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八十三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在早朝之前,糜竺并没有把自己的意思告诉王猛,举荐王蔷做太子妃完全是灵光一闪做出的决定,也算是献给王猛的一份厚礼。

    虽然去年生了太子被殴的不光彩事件,但这并不影响刘齐的的声望,他的谦逊有礼,勤奋好学依旧获得了绝大多数文武的支持,只要不犯大错,所有人都相信在刘辩百年之后,太子刘齐一定可以如愿以偿的登上皇帝宝座。

    如果顺利的成为太子妃,王猛相信凭自己女儿的容貌和智商一定能够哄得刘齐开开心心,再加上自己这个大汉丞相的助力,将来把女儿推上皇后之位,母仪天下,绝非白日做梦。

    虽然王猛并不是贪权之人,但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在官场上浸淫的久了,谁又会拒绝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谁又怕自己的官做的越来越大?

    及至刘辩一口答应了糜竺及文武百官的请求,宣布册封王蔷为新任太子妃,王猛不由得感激涕零,手捧笏板出列叩谢恩:“承蒙陛下抬爱,臣定会敦促小女勤学礼仪,熟读宫规,将来相夫教子,为大汉朝开枝散叶,做太子的贤内助。”

    刘辩颔赞许:“善,朕相信爱卿的家教。”

    心情大好的王猛决定投桃报李,举荐自己的侄女王嫱入宫为嫔,以报答天子的知遇之恩。

    而且王猛相信,凭王嫱的姿色在美女云集的乾阳宫定然能够取得一席之地,这样一来可以报答刘辩的恩情,二来也可以帮自己的女儿在乾阳宫里面安插一个内援,对自己女儿将来登上皇后之位大有裨益。

    “承蒙陛下抬爱,臣决定举荐侄女王嫱入宫伺候陛下,为陛下分忧解劳,为大汉繁衍子嗣,以表王氏对陛下的感激之意。”跪在地上的王猛不疾不徐的把自己的请求道来,一脸古井不波的表情。

    刘辩闻言精神为之一振,眸子里突然变得光芒四射,在心中暗自沉吟:王猛说得这个王嫱十有八九就是王昭君吧?这家伙的城府比杨家深多了,并没有养在深闺人未识,而是“献美”不避亲。知道投朕所好,这样有眼力的人如果不能在官场上飞黄腾达那才奇怪了呢!

    这世界很现实,要想巴结讨好皇帝,除了在沙场上刀头舔血立下汗马功劳,或者在治国安邦的时候做出优秀的功绩,还有一个捷径,那就是献美。

    因为论财富没有任何人能够过皇帝,就算你献出全部身家,最多也就只能换来皇帝一句夸赞。如果你能举荐一个倾城倾国,让六宫粉黛无颜色的美人,那么你的地位势必将会扶摇直上,平步青云。

    即便再伟大再有抱负的皇帝,对于美色也不会抗拒,只有坐拥让人羡慕的三宫六院,粉黛如云,才能体现出皇权的至高无上。

    不过,刚刚讨论的话题是把王猛的女儿册立为太子妃,现在又要把王猛的侄女献给皇帝做美人,不免让人觉得有些不伦不类,太极殿上的气氛有些微妙。

    甚至就连刘齐都有些尴尬,这一转眼的功夫,自己的老爹竟然要和自己做连襟,自己以后是该喊“父皇”呢还是“姐夫”,这老泰山唱的到底是哪一出啊?

    “爱卿,朕刚刚决定册立令嫒为太子妃,你现在又提出这样的建议,是否有些不妥?”刘辩一脸矛盾的询问王猛。

    如果换了别的女人,刘辩肯定一口回绝。

    但这个女人不同,因为她是四大美人之一的王昭君,不仅相貌倾城倾国,沉鱼落雁,而且能够为了民族大义远嫁塞外,一身任侠之风让刘辩肃然起敬,因此刘辩才犹豫不决,无法下定决心拒绝王猛的提议。

    此外,刘辩已经把杨玉环和貂蝉纳入了后宫,如果再把王昭君收进乾阳宫,那么距离完成“四大美人”的任务就更进一步,这也让刘辩无法拒绝。

    听了刘辩的询问,王猛却胸有成竹的道:“陛下尽管放心,这王嫱侄女并非我们王家所生,而是其母改嫁之时从荆州带到了青州,她与我们王家并无血缘关系。”

    王猛当即把王嫱的身世对刘辩及满朝文武说了一遍,原来这王嫱今年已经十八岁,乳名明君。在这年代已经算的上大龄女青年,十足的剩女。

    其父亲是荆州南郡秭归人,恰好也姓王,在王嫱五岁的时候不幸染上瘟疫辞世。而彼时王猛的堂兄,也就是王猛的父亲正在秭归行商,经人介绍便纳了王嫱之母为妾,带着她们母女前往青州北海郡定居,从此之后便成为了王猛的侄女。

    听了王猛的话,刘辩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地,看来系统植入身份的时候已经把障碍给自己扫平,自己只需要坐享主角光环便能一亲芳泽,享受无边艳福。

    文武百官也一起颔:“哦……原来如此,既然这样,那便没有任何问题。”

    王猛高声道:“非微臣夸口,我这侄女生的沉鱼落雁,倾城倾国,又能歌善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因此寻常的凡夫俗子根本入不得她的法眼,到现在已经一十八岁,依旧名花无主,待嫁闺中。也只有陛下这样的真龙天子,才能让她那颗孤芳自赏的心折服,所以臣决定让王嫱认祖归宗,这样与我们剧县王氏便不再是一家人。”

    王猛已经把道路铺好,刘辩自然不会再惺惺作态,当即一口答应了下来:“既然这王嫱是这样出色的一个奇女子,朕便从爱卿所奏,纳王氏入宫为美人。等朕年底班师返京之时,由礼部挑选一个良辰吉日,迎娶王氏入宫。”

    虽然刘辩现在就想一亲芳泽,见识一下王昭君的花容月貌,但刚刚说了准备于近日御驾亲征,如果现在忽然因为纳娶一个美人而耽误了行程,未免显得有些急色,破坏了自己在群臣心中的形象。

    再加上王昭君并不在江东,而在刘辩此行的目的地青州,所以刘辩便把纳娶王昭君的期限定到了年底。有了婚约在身,王昭君便是自己的女人,说不定到了青州之后找个机会就能把生米煮成熟饭了。

    王猛再次叩谢恩:“多谢陛下垂青,我们王家虽然对明君没有生育之恩,但这些年却也有抚育之德,我们王家依旧识她为王家的子女,能得到陛下的垂青,亦是我们王氏的骄傲。”

    刘辩吩咐郑和走下台阶扶起王猛,并起草一封诏书,派人送往青州剧县,前往王氏祖宅下达册封王嫱为美人的圣旨。

    一桩婚事就此定下,王猛家族连续出了一个太子妃、一个美人,可谓春风得意,满朝文武无不向王猛作揖祝贺。王猛微笑着一一还礼,看来日后自己第一文官的地位是越来越稳了。

    纳王昭君入宫为美人的事情刚刚尘埃落定,礼部尚书张居正又站了出来,手捧笏板施礼道:“启奏陛下,臣有本启奏!”

    刘辩伸手轻抚胡须,心中暗自嘀咕一声“朕一说散朝,他们就都抢着启奏,看来这是准备把一年的本都奏完的节奏啊!”

    “张卿,你又有何本启奏?”刘辩直了直腰,耐着性子问道。

    张居正躬身道:“启奏陛下,臣以为去年连克洛阳、长安等旧都,扫平了董卓扶持的伪汉朝廷,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理应更改年号,顺天承命。”

    刘辩自从在金陵登基称帝以来,累计使用过三个年号,分别是“起点”,表明了刘辩以江东为起点,重振汉室的决心。

    在“起点”用了两年之后又改元“创世”,表达了刘辩创造一个太平盛世的决心。在平定荆州之后刘辩又听从文武百官的建议,改元“建安”,也是为了和历史的轨迹相吻合,一直沿用至今。

    听了张居正的提议,许多文武齐声附议:“张大人言之有理,伪朝廷覆灭,我大汉朝收复旧都,这是写进史书的大事,理应改元纪念。”

    刘辩目光如炬,抚须沉吟。

    自己是不可能改变国号的,所以自己注定是刘邦、刘秀的子孙,最多也就是在庙号里面加个“祖”,以表明自己的丰功伟绩。既然不能改变国号,自己何不在年号上面做做文章?

    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年号由汉武帝刘彻建立,在公元前14o年定年号为“元鼎”,正式拉开了中国历史上“改元纪年”的帷幕。自汉武帝之后,每逢新皇帝登基,或者有大事生,便会更改年号。

    正常情况下,历朝历代的皇帝都会采用二字年号,但偏偏汉哀帝刘欣在位时用了个奇葩的四字年号,叫做“太初元将”,开四字年号之先河。

    后来光武帝刘秀也曾经用过四字年号,叫做“建武中元”,武则天用过“天册万岁”、“万岁登封万岁通天”这样牛逼拉风的年号,所以四字年号虽少但也不是独一无二。

    至于三字年号,也有人用过,譬如王莽登基称帝之后就改元“始建国”,到了南北朝时期,梁武帝萧衍也曾经用过“中大通”以及“中大同”年号。

    想到这里,刘辩暗自下了决心:“朕要改就改个历史上没有出现过的年号,这样才才能显出朕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