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九十三 白起之死

    等司马昭醒来的时候现自己正赤/裸着身躯,躺在床上。

    而在自己的身旁正躺着一个女人,雪白滑腻的胴/体和自己并排着,随着轻微的鼾声,巍峨的山峰正不停的起伏,让司马昭的心跳顿时加快了许多。

    “这是怎么回事?”司马昭趴在床榻上一动不动,大脑却在飞旋转,“原来卑弥呼在对我使用美人计,诱惑我叛汉投靠琊马台啊?可如今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却又如何是好?”

    就在司马昭思绪飞扬之际,卑弥呼翻了一个身,把雪白的玉臂搭在了司马昭的脖颈上,眨了眨妩媚的双眸,嗔怪道:“司马将军,你可真是够急的啊……”

    “我……”司马昭一脸无辜的样子,在睁开眼睛之前生的事情自己完全不记得。

    到底是自己把卑弥呼弄上的床还是卑弥呼把自己弄上的床,实在搞不清了。只记得在自己昏迷之前,卑弥呼曾经蛊惑自己背叛汉朝投靠她,然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卑弥呼的玉指在司马昭的胸膛上游走,呢喃道:“司马将军,你既然要了我的人,那就得替我做事哦,这样才算公平。”

    司马昭的眉头几乎拧成了一股绳,一脸为难的道:“女王殿下,恕难从命,大汉朝席卷天下之势已经不可更改,就算我为你效力,又能改变什么?您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你的琊马台女王吧,今天的事情咱们就当没有生过。”

    卑弥呼一脸倔强的道:“我偏不!我现在连个傀儡都算不上,我不接受刘辩的统治,我不接受上苍的安排,我要奋起反抗。如果唐军能够在青州战胜汉军,我们就有绝境重生的希望。”

    “别开玩笑了,就算李世民能够在青州获胜,女王殿下又如何才能战胜岛上的十五万汉军?况且高熲与潘美又展起来了四万后备力量,统一日本岛的局面已经不可更改。”司马昭摇头叹息,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卑弥呼以不容辩驳的语气道:“我已经与织田信长达成联盟,只要你能够帮我除掉6逊、戚继光、公孙齐三人,岛上的汉军便群龙无,我们抓住机会反攻,一定能够收复失地,把汉军逐出岛国。”

    “同时除掉三人?”司马昭一副疯了的样子,“女王莫非以为司马昭是阎王爷?用笔在生死册上一勾,就能结果了三人的性命?如果我真有这么大的本事,现在也不至于仰人鼻息咯!”

    卑弥呼道:“我自然知道你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只是让你给我通风报信。我准备以睦仁病重为名义,诱骗6逊、戚继光、公孙齐等人前来探视,在酒筵中掺杂毒药,将三人鸠杀于大营之中。只要三人一死,我便与信长率部反攻汉军,定能大获全胜。”

    “这计划太危险,如果我不答应呢?”司马昭皱着眉头与卑弥呼讨价还价。

    卑弥呼冷笑一声:“我是刘辩的女人,这在你们汉军中已经不算秘密。你今天染指了皇帝的女人,就算我放你离开大营,你觉的刘辩会饶过你么?”

    司马昭额头见汗:“这不是我的本意,酒后乱性,而且这是女王你设下的圈套。”

    “这重要么?”卑弥呼用胜利者的语气质问司马昭,“重要的是你睡了皇帝的女人!要么接受刘辩的惩罚,要么跟着我放手一搏,除此之外,你别无选择!”

    司马昭目光飘忽,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看的出来他的内心此刻正经历着剧烈的挣扎,“如果我帮女王做内应,又有什么好处?”

    卑弥呼用手指在司马昭的背上摩挲:“你可以享受我的身体,我可以给你至高无上的荣耀,可以给你们司马家族提供避难的场所。如果你能策反一部分汉军,那就更好了,我甚至可以公开做你的女人……”

    “事到如今,看来我别无选择了!”

    司马昭咬咬牙,把心一横,忽然翻身压在了卑弥呼的身上,“既然横竖都是死,那就在死之前疯狂一下吧!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够亲手砍下公孙齐的人头!”

    天亮之后,司马昭穿戴整齐,若无其事的返回甲府县城,率领两千将士押解着卑弥呼赠送的牛羊美酒返回了白起大营,表面上若无其事,心中却是忐忑不安。

    好在白起并没有怀疑司马昭,这让他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地,做事的时候更加小心谨慎,唯恐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而邓羌则率领着三百精心挑选的武卒,不分昼夜埋伏在白起帅帐的周围,只等号称日本岛近百年来最强杀手的风魔小太郎前来自投罗网,只是左等右等,过去了两三天,依旧波澜不惊,平安无事。

    这日晌午,卑弥呼的席参谋安倍下流前来拜见白起。

    施礼完毕直接表明来意:“公孙将军,睦仁公子前些日子感染了风寒,恶寒不退,医匠说有可能是瘟疫。看起来病的厉害,只怕命不久矣!公子无论如何也是大汉皇帝的血脉,就这样撒手人寰,恐怕不好交代,因此女王希望将军能够去做个见证,证明睦仁公子之死乃是天灾。”

    白起面色微变:“不管怎么说,睦仁公子也是皇室血脉,我公孙齐身为臣子,理当前往探视。”

    “公孙将军所言极是,你身为军团主将,理当去探望睦仁公子。军中的事情交给我与邓、贺两位将军便是。”司马昭趁机上前撺掇着白起去卑弥呼大营自投罗网,只要白起一死,自己先控制了兵权再说。

    “给我备马,本将现在就去一趟甲府琊马台大营!”白起大手一挥,招呼亲兵牵马。

    “咴咴……”

    片刻之后,一匹雄壮的黑色骏马被一名身材矮小的士卒牵到了白起面前,并且抱拳作揖,“请将军上马!”

    不等白起搭话,这名小卒突然身形暴起,抖手掷出一把“手里剑”朝白起的胸膛射了过去,“我乃日本第一杀手风魔小太郎,公孙齐受死吧!”

    就在众人愣神之际,白起惨叫一声跌倒在地,死死的捂住插在胸口的短剑,惨叫一声:“杀敌不成,反遭暗算,我公孙齐……死不瞑目!”

    “杀刺客!”

    邓羌暴喝一声,佩剑出鞘,一个箭步蹿上前去,寒光一闪,把刺客的脑袋砍了下来。

    “抓刺客!”

    军营中瞬间乱作一团,无数汉军士兵一拥而上,乱刀齐下,把这名乔扮成了汉军的刺客剁成了肉泥。

    明智光秀并未向卑弥呼透露织田信长雇佣风魔小太郎刺杀白起之事,因此司马昭与安倍下流毫不知情,面对着突然的变故,俱都震惊的目瞪口呆。然后就是狂喜,一种无法形容的愉悦感瞬间遍布全身。

    看着汩汩的鲜血从白起的胸膛中冒出,看着白起的尸体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司马昭忍不住有种仰天长啸的感觉,这苍天真是开眼了!

    “公孙将军你没事吧?”还是安倍下流反应敏捷,打算扑上去检验一下白起的伤势,到底还有没有救?

    “都给我让开!”

    邓羌大喝一声,分开拥挤的人群,把企图挤上前去一探究竟的安倍下流推得踉踉跄跄,几乎跌倒在地。

    邓羌一把抱起魁梧的白起,伸手捂住伤口,大步流星的朝帅帐冲去,同时大声怒吼:“来人,快去招医匠来救人!”

    救人如救火,邓羌刚刚把白起抱进帅帐,就有三个背着药箱的医匠以最快的度抵达了帅帐,吩咐邓羌一声:“我等需要马上止血救人,最忌大声喧哗,麻烦邓将军屏退左右,没有召唤,不许任何人擅自入内。”

    邓羌立即转身,朝司马昭、安倍下流,以及其他不明就里的将校吩咐一声:“公孙将军伤势严重,大伙儿都给我退出帅帐,严禁喧哗,谁敢违抗,立斩不赦!”

    在邓羌的驱赶之下,包括司马昭、安倍下流在内,十几个将校全部退出了帅帐,只留下三个医匠在帅帐中“救人”。

    “本将演技如何?”确定帅帐中除了三个医匠再无其他人,白起睁开眼睛问道。

    三个医匠俱都压低了声音,齐刷刷的向白起竖起大拇指:“将军简直模仿的惟妙惟肖,要不是提前得了将军吩咐,我们还真以为将军遇刺了呢!”

    白起压低声音道:“本将诈死之事一定保密,谨防军中有细作传出消息,导致前功尽弃。”

    “将军直管放心,我三人深受将军大恩,岂敢胡言乱语。”三名医匠一起作揖领命。

    白起挥挥手:“待会儿用白布把我遮盖起来,告诉安倍下流,就说本将已经遇刺身亡。只是可怜假冒刺客的兄弟葬送了性命,待平定日本之后,本将一定上书朝廷,厚恤他的家眷。”

    三名医匠按照白起的吩咐行事,装模作样的忙活了半个时辰,用一张白布盖住了白起的“尸体”,然后垂头丧气的走出帅帐向邓羌、司马昭禀报道:“启禀两位将军,公孙将军被刺客刺中心脏,虽然我等竭力抢救,但却已经回天乏术。公孙将军他……不幸殉国了!”

    司马昭闻言一拍大腿:“真是好……好让人悲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