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七十二 草包夫妻

    “薛仁贵会叛汉降魏?我看这十有八九是陛下与薛国舅设的苦肉计,曹操竟然信以为真,就等着钻进口袋挨打吧!”

    光阴倒回十天之前,就在薛仁贵斩杀夏侯兰降魏的消息传到长安之后,担任徐晃军团谋士的陈平非但没有扼腕叹息,反而一脸期待的样子。

    徐晃却没有陈平这么乐观,忧心忡忡的道:“为何本将觉得薛礼叛国降魏是真?仔细分析一番,整个事情捋下来顺理成章,陛下铡了薛刚,逼得万年公主投井自尽,薛礼又因为贻误公事吃了孔明的军棍,矛盾越积越深。

    最后,陛下一道圣旨把薛礼削去镇北将军之位,配到了许昌守城,换了谁只怕也承受不住这心理落差。在曹魏的利诱之下,再加上积累的矛盾,薛礼叛汉降魏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啊!”

    陈平翘着二郎腿,笑吟吟的品茶:“这就是陛下的高明之处,利用生的事实大做文章,将雪球越滚越大;看起来顺理成章,无懈可击,要不然怎么能骗过曹阿瞒及他的智囊?”

    徐晃似有所悟:“莫非陈先生的意思是薛刚被铡是真,后来生的事情就是陛下与仁贵将军刻意谋划的?”

    “不错,薛刚受岳雷蛊惑,擅闯太子宫殴打太子,导致曹氏流产之事肯定是真。”陈平呷一口茶,优哉游哉的分析,“就连岳元帅都亲自回了金陵一趟,所以这件事绝不会有假。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曹阿瞒与他手下的智囊才会中计,才会派夏侯渊自投罗网。”

    顿了一顿,陈平感慨道:“能够利用薛刚之死小题大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最终蒙蔽了曹操的双眼,想出这个计划的人不简单啊!”

    “如果这真是一出计谋,不得不说实在太完美了,这应该是陛下与诸葛孔明以及薛仁贵将军一起策划的。”徐晃一脸钦佩,赞不绝口。

    陈平转动着手里的茶碗:“听说陛下去年又收了一个名唤张凉,表字子方的谋士,视他为留候再生。说不定这场谋略就出自他的手笔,若是有机会,我倒是想与他切磋下用谋之道。”

    徐晃大笑:“哈哈……如果说张子方是留候再世,那么陈先生你就是献侯重生。有你们两位辅佐陛下,何愁江山不定,何惧反贼不灭?”

    陈平放下茶碗,正色道:“如果公明将军信得过陈评,就准备出兵事宜吧!”

    “出兵?”徐晃一愕,“现在天气尚未完全转暖,要出兵至少再等半月才好吧?”

    陈平斩钉截铁的道:“夏侯渊已经自投罗网,有仁贵将军里应外合,诸葛亮、徐达南北夹攻,再加上关云长率领的十万人马目前刚刚抵达陈留,很可能会形成重创曹魏主力的局面。所以我军绝不能按兵不动,而是应该抓住机会渡过黄河,强攻河东、平阳二郡!”

    “就依先生所言!”徐晃一拍桌案,爽快的答应了陈平的提议。

    新任雍州刺史李严已走马上任数月,在钟繇的辅佐下,长安的局势已经完全安定了下来,原洛阳朝廷的影响力已经消失殆尽,徐晃完全不必有后顾之忧。

    与陈平商议完毕,徐晃立即给驻守弘农的甘宁、张辽修书一封,命二人悄悄筹备船只,伺机渡过黄河,攻掠河东郡治下各县。

    而徐晃则与陈平带着程咬金夫妇,孟良、齐国远,以及由陈平举荐的猛将南宫长万,统率五万兵马克日启程,离开长安向北进军。准备由冯翊郡境内的蒲坂津过河攻掠河东郡西部各县,与甘宁、张辽遥相呼应。

    得知徐晃准备出兵进攻河东,李严与钟繇一起前来送行,一直送到长安北门,方才拱手作别:“恭祝徐将军旗开得胜,为大汉攻城略地,开疆拓土。长安有我二人治理,徐将军直管放心,粮草辎重定然按时供给,绝无纰漏!”

    “一切都托在李正方与钟元常身上了!”

    徐晃拱手作别,翻身上马,大斧一挥,率领五万兵马冒着乍暖还寒的北风,向北朝冯翊郡进兵。并派遣程咬金、钟无艳夫妇率领五千骑兵提前先行,前往冯翊郡治所临晋筹备船只,接应大军过河。

    在徐晃的督促之下,这支汉军以日行一百余里的度向北进军,三天之后便抵达了冯翊郡治所临晋,距离黄河渡口蒲坂津还有八十里路程。

    提前两天半抵达了临晋的程咬金、钟无艳夫妻一起来见徐晃,禀报道:“启禀公明将军,俺们夫妻已经筹备了大小船只一百余艘,一天之内便可以将队伍运过黄河。”

    就在这时,从许昌方面传来捷报,夏侯渊被薛仁贵射死,单雄信、夏鲁奇阵亡,韩擒虎被擒,进入许昌的五万曹军全部覆灭。目前薛仁贵正与诸葛亮、关羽、徐达等兵团合围曹仁与曹操的援军,在陈郡、梁国等地展开大战。

    消息传开,汉军士气高涨,欢声雷动,一个个斗志昂扬,高声呐喊:“攻克河东,剑指邺城!”

    徐晃对陈平几乎佩服的五体投地:“陈先生果然慧眼如炬,一眼便洞穿了薛将军的诈降之计,实在让徐晃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嘿嘿……如果陈评兄弟在曹操麾下效力,那么薛国舅的军棍就白挨了哟!”程咬金抚摸着胡须笑的合不拢嘴,“这说明啥?这说明曹魏一窝谋士还不顶一个陈评!”

    徐晃催促队伍疾行,于半夜亥时抵达了黄河岸边的蒲坂津,在岸边扎营休息了一夜,次日天亮便开始渡过黄河。

    就在这时,甘宁与张辽的斥候快马赶到,向徐晃禀报军情:甘宁与张辽接到命令之后便率领五万人马离开弘农向北进军,并于三日前从郖津渡过黄河,目前已经兵临河东郡治所安邑城外,将城池包围。

    “哈哈……甘兴霸与张文远果然神,我等也得加快进军度了!”徐晃在黄河岸边立马提斧,豪气干云。

    陈平更是大感慨:“我大汉如今真是兵多将广,在战线东西绵延万里的情况下还能把曹操打的满地找牙,犹如四处漏风的茅屋,按下葫芦浮起瓢。若是集中全力灭魏,还不是泰山压顶,一战可定?”

    程咬金站在岸边呲牙大笑:“还用得集中全力么?不用李靖、不用吴启、不用岳飞,只要咱们和诸葛亮、薛礼、徐达联手,今年年底说不定就能扫平曹魏!”

    “曹魏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时灭魏还要看这次中原围剿战的结果。”比起乐观的程咬金,身为主将的徐晃更加稳重,不敢轻易夸口。

    陈平接过话茬道:“据斥候禀报,许昌之战已经歼灭了五万曹军,阵斩了夏侯渊、夏鲁奇、单雄信等大将。如果诸葛亮、徐达、关羽三支兵团密切合作,一路穷追不舍,再让魏延、高昂予以拦截,追到黄河岸边的话少则还能再歼敌五万,多了十万不止。无论如何,这一战都会让曹魏元气大伤,国力遭受重创。”

    “这一战让孔明这小子赚大了啊!”程咬金不停地咋舌,满脸羡慕嫉妒恨,“俺咋就没这运气呢?公明将军,咱们可得加把劲啊,不能光看孔明这家伙抢功劳!”

    “夫君,人家诸葛将军好歹是一方主将,你左一个小子,右一个家伙,未免失敬,传出去成何体统?”钟无艳上前一把扭住程咬金的耳朵,厉声训斥。

    “哎呦……疼、疼、疼,娘子放手,娘子饶命!”程咬金赶紧抱拳求饶。

    徐晃和陈平一起放声大笑:“哈哈……钟夫人教训得极是,程将军你说话可不能这般大咧咧,若是传到孔明将军耳朵里,还以为我等对他有成见哩!”

    程咬金呲牙咧嘴的解释:“你们不懂俺和孔明之间的情义,俺比他年长七八岁,私下里他得喊俺一声程大哥,俺和他媳妇私下里关系也不错。就算俺当面喊他一声小子,他也说不得什么……”

    “什么?你竟然和黄夫人关系不错,我看你是欠收拾!”钟无艳一脸嗔怒,手上的力道加大,痛的程咬金连声求饶,又是打包票又是誓,证明自己和黄月英之间绝对清清白白。

    钟无艳这才饶了程咬金:“人家黄夫人心慧手巧,可是名闻天下的巧匠,怎么会看上你这个胸无点墨的……草包?”

    “你说俺是草包,那你就是草包夫人!”程咬金不肯示弱,马上反唇相讥。

    孟良和齐国远趁机跳出来起哄:“贤伉俪说得都是实话,你们真是半斤八两,门当户对。”

    程咬金勃然大怒,叉腰道:“俺们夫妻打情骂俏,哪里轮得到你们哼哈二将跳出来拆台?俺们说自己是草包可以,你们有什么资格讥笑我们夫妻,信不信俺两口子随便一个就能打的你们兄弟不认识爹娘?”

    徐晃放声大笑:“休要在这里逞口舌之利,过河之后本将每人拨给你们五千兵马,分头攻打蒲坂、解县、汾阴等县城,看谁先得手?这比唇枪舌剑有意义多了。”

    陈平颔赞许:“公明将军所言极是,我们必须迅过河增援甘兴霸与张文远,听说守卫河东的郝昭以善守闻名,要拿下安邑只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