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三百六十八 曹魏死忠

    杨素统率的水军训练有素,战船在河面上来去自如,飞快的把靡集在黄河南岸的曹军向河北运输,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中,一船又一船的曹军渡过了黄河,逃出生天。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诸葛亮与徐达、韩世忠率领的主力大军相继抵达战场,关羽、赵云又从侧翼卷土重来,甚至败走定陶的魏延与高昂也重整旗鼓,率领着两万兵马从东方掩杀过来,对殿后的曹军形成了三路夹击之势。

    “杀啊,休要放走了魏狗!”

    “能多杀一双,绝不放走一对!”

    黄河南岸杀声震天,二十多万汉军从东、南、西三个方位朝殿后的五万曹军起了围攻,呐喊声一浪高过一浪,直冲云霄,响彻大地。

    刀光剑影,血肉横飞,人喊马嘶,响彻云霄,旷野里伏尸成片,黄河岸边血流成河,殷红的鲜血顺着河岸渗进河水之中,不知不觉间竟然将浑浊的黄河水染成了暗红色,河面上漂浮着残肢浮尸,让人触目惊心。

    数不清的汉军猛将在乱军之中来回驰骋,手起刀落犹如砍瓜切菜,杀的人数本来就处在劣势的魏军渐渐只有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功,看起来被围歼在黄河南岸只是迟早的事情。

    “叮咚……五虎破军组合技动,关羽、张飞、赵云、黄忠四人武力各自+”

    千军万马之中关羽青龙偃月刀上下飞舞,越战越勇,重新对曹彰形成了压制态势,慢慢的占据上风。

    典韦与赵云恶战八十回合,渐落下风,自知再缠斗下去决计占不到便宜,瞅准机会虚晃一招,拔脚就走,“赵子龙你骑马占了天大的便宜,大爷今日厮杀的累了,暂且放你一马!”

    赵云一枪刺空,迅的拨转马头,纵马急追:“典韦休走,你先后杀死我军数员大将,此番决计饶你不得!”

    沙场上千军万马拥挤不堪,厮杀的血肉横飞,踩踏的尘土飞扬,相比于骑马的赵云,徒步的典韦更加敏捷,在人群中闪转腾挪,上蹿下跳,迅的将赵云甩开了十几丈。

    一路上挥舞起镔铁双戟,横冲直撞,朝黄河岸边快撤退,寻常的汉军将士根本阻拦他不住,迎面撞上,尽皆被一戟砍翻在地。

    典韦身高九尺两寸,与关羽在伯仲之间,在三国本土中属于屈指可数的高度,比寻常将士高出一头有余,站在千军万马之中显得很是鹤立鸡群。

    赵云哪里肯舍,催促胯下照夜玉麒麟,舞动手中龙胆枪,咬住典韦的背影不放,就算追到黄河岸边也绝不死心,“典韦休走,抱头鼠窜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与我分个胜负!”

    典韦双眉倒竖,一双眼睛圆睁,咬牙切齿,杀气毕露,右手在镔铁大戟上悄悄挪动,做出了掷戟的准备,嘴里同时低吼一声:“你自寻死路,却怨不得别人!”

    典韦继续在人群中穿梭,不时的向后扭头偷瞄赵云的位置,计算着彼此的距离,寻找最佳的出手机会。

    当双方的距离维持在大约二十丈左右的时候,典韦突然转身,一个跨步将手里的铁戟当做标枪奔着赵云投掷了出去,嘴里同时嘶吼一声“给我中!”

    四十斤的镔铁戟带着呼啸的风声破空而出,犹如一只展开翅膀的苍鹰凌空而下,来势汹汹,声势骇人。

    “叮咚……典韦掷戟属性动,武力+7;基础武力1o2,抬棺决战临时+3,恶来属性+3,猛虎双卫+3,镔铁戟+1,当前一击爆至119!”

    看到铁戟凌空而至,赵云不敢怠慢,急忙挺起手中龙胆枪向上招架。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枪戟相交,出一声巨大的金铁交鸣之声,星火四溅,震的周围将士耳膜嗡嗡作响,犹如平地里响起一道炸雷。

    典韦这一戟完全奔着赵云飞来,比起刚才掷向关铃的那一戟力道更足,来势更猛。

    尽管赵云使出了浑身力气,还是被巨大的力道震的十指麻,虎口生疼,就连枪杆都被砸的弯曲变形。

    幸好这是一柄上等的神兵利器,尽管弯曲成了弧形,但还是把铁戟的力道完全卸去,并远远的弹开,落进人群之中,砍死了两个倒霉的曹兵。

    就连赵云胯下的战马也感受到了这一击的巨大威力,四蹄不由自主的向下一沉,深深踩进了泥土之中,留下了四个清晰的蹄印。

    “这厮反应倒是敏捷!”

    典韦一击未能得手,心中遗憾不已,一边摇头叹息一边趁着赵云受阻之际足狂奔,很快的抵达了黄河岸边。

    乱军之中张飞正在猛追曹仁,挥舞着丈八蛇矛穷追不舍,一直撵到了黄河岸边,嘴里咆哮怒吼,恨不能一戟把曹仁刺翻在地,“曹贼休走,吃俺一矛!”

    曹仁被张飞追的丢盔弃甲,就连手里的大刀也不知所踪,看见典韦就在不远处的河边,急忙大声求救:“典韦将军救我!”

    “咦……是曹子孝将军,吾当援之!”

    典韦听到曹仁的呼声之后急忙停下脚步,右手握戟咆哮着向前接应曹仁,“曹子孝将军莫慌,典韦前来援你!”

    当与策马冲锋的张飞相距还剩下三十丈左右的时候,典韦咆哮一声,将四十斤的镔铁大戟投掷了出去,“吃我一戟!”

    黑黝黝的镔铁戟再次破空而出,带着呼啸的风声从曹仁的头顶飞过,并迅的下坠,奔着张飞当头砸下,又快又疾,声势惊人。

    “叮咚……典韦掷戟属性爆,武力瞬间+7,当前一击飙升至119!”

    张飞来不及多想,急忙咆哮一声,举起丈八蛇矛向天空招架,遮挡凌空而下的镔铁戟。

    只听又是“铛”的一声巨响,张飞的蛇矛虽然架住了下坠的大铁戟,但由于技巧不足,却导致大铁戟在张飞蛇矛上旋转了一圈。

    锋利的戟刃结结实实扫在张飞的肩头,“哧啦”一声硬生生将张飞肩头的甲胄撕裂,瞬间划开了一道长达一尺的血口,登时血流如注,转眼间就染红了张飞的战袍。

    “痛煞我也!”

    张飞一声惨叫,一条胳膊登时再也抬不起来,只能拨转马头,向南退走。

    “多谢典韦将军救援!”曹仁在马上向典韦道一声谢,飞马来到河边,翻身下马跳进一艘小船之中,并招呼典韦上船。

    典韦把刚刚投掷的镔铁戟寻找了回来,并不急于离开,挥挥手吩咐曹仁先走:“子孝将军先过河,且容我接应几人上船,再走不迟!”

    曹仁见典韦心意已决,也不勉强,遂吩咐舵手划动船桨,先行过河。

    典韦摆脱了赵云的追袭,曹彰却一时间甩不开关羽,随着酣战的持续,完全处在了下风,渐渐只有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功,如果无人搭救,下场要么就是横尸关羽马前,要么就是做了汉军的俘虏。

    危急时刻,一员魏将驱驰胯下栗色战马,手提一柄青铜大砍刀加入战团,大声提醒曹彰撤退:“齐王殿下撤,乐进帮你断后!”

    曹彰扭头看去,来将正是跟随自己父亲多年的死忠乐进,对曹魏的忠心非比寻常,否则也不会冒死来捋关羽的虎须,并且让自己先走。

    “乐文谦你不是关羽对手,本王誓死不退!”曹彰继续做困兽之斗,誓死不退。

    乐进见状又急又怒,“呛啷”一声拔出佩剑,横在颈前大喊一声:“我大魏继承人已经只剩齐王殿下与吴王(曹植)殿下,若殿下再有个三长两短,必然动摇大魏根本。若能用乐进的性命换回殿下全身而退,死得其所。若是殿下再意气用事,不能顾全大局,乐进这就横剑自刎!”

    见乐进说得决绝,曹彰只好痛苦的咆哮一声,拨马就走:“多谢乐将军的援救之恩,本王没齿不忘,将军保重!”

    “哪里走?”关羽急忙策马追赶,青龙偃月刀高举,紧追不舍。

    “休伤我主!”乐进叱咤一声,将手中佩剑朝关羽掷出,并策马舞刀挡住了关羽追赶的道路。

    关羽急忙挥刀格挡乐进的飞剑,“呛啷”一声,将迎面飞来的佩剑断为两截,曹彰趁机策马扬鞭,冲开一条血路,直奔黄河岸边而去。

    “倒是一个忠义之士,留你一条性命!”关羽不怒自威,策马向前,手中青龙偃月刀奔着乐进猛砍猛劈,卷起一团青幽幽的光芒,将乐进笼罩其中。

    乐进挥刀招架,不过一合便被击落马下,青龙刀锋芒一闪,抵住了咽喉。

    关羽扭头召唤一声:“来人,把乐进给我捆了,回头送到金陵交给朝廷落!”

    “大丈夫死则死矣,绝不会屈膝求饶!”

    乐进突然伸手抱住关羽的偃月刀,企图用刀尖刺破自己的喉咙,以死殉国。只是关羽早就识破了乐进的意图,双手紧握刀柄,任凭乐进使出吃奶的力气,却是纹丝不动。

    周仓从后面扑了上来,用麻绳将乐进捆了个五花大绑,并扯破乐进的战袍塞进了嘴巴里,亲自把乐进押解了下去:“给俺老实一点,在我家君侯面前,岂能让你想死就死?”(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