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九十 脚踏三条船

    伊达政宗的计划如果能够顺利达成,蛊惑卑弥呼用一场酒筵把6逊、戚继光以及公孙齐全部毒死,那么日军将会迎来重大转机。

    三大主将同时身亡,日本岛上的十五万汉军群龙无,势必会陷入混乱状态,就算大汉朝廷人才辈出,武将如云,能够代替三人的多如过江之鲫,可远水解不了近渴。

    从大6得到消息再派遣大将走马上任,来来回回至少需要一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织田信长及他麾下的将士完全可以抓住机会扭转不利的局面,对汉军实施反攻,收复沦陷的土地。

    “此计可行!”织田信长伸手揪下一根胡须,对伊达政宗的计划给予肯定,“可是应该派何人去秘密联络卑弥呼呢?这可是关键所在,如果不能说服卑弥呼,那么这个计划便是纸上谈兵。”

    织田信长话音刚落,明智光秀上前一步,施礼道:“关白大人,我昔年曾经在卑弥呼治下做过都尉,与这位女王有过一面之缘,不如让我去一趟甲府秘密拜见卑弥呼,说服她摒弃前嫌,共同抗汉。”

    伊达政宗其实想亲自去联络卑弥呼,但见明智光秀一脸虔诚,而且又和卑弥呼是旧识,只好缄口不语。

    织田信长颔道:“好,既然光秀与卑弥呼是旧识,那么这差事便着落在你的身上,还望你莫要让我失望。”

    “嗨!”明智光秀垂手答应,心中却几乎笑开了花。

    目前三路汉军从西、北、南三个方向朝江户步步逼近,形成合围的态势,而卑弥呼则带着两万多旧部驻扎在甲府县一带,配合汉军用兵。

    明智光秀领了织田信长的命令,乔装打扮成猎人,在傍晚时分离开了江户城,一路快马加鞭,狂奔两百余里,在凌晨时分抵达了位于甲府城北二十里的卑弥呼大营。

    “来的什么人?过来接受盘查!”巡逻的琊马台军现明智光秀后立即举起刀枪围拢了上来。

    明智光秀翻身下马,笑呵呵的道:“小人乃是江户城的猎户,于近日获得了秘密情报,特来向女王告密,换取一份赏赐。”

    带头的百夫长上下打量了明智光秀一眼,叱喝道:“有秘密情报直管向我报来便是,绝对不会少了你的赏赐。”

    明智光秀笑眯眯的把一块碎金子塞进百夫长衣袖里:“此事说来话长,而且关系着织田信长的生死,以及琊马台王国的复兴,一时半会也说不清,你更记不清,我必须亲自面见女王才行。”

    百夫长的脸色顿时变得和蔼起来:“好吧,既然如此,你便稍等片刻,容我去通报一声。但女王是否答应接见你,可不是我能够决定的。”

    “大人只要把我方才的话转述一遍,我相信女王一定会见我的。”明智光秀双手抄在袖子里,胸有成竹的道。

    “等着!”百夫长吩咐一声,把碎金子放在手里掂量着,转身进了大营。

    卑弥呼的帅帐形似蒙古包,位于琊马台大营的中央,帐外无论日夜都有十六名相貌端庄的女兵把守,保卫卑弥呼的安全。

    此刻虽然正是凌晨,天色一团朦胧,星辰黯淡,但被失眠困扰的卑弥呼已经醒了过来,正披头散的站在床前怒视自己的儿子,也是刘辩的血脉。

    为了向东汉求援,卑弥呼只能牺牲自己的色相换取刘辩的救兵,并身怀六甲有了刘辩的骨肉。又在离开交州之前被刘辩警告,如果要是敢擅自把这个孩子堕掉,那么琊马台王国的下场将会和织田信长一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反之,如果卑弥呼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汉军将会保存琊马台王国,让她继续做名义上的女王,也算是不负床笫之欢。在卑弥呼百年之后,将王位传给这个孩子,她也可以享受到女王的葬礼,并世世代代受人供奉。

    当时的卑弥呼没有任何选择,只能委曲求全答应了下来,心中思量着先打败织田信长再见机行事。凭借自己在岛国百姓心目中的威望,说不定还能够东山再起,把汉军逐出岛国,于是卑弥呼怀胎十月生下了这个男孩,并取名“明治睦仁”。

    一开始的时候,卑弥呼对这个儿子还不是很讨厌,但随着汉军对日本岛控制力越来越强,并派了高熲、潘美带着大批官吏、工匠前来治理地方,在日本各地设立郡县,推广普及汉朝文化,使得卑弥呼的影响力越来越微弱。

    卑弥呼这才恍然醒悟,自己借汉军复国的美梦不过是一枕黄粱,弄不好自己连个傀儡都做不成。自己向汉人求援不成,反而为刘辩做了嫁衣,加了刘辩统一东方的步伐。

    在看清现实之后卑弥呼越来越暴怒,无缘无故的便会拿两岁的儿子出气,有时候甚至会用腰带狠狠抽打,弄得无辜的孩子整日处在噩梦之中,浑身布满了淤青。

    “你这个孽子,你来到这个世上就是替刘辩受罪的!”卑弥呼披散着头站在床前,望着沉睡中的孩子伸出双手做出掐人状,低声嘶吼,“既然刘辩玩弄我,我便折磨他的儿子……”

    年仅两岁的明治睦仁正在沉睡中,对于母亲狂的表现浑然未觉,在睡梦中时不时的抽泣几下,看起来楚楚可怜。

    就在这时,帅帐外响起了百夫长的禀报声:“启禀女王,大营外来了一个猎户,自称来自江户,有事关织田信长生死,以及琊马台王国复兴的秘密情报向你禀奏。”

    卑弥呼闻言精神一振,停止了伸向儿子的毒掌:“哦……马上带到帅帐来见我。”

    百夫长领命而去,卑弥呼这才平息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召唤贴身女兵进帐伺候自己梳洗。

    片刻之后,百夫长在对明智光秀进行了一番搜身之后把他带到了卑弥呼的帅帐:“启禀女王,猎户带到。”

    “拜见女王!”明智光秀进了帅帐之后就作揖施礼。

    出现在明智光秀面前的卑弥呼脸色有些憔悴,皮肤有些苍白,看得出来这是日积月累处在焦虑中造成的结果,与从前的风采判若两人。

    “你说有秘密情报向我禀报?”卑弥呼强打精神,在帅案后面跪坐,脸上仍有一股威严。

    “不错!”明智光秀身板站的笔直,不卑不亢的答应一声。

    “说来听听,如果有用,女王我一定不吝赏赐。”卑弥呼剑眉竖起,沉声问道。

    明智光秀肃声道:“此事干系重大,女王必须屏退左右,以防消息走漏。”

    卑弥呼自己略通一些武艺,对于单枪匹马又被搜过身的明智光秀并没有过于忌惮,挥手吩咐大部分人退下,只留下了两名身手了得的心腹女兵,“你现在可以说了!”

    明智光秀也不拐弯抹角,当即把自己的身份挑明,告诉卑弥呼自己是受了织田信长所托,来与她协商联合抗汉的事情,如果计划能够达成,把汉人驱逐出日本岛之后将来平分天下。

    听了明智光秀的来意,卑弥呼大出意料之外,脸颊微微抽搐道:“我琊马台几近亡国,全是拜织田信长所赐,现在却又来让我如何相信他?”

    明智光秀笑笑,双臂一摊:“可是女王你还有别的选择么?对于您来说,打败信长比打败汉军更容易吧?”

    卑弥呼脸色微微一变:“你称呼信长?”

    明智光秀嘴角微翘,露出一丝诡谲的笑容:“我的女王陛下,你没有听错。我早就看信长不顺眼了,如果你能够毒杀掉汉将,并和信长联合把汉军逐出岛国,我一定会找个机会像你一样毒死织田信长……”

    卑弥呼吃了一惊,手里的茶水洒了一身:“你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明智光秀淡然一笑:“取信长而代之,与女王平分日本。当然,如果女王不介意的话,我们也可以变成一家人,你当年的倩影在我心里可是挥之不去。”

    卑弥呼脸上的惊讶逐渐被笑容取代:“你这个人有胆量,女王我喜欢。我觉得可以一试,反正已经别无选择,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

    明智光秀拍着胸膛誓:“只要女王能够设法毒杀了6逊、戚继光等人,信长那边包在我身上。我可是除了伊达政宗之外的第一大将,手下掌管着两万将士,我的力量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卑弥呼当即亲手起草一封书信,让明智光秀带给织田信长,表示愿意摒弃前嫌,与织田信长共同抗汉。

    明智光秀临走之前向卑弥呼做了一个飞吻:“我的女王殿下,你可要努力了,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带着卑弥呼的书信离开琊马台大营之后,明智光秀并没有急于返回江户,而是策马朝位于六十里之外的冈谷方向而去,那里是白起的大营。

    一身猎户打扮的明智光秀一边策马飞奔,一边暗自冷笑:“脚踏两条船算什么?能够踏得越多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不管谁输谁赢,我都要给自己谋一条最好的生路不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