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六十九 见死不救

    黄河南岸杀声震天,二十多万汉军从三路掩杀而来,紧紧咬住断后的五万曹军,渐成围歼之势。

    曹操站在黄河北岸的高坡上极目远眺,每当有曹军倒在血泊之中的时候便心如刀割,双拳紧握,甚至连手指甲嵌进掌心都浑然未觉。

    “薛礼匹夫,若不杀你,我曹孟德誓不为人!就算我大魏战至最后一人,也要掘你祖坟!”曹操低声嘶吼,脸色阴沉的下人,眸子里喷射着仇恨的火焰。

    在杨素的指挥下,河面上大大小小的船只依旧源源不断的把困在南岸的魏军向对岸运输,侥幸上船者无不欢声雷动,谢天谢地;没能挤上船的曹军则捶胸顿足,卷爹骂娘,要么继续浴血厮杀,等待下一艘船只靠岸,要么直接缴械投降。

    曹操的目光从河面上每一艘船只上掠过,寻找着曹彰的影子。虽然彼岸还有曹仁、典韦、许褚等大将尚未过河,但最让曹操牵挂的依旧还是黄须儿曹彰。

    这除了舐犊情深的父子情之外,还因为曹操深知自己已经年近不惑,还能否老来得子实在难以预料,在曹昂、曹冲、曹沾等人相继被俘之后,魏国的继承人已经只剩下曹彰、曹植两人,所以曹操绝不能再让曹彰有个意外。

    一艘艨艟在河面上飞快的行驶,迅越了无数小船,晃晃悠悠的抵达了岸边,曹仁一跃上岸,大声喝问守卫岸边的朱灵:“陛下何在?可是安然无恙?”

    朱灵扭头朝不远处的土丘一指:“回车骑将军的话,陛下已经安然过河,正与范丞相、贾文和大人在山坡上观战。”

    曹仁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地,挥手向山坡上的曹操打了一个招呼,便马不停蹄的集结士兵,指挥岸边惊魂未定的曹军列阵待命,援救乘船逃过来的将士,展现出了一个优秀统帅的素养。

    一番望眼欲穿的等待之后,曹操终于现了曹彰的影子,毫无损不说,甚至就连爪黄飞电与虎头墨鳞刀都完璧归魏,悬着的一颗心方才落地,连声庆幸:“总算天不亡我大魏,子文总算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曹彰虽然退过了黄河,但乐进却遭到生擒活捉,而且此刻他的兄弟乐羊也陷入了汉军的围困之中。

    二十多万汉军不仅人多势众,在兵力上占据了绝对优势,而且在连续斩杀了夏侯渊、夏鲁奇、单雄信、庞德、阮翁仲、于禁,生擒了韩擒虎、乐进之后,在武将上也占据了压倒性优势。

    关羽、赵云、张飞、黄忠等四虎上将在沙场上威风八面,薛仁贵更是锐不可挡,来去自如。其他的关铃、关平、韩世忠、徐达、姜维、高昂、魏延、南霁云等人也是勇冠三军的猛将,分布在各个方阵之中带头冲锋陷阵,更是让汉军愈战愈勇。

    “吼嗬!”

    乐羊咬紧牙关,奋力厮杀,面对汉将张嶷,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其杀退。相比起统率来,乐羊的武艺只能算是稀松平常,甚至比起堂兄乐进还要逊色不少。

    “总算杀退这支汉军了!”

    望着败走的张嶷,乐羊长舒一口气,精疲力尽的挥动手中长枪,率领着身边八百残兵败卒朝黄河岸边疾奔。

    目测距离河岸还有两三里路的样子,只要不撞上关羽、赵云这样的大将,或许就有逃生的希望,乐羊在心里这样想到。

    只是乐羊这个念头刚刚落下,斜刺里便杀出一支人马,正是自朱棣麾下投降东汉两年的王平,引领着一支千余人的队伍呐喊着追杀了上来:“魏将休走,王平在此!”

    王平的队伍属于马步混合,追赶度极快,很快就追上了乐羊率领的魏军,双方迅展开了刺刀见红的肉搏,乐羊只能指挥着兵马且战且退。

    王平纵马挺枪,连刺数名曹兵,直取乐羊:“魏将吃我一枪!”

    乐羊咬紧牙关,挥舞起手中三尖两刃戟,奋力死战。

    厮杀了七八回合,乐羊明显能够看得出王平武艺稀松平常,不仅无法与贾复、典韦这样的魏国顶级猛将相提并论,就是比起乐进、文聘之流也是不如,充其量也就和朱灵、夏侯尚、曹真一个水平。

    只可惜乐羊自己的武艺也好不到哪里去,就算运气降临到了头上,却也不能抓住机会突围。相比遇上其他人,撞见汉将中最弱的张嶷与王平,乐羊的运气已经足够好,只可惜依旧无力突围。

    由此可见,即便运气再好,还是要靠实力;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即便运气再好也是枉然!

    两人算得上半斤八两,乐羊赢不了王平,而王平一时间也赢不了乐羊。

    好在汉军兵多势众,王平明白只要自己缠住乐羊,迟早就能全歼这支魏军,因此不慌不忙的耐心厮杀,只要时间拖得越久,局势对于乐羊将会越来越不利。

    “嗷呜……”

    忽然南面传来一声虎啸,只见巨毋霸在乱军中手提大铁剪仓皇奔走,也顾不得保护身后的士兵。他本就是草莽出身,对于兵法几乎一窍不通,再加上先投赵匡胤,后投曹操,因此也没有多少忠诚可言。

    当汉魏短兵相接之后,巨毋霸迅的放弃了阵地,向黄河岸边逃窜。

    在先后鏖战了关羽、赵云、张飞等五虎将,又被薛仁贵射了一箭之后,巨毋霸明白了一个道理,东汉的四象大将与五虎上将绝不能轻易招惹,甚至就连六麟悍将也不能轻易交手,因为自己和阮翁仲就在岳云的锤下吃过亏。

    而现在好兄弟阮翁仲已经被关羽一刀两断,剩下自己更是孤掌难鸣,所以遇见汉将能躲就尽量躲着吧;四象五虎六麟是绝不能轻易招惹的,最多也就是欺负一下七子良将、八骠猛将这样的货色。

    心中打定主意之后,巨毋霸更是不再卖命厮杀,一路上能躲则躲,能绕则绕,先后闪开了薛仁贵、黄忠两员大将,直奔黄河岸边逃命。

    巨毋霸虽然心中胆怯,但实力在这里摆着,寻常汉军将士根本拦不住他,所以当巨毋霸起狠来突围的时候,只要不是撞见薛礼、关羽、赵云等几个顶尖武将,便能做到如入无人之境,猛虎到处所向披靡。

    乐羊正厮杀的精疲力竭,忽然看到巨毋霸驾虎而来,不由得喜出望外,一边和王平厮杀,一边扯开嗓子大吼:“巨壮士救我,巨将军助我突围啊!”

    看到铁塔一般魁梧的巨毋霸骑着猛虎由远及近,王平心中一震,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对于这个巨人的残忍凶狠,绝大部分汉军将士都心有余悸。

    但让乐羊失望的是巨毋霸只是稍微停顿了片刻,便继续驱赶着胯下猛虎向黄河岸边逃命,对于乐羊的求援充耳不闻。

    片刻功夫之后,巨毋霸就逃到了岸边,看到一艘走舸上面运载了二十多名士兵正要起航,急忙叱喝胯下猛虎,腾空一跃而起,离地数丈,一下子蹿到了船上,将十几名曹兵纷纷撞进了冰冷的河水之中。

    “快走,快走!”巨毋霸顾不得搭救落水的曹兵,用手里的大铁剪威胁着撑船的舵手,勒令向黄河北岸逃命。

    看到巨毋霸乘坐着小船渐行渐远,乐羊不由得仰天长叹:“唉……巨无霸啊巨无霸,凭你的本事要杀王平还不是易如反掌,为何见死不救?”

    王平却是笑逐颜开,手中铁枪一抖,再次朝乐羊扑了上来:“你们魏军一团散沙,乌合之众,谈何取胜?如今你已经是插翅难逃,还不快快下马受缚,免你一死!”

    “休要大言不惭,你先赢了我再说这话不迟!”乐羊又急又怒,手中三尖两刃戟挥舞的虎虎生风,使出浑身解数和王平厮杀成一团。

    就在这时,又有一匹骏马疾驰而来,只见他胯下豹头青花骓,手持翻云破天槊,来的正是曹魏龙虎双煞之一的英布。

    与巨毋霸的逃跑路线大同小异,英布一路上也是尽量的躲着薛仁贵、张飞等人,不同的是逃命途中曾经奋力击退了姜维与南霁云的追袭,多多少少出了一些力,并不像巨毋霸那样不战而逃。

    看到英布疾驰而来,乐羊喜出望外,再次大声呼救:“荆将军救命,荆将军请助我一臂之力,帮我击退王平,末将没齿不忘!”

    英布一边策马挥槊,一边扭头张望,现骑着赤兔马的薛礼就在相隔三百丈左右的地方,如果自己停下马蹄搭救乐羊,弄不好就会被薛仁贵追上,到时候再想逃命怕是就难如登天了。

    一念及此,英布也不搭理大声疾呼的乐羊,纵马舞槊,挑翻几名悍卒,朝黄河岸边扬长而去,只留下乐羊与麾下将士露出绝望的目光。

    (ps:今天有好几个作者问我,说群里风传剑客大保健进去了,而且传得有鼻子有眼。好吧,剑客还是从实招来吧,我的确去大宝剑了啊,但没进去啊,哇咔咔……这三天以来剑客在和失足妇女探讨人生,劝她回头是岸,所以耽误了更新,这可是功德无量的事情……咳咳,以上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