “时辰已经不早,听闻织田信长得知公孙将军遇刺后,已经率部倾巢出击。大战在即,我二人便不久留了,就此别过。”陆逊与戚继光各自喝了一碗茶,一起拱手告辞。

    卑弥呼及手下的文武急忙挽留:“两位将军不辞辛苦的来探望睦仁,若不吃顿饭再走,岂是待客之道?织田信长麾下兵马虽多,然则全是乌合之众,一击即破,两位将军用过午膳后再走不迟。”

    盛情难却,陆逊只好与戚继光拱手应允:“既然如此,便叨扰女王了。”

    帅帐中三张桌案分宾主摆开,美酒佳肴一应俱全。

    卑弥呼在主座后面跪坐,朝身后端着酒壶的苍空井吩咐一声:“斟酒!”

    苍空井应诺一声,端着酒壶施施然上前,分别给卑弥呼、陆逊、戚继光斟满了酒杯。

    “两位将军风尘仆仆的来探望睦仁,本王在这里敬你们一杯,以表敬意。”卑弥呼端起酒杯向陆、戚二将敬酒。

    陆逊与戚继光对望一眼,各自拱手道:“多谢女王盛情,但我二人素来不喜饮酒,还是免了吧!”

    卑弥呼仰头一饮而尽,将空樽展示给二人:“这酒同出一壶,本王先干为敬,若是两位将军不喝,莫非怀疑酒中有毒?”

    既然卑弥呼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陆逊与戚继光也不好再推辞,再说亲眼目睹这酒从一把酒壶中倒出,想来也不会有诈,当即一起举杯喝下,“既然女王这样说,却之不恭。但就此一杯,再多却是不能喝了!”

    卑弥呼用的毒药与当年苏秦给刘备的大同小异,无色无味,剧毒无比,只一滴便能夺人性命,但药效发作却在十二个时辰之后。

    亲眼目睹陆逊与戚继光各自将樽中酒喝了个精光,想来就是神仙也难救,卑弥呼不由得心花怒放:“好吧,既然两位将军以国事为重,本王便不再勉强了。”

    半个时辰后,筵席结束,陆逊与戚继光一起告辞。

    临走之前,陆逊提醒卑弥呼别忘了适才所说之事,打算把睦仁王子带回大营交给华佗的徒弟救治,看看能否起死回生?

    卑弥呼目光转动,一口答应了下来:“好,伯言将军请稍等,容我安排一番。”

    卑弥呼召唤苍空井来到一旁,附在耳边低声道:“把我刚才给你的毒药滴进睦仁口中,斩草除根,免得他醒来之后胡言乱语。”

    苍空井脸色微微一变,旋即点头答应:“是!”

    片刻之后,苍空井抱着裹在被子里的明治睦仁走了出来,向卑弥呼禀报道:“婢子已经给睦仁王子收拾好了,可以……上路了!”

    卑弥呼露出会心的笑容,看来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转身对陆逊道:“伯言将军一片好意,我便派个婢子跟着去照应睦仁,免得给将军添麻烦。”

    听说让自己跟着睦仁王子去陆逊大营,苍空井心中暗自欢喜,表面上不动声色的肃身领命:“女王请放心,婢子一定会‘好好’照顾睦仁王子的。”

    一驾马车,载着昏昏沉沉的明治睦仁与苍空井,跟随着汉军离开琊马台大营,向东而去。

    望着汉军渐行渐远,卑弥呼逐渐凶相毕露,一把扯下披风,朝麾下文武吩咐道:“明日这个时候,戚继光与陆逊就要毒发身亡了,传我命令,全民皆兵,上至七十下至七岁,全部发给武器参战。”

    安倍下流等文武一起抱拳领命:“女王神机妙算,光复琊马台指日可待!”

    随着卑弥呼一声令下,安倍下流等倭国文武开始率部在甲府、山梨、神奈川一带强行征兵,弄得鸡飞狗跳,人心惶惶,不得安宁。

    戚继光与陆逊在半路上分道扬镳,陆逊率部奔琦玉方向而去,戚继光则率部朝位于静冈的大营返程,准备配合诱敌深入的白起全歼倾巢出动的日军。

    陆逊带着苍空井、明治睦仁返回琦玉大营之后,立刻召来华佗的徒弟彭城人樊阿给明治睦仁看病。

    樊阿看完之后一脸奇怪:“这睦仁王子只是患了普通的风寒,何来瘟疫一说?即便是普通的医匠也不会误诊啊?”

    见此情景,苍空井泪眼婆娑,当即哽咽着把睦仁王子这些年来的遭遇说了一遍,又把卑弥呼勾结织田信长,诱叛司马昭,设计毒杀陆逊与戚继光的事情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部交代了一遍。

    陆逊听完大惊失色,额头见汗:“唉呀……我只察觉到了卑弥呼对大汉不满,没想到她的心肠竟然歹毒如此,不惜以自己的亲生儿子作为赌注,实在让人发指啊!”

    说着话起身向苍空井致谢:“若非姑娘把毒药倒掉,只怕我与戚继光此刻已经死在卑弥呼的毒酒之下。姑娘深明大义,请受陆逊一拜!”

    苍空井啜泣道:“虎毒尚且不食子,我实在无法忍受女王虐待王子。只希望大汉平定日本岛后,能给王子一个好的归宿。”

    陆逊对苍空井好言抚慰一番,命她继续照顾年幼的明治睦仁,随即召集麾下的狄青、丁奉、前田庆次、施琅、陆抗等人前来帅帐共商对策。

    陆逊扫视了众将一番,抚须笑道:“看来诈死真是我大汉的一**宝,既然卑弥呼机关算尽,我们便让她与织田信长一起自投罗网。我马上给戚继光修书,让它一起跟我诈死,引诱卑弥呼造反,趁机一举斩草除根!”

    狄青、丁奉、施琅等人都跟着大笑:“哈哈……我们也要诈死,阎王让我们三更死,我们非要等到五更。”

    (下一章开屠,12.,祭奠南京亡魂)(。)。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