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七十五 君子不夺人之志

    兵法云“自古围城者,三倍攻之,五倍围之,十倍拔之”。

    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当攻城的兵力过守城方三倍之时,就可以起进攻了,并且有很大的希望获得胜利。

    当攻城方的兵力过守城方五倍之时,就可以包围城池,争取将守军一网打尽。当攻城方的兵力过守城方十倍之时,只要主将不是无能之辈,无论怎么打都可以获得最终的胜利。

    放在全史之中,张辽与甘宁虽然不是出类拔萃的将领,但也不是庸碌之辈;而郝昭在失去了陈仓关的天险之后,神奇不在,面对着十倍于己的汉军,苦战一个半时辰,城池终告陷落,五千守军折损一半,郝昭在突围时撞上张辽遭到生擒活捉,战斗结束。

    人类的天性决定了无论在任何时代,战争中总会出现带路党,毕竟蝼蚁尚且贪生,求生是人的本能,生死关头出卖朋友获取利益的事情早就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就在张辽下令把郝昭押解下去之时,一名魏军百夫长站出来告密:“将军,副将司马炎是司马懿的侄子,司马错的儿子,此刻正被郝昭囚禁在了官邸,请随我来抓人!”

    河内司马氏现在也算是小有名气,司马懿加入曹魏之后表现抢眼,地位扶摇直上,一度与范增、郭嘉、贾诩并称曹魏四大谋士,近来更是深得曹仁器重,被视为左膀右臂,对于他的侄子,张辽自然倍感兴趣。

    听了魏军百夫长的告密,张辽在马上大刀一挥,吩咐一声:“前面带路,若能抓住司马炎,不仅赦你无罪,还让你继续担任百夫长。”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起,张辽引领了五百士卒跟随这名魏军百夫长直奔郝昭的官邸,捉拿司马炎去了。

    安邑城四门已经全部告破,五万汉军以两千多人的伤亡代价轻易攻破了城池,从四门蜂拥而入。

    在郝昭被擒之后,城里的守军群龙无,除了部分死忠仍在负隅顽抗,被不费吹灰之力剿灭,剩下的大部分魏卒纷纷缴械投降,做了汉军的俘虏。

    太守府中,得知五万汉军大举压境,司马炎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屋子里团团乱转,对着门外大声怒吼:“你们这群蠢材,跟着郝昭一块送死吧,你们想死我可不想死!放我出门,我要离开河东返回河内。”

    看守的士兵都是郝昭的死忠,用冰冷的刀枪回答司马炎的怒吼:“郝将军有令,不许司马将军走出这个房间一步,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震天的杀声从城外逐渐蔓延进了城里,所有人都知道城池失守了,就连主将郝昭也遭到生擒活捉。看守的士兵终于没了方向,一个个变得迷茫起来,眸子里充满了无助和绝望。

    “蠢材,继续看着我啊?”司马炎一脚踹开房门,一边喋喋不休的大骂,一边大步流星的冲向马厩,寻找了一匹战马,就要准备出城逃命。

    只是司马炎刚刚策马走到门口,就撞上了带路的百夫长,朝司马炎一指,大喊一声:“此人就是司马炎,抓住他!”

    “拿下!”张辽大刀一挥,喝令身后的将士上前抓人。

    满城都是盔明甲亮的汉军将士,司马炎自知插翅难飞,灵机一动,陪笑道:“将军且慢,都是自己人,何必动刀动枪。”

    “此话怎讲?”张辽立马横刀,肃声喝问。

    司马炎也不反抗,因为那无济于事,任凭汉军把自己的双臂反扭了,陪笑辩解道:“虽然家父司马错为曹魏效力,但我却早有叛魏降汉之心,暗地里与叔父司马昭书信往来多时,归汉之心,天地可鉴。这次得知大军来犯,我便劝郝昭开门归降,被他囚禁到现在,以至于无法接应将军入城。司马炎所言句句属实,还望将军明鉴,允许我戴罪立功!”

    听完司马炎的辩解,张辽略作沉吟,吩咐身后的士兵暂时把司马炎看押起来,好吃好喝的伺候着,等回头上报朝廷再做处置不迟。

    安邑城很快平定了下来,由甘宁负责整顿治安,修葺损毁的城墙,而张辽则出榜安民,安抚百姓,并修书向刚刚从蒲坂津渡过黄河的徐晃报捷。

    次日晌午,徐晃与陈平率领三万人马抵达安邑城外,张辽与甘宁一起出城接应,并辔同行,进了安邑城。

    来到太守府中,张辽下令把郝昭、司马炎押解上来见过徐晃与陈平,由二人决定如何处置。

    “郝伯道,你我同为并州人,本将爱惜你用兵之才,若是肯幡然悔悟,某定当上书为你求情,让你将功赎罪,英雄有用武之地。”徐晃亲自起身给郝昭松绑,和颜悦色的劝降。

    郝昭却是目光冷峻,面如寒霜,沉声道:“公明将军,昭素闻君子不夺人之志,郝昭已经抱定为曹魏必死之心,就算此刻答应投降,也是虚与委蛇,将来必然找机会逃走,反而连累了将军。若公明将军念在同乡之谊,还请杀我,以全郝昭忠义之名!”

    见郝昭说得心如钢铁,徐晃叹息一声,挥手吩咐一声:“人各有志,不可强求。来呀,将郝昭推出门外,斩!”

    旁边的司马炎看了心中直摇头,不停地在心底咒骂:“真是愚蠢之徒,顽固不化,死有余辜啊!你死了不打紧,可把老子害得跟着你做了俘虏,真恨不得徐晃把你千刀万剐,五马分尸,才解我心头之恨。”

    片刻之后,刀斧手来报:“启禀将军,郝昭已经尸两处,请将军落!”

    徐晃叹息一声:“郝昭虽然顽固不化,但忠心可嘉,将其级缝回尸体,收入棺椁之中厚葬,以彰其忠义之心。”

    不等徐晃问话,司马炎就主动跳出来把自己对张辽的说辞重新叙述一遍,说到动情之处声泪俱下,说自己如何如何规劝父亲司马错叛魏降汉,如何如何痛恨司马懿助纣为虐,又怎么和司马昭之间互通书信,早有归汉之心,可惜一直没有找到反戈一击的机会。

    陈平大笑道:“既然你与司马昭书信往来密切,那么我来问你,司马昭现在何处?”

    “在……”

    司马炎登时为之语塞,这个堂叔名声不显,在汉朝的文武之中根本排不上号,这些年也没听到过他的动静,天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情急之下,司马炎只好瞎蒙一通:“在下隐约记得高达叔叔此刻正追随吴启在西方用兵,目前正与安息帝国作战,不知是否如此?”

    陈平抚掌大笑:“我就知道你是信口雌黄,一派胡言。来人,把司马炎押进囚车送到黄河以南,交给司州刺史陈群,派人解往金陵,由御史台检查司按律问罪。”

    两天以后,捷报频传,程咬金率领五千人马攻克汾阴,孟良攻克解县,齐国远攻克蒲坂,钟无艳攻克猗氏,河东西部五县尽归东汉。

    就在此时,捷报再次传来,关羽、诸葛亮、薛仁贵、徐达等人合围曹军于白马坡,斩杀庞德,生擒乐进、乐羊兄弟,自许昌之战开始已累计歼灭魏军十五万,算得上大获全胜。

    徐晃当即下达命令,命程咬金率部攻皮氏,齐国远攻闻喜,孟良攻大阳,钟无艳攻绛邑,趁着曹军元气大损,无力救援河东之际,大肆收割土地,开疆拓土。

    一时间,曹魏大地风雨飘摇,各路汉军齐头并进,金戈铁马,旌旗招展,冀、并二州风声鹤唳,人心惶惶,草木皆兵。

    得知徐晃成功的拿下河东郡,坐镇洛阳的傅友德按捺不住心头的冲动,遂与军师徐庶商议一番,留下陈群守卫洛阳,带着四万兵马自孟津渡过黄河,准备趁机攻掠河内,震慑邺城。

    洛阳坐落在黄河南岸,并不缺少船只,不过半天的功夫,傅友德便率大军过河,直扑河内郡治所怀县。

    行军途中,徐庶向傅友德建议道:“司马懿与范曾、郭嘉、贾诩并称曹魏四大谋士,绝非无谋之辈,怕是早就料到我军会进攻怀县。从孟津到怀县一路山谷连绵,荆棘丛生,恐有埋伏,你我不如反其道而行之,调头向西进攻轵县,拿下箕关,打通北上上党的道路。”

    傅友德颔称赞:“元直所言极是,用兵自当如此,虚实相间,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计议停当,傅友德一声令下,率领四万人马忽然调头向西北而去,目标直指轵县,准备打开北上上党的道路。

    司马错与夏侯尚、曹真在温县境内伏兵数日,不见傅友德来袭,忽听斥候禀报,汉军忽然调头向北,直扑轵县而去。

    “唉呀……轵县乃是上党门户,若轵县失守,汉军必然可以向北直逼上党,威胁并州,这该如何是好?”

    司马错与夏侯尚、曹真得到消息之后立刻惊出一身冷哼,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团团乱转,急忙把伏兵从山谷中撤出,并修书一封用飞鸽传递给一百里之外的司马懿,请示该如何应对傅友德的进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