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九十一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听说大营外面有个猎户打扮的日本人求见,白起毫不犹豫的下令带进帅帐来见自己。

    “你有什么情报向本将禀报?”白起在帅案后面正襟端坐,沉声问道。

    “请公孙将军屏退左右,小人才能把秘密道来。”明智光秀不慌不忙,拱手答道。由于已经和汉军作战多年,明智光秀已经能够说一口非常流利的汉语。

    白起眉头微皱,上下打量了明智光秀一眼,接近七尺五寸的身高,在日本人中算得上大块头,但比起自己八尺五寸的魁梧身材还是逊色了不少,想来也没有太大的威胁,于是吩咐左右退下。

    白起足够自信,帅帐中除了自己和明智光秀之外再也没有第三个人,瞥了明智光秀一眼:“这样总可以了吧?难不成要我也出去?”

    明智光秀笑笑:“公孙将军好胆色,又有幽默感,与你合作我放心。”

    白起既有些意外又不意外:“我看你这气质就不像猎户,说吧,你究竟是做什么的,求见本将所为何来?”

    “为了救公孙将军而来。”明智光秀双臂抱在胸前,看起来更像是谈判的架势。

    白起大笑一声:“哦……本将有什么危险,说来听听?”

    明智光秀沉声道:“其实公孙将军今天屏退左右就犯了很大的错误,如果我是一个杀手,或许公孙将军就会步贵霜帝国王翦的后尘。”

    “即便你是杀手,就有足够的把握杀死本将么?”白起轻抚胡须,出一声冷笑,一副把日本人视若草芥的表情。

    明智光秀道:“我知道大汉的武将大多都骁勇善战,勇冠三军,想来公孙将军也非泛泛之辈。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果这次来刺杀将军的是我们日本最强的忍者风魔小太郎,将军能保证自己万无一失?”

    来到日本岛已经数月,白起也久闻风魔小太郎的大名,传言神龙见不见尾,取人级如探囊取物,杀人于无形之中。既然传的这么邪乎,想来应该是有点本事的,看来绝不能大意。

    “多谢这位壮士提醒!”白起站起身来向明智光秀抱拳致谢,“敢问阁下尊姓大名,是何身份,打算与我如何合作?”

    明智光秀还礼道:“在下的名字或许公孙将军听说过,明智光秀。”

    白起有些出乎预料:“哦……原来你是织田信长手下三大家将之一的明智光秀?”

    “是我。”明智光秀点头,“这次冒险来求见公孙将军,就是为了提醒你,织田信长已经派遣了号称日本第一忍者的风魔小太郎前来刺杀于你,还请公孙将军注意防范。”

    白起双眉蹙起,沉声问道:“你既然被称作信长的三大家将,想来他非常器重你,为何竟然前来告密?”

    明智光秀目光镇定,不疾不徐的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按照目前的局势,信长的灭亡只是迟早的事情。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谋一条生路,希望将军在剿灭信长之后能够赏赐小人一官半职,我愿为大汉做内应。”

    “好,有见识!”白起霍然起身,走到明智光秀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你能够帮助我军剿灭信长,战事结束之后必然封侯拜将。”

    明智光秀作揖拜谢:“君子一诺重逾千斤,有公孙将军这句话小人就放心了。时候不早,光秀这就返回江户去了,以免信长起了疑心。将来若有情报,一定会派遣心腹来告知将军。”

    白起颔:“为了你的安全,本将就不远送了,明智将军保重!”

    明智光秀作揖告退,戴上厚厚的帽子,遮住了半边脸颊,翻身上马出了汉军大营朝江户返程而去。

    从甲府到冈谷,来来回回也就耽误两个时辰的功夫,应该不至于引起信长的怀疑。而这两个时辰却又给自己换来了一条出路,明智光秀怎么想都觉得不虚此行。

    而在明智光秀的内心,还是最希望卑弥呼能够成功的毒杀6逊、戚继光、公孙齐这汉军三大主将,然后琊马台军和信长军联合把汉军逐出日本,自己再伺机毒杀织田信长,取而代之成为日本的霸主。

    不过,明智光秀也知道要想达成这个计划并不容易,先汉军这三大统帅都是足智多谋之人,对于自身的安全肯定会加倍防范,同时中毒的几率可谓极其渺茫。要想邀请三大主将同时赴宴,卑弥呼该拿出什么样的理由才能做到?明智光秀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

    这也是明智光秀脚踏三条船,在勾结卑弥呼的同时又向白起告密的原因。既然不太看好此计划能够成功,所以干脆再私通汉军,等将来信长灭亡之后谋一条生路,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日渐暖和的春风之中,明智光秀一边策马扬鞭,一边在心中下誓言:“只要我明智光秀一日不死,就要把猴子这个阿谀奉承的小人踩在脚下!”

    就在明智光秀离开白起大营的时候,正在巡逻的司马昭站在不远处沉吟:“看这人的打扮与相貌并非我们汉人,而白起却单独召见他,看来大有来历,不知道是白起收买的奸细,还是卑弥呼派来的使者?”

    只可惜司马昭无法听到此人和白起之间的对话,就算绞尽脑汁也猜不透此人是什么身份,但却又想着陷害白起,出一口心中的恶气。

    “想起来了!”司马昭一拍大腿,一副恍然顿悟的样子,“说不定此人是白起勾结织田信长的使者,并非没有这个可能啊!”想到这里,司马昭决定修书一封弹劾白起。

    等回到帐篷之内写好了奏折,司马昭又觉得自己这么做太冒险,毕竟没有抓住真凭实据,属于空口无凭的诬陷,真要追究起来,只怕项上人头不保。

    转念一想,司马昭又吓出一身冷汗,当即从箱子里找出火折子把奏折烧成一团灰烬,这才放下心来。

    但不管怎么说,司马昭已经下定决心找白起的麻烦,以泄心头之恨,只要自己盯着白起,迟早会抓住他的把柄,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白起并没有察觉到司马昭的小动作,等明智光秀走后立即召来邓羌,吩咐道:“本将获得秘密情报,织田信长已经雇佣了号称日本近百年来最强忍者的风魔小太郎刺杀于我,你从军中精心挑选三百身手敏捷,反应机敏的士卒在我的帅帐周围设伏,争取活捉这个风魔小太郎,挫一挫织田信长的气焰!”

    邓羌身高八尺八寸,典型的西北大汉,膀大腰圆,为人豪爽,和白起相处了一段时间后颇为投缘,关系越来越亲近,慢慢的被白起视为心腹,没有机密的事情都是先向邓羌传达。

    听了白起的吩咐,邓羌拍着胸膛道:“将军直管放心,就算这风魔小太郎三头六臂,能够飞天遁地,只要他敢来咱们大营,我就让他有来无回!”

    白起大笑一声:“有邓将军这样的猛士辅佐,实乃我公孙齐三生之幸。咱们提前设下天罗地网,就怕他风魔小太郎不来!”

    顿了一顿,又吩咐道:“别忘了派人通知一下6伯言与戚继光两位将军,既然信长能够派人刺杀我,说不定也会派人刺杀他们二位。倭国的忍者虽然武艺稀松,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还是小心为妙!”

    “诺!”邓羌抱拳领命,转身安排去了。

    邓羌走后,白起一个人在帅帐中来回踱步,苦思破敌良策。

    良久,忽然放声大笑:“哈哈……有了,有了,何不将计就计,诱敌深入重围,把倭寇一网打尽?就像武安君那样屠他几十万,方才不负陛下的器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